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阿马才提到千佛山的二师祖,问罪长老倏然而至,他并未征得寂灭如来的同意,兀自而来。

    轰!黑色的佛气犹如铅云,不住翻滚,在问罪长老前方迸涌,扫向皇阿马以及忘禅儿、陈年独秀。“不好,这老东西来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陈年独秀惊道。他不惧皇阿马,可他很怕千佛山善恶堂的大长老。

    将身一转,剑气迸开。陈年独秀双掌按向神秀剑的剑身,当的一声怒响,百丈高的长剑怒啸而出,陡地斩向那团那道黑色的佛气。

    蓬!

    佛气迸荡,倏化黑雨,洒向整座镇兽山,为其镀上一层乌光,漆黑如玉。

    “住持。”

    蓦地,问罪长老喝道。他手里拎着两盏禅灯,一盏是原乡佛的,还有一盏是金蚕子的。可两盏灯明显不一样。原乡佛的还剩下一缕残光,金蚕子的禅灯长明不灭。

    “你说这是怎回事,住持。”善恶堂的大长老又道。他直接质问寂灭如来,也不尊他是千佛山之主。

    “师弟。”寂灭如来忽道,“你为何而来,是为了问罪金蚕子,还是说,你想将贫僧拉入地狱,永不得超生。”千佛山之主冷漠道。

    飕的一声,九个指环,分出一个,斩向问罪长老。

    “嗯?”善恶堂的大长老不悦道,师兄,你终于现出那张丑恶的脸,要杀了我吗。哼!善恶堂的大长老骄傲无比,他右脚甫一跺地,咔嚓,地裂数十丈,深壑向前迸去。

    当!

    一块黑色的玉石自地下冲出,那玉石有一人高,背对着问罪长老,迎向怒飞而来的指环。当啷!指环与玉石碰撞的刹那,发出一声脆声,像是琼枝碎掉了。

    问罪长老以玉石挡下了一枚指环,可他并无任何喜色,“师兄炼化自己的长眉,铸有九枚指环,如今只飞来了一个。还有八枚未动。”

    倏尔,又听崩的一声,黑色的玉石荡炸开来,玉屑抛舞如黑色的霜雪。

    然而玉碎之后,方见石中之物。

    刀!

    黑玉之中封印的同样是一柄刀。寂灭如来用的是问禅刀,而问罪长老用的则是苦行僧刀。

    苦行僧刀甫一入世,刀光倒卷而起,抛向天空。“啊,是苦行僧刀!”忘禅儿骇然道,“这刀怎会在你手里。我寻它多年未果……”

    可见面的方式和忘禅儿想象的不同。他们不该这样相遇的。

    问禅刀有器灵,苦行僧刀也有器灵。嗡的一声颤响,一团黑芒迸开,器灵现。

    “忘禅儿,你对我还不死心吗。”苦行僧刀的器灵笑道。她是一女子,黑发如瀑,吐气如兰,可言谈中又有几分淡漠之意,似在嘲笑忘禅儿。

    “冰婵!”

    只听忘禅儿怒道,“若非你的缘故,我怎会落得今天这般下场。”

    那名为冰婵的女子正是苦行僧刀的器灵,她向后拢了拢头发,并整理了一下钗子。“只有没用的汉子才会抱怨生活的不公平,为何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呢。我或许陷害过你,可那已是过去时,这么久了,你还放不下,非真汉子也。”

    “住口!”忘禅儿大怒。啪!他照着自己的脑瓢拍了一下,倏然间,他的头皮竟然生出头发来,而且发质很好,并未焦枯。

    “哎呀,小和尚,你这是要还俗吗,见了姐姐,你动了凡心吗。嘻嘻……”冰婵笑道,她虽然在笑,可眉眼间都是杀机。问禅刀与苦行僧刀的持有者不合,而两刀的器灵同样不合。

    刷!

    陈年独秀飞了过来,站在忘禅儿旁边,并用手将他捧了起来。“你太矮了,我几乎看不清楚你脸上的苦比之色。”陈年独秀笑道。他分明是来看笑话的,当然,也不完全是。因为三秀是和忘禅儿一伙的,一损俱损。

    唇亡齿寒之说,陈年独秀还是明白的,他的一只手都能盛放忘禅儿,这小和尚就像是手办,看上去还有些萌,就是他脸上的表情太扭曲了,有些破坏气氛。

    苦行僧刀被问罪长老摄来,抓在手中。可冰婵却没站在善恶堂大长老那边,她可凭自己的意识行动,不受任何人的制约。就是问罪长老也不好过分干涉她的事。“师兄,那里面的可是悲喜蚕。我看到情丝了,为何不斩断它。难道你心有不忍,怕断了青色的长丝,你那宝贝徒弟金蚕子也会受到伤害。我猜的是与不是。”

    寂灭如来并未答话,他自然在意爱徒的生死,可他更在意的千佛山的传承,不愿葬送在自己的手里,若真如此,他将是这座万年古刹的最恶之僧。

    嘭嘭嘭!嘭嘭嘭!

    六枚指环砸中了罩在蚕卵与古图外面的护体妖气。登时,妖风遽起,犹如利刃,与指环相撞,颤声不绝,火光迸窜。

    即是如此,千佛山之主仍放着青色的长丝不管,任其飘动。

    其实,问罪长老一点也不在意原乡佛的死活,就连拎着他的禅灯都觉得麻烦。倒是金蚕子的禅灯还有些价值,可用作筹码,和师兄谈交易。

    这边,住持大师兄与他的二师兄像是在参禅,寂然无语。而那边,忘禅儿在冰婵的嘲笑下,无名之火迸起数十丈高,若非陈年独秀抓着他,忘禅儿已经杀向他的死敌,那个可恶的女人。

    哪怕长出头发来,忘禅儿面对冰婵时,仍觉自惭形愧,那是源自他内心的卑微。

    明明问禅刀要比苦行僧刀更名贵,可器灵却反了过来。苦行僧刀的器灵像是女王,可问禅刀的器灵如那灰衣小厮,一脸气急败坏。

    当的一声,神秀剑被一块小石子击中。“啊。”陈年独秀失声道,因为神秀剑倒了下来,砸向他。

    是冰婵,她随手拈起一石子,掷了出去,却能撼动神秀剑。

    这绝非陈年独秀与忘禅儿乐意见到的。

    “忘禅儿,你和冰婵到底怎回事。你从未在三秀面前提起过。”陈年独秀忽道。他脚下的帝花以及神秀剑也凑了过来,想听听忘禅儿的解释。

    可忘禅儿换脸比翻书还快,他挥动问禅刀,陡地劈向帝花,嘭的一声,帝花迸旋而出,倏地远离陈年独秀与忘禅儿。

    身为三秀之一,帝花之秀没那么脆弱,还是能经得起几刀的。

    哧啦!

    神秀剑迸绽出一道剑流,涌向问禅刀,将它缠住,不让忘禅儿挥动它。“哼,三秀,你们真要与我为敌吗,冰婵还在对面,你们就不怕她笑话我等。”忘禅儿怒道。

    “怕个蛋。”陈年独秀道,“三秀之中,就我能讲话,它们都听我的。我尚且不怕,脸厚如墙,它们又怎会有想法。冰婵的言语攻击对三秀无效。”

    闻言,冰婵鼓掌,并道:“都道三秀之中就数陈年独秀最皮,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陈年独秀笑道:“赞谬了,小生收下你的赞美之词。”

    忘禅儿斥道:“陈年独秀,不要忘了你是谁的伙伴。再者,冰婵是什么样的女人,还有谁比我更清楚,她除了挖苦别人,还能做什么。你和她走得太近,最后遭罪的肯定是你,我是过来人,给你个忠告,珍爱生命与秀发,远离冰婵。”

    冰婵不悦道:“喂,姑娘我哪有你形容的那么坏。”

    就在两位器灵互相揶揄之际,皇阿马终于忍不住了,吼道:“够了啊,你们这些魂淡够了啊,都不把我当回事吗。我可是半人马族有史以来最帅的汉子,任何姑娘见了我都移不开眼睛,只求与我消声配。就是半人羊、驴、骡子见了我,也是合不消声腿。”

    被神铁之链穿骨而过的半人马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人踩到了烂泥之中,还被狠狠地跺了几脚。打脸,这些来到镇兽山的消声驴与女人分明都是来打他的脸的。

    尽管皇阿马又是怪吼又是发火,可仍然不能引起众人的关注。他的存在感没了,较之空气还不如。

    吼!

    皇阿马仰天咆哮,他那小脾气上来了,谁都拦不住。“我要将你们都做成火锅肉,统统吃掉。”半人马恨声道。

    烈焰迸起,焚烧千丈方圆。可是锁住半人马的神铁之链并不会熔化。哗啦啦,锁链不停幌动,因为皇阿马不再安分,他不停地向上飞奔,要将地上的长钉拉出来。

    铁链,一段锁住皇阿马的骨头,另外一段拴在长钉之上,而那些长钉都是经过千佛山的高僧祷祝过的,有降魔镇妖之效。

    “问罪老儿,看我,看我,看我啊!”皇阿马大叫道。“你难道忘了我,不可能的,我俊美如画中人,世上无双。你见了我,怎可能忘掉。”半人马很有自信。

    然而千佛山的二师祖,背对着皇阿马,并未正眼看他,只是刚到之时,瞥了一眼半人马,随后再不关注他。

    被抓的恶人,不值得同情。问罪长老嫉恶如仇,而且杀心很重,执掌善恶堂多年,从没人敢质疑他的颁下的法旨。他的弟子三千,全都忠心耿耿。二师祖让他们去死,他们绝不会活着。

    寂灭如来放出六枚指环去劈砍幼蚕张开的护体妖气,而他长眉倏地扬起,卷来余下的三枚指环,忽地甩向咆哮不已的皇阿马。因为用到半人马的时机到了。

    “哦。”问罪长老道了一声,眼瞥着三枚指环飞纵而出,他忽然明白了师兄的意图。“原来如此!”善恶堂的大长老笑道,师兄,你好手段。唤醒皇阿马,是为了让他再次长出马尾辫,引发他的萌之力。

    世间有云:马尾是萌之所在。

    而皇阿马,身份高贵,而且作恶无数,死有余辜。

    “寂灭如来!”

    皇阿马大喜,因为终于有人肯回应他的呼唤了,被当成是空气,实在是太委屈了,半人马心里直呼宝宝苦啊,都有小情绪了。

    飕!飕!飕!

    三枚指环破开虚空,斩向皇阿马,可它们并无杀气。

    就是皇阿马自己也觉惊异,怪哉,寂灭如来虽然不如他的师弟那般嫉恶如仇,可手段也很铁血。为何凭空掷来三枚指环?有何居心?皇阿马不明所以,忽地止住咆哮,他的背脊忽地炸开,蓬,一团血雾涌起,其中有一张弓,两支箭浮了出来。

    半人马擅长箭术,皇阿马亦然,而且他以自己的身体为贮藏弓箭的兵库,所以那张弓箭早已和他不分彼此,犹如他的身体的一部分。

    拈起两支长箭,皇阿马哼道:“寂灭如来,来啊,撕比哇。”

    崩!崩!

    两支长箭飚射而出,登时,血红色的轨迹嵌在空中,凝而不散,像是两道血泪。

    三枚指环之中,忽地分出两枚,一左一右,撞向两支长箭。砰!砰!箭头炸开,化为金属碎屑,抛撒一地。而第三枚指环瞬息而至,当的一声,斩断皇阿马的玄铁胎弓。

    厉风激荡,拂过皇阿马的额头,削去一层肉,深可见骨。

    “啊!”

    皇阿马痛道,他因为被神铁长链锁住,行动还是多有不便。想要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难于登天。再说,此地是镇兽山,对他的功体有克制之效,又是一层制约。

    呼!

    第三枚指环像是项圈,落在皇阿马的脖颈上,将其拴住了。

    陈年独秀难得找到了新的话题,他对忘禅儿与冰婵说:“你们看,皇阿马像不像是一条狗,如来给他了专有的项圈。”

    冰婵对皇阿马毫无兴趣,连看都不愿看他,她道:“陈年独秀,让出神秀剑,我可让三秀保全。如果你不听话……”

    “我若不听话,怎样!”陈年独秀冷笑,他可不是冰婵的仆役,并没义务收遭她差遣。

    呼呼怒旋,帝花悬在陈年独秀前方,而且神秀剑对冰婵也有敌意,因为之前苦行僧刀的器灵用石子砸了它一下。

    三秀齐心,一致对外。这次,他们站在了忘禅儿这边。

    哼,难得他们都听我使唤。忘禅儿心道,他当然知道原因,不是因为他的魅力有多厉害,而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即是冰婵,苦行僧刀的器灵。

    “拿走你的指环!寂灭如来,你还和以前那样,就会使些小手段,有本事摘掉铁链,我们一对一的撕比啊,这样才能显示你们佛门的气量与渡人之心。”皇阿马抱怨道。哗啦啦,神铁之链又在幌荡。

    “问罪长老。”蓦地,寂灭如来命令道。他这是以千佛住持的身份直接颁下法旨,善恶堂的大长老也只能遵命。

    “哼。”

    问罪长老虽然不悦,还是转身遁去。飞向皇阿马,他将揭去地上的长钉,并且收走铁链,赐予皇阿马暌违多年的自由之身。

    可是,那所谓的自由,也是有代价的。而且代价很重,皇阿马承受不起。

    “问罪老儿,你终于又正眼看我了。”皇阿马道。

    “闭嘴。”问罪长老挥起苦行僧刀,锵的一声,斩了过去。

    “吓!”

    皇阿马惊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