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禅儿心惊不已,尚且不知千佛山的住持在打什么主意,可他唯一确定的是,寂灭如来不会放过悲喜蚕,哪怕她转世,破茧而出,仍会被如来斩灭。

    金色的蚕卵迸绽出道道光华,连同古图一起遮藏起来,像是巨大的茧子。

    忘禅儿只是匆匆一瞥,随即收敛心神,因为他要面对的是一颗巨大的土豆。轰隆隆,土豆从天而降,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让众生都感到绝望。可忘禅儿是器灵,问禅刀的器灵,他虽受一些影响,可斗志不减,遽地迸生。

    如今,问禅刀在忘禅儿手里,他拎起可以祸世同样能济世的佛门之刀,遽地斩向那颗巨大的土豆,“帝花之秀。”只听忘禅儿漠然道。

    哧哧哧!哧哧哧!刀气如丝线,迸飙而起,刀丝连成一片,结出一株帝花,花开三十三瓣,每一瓣都有十丈长。

    帝花,刀气所凝之花,散发着无尽的杀气,澎湃涌起,怒旋而出,斩向土豆。

    可那颗巨大的土豆是从古图中冲出来的,本身就很邪异,而且土豆之中藏着另外一只核心土豆,即是豆中有豆,非是逗你玩。

    当!当!当!当!

    帝花的边缘斩中土豆,发出一声声金铁交鸣之声,可是土豆之皮尚在,而且无损。纵是帝花,也能伤到它。

    这时,忘禅儿目空无人,进入一种空明状态。而问禅刀也被他祭了起来,悬在他上方,洒开万道刀华,照耀十方。“陈年独秀。”蓦地,忘禅儿大声喝道。

    既然帝花之秀奈何不得土豆,忘禅儿只好施展“陈年独秀”。铮铮铮!问禅刀迸发出数十道厉吟,犹如龙吟起于沧海,呼啸冲出山林。

    轰隆一声巨响,一优秀的俊美的中年汉子自万道佛光之中凭虚显化,他身高八十八丈,头悬梁,锥刺股,自号“陈年独秀”。他道:“忘禅儿,你将我封印在刀中,今天为何把我放出来。你会后悔的。”

    忘禅儿冷笑道:“在我后悔之前,你还不快些与帝花,一起毁掉那只土豆,它马上就要砸下来了。”

    那名为“陈年独秀”的俊美中年汉子大笑三声,哈哈哈,“由我出面,谁敢杀你。且看我的宝贝。”只见他大手向天拍去,轰的一声大响,一坛醋怒旋而起。“这可是陈年老醋,醋界之王赠予我的。”

    帝花之秀,陈年独秀,两大杀招齐出,此外,一坛醋也飞了起来,终于止住了巨大土豆的攻击势头。哗啦啦,醋坛子里涌出一道道黑色的水流,登时,恋爱的酸臭味迸滚叠荡。忘禅儿惊道:“陈年独秀,你还恋爱了!”

    身高八十八丈的中年汉子漠然道:“我咋就不能恋爱,就算我在问禅刀之中,个人魅力仍然不减,刀中的小世界,有数千姑娘都被我的气质俘获了,成了我的情人。”

    说话间,陈年独秀右臂挥起,哧啦,一道黑色的闪电劈开,随即,一杆画笔出现了,“还好我没忘记自己还是画界之人,滑稽啊啊啊啊呀!”

    陈年独秀,手执画笔,以云海为墨,以苍穹为画布,开始作画。“剑出江南,鞘藏绝渊。师出无名!”

    陡然间,陈年独秀散发着滔天杀气,像是一柄绝世凶剑,他曾进入画界,可并未拜师学艺,完全是自学成才,而且他喜欢临摹剑贴,画出来的剑,全都锋利无俦,

    那颗土豆,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陈年独秀的可怕威势,它的坠落之势陡地一缓,而土豆皮忽然裂开,里面窜出一条条绿色的藤蔓,像是几千条毒蛇,遽地扫向陈年独秀,妄图打断他的作画行为。

    “帝花!”陈年独秀喝道,“你还在等什么,与我一起斩了那颗土豆。”

    闻言,帝花旋转的速度更疾,嗤嗤嗤,寒气迸扫,随后凝结成长链,皆是冰链,共有八百多道冰链,哗啦啦,冰链劈向绿色的藤蔓,阻止它们靠近陈年独秀。

    忘禅儿在一旁,持刀而立,笑道:“很好,帝花之秀与陈年独秀终于肯合作了,我还担心自己人大打出手,会误事呢。”

    崩!崩!崩!崩!

    冰链与藤蔓劈撞在一处,全都裂开,化为碎屑,抛舞开来。

    而帝花已经为陈年独秀争取到了宝贵的时机,他画作已成。苍穹之下,云海之上,一幅画卷徐徐摊开,剑,剑,剑!画中只有剑,再无其它。

    “剑出画山。”蓦地,陡听陈年独秀喝道。他画笔一点,几百滴彩墨洒出,飞洒向那幅画卷,登时,画山之上的一柄柄剑像是活了过来,锵!锵!锵!剑鸣铮铮,其声清越,传出画山,贯彻琼霄。

    当是时,中年汉子陈年独秀,背负苍天,俯瞰大地,他甚至无视悬在他上方的那颗大土豆,俱来矣,皆杀。刷刷刷!刷刷刷!画山之中,一柄柄利剑陡地破空而去,撕裂长空,斩向大土豆。

    呼!帝花怒旋而起,避开一柄柄杀剑。

    而此时,大土豆放出去的藤蔓全被斩碎了,它呼呼旋动,荡开数千重光华,陡地降下,像是山麓砸了下去。

    砰!砰!砰!砰!

    出自画山的长剑,将数千重光华全都斩落,劈成光屑,随剑风荡洒而去。

    忽地,陈年独秀,脚踩帝花,头悬画笔,他大袖飘舞,眼有神采,出尘之姿,宛若仙尊。“来。”他道了一个字。

    锵!

    一口百丈长的古剑剖开虚空,遽然而至,降落在陈年独秀身前,那剑甚至要比他还高,杀气如涛,迸涌不休。当的一声,陈年独秀一掌拍出,按在剑身之上。登时,剑光迸飙,劈入青霄,荡尽十方烟云。

    “帝花之秀,陈年独秀,再来就是造化钟神秀!”忘禅儿喝道。

    而陈年独秀面前的那柄巨剑,即是神秀剑。“怎有可能,我尚且不能召唤出来神秀剑,可陈年独秀却能,怪也!”问禅刀的器灵困惑道,他瞠目结舌,同时也感叹三秀居然能和睦相处。

    嗡!

    剑浪遽起,抛向高空,长达千余丈。轰隆一声震响,那颗大土豆被剑浪扫及,登时,皮裂,豆泥迸散。

    刷!刷!刷!又是几十道剑光迸起,犹如烈日高悬,将土豆泥蒸发至尽,俱成灰烬。

    哪怕是神秀剑入世了,仍不能引起寂灭如来的注意,而在他的佛眼中倒映的则是一只幼蚕,还未出世的幼蚕。此蚕相当于是悲喜蚕重生之躯,时间到了,它的神识也会被悲喜蚕占据,彻底同化。

    镇兽山,封印的可不止是悲喜蚕。只因寂灭如来憎恨她,所以才在镇兽山将其葬之。而且还是当着金蚕子的面。

    轰!

    尘烟迸起,焰浪沸滚,一道骄狂的身影遽地飞起,他的骨骼被千余道神铁所铸的长链穿过,哗啦啦,铁链撞击声不绝于耳。此人苏醒了,而且明目张胆地告诉千佛山的主持,他醒来了,并不惧佛。若非神链加身,他将会与千佛之主一战,哪怕耗尽毕生之力也无妨。

    “悲喜蚕就要出世了吗。”这人冷笑。他眸光微绽,哧啦,哧啦,电光迸穿虚空,扫向忘禅儿以及陈年独秀。

    “哼!”

    忘禅儿嗤笑道。“我道是谁,是你啊,阶下囚,笼中的狗一般的废物。”问禅刀的器灵鄙夷地瞥向被神链困住的汉子。他们也是旧识。

    当啷!

    问禅刀斜斩而出,劈碎那道刺来的电光。

    “忘禅儿,你还是那么狂妄。可惜,在我面前,哪有你嚣张的份。”虽被神铁之链束住,那汉子仍是狂傲不羁,怒发飞舞,犹如长虹经天,邪眼一扫,虚电迸绽。

    “皇阿马。”忘禅儿喝道。“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而现在,我有三秀在身旁,杀你如捏死一只蚂蚱那么久简单。帝花之秀,陈年独秀,造化钟神秀!”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敢忘记我的名字。”远处的汉子笑道。

    是的,他即是皇阿马,半人半马。此君行事,只凭喜好,正道之人杀,邪道之人也杀,看得顺眼的人杀,不顺眼的人同样杀。正因为杀掉的人太多了,才恶名昭彰,引起很多人的忌惮,故而有人前来千佛山,递上状纸,诉诸皇阿马的诸多恶行。于是,善恶堂的大长老,即问罪长老,亲自下山,与皇阿马撕比,最终将他擒下,并且斩断他的两双马蹄,削去它的一对马尾,并用神铁之链困住他,关在镇兽山,永世不得离开。

    “嗯?”

    皇阿马忽地瞥向空中的那团金色的光团,里面沉睡着的是幼蚕,它还在蚕卵之中,而且覆盖着一层古图,那图还是半器,并不完全。可悲喜蚕若能成为天蚕,她的古图也能成为真正的图豆。

    天蚕图豆!

    “可惜了,悲喜蚕斩不断情丝。她与金蚕子都会不幸,注定无缘无分。上一世,他们被寂灭如来拆散了,这一世亦然。寂灭老儿不会放过他们的,哈哈哈。”皇阿马大笑,哗啦啦,他身上的铁链相互撞击,发出脆响,火光迸舞,神芒飞涌。

    忘禅儿与陈年独秀对皇阿马都有意见,看他不顺眼,可是两人都没动手,因为他们知道那厮的可怕之处。虽然被困,仍能跳来跳去,像是没事的人,身体天赋可见一斑。

    幼蚕被很多双眼睛关注着,它此时焦躁不安,妖气遂生,迸散而去,当当当,接连劈向九个指环,将它们挥退。

    飕!飕!飕!

    九个指环再次飞冲而至,聚在幼蚕四周,不愿离去。可它们并不是在守护幼蚕,而是伺机而动,为了斩杀它。这些指环皆由寂灭如来的长眉所化,等同他的分身。

    此时,幼蚕就像是被九个寂灭如来冷漠地盯着,如芒在背,异常难受。更可怕的是,它的妖丹裂开了,咔嚓咔嚓咔嚓,裂纹遽生,像是瓷器被砸了一下,碎纹遍布。

    吃了妖蚕之后,幼蚕仍不能冲出去,只要它还在镇兽山,就不是寂灭如来的对手,哪怕是离开了,也非如来之敌。“这恶僧想做什么,要杀就杀,为何还不动手。”幼蚕忽地平静下来,一张口,吐出数百道蚕丝。崩!崩!崩!蚕丝炸开,化为齑粉。可它腹中的妖丹却愈合了,再无裂痕。方才,它吐出的蚕丝,正是用来治愈妖丹之痕的药渣所化。

    心有忌惮,幼蚕一点也不觉得安全,金蚕子,我的爱人,你在哪里!幼蚕已经有了悲喜蚕的部分神识,开始苦思上一世的情人,情丝一经生出,即化为相思红豆,砰砰砰,砸向幼蚕,将它的躯壳轰砸的破烂不堪,血水迸涌,骨裂肉碎。“啊!”幼蚕痛呼,它在蚕卵之中不断撞击四侧。可相思之苦岂能轻易化去,越是念念不忘,它越是痛苦,以至肝肠寸断,泪水成河。

    “金蚕子,我恨你,金蚕子!”幼蚕吼道,在它上当,有一道青色的长线垂下,长线的一头缠在幼蚕的身上,另外一头不知道飘向何方。

    “哼,情丝已成,还未成为红线。”寂灭如来冷笑,他觑定那道青色的长线,并没将它斩断,因为他知道青色长线的另外一头就在金蚕子身上。“孽徒,你死不知悔改,还打算背叛佛门吗。”千佛山之主颇为恼怒,现了嗔相,佛之怒气,遍扫千里方圆。哗啦啦,那锁住皇阿马的神铁之链也有感应,遽烈幌荡。

    噗!噗!噗!皇阿马周身,迸绽一团团血光,可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道:“寂灭如来,你又妄动嗔火了,你那不孝的徒儿,可真是有前途啊。要是让你的问罪师弟见了他,岂不是天大的不幸。同门相杀,哈哈哈,想想就觉得有趣。”皇阿马不愿放下口舌之利,仍然讽刺寂灭如来。

    忘禅儿忽地对陈年独秀下令道:“不用等了,你我一起上,杀了皇阿马,他是被问罪老儿擒来的,和寂灭如来无关。我们杀了就当是误伤了他。问罪老儿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样真的好吗。”陈年独秀笑道,他虽忌惮皇阿马,可更想将他斩去头颅,彻底葬送他。

    “我说了算。”忘禅儿哼道。

    “是是是,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陈年独秀也不与问禅刀的器灵争辩,毫无意义。

    刷!刷!

    忘禅儿、陈年独秀先后遁出,飞向皇阿马那边。出人意料的是,寂灭如来也未阻止他们。这着实让忘禅儿惊讶。“他是怎么了,为何不做做样子。”

    皇阿马邪眼一瞥,登时,邪光飞迸,犹如黑色的毒蛾,铺天盖地罩下,涌向忘禅儿、陈年独秀。“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蠢物,也敢对我动手。”皇阿马不屑道,“还是让问罪老儿过来吧,他才配与我撕比。至于你们,我……”

    “你在叫我吗。”

    倏尔,一道声音炸起。

    问罪长老!

    善恶堂的问罪长老来了,他亦是寂灭如来的师弟,千佛山的二师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