河神定眼一看,紫涵根倏然冲向枫叶斋主,而且他还向另外一人做出了邀请的手势,那人即是天官,实力稍逊于紫涵根的基老,活了有千年之久。

    天官笑了笑,刷,纵身而起,跟上紫涵根。

    在皇阿马的诸多情人之中,天官与紫涵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他们既是对手,又是朋友,而且他们还有过约定,其中的一人若是死了,另外一人要为死者报仇。

    枫叶斋主听到身后有两道劲风飚射而来,已知最难缠的两位凶人冲了上来,“我与寂灭如来之间的事情还未了结,你们何苦来哉。”只见斋主的红袖向后拂去,轰隆,震声大作,一团红烟迸起,袅袅不散。那团红烟是枫叶斋主的真元所化,缥缈而又壮阔,将镇兽山的天空挡去半边。

    天官的速度要比紫涵根更快,他忽地止住身形,且站在紫涵根的前方。“天官赐福。”只听这头活了千年的基老长声喝道。哧啦!哧啦!哧啦!一道道祥瑞之光斩下,裂帛之声遽地响起,那团红烟被斩碎了,零星散开。

    当是时,紫涵根是女人之躯,她眼眸生寒,右手一招,锵的一声,一柄造型像是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长剑迸驰而来,落入她手里。

    “嗯?”

    河神、笑兰上人、皇阿马都是一惊,因为他们识得紫涵根唤出的长剑,即是祭霸剑。

    祭霸剑,剑如其名,长得像是汉子的消声巴,故而得名。而且这件还有剑灵,剑灵更是古怪,她活的时间比紫涵根还要久。

    “霸唱天下。”忽地,紫涵根寒声道,现在,她对枫叶斋主很不满,她多次向斋主示好,愿意献出她的爷们与姑娘之身,可是枫叶斋主置若网闻,分明是在奚落她,甚至可说是瞧不起她。

    嗤!

    一道煌煌剑气,倏地斩出,像是澎湃的江水,卷走沿途所遇的任何事物。一株株活了几百年的巨树都被绞旋成木屑,山也被碾碎,成了浮尘。

    除了剑气天下无俦之外,剑吟如帝王之歌,霸道而且恢弘万千。故曰霸唱天下。

    可是,还没等站在莲台上的寂灭如来动手,千佛山的另外一位僧人动手了,是问罪长老。他一指扫出,哧啦,指劲如长河,浩瀚无边,轰隆一声巨响,和紫涵根斩来的那道剑气相撞。

    “紫涵根,你不与枫叶斋主动手,为何找上我千佛山的住持。”问罪长老哼道,其实,他本不愿动手的,乐见掌门师兄被人奚落,可千佛山与镇兽山的威严不容邪魔置喙,作为善恶堂的最高领袖,问罪长老有义务维护千佛山的名声。

    “问罪长老,你与寂灭如来不和,就是镇兽山的人都知道,趁此机会啊,何不与我们合作,斩去如来,问鼎千佛山,你也高作佛主之位。”天官笑道,他始终和紫涵根一起进退。既然紫涵根挥剑斩向寂灭如来,他的敌人也是如来。

    “我佛慈悲。”蓦地,问罪长老冷笑道,他脸上并无慈悲之色,有的只是诛魔降邪除恶的决然。

    而此时,千佛山,小苦海。

    坐镇小苦海的也是一尊佛,他是千佛山的三师祖,唤作无边佛,取自苦海无边之意。

    而小苦海里被镇封的是一大魔头,叫做岸边魔。这尊魔头和千佛山有莫大的关系,也可说他原本是佛,可是入魔了。

    哗啦啦!

    小苦海迸起数万丈高的骇浪,三条恶龙在海水里不停翻滚,魔气滔天。三恶龙并非真龙,而是岸边魔的魔元所化。它们代表岸边魔,向无边佛大吼大叫。

    “回头是岸。”无边佛再宣佛号,轰隆隆,金色的气浪迸滚,将三条恶龙拍向小苦海之中,让其安静下来。因为无边佛只想和曾经的同门师兄对话,而不是他放出来的恶龙。

    “哈哈哈。”蓦地,海底,浩大的轰鸣声传了上去,哗!哗!哗!一巨大的漩涡成形了,扭转数千里海面,向中间扯去。而海眼之中,那被困的魔头即是岸边魔,他身具魔心佛相,慈眉凶目,魔与佛之相都在他身上显现了。

    刷刷!

    无边佛目运两道长光,投向小苦海海底的那尊大魔头。“师兄,你不该如此的。若非入魔了,如今千佛山之主肯定是你,而非寂灭师兄。”

    “寂灭,寂灭!”听到这两个字,海底的魔头额骨炸开,两道血箭迸起,一道是黑色的,另外一道则是金色的。“住口,不准你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杀,杀!杀啊!”大魔头不停挥掌,嘭嘭嘭,金色的壁障被他打得都变形了,几乎裂开。

    嗡!

    嗡!

    镇魔禅音倏然响起,金色的壁障再次回归原状,壁障共有五面,有一面是开着的,即是面朝天的。本来,六面壁障,一面都不能少,可是寂灭如来心有不忍,他道:“网开一面。”诸佛并无异议,皆赞颂道:“我佛慈悲。”

    岸边魔,在他还是佛时,唤作忘我佛。忘我,寂灭,问罪,无边,几人都是同门师兄,修为不相上下,在千佛山的上任主持涅槃时,最有希望成为新任住持的不是寂灭,不是问罪,而是忘我僧。

    可忘我僧不知为何主动退出,且独自在无花山修行,后来成为千佛山的诸佛之一。

    可是有一天,忘我佛一夜入魔,杀掉无花山附近的几座禅山的高僧、小佛、大佛,引起众僧的震怒,由寂灭如来与问罪长老、无边佛出手,施以雷霆手段,拿住了罪僧忘我佛。虽然被擒,忘我佛还不知悔改,高呼,他是魔,且以岸边为名,叫做岸边魔。

    因为有同门之谊,岸边魔才没被关在镇兽山,而是在小苦海。也是那时起,无边佛就守在了海边,苦劝师兄回头,再入释门。可岸边魔在绝大多数时,神志不清。可是只要有人靠近金色的壁障,他就会发狂。

    “师兄,你为何想不起寂灭师兄了。”无边佛又问,“不该这样的,若无住持师兄,你的命早已结束了。几位师兄弟之中,就数你和寂灭、问罪师兄最为惊艳,可到头来,大师兄与二师兄相见不如不见,而你又成了魔,被关在小苦海。孽啊。”无边佛长叹一声,他面有慈悲之气,盖过佛气。

    无边佛是几位师兄弟之中,最没志向的,能否成佛,也非他本意。而且他这个佛除了枯坐小苦海,还能做什么。

    蓦地,几道僧影降下,跪在无边佛的脚下,他们都是他的弟子,“三师祖,大师祖与二师祖都去镇兽山了,而且痴喜僧也疯了,从千佛山逃走了,善恶堂已经派人前去清理叛出山门的痴喜僧。”

    “应该不会杀掉他的。因为痴喜是大师祖身前的僧兵,对他忠心耿耿,就算善恶堂的人再怎么张狂,也不敢直接杀掉痴喜僧,只会将他带回来,听候几位师祖的发落。”

    “两位师兄,你们忘了金蚕子吗!”第三位僧人忽道。

    金蚕子!

    又是金蚕子。

    那三个不能提及的字,甫一被讲出来,就是无边佛也怔住了。他久未离开小苦海,千佛山与镇兽山发生了什么,无从得知,若不是他的弟子在固定的时间来拜访他,无边佛已经与世隔绝。

    “孽啊,还是孽。”无边佛道,“痴喜怎会背叛住持师兄,徒儿,你们可否听错了。还有,休要在忘我佛之前提起金蚕子这个名字。”

    “是!”

    “谨遵三师祖教诲。”

    “三师祖,我们错了。”

    几位僧人面有惭色,不敢再看无边佛,他们心里虽然瞧不起这个三师祖,可还是很怕他的,因为他太迂腐了,而且有些蠢。千佛山,有那么多洞天福地,可他偏偏选择了环境恶劣的小苦海,连带着他的弟子们也跟着吃苦。

    “金蚕子!金蚕子!”

    倏尔,小苦海海底的岸边魔发狂道,他长身而起,钉在他身上的降魔之锥,崩!崩!崩!一个接一个地炸开,化为金属碎屑,迸洒而去。而五面金色的壁障也开始幌动,轰隆隆,似乎难以承受里面被困的大魔头。

    “啊!”岸边魔大叫一声,他裂开的额骨之中冲出一座黑色的莲台,那是千佛山的上任主持赐下来的释门至宝,可是如今灵气全无,莲台已被魔气占据了。

    “斩怨莲台。”无边佛惊骇道。“师兄,师尊赐予你的莲台怎会变成这样了?你能让那点佛心还残存着,皆因斩怨莲台还在。”

    “啰嗦什么。”岸边魔怒道,“斩怨,斩怨,斩什么劳什子的怨。我已是魔,哪来的什么怨气。斩魔才是!”之只见他右臂挥出,五指戟张,抓来斩怨莲台,嗤嗤嗤,嗤嗤嗤!魔气迸滚,自岸边魔的掌心没入黑色的莲台之中。

    “不好,那魔头要冲出来了!”

    “可恶,大师祖当年就不该留下他的。”

    “岸边魔,你这罪该万死的魔头,还不放开斩怨莲台,将他交给三师祖以佛气净化之。”

    无边佛的弟子们纷纷叱喝道,他们因为站在千佛山三师祖的身后,所以有恃无恐,放在平常,给他们再多的胆子,也不敢直斥小苦海关着的大魔头。

    “一群狗,叫唤什么。”蓦地,海底的岸边魔讥笑道,“无边师弟,你现在是千佛山的三师祖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三师祖修为之高,只在大师祖与二师祖之下,他不担任三师祖,还有谁能替代他,难道是你,魔头。”

    “哦,我们都忘了,你原本也是佛,还是杀了佛的佛。”

    “所以你是魔,永远做不回佛了。”

    无边佛的弟子们还在那边说个不停,他们丝毫不懂三师祖的心意。无边佛也不知在想什么,并未制止他的弟子,任他们数落岸边魔。

    “无边师弟,我就知道你教不出来什么好徒弟,看看这些垃圾,空有一副僧人之皮,和市井无赖有什么区别。哈哈哈。”岸边魔大笑,陡然间,他的右臂再次挥动,并将手里抓着的斩怨莲台砸向前方。

    当的一声巨响,金色的壁障遽然裂开,炸为数万碎块。嗡!嗡!降魔禅音再次降下,如同钱塘之潮,扫向被困小苦海的魔头,似要抹去他的一切,包括生命。

    哗啦啦!哗啦啦!

    岸边魔的肩头一幌,抖去锁住他的神铁之链,锁链像是枯草,一段段迸碎,俱成飞灰。

    “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寂灭如来也问罪长老对我做的事,哈哈哈,无边师弟,你不会想知道的。因为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之后,你会疯掉的,不,你也会如我这般,斩去佛心,做那逍遥自在的魔。”岸边魔再道。

    “住口!你这魔头,还不住口。”

    “不可在千佛山讲出这般荒谬的话,你该死!杀你千百次都不够。”

    “疯了,你疯了,你是魔,彻彻底底地成了魔。三师祖,你还幻想他能改过自新吗,他能放下莲台吗,如今那莲台已不再是斩怨之莲,而是魔莲。”

    无边佛的弟子们惊慌道,他们纷纷劝三师祖出手,诛掉岸边魔。

    轰!轰!轰!

    三声巨响之后,又有三面金色的壁障炸开了。五面困魔之壁,如今毁了四面,仅存的那面再无任何意义。

    只见岸边魔一脚踏出,他的脚趾倏地化为魔刀,从下向上,划向最后一面壁障,咔嚓,裂声遽起,那残存的壁障也迸散了。

    “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岸边魔道,他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像是讲给无边佛听的,因为他心里还保留着对过去的一点美好回忆。若最后的美好也被斩断,他将再不能回头,不,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腾!

    岸边魔向前纵去,小苦海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大道,让魔头踏了上去,好似在惧怕他。

    “请三师祖出手!”

    “请三师祖出手。”

    “三师祖,岸边魔逃出来了。你还在犹豫什么,杀了他。若让他离开小苦海,你将会成为千佛山的罪人,千古罪人。就是大师祖与二师祖也保不住你。”

    无边佛的弟子们彻底慌了,更有甚者,转身就逃,他可想死在此地,成为魔头莲台下的冤死鬼。“师弟们,逃啊,不要对老和尚有任何期待了,他大概是疯了,和岸边魔一样。”

    “啊!”

    “逃!”

    又有两位僧人转身就逃。留下的僧人定力不够,也扭身就逃,遁光向东窜去。

    “无边师弟,你现在看清楚自己教出来的好徒儿的真面目了吗,他们何其可恶。就让我替你杀了他们,也算是清理门户。这些寄生虫不除,你的佛心不稳,也许会入魔,这可是我这个师兄乐意见到的。”岸边魔诡异笑道。

    “杀。”

    只听岸边魔喝道。他大手一挥,黑色的斩怨莲台迸射而出,登时,魔光滔天,洗涤长空。而魔头身后,小苦海像是死海,一片死寂。

    可无边佛仍然无动于衷,即便岸边魔要杀他的弟子们。

    “哼,师弟或许真的是傻子也说不定。”岸边魔心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