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起,枫叶摇,千里秋水,何处话凄凉。”

    蓦地,一道身影倏然而至。此人方甫来落地,就是紫涵根的脸上也生出几分忌惮之色。这位亦男亦女的魔头不悦道:“枫叶斋主,你不再枫叶斋待着,为何来这里。”

    “枫叶斋主!”

    “他在镇兽山的名气不输于紫涵根,也是棘手的人物。”

    “枫叶斋主,我可不敢打扰你。”皇阿马讥笑道,他和枫叶斋主结过仇,撕比过,可皇阿马明显不是枫叶斋主人的对手,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番。所以怀恨至今。

    真见到了枫叶斋主,皇阿马自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诸君,我喜欢人多的地方。”枫叶斋主笑道,他的嘴是紫色的,而且描了眉,画了淡金色的眼影。更要命的是,枫叶斋主还在俩腮上施了粉,像是高原红,很喜气。

    都道人不可貌相。千万不能因为枫叶斋主的装扮就嘲笑他,他的实力不输于紫涵根。而且不知道活了多久,千佛山换了三任住持,可枫叶斋的主人仍只有一个。即是眼前的这位汉子。他手里拈着一片火红色的枫叶,那叶子像是在燃烧,寒气迸生,嘶嘶嘶,向外迸溢。靠近枫叶斋主的人急忙后退,和他保持距离。

    容嬷嬷虽然冻得讲不出话来,可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枫叶斋主来了,紫涵根的兴趣将会从这边上转移到那有紫唇的汉子身上。

    果然,如容嬷嬷所料,砰的一声,紫涵根挥掌击退了她,“滚!”紫涵根又道。

    当此之际,紫涵根的眼里再搁不下容嬷嬷了,因为他对枫叶斋主的兴趣更大。“斋主,你喜欢我的姑娘之身还是汉子之躯。”紫涵根忽然问道。

    若是枫叶斋主说他喜欢女人,紫涵根将会变成美女。如果他说喜欢汉子,紫涵根自会保持爷们之躯,甚至可以和他Gao基。

    看一个基老的品质如何,关键是看他开辟出来了基油油田麽。

    可是基油油田什么的,对紫涵根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想开辟就能在身体之中撕开空间,成为油田。若不用了,自然将其填平。

    不止是紫涵根,其他的人也对枫叶斋主感兴趣。“好奇啊!枫叶斋的主人究竟喜欢漂亮的妞还是纯爷们!”

    “别想了,看斋主这身惊世骇俗的打扮,人家喜欢的一定是爷们!还是强而且壮的爷们。像我这样的汉子才配得上枫叶斋主。”当即,有一头汉子站了出来,他也是皇阿马的情人之一,并且是“攻”。这汉子唤作河神。

    “哼,河神,你也敢说自己是爷们。”

    刷!

    又有一头汉子飞到前面去了,此君身高九尺,儒雅非常,使的是一把铁扇子。

    “笑兰上人,你这是何意!”名为河神的汉子怒道,他与笑兰上人都是被关在镇兽山的凶人。而且他们又都是皇阿马的情人,争风吃醋什么的在所难免,因为笑兰上人也是“攻”。

    见到有人为了自己,几乎大打出手,枫叶斋主笑而不语。倏尔,他手指拈着的那片枫叶掷了出去。刷,寒辉迸起,红芒荡滚,枫叶如锯齿之轮,斩向的人却是陈年独秀。

    陈年独秀道了一声:“马币的,我只是打酱油的,要不要这样苦比。”

    锵!

    陈年独秀抓起那柄巨剑,陡地斩向那片红色的枫叶。哧啦,剑气迸冲而出,扫清方圆千丈内的寒气与红芒。

    当!

    神秀剑斩中了枫叶,刹那间,红色的气流迸旋,向天涌去,犹如火山迸喷。“啊!”陈年独秀失声道,因为他的手腕失去知觉了。“枫叶斋主,可怕的汉子。”陈年独秀暗忖。“不可与之为敌啊。”他当机立断,抽剑,转身,远遁而去,头也不回。

    “喂。”忘禅儿都看呆了。“这就是我的盟友吗,很萌的,就这样带着神秀剑与帝花逃掉了?见风使舵的家伙,不值得信任。”

    忘禅儿此行不利,来到镇兽山之后,先是被冰婵奚落,又被紫涵根抢走了容嬷嬷,再来又被盟友遗弃了,简直是悲剧啊。“人生啊,这就是我的人生吗。”忘禅儿大笑。“哈哈哈,滑稽啊,吾辈岂是逢蒿人,仰天大笑Gao基去!”

    蓬!

    忘禅儿的光头之上迸起数千道基气。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问禅刀的刀身也现出一个“基”字来。

    油田!

    忘禅儿的身体之中,毗邻生命之海的地方,基油油田开辟出来了。

    基老,问禅刀的器灵成了基老。

    容嬷嬷彻底惊呆了,掩面,且道:“雾草,这就是你能冲破血牢的缘故吗,因为你被冰婵伤到了,不再相信任何女人,转而对汉子感兴趣了。所以说,你心里的魔障已经消失了。”

    “哼!”忘禅儿冷笑,“容嬷嬷,你知道的太多了。”

    远处,苦行僧刀的器灵乍一听闻自己的追求者入了基老之道,心情相当复杂,感觉不会再爱了。

    “什么啊,忘禅儿,你对我的爱也只有那点程度吗,拒绝你多次,你就变成基老了?”冰婵难以置信道。“真是奇怪的和尚,算了,也许这样对大家都好。他以后再不会烦我了。”可不知为何,冰婵始终高兴不起来,心里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好个器灵!”枫叶斋主拊掌大笑,“寂灭如来,他可比你豁达多了,你还不肯放弃金蚕子吗。”刷刷,枫叶斋主觑向千佛山的住持那边。“悲喜蚕虽然不是镇兽山的生灵,可她这一世注定要因情而生,因我镇兽山而活。只有我在,决不允许你杀掉幼蚕。”

    陡见枫叶斋主翩翩起舞,呼!呼!呼!一片片枫叶飞旋而出,斩向莲台以及上面站着的寂灭如来。“情啊。”枫叶斋主高声道,“我问如来情为何物。”他又道。

    “魔,孽,贪,嗔,毒。”寂灭如来道。他佛眼一开,两道百丈长的金色长流劈出。蓬!蓬!蓬!一片片枫叶都被斩碎了,化为红色的光屑,倏然散去,像是碎玉抛撒向大地。“枫叶斋主,你与贫僧的师傅也是旧识,我年轻时也受到你的照顾,念你修行不易,离开吧。”千佛山的主持威严道,佛威似海,向前迸涌,荡尽十方红烟,残红无数,皆是迸碎的枫叶所化。

    这时,枫叶斋主右脚着地,身子向后折去,他笑道:“寂灭如来,你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什么是红尘吗。”

    既然不知,真敢说情是魔,是孽,是贪,是嗔,是红尘之毒。

    “斋主,你舞跳得真好看。”紫涵根笑道,“再接着跳啊,河神,笑兰上人,皇阿马,快,你们都来唱歌,只有斋主的舞蹈,并无歌声相伴,岂不是大失其趣。”

    皇阿马等人被点名了,都是怒不可遏,然而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发作,若让紫涵根下不了台,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那唱什么。”最先开口的是河神,此人最擅长观察人。“紫涵根,你说呢。”除了识人之外,河神还有另外一种本事,他能让人不讨厌他,当然,笑兰上人除外,他们是天生的冤家。

    在和皇阿马合道证基之前,河神还与紫涵根有很消声腿。

    紫涵根见美认丑,却待见河神,由此可见河神的魅力,已经超过了美丑,而沉淀于气质之上。

    哗!

    笑兰上人打开他的铁扇子,并且现出一口铜牙。他,人称铜牙铁扇公子。

    而这位铜牙铁扇公子,眸光微敛,眼角余光扫及河神,“河神兄,不知在与紫涵根的游戏之中,你扮演何种角色。”

    “攻心为上,受值不减。”河神笑道。

    倏然间,紫涵根的面孔化为美女之脸,身体也女人化。她道:“皇阿马,你与河神、笑兰上人都是情人了,为何不由你们三人合唱一曲。”

    皇阿马脑袋后面的辫子已经长成,即是马尾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可马躯之上的真正马尾还未长出,况且他还被如来斩去马蹄。所以,现在的他不会和紫涵根作对。“合唱什么好呢。”皇阿马问道。

    “禽身是兽,鱼萌萌,多少楼台烟雨中……”紫涵根忽道。

    然而,枫叶斋主并没听紫涵根等人在说什么,他已经动手了,不,是在跳舞,“不如跳舞,真的不如跳舞。节奏,跟上我的节奏,你们饮酒,我跳舞。全世界,全世界,需要的是速度,YOU看看,你LOOK,是what在做主,每个人都踏着一样的脚步,不如跳舞……”

    原来,枫叶斋主并不需要伴唱,他能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啊。

    紫涵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好不容易见到她很爱慕的汉子,为了他,Ta愿意成为女人,同样愿意作那汉子。可枫叶斋主的眼里只有寂灭如来。

    呼!

    枫叶斋主跳到空中,“不如跳舞,聊天不如跳舞。”他接着唱道,“如来,比不懂爱。”枫叶斋主再道。

    嗡!

    寂灭如来脚下的莲台,忽地迸起一团银光,像是雪崩,忽地涌向枫叶斋主。几在同时,如来之眉扫出,飕!飕!长眉如绳,要将跳舞的枫叶斋主捆走。

    砰!砰!枫叶斋主一脚踩一条长眉,将其镇了下去。轰隆一声巨响,落地时,尘沙迸抛,地裂三千里。整座镇兽山都在幌荡。

    “啊!我被树砸到了!”

    “天了噜,我的大姬姬也被石头伤到了。”

    “谁啊,没事就不能安静些吧,为何那么闹腾,为何不让我好好休息。”

    “哈哈哈,如来,是寂灭如来与枫叶斋主在撕比。只有他们能制造出这样的响动。”

    “枫叶斋主与寂灭老和尚都不是什么好人,让他们狗咬狗,不关我们的事,睡觉,我们还是安静地睡觉吧。”

    镇兽山,无数双眼睛都盯着寂灭如来、枫叶斋主、紫涵根。被关在山里的都是大恶极凶之人,他们戾气未消,凶焰不灭,等待着机会,离开镇山兽,杀向对面的千佛山,让古刹之中的和尚为之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君子尚且有仇必报,何况真小人。

    枫叶斋主停止了跳舞,也不再唱歌,他用脚踩住寂灭如来的两条长眉,任凭长眉不停翻动,也不能挣离出去。喀啦啦,地面塌陷,群山迸碎,河川易道。

    “你高居莲台,就不怕摔下来吗。”枫叶斋主问。

    “心在无间,此间已是地狱。”寂灭如来道,“枫叶斋主,你真要保悲喜蚕这一世的情孽吗。”

    “悲喜蚕已是镇兽山的人了,我自然要保护她。金蚕子的转世之躯,若在此地,他也会是我的客人。”枫叶斋主道。

    忽然,有一道嘲讽之声响起,是忘禅儿在说话,“斋主,你难道忘了,我与寂灭如来就是在镇兽山杀掉悲喜蚕,送金蚕子转世去了。那时,你又在哪里,悲喜蚕与金蚕子就不是你的客人了吗。这次,你跳出来,口口声称说是客人为重,谁若相信你的话,那不是傻子就是伪善之人。”

    忘禅儿已经开辟出基油油田,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基老,也能说他是基灵了。

    刷!

    问禅刀的器灵飞向莲台,和寂灭如来站在一起。“我不能从你手里抢走问禅刀。”他道。

    轰嗡!莲台与问禅刀共鸣,发出一声声长啸,如万千高僧在齐颂佛门的浩广与无量恩慈。“如是,我斩!”忽地,寂灭如来抓起问禅刀,照着地上的枫叶斋主斩了过去。

    哧啦!

    一道千丈长的刀流迸起,犹如旋绕佛山的潺潺溪水,空净而且让人心生向往。

    而此时,枫叶斋主再不能震慑脚下的两条长眉,他暗道,寂灭如来可是比他的师傅厉害多了。轰!轰!两声震响之后,银色的长眉倏然冲起,像是银龙出海,咆哮不已。

    “斋主,我来了。”

    紫涵根忽道。她现在是女人之身,走起路来,如弱柳扶风,而娴静之时,犹如姣花照水。极尽人间之美。

    然而,枫叶斋主仍然没有正眼看紫涵根,好似她不存在。

    “哼!”

    紫涵根不悦道。她正是因为长得太漂亮了,所有人只喜欢她的容颜,才让她心里扭曲,以丑为美。可枫叶斋主多次无视她,傲慢如紫涵根,焉能不恼。

    河神、笑兰上人、皇阿马、容嬷嬷等人忽觉不妙,因为他们感觉到了来自紫涵根的怒火,她明显的在生气,而且很想杀人。

    “不可惹到她。”河神暗道。

    “还是远离紫涵根比较好。”笑兰上人也道。

    容嬷嬷更是吓得不轻,躲到皇阿马手里的长针之中,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腾!

    枫叶斋主纵身而起,四周,枫叶纷舞,犹如落花,极是好看。然而斋主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他杀心已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