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蚕的尸骨陡地起了变化,惊动了问禅刀的器灵,那个小和尚模样的器灵。他当即道:“寂灭如来,怎回事,悲喜蚕不是被我斩了吗,为何她的尸骨上都是蚕卵,而且数量这么夸张。”

    小和尚目运两道寒光,扫向地上散开的骨头,只见表层密密麻麻,皆是蚕卵。而且几乎都是白色的,可有几个蚕卵却是黑色的,望之不祥,妖气冲天。

    砰!砰!砰!

    莲台遽震,被妖气一扫,向上抛起,可问禅刀岂会置之不顾,刀身一旋,数千道戾气迸腾而出,向下飞坠,戾气之中,有数万具尸骸浮沉不定,他们都是死在问禅刀之下的极凶亦或大恶之人,当然,也有善人,可他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遇到了问禅刀,不做枉死鬼还能做什么。

    轰隆一声巨响,妖气再度冲天而起,将问禅刀释放的道道戾气冲散,而且有一条黑色的大蚕腾身而起,身在高空,它碧眼如月,绽放一团团的幽辉,像是萦绕在枝头的雾气,徐徐幌动。

    “什么啊,镇兽山不是清净无瑕之地吗,为何会有怨气,而且凝聚为妖蚕,生出灵识,它是要占山为王吗。寂灭如来,如果你的问罪师弟来了,他肯定很开心,因为你失责了,他将会联手千佛山的其他高僧,将你赶下住持大位。”问禅刀的器灵冷哼道。他这是在担心镇兽山,同时也在担忧寂灭如来,不知他的意图究竟为何。

    黑色的妖蚕觑定下方的寂灭如来,眼里尽是恨意,它似乎也继承了悲喜蚕的妒怨以及对佛门的无尽憎恨。

    但见妖蚕身躯扫动,四方云动,秽气迸涌,妖光冲天。

    “呜哈哈哈!”

    “是寂灭如来!”

    “寂灭如来,你镇住吾等,还敢来此地,真是胆大妄为,不怕将消声驴似的脑袋留在镇兽山吗。”

    “悲喜蚕,可怜的妖女,她因为爱上了你的得意门徒金蚕子,才冤死此山。落得这般下场,如今,她尸骨未寒,你又来焚其白骨,彻底葬送她的生机吗。”

    数千道声音响起,他们也没安好心,并非替悲喜蚕打抱不平,而是想扰乱寂灭如来的佛心,让其入魔。

    “哼!”

    问禅刀的器灵不屑道。啪的一声,他的小手拍在光头之上,登时,一道金色的长流升腾而起,犹如栖息在扶桑木上的太阳,绽放炽烈之光。刷!刷!刷!数十万道光华劈迸而出,整座镇兽山陷入一片哀嚎之中。

    “我若不做些什么,你们真当我不存在吗。”小和尚怒道,“问禅刀既然能毁去你们的躯壳,同样能斩断你们的残魂。之所以将你们留下来,无非是寂灭如来心有不忍,可我就不一样了,惹恼了我,杀,杀,杀!任你是妖是人还是佛,我都杀掉。”

    当是时,问禅刀的器灵像是绝世凶灵,巍巍然,像是昆仑之山,镇兽山都要仰望他。

    待那些惨嚎声归于虚无之时,再没人敢多说什么。可是高空中的妖蚕极其不屑,它甚至没正眼去瞧小和尚。

    如来,妖蚕的眼里只有寂灭如来。那阻她、恨她、杀她的圣僧,前世之怨,并不会散去,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沉淀下来。“寂灭如来!”蓦地,妖蚕口吐人声,像是在鄙夷千佛山的住持。“你毁掉我的一切,同样毁掉了你的爱徒,这样做,你觉得满意吗。”

    寂灭如来,双眉飞起,像是两道银色的长绳甩动,“悲喜蚕,你还妄图重生吗,那些蚕卵,只有全部焚烧成灰烬,贫僧才能断送你对金蚕子的执念。唯有这样做,你才能再入轮回,而金蚕子也能再生禅心,终归佛门。”

    “哈哈哈!”妖蚕大笑,“你在嫉妒我们,生前,我差点修成天蚕。如果我有了天蚕的修为,你拿什么杀我,问禅刀吗。”

    “哼,修成天蚕。”问禅刀的器灵一脸蔑然,“你何德何能,还想成就天蚕之位,简直痴心妄想。我问你,你能放下金蚕子吗。如果不能,你如何断掉与他的孽缘,如何成为天蚕。天蚕绝情,而你情丝尚在,情孽深重,再让你活几世,也是枉然啊。”

    听到小和尚的嘲讽,妖蚕为之震怒,啪,它的身躯像是钢铁之流,忽地扫下,砸向问禅刀的器灵,“看你的脑袋是否结实。”妖蚕恼道。

    “寂灭如来,你倒是动手啊,烧掉悲喜蚕的蚕卵,每一颗都有孵化出新蚕的可能,我们统统不能放过,全焚掉。”小和尚吼道。

    飕!飕!

    寂灭如来的银色长眉扫向妖蚕,并将它震退。任凭它重如山岳,也经不起长眉的扫撞,轰然倒退。碧光炸舞,妖光荡涌。

    锵!

    问禅刀忽然从莲台飞起,不受寂灭如来的控制,径直斩向妖蚕。

    “你们中计了。”忽然间,妖蚕大笑,嘭的一声,她的身躯绽放一团绿色的尸雾,其中裹着一只金色的蚕卵。

    嗤嗤嗤,嗤嗤嗤!金色的蚕卵忽地绽放数万道长光,缠住了问禅刀、寂灭如来的一道长眉,将它们拖向蚕卵。“你们都是悲喜蚕的养料啊。”妖蚕大笑。

    “图豆!”

    倏尔,妖蚕的身躯一摆,一张古图旋了出去,登时,光焰迸旋,神华耀世。古图陡地张开,而上面画着的则是无数土豆。

    就在问禅刀的器灵目瞪口呆之际,古图中的土豆,一颗颗飞出,数量多到数不尽,砰砰砰,砰砰砰,砸向小和尚、寂灭如来。“哼,图豆是悲喜蚕生前的妖丹所化,千佛山的恶僧啊,你并未将其完全毁掉!”妖蚕冷漠道。

    “图豆?”

    小和尚冷笑,“妖蚕,你妄想再造悲喜蚕,还仿造出图豆。只是徒具其形而已。因为只有真正的天蚕才拥有图豆。”

    “你先活下来再说吧。”妖蚕不屑道。

    咚!咚!咚!咚!

    金色的蚕卵忽地发出一声声巨响,像是心脏在跳动。寂灭如来、妖蚕、问禅刀的器灵同时瞥向它,并道:“怎会如此!”

    寂灭如来的长眉以及问禅刀忽地离开了蚕卵,它们像是被排斥了。妖蚕又怒又惊,高声道:“悲喜蚕,你在期望什么,我因你而生,也同样因你而死,可就算死,我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小和尚一张手,摄来问禅刀,刀柄甫一落入他手中,他与刀像是一体,不可分割。器灵如刀,刀似器灵。

    铿锵!小和尚将问禅刀指向金色的蚕卵以及黑色的妖蚕,“你们妄想吃掉这孩子,可否问过我的意见。寂灭如来,你看清了吗,那枚蚕卵才是悲喜蚕重生的关键所在。你能忍受它的存在吗,这里可是镇兽山,你真的明白此山的意义?”

    事到如今,反而由问禅刀的器灵提醒千佛山的佛主不可忘却此身之责。

    呼!

    银色的长眉收拢而来,落入寂灭如来的手里,他用手指拈起眉梢,并在指头上缠了几圈,“忘禅儿,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寂灭如来忽道。

    “嗯?”问禅刀的器灵陡地一惊,因为千佛山之主有几十年没叫过他的本名了,忘禅儿。

    问禅刀本没有器灵的,经由寂灭如来佛光的净化,器灵才渐渐蕴出,以小和尚的姿态现身。其时,金蚕子也在,彼年,金蚕子还是虔诚的佛子,拜在寂灭如来门下,前途不可限量。问禅刀的器灵诞生之际,金蚕子道:“师尊,请赐予他名字。”寂灭如来拈眉而笑,并道:“忘禅儿。”如是,那器灵便拥有了自己的名字,是一生的束缚,同样也是生命的起端。

    忘禅儿有些失神,抓着问禅刀的手也在轻抖,他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忘禅儿三个字。”

    寂灭如来没有理会忘禅儿,缠在他手指上的眉梢,忽地断开,像是一个个指环,共有九个。每个指环都在旋转,忽地飞离如来之指,在空中排成一列,呼呼怒旋,登时,银光迸舞,犹如千年雪落。

    不止是忘禅儿,就是黑色的妖蚕也被那九个指环吸引了,心生忌惮,本能地向后退去,远离九指环。

    寂灭如来炼化自己的左眉,斩断眉梢,化为九个指环。每个指环都如同佛之分身,具有如来的不世神通。“不好,他动怒了,要杀掉悲喜蚕留下的金色蚕卵。”妖蚕畏惧道。它虽然害怕,可也知道自己诞生的意义,是为了让悲喜蚕获得新生。目的如若不成,它此生活着将再无任何意义。“图豆!”妖蚕大喝一声。呼喇喇,妖风怒拂,那张古图当即延展开来,长千里,宽五十里,像是横亘在苍穹之下的万古长河,凶威尽放,似要将这片天地都给毁去。

    而在古图之上,一株株怪树蔚然成荫,可是它们的枝头悬挂的却是土豆,颜色各异的土豆,有红色的,有蓝色的,有黑色的,还有金色的。

    那些土豆,大小不一,有的比堪比人头,有的像是蚕豆,其中最夸张的那颗土豆,像是土丘,高有百丈,而那土豆皮则像是厚重的铠甲,上面还有很多尖刺,都在保护着它。

    妖蚕也不管金色的蚕卵愿不愿意,它一张口,一团黑雾涌出,吞殁了蚕卵,刹那间,黑雾倒涌而归,没入妖蚕之腹,被它吃掉了。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悲喜蚕。所以你就安静地等待吧,你很快就能与金蚕子相遇了。”妖蚕分出一缕念识,直接劈入蚕卵之内,告知里面尚未成形的幼蚕。它还很脆弱,任何外力的摧撞,都会将它彻底湮灭。

    “啊……”幼蚕发出一声叹气,像是在感叹自己的不幸,又像是在担忧前世的情人。

    人道,千尺红台,万丈之尘,皆是为了在茫茫人海中与命定之人相遇。

    金蚕子啊。幼蚕又是一声叹气,金色的蚕卵遽地动了一下,旋即,妖蚕体内的黑雾开始迸涌,全都窜入金色的蚕卵,成了它的食物。

    妖蚕大惊,传声道:“悲喜蚕,你在做什么!为何要从内部伤害我。”

    幼蚕并未答话,仍旧吸收黑雾。

    这些雾气相当于妖蚕的生命之源,若被吞噬一空,它也不能活下去了。“住手,快住手。。”妖蚕怒吼,“我愿意为了你去死,可不是这种死法。”

    因为分心了,妖蚕再不能控制那张巨大的古图。

    轰隆!

    忘禅儿一刀斩下,刀气如山川,向前推移,撞向古图,几十棵怪树被拦腰撞断了,枝头悬挂的土豆散落在地。

    寂灭如来抖开僧袍,佛气如海,浩浩荡荡,无边无际,将镇兽山都覆盖了。天空昏暗,山河移位,地裂千里,杀机遽地升起,与佛气汇成一路,犹如恶龙出海,挟万丈凶焰,腾啸而出,撞向妖蚕。

    比起古图千佛山之主更在意被妖蚕暂时吃掉的金色蚕卵,“悲喜蚕,你就算重生了,又能如何。贫僧能斩你前世,自能斩去这一世。你活多少世,贫僧葬你多少次。”

    佛气之后,九个指环飕飕飞出,而且它们的直径很快就超过了千丈,照着妖蚕的脑袋坠去,要将其困住,以至镇杀。

    而妖蚕腹中,金色的蚕卵也与命运争夺先机,天要她死,佛也她亡。她偏不!

    身为女儿身,终其一生,若不能和相爱的人红尘一场,她宁愿没来过这世上。很快,妖蚕的叱喝声停了下来,因为它的生命之源都被金色的蚕卵完全吸纳了,成了一具尸壳,再无任何生机。

    嘭的一声巨响。

    金色的蚕卵遽地冲出妖蚕之腹,登时,金色的妖光迸滚开来,像是江河湖海都被煮沸了。嗤嗤嗤!嗤嗤嗤!妖光方甫照到佛气,一道道黑烟迸腾而起,佛气都被妖化了,反而成了妖气。

    倏尔,九个指环撞来,还未靠近,一重重的浪涛掀天而起,将妖气盖下,将妖光粉碎。

    忘禅儿执定问禅刀,冷笑不已,“悲喜蚕啊悲喜蚕,谁给的你自信,敢在镇兽山反抗寂灭如来,真是滑稽啊。”他话语未落,一颗庞重的土豆从天而降,投下巨大的黑影。忘禅儿悚然一惊,“不好,还有图豆并未除掉。”

    锵!锵!锵!

    忘禅儿连斩数十刀,禅光如虹,刀气似江水,逆天而起,轰向那颗巨大的土豆。

    轰隆隆!

    土豆一震,禅光与刀气都溃散了。而那张古图也开始收拢,倏地飞向金色的蚕卵,盖了下去,将其裹住,像是棉被。

    当!当!当!当!

    九个指环,连环而来,撞中被古图裹住的金色蚕卵,发出一声声金属颤声,撼动十方,云海迸舞,苍穹颤栗。

    而这时,地上散开的前一世的悲喜蚕的尸骨向天空飞去,尸骨上依附的蚕卵也都化为一道道醇郁的妖流,被金色的蚕卵全部吃掉了。

    咔嚓咔嚓,前世悲喜蚕的骸骨迸裂,化为骨粉,也撒向这一世的幼蚕。

    寂灭如来却未阻止这一切发生。而是冷眼相望,那双寂灭如枯井的佛眼之中,并无任何表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