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树人杀不掉红杏树人,皆因遮天弓在暗中守护着她。可当金菩提说,她要斩掉绿茶树人,铁树人再不能忍受,不管是谁,悟道茶树、金菩提树、病菩提树,谁能动他那散发着清新气息的绿茶妹妹。

    “铁木真刀!”

    铿锵!刀吟迸起,铁树人整个身体化为一柄长刀,陡地斩向金菩提。他一点都不在意荼蘼剑在谁手里,悟道茶树人拿着也无所谓,金菩提持有亦无妨,可绿茶树人只能是他的,哪怕他和很多汉子一起拥有她也是可以忍耐的,这就是爱,铁树人无私而又高尚的爱,他甘愿做绿茶树人的情人之一,就是降格为备胎,他也甘之如饴,能待在绿茶妹妹身边,即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

    金菩提很鄙夷铁树人,又道:“茶山的人都有病吗,而且无药可救。你这铁脑袋,一点都不开窍,也罢,我削去你的灵台,让你知道什么是绝对的力量。”

    飕!飕!

    金菩提树干有两道树枝扫出,它们像是人臂,枝桠如手指。

    当的一声颤响,两道树枝与铁树人所化的长刀劈在一起,登时,刀光如雪,迸洒开来,金芒荡舞,犹如无数萤火虫时聚时散。

    铁树人再怎么强势,可他仍不是寂灭山第二株菩提树的对手。崩!铁木真刀的刀尖碎了,那代表铁树人的本体受创,他的双脚被斩去了。

    刀柄即是铁树人的人头,刀尖则是他的双脚,刀身是他的身体。

    “啊!”

    铁木真刀中发出一声痛呼,显是铁树人叫出来的,他疼痛难捱。可心里所担忧的还是绿茶树人,他的生死并不重要。

    纵是没了刀尖,铁木真刀撞开两道树枝,再度劈向金菩提,刀流迸飙,势如狂涛,可裂寰宇。“燃烧吧,我的生命之海。”蓦地,铁树人的吼声传出长刀,响彻千丈方圆。

    嘶嘶嘶,嘶嘶嘶!数十万道黑烟迸腾而起,窜出铁木真刀。黑烟皆由燃烧生命之海时迸绽而出。

    那边,铁树人豁出命也要保护绿茶树人,可是反观当事人,她抓着荼蘼剑的剑柄,优哉游哉,气度优雅,行为清新,散发着楚楚可怜的气息,似在寻求备胎的保护。就算铁树人死了,绿茶树人也不在意,不过是少了一拥有大消声巴的情人,再从众多备胎中找来替代品就是了。

    “金菩提明明很想要荼蘼剑,之前不肯动手,现在主动索剑,我自然不会遂她心意。”绿茶树人暗道。她心理其实很扭曲的,别人拥有的,她总想着抢走,如果不能,那就毁掉。仗着貌美,绿茶树人可随意使唤她的情人于备胎,让他们为其吃醋,甚至卖命。

    飕!

    金菩提的第三道树枝劈了出去,这树枝上并无菩提叶,陡地拦腰劈斩向铁树人。而另外两道树枝,像是巨人的手臂,极为灵活,它们从后面抓向铁木真刀的刀柄,也就是铁树人的脑袋。

    “我会彻底毁了你。”金菩提冷笑。

    “不,你不能毁了他。”

    一道声音遽地响起,接着,绿色的茶叶从天而降,像是绿色的龙卷风。待到茶叶散尽,一女树人显现而出。

    观她的容貌,比绿茶树人更漂亮。表姐,来人是绿茶树人的表姐,她们在茶山很有名气的,是绿茶表姐妹。

    绿茶树人的表姐叫做外薇女。

    外薇女手臂陡扬,几十片茶叶旋舞而出,犹如碧玉刀,当!当!当!斩碎了金菩提的第三道树枝。“我说了,你不能杀铁树人。”外薇女再次重申道。

    听到表姐那样说,绿茶树人秀眉蹙起,颇觉不悦。她是知道的,铁树人和外薇女也有消声情,她们表姐妹共同使用拥有大姬姬的汉子,并不是什么秘密,偶尔,大家还会一起运动,感情不要太好。可是此时,外薇女突然现身,绝非偶然,而是有预谋的。绿茶树人虽然不知表姐的目的,可异常反感。她其实最想杀掉的人就是外薇女,然而,表姐手段更高明,情人更多,备胎更是绿茶树人的数倍之多,表妹在表姐面前,就如小巫见大巫,被比下去了。

    哧啦!哧啦!

    又有两道碧光自外薇女手指迸绽而出,遽地斩向金菩提的另外两道树枝,崩!崩!木屑迸舞,树枝已然碎掉。

    锵!

    铁木真刀发出一声长吟,再次化为人形,不再维持刀状。虽然变成了铁骨铮铮的汉子,可铁树人的双脚没了,断腕的地方,血水迸飙。外薇女见了,暗叹一声,将手指扬起,拈出两片翠绿的茶叶,向铁树人的断腕掷了过去。

    茶叶贴在铁树人的创口上,血流止住了。“阿铁,你这又是何苦。表妹并不爱你,只是随意使唤你而已,哪怕你死在她面前,也是没用的,她马上就会忘掉你。”

    绿茶树人哼了一声,并未理会。因为外薇女说的是事实,她无话反驳。

    铁树人面容古怪,刷刷,视线在外薇女与绿茶树人的脸上来回扫动,“你不要关我,为了绿茶妹妹,我什么都能牺牲。”

    “包括我吗,我也能被你牺牲?”

    外薇女手里抓着几朵茶花,忽然将它们捏碎了,茶香迸绽开来,可是杀气同时涌向铁树人。

    不好!铁树人悚然一惊,他是知道外薇女的手段的,她不喜欢的人,说杀就杀,毫无征兆。锵!铁树人五指陡地变作弯刀,向前劈去。

    轰隆!

    那无迹可寻的杀气倏地迸炸,已被铁树人斩去。“还好,外薇女并未真的动杀心,她还是很怀念我的大消声巴。”铁树人对自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极有自信。

    “闹剧,这里成了你们的家庭闹剧场所吗!”金菩提恨道,“绿茶树人,外薇女,铁树人,你们三个蠢货,来我的山头,只是为了献丑吗。”

    刷!刷!刷!

    菩提之光迸扬,穿过云层,直达苍穹。金菩提明显的是动怒了,原乡佛靠不住,绿茶表姐妹同样是废物啊,红杏树人更是生有反骨。而她最大的敌人,病菩提,此人更是狡诈,也许马上就会杀回寂灭山。内有忧,外有患,诸多烦心事一齐涌向心头,金菩提顿时大怒。她要以菩提之光斩杀惹怒她的树人。

    外薇女急忙道:“阿铁,还不过来,金菩提要对我们不利。我来此,是受到了茶山之主的托付,他让我将你带回去的。”

    茶山之主!

    铁树人心惊道,这好不好,莫非悟道茶树人知道我杀了茉莉花树人、枇杷树人、苹果树人?心里惴惴不安,可他还是飞向外薇女,因为知道她实力深厚。刷,乌光一闪,铁树人飞遁而出,来至外薇女这边。

    绿茶树人恼怒不已,因为铁树人在危机关头,选择的是表姐,而非她,这是她所不能忍受的。可恶,外薇女,你什么都比我厉害,长相胜过我,在勾消声汉子的技术上更是炉火纯青,我不及你。该死,该死!绿茶树人几乎疯掉了,见到外薇女,她的理智都在燃烧。

    锵!绿茶树人陡地提起荼蘼剑,将剑斜指铁树人,她本来是想指向外薇女的,可担心杀不掉表姐,反会被她杀掉。“外薇女和茶山之主是旧识,俩人关系很好,她应该是代表茶山之主而来的。”绿茶树人忖道。

    就在绿茶树人念头未毕之际,刷的一声,一道翠光斜斩而来,其疾似电,“嗯?”绿茶树人陡地一惊,她本能地挥动荼蘼剑,拦挡那道翠光。

    外薇女,是绿茶树人的表姐发来的那道翠光,她都是计算好了的,之前,唤来铁树人,而后者自愿飞来,一切都足以让绿茶树人分心。而趁此之际,外薇女痛下杀手,能杀了表妹最好,如果不能,那亦无妨,至少能吓吓她,然后姐妹再次重归于好,外薇女会把一切都说成是表姐与表妹之间的玩笑。

    铁树人正想出手,哧!哧!哧!他脚腕断裂的地方升起一道道绿烟,长及数丈,将他裹了起来,像是蚕茧,密不透风。铁树人被关在里面,有心无力。因为绿茧的内侧生出一根根长针,刺入他的肌理,封锁他的真元,现在他说话都难,更何况是动手。“安静些。”外薇女的声音传了进来,分明是在警告铁树人,若不老实,他自会被杀掉。

    铁树人感到一阵悲哀,前所未有的无助。心爱的绿茶妹妹有难,他眼睁睁看着,而不能出手,人世间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

    蓬!

    碧光涣散,倏地散开。荼蘼剑护主,斩断了那道翠光。而绿茶树人一脸愤怒,瞥向她的表姐,外薇女。“你这是何意,我们真要动手吗,多年之间的姐妹情谊,抵不过一个汉子?”

    “表妹,不要生气,我只是在测试你的反应速度。”外薇女笑道。“你看。”倏尔,她指着天空,“菩提之光降落了,你还不快点反抗它们。”

    咻咻咻!咻咻咻!数万道金色的菩提之光,像是光剑,遽然降下,可它们都是窜向绿茶树人,而非外薇女以及她身边的绿色茧子。

    就连金菩提也觉诧异,因为她的目标可不止是绿茶树人,外薇女也在该杀之人的名单之中。“这个茶山的女人不简单,竟能在不知不觉间改变菩提之光的方向,全都转向绿茶树人,她到底有多恨自己的表妹。算了,我先替她报仇,然后收取酬金,即是她的命。”金菩提身在虚空,树干有一张人脸,双眼开阖之间,电闪雷鸣,声势无双,她像是要将整座寂灭山都看在眼中。

    虽被外薇女提醒,绿茶树人毫无感激之心,她拎起荼蘼剑,霍然而起,腾的一声,飞向那些道菩提之光,“茶女之剑。”只听她冷喝道。哧啦,荼蘼剑向上挥去,一道百丈长、十丈宽的剑气,浩荡而出,上面有一位采茶之女的虚像凌空而立,她目光闪烁,指挥剑气,与金色的菩提之光撞在一起,轰!轰!轰!一团团金辉炸开,剑气迸涌,散而再聚,始终是一股。而采茶女的身影愈发凝实,最后几乎和真人殊无二致,而且她长得极像绿茶树人。

    “表妹啊,你的自恋,我是望尘莫及。”外薇女忽道。

    “哼,绿茶之女,你以为这样就能破掉我的菩提之光,滑稽。”金菩提树上浮起的那张人脸冷笑不已,她眼神陡地一寒,那些炸裂的金辉再次凝聚,化为长光,噗噗噗,血光迸飙,采茶女被凿穿了,由实化虚,再至消散,不过瞬息之间的事。

    刷!

    又是一道更加冷厉的菩提之光斩落,这次是劈向绿茶树人。

    与之前的菩提之光不同的是,这道光华之中还有八颗菩提子,每一颗都有人头之大,菩提子浮沉不定,重逾泰山。

    当当当!

    绿茶树人手里握着的荼蘼剑遽地颤幌,几难承受从天而降的八颗菩提子带来的汹涌威压。

    “我本不想现身的,可荼蘼剑不该被你拿走的。”

    女人,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

    冷冷清清,有种乍暖还寒的诡异感。剑灵,荼蘼剑的剑灵还是现身了,她本来是和钱树人一起而来的,隐藏在暗中,敛去气息,不愿被人见到。如今,她不现身不行了,因为荼蘼剑在召唤她。与其被动,还不如主动走出来。

    啪!

    女剑灵的手忽地抓住绿茶树人的右手手腕,顿时,一股冰冷之力灌入绿茶树人的整条手臂,随后传遍她的四肢百骸,最终汇于她的生命之海以及树根。

    “啊!”绿茶树人痛苦道,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

    咔嚓!

    女剑灵再一用力,折断了绿茶树人的手腕,并将荼蘼剑摘去了,连同绿茶树人的断手一起拿走。

    “废物终究是废物,长得再好看也是废物,我暗中将荼蘼剑转交予你,你仍没改变废物的本质。”荼蘼剑的剑灵冷漠道,“枉我高看你一眼,以为你会带给我惊喜。让人失望啊,绿茶之女,和你表姐外薇女比起来,你分明是那烂泥,再光彩的外表也掩饰不了你的无能。”

    铮的一声,女剑灵执起荼蘼剑。锵当!长剑遽震,上面附着的绿茶树人的断手彻底崩碎,化为碎肢,抛撒开来。

    绿茶树人疼痛难忍,甫一抬头,陡见一道寒光撇了过来,绕着她的脖颈旋转一圈,咔嚓,拧断了她的颈项,血水飞迸,那颗漂亮的脑袋也飞出去了。

    哗!

    自绿茶树女断颈迸喷而出的血液涌向荼蘼剑,浇在剑身之上,为其增加几分凄艳之美。

    转过身来,女剑灵凝视着外薇女,“你表妹无能,你可愿代替她执掌荼蘼剑。”

    “荼蘼剑属于茶山,只有悟道茶树人能掌管它。”外薇女直言道。

    “虚伪啊。”女剑灵笑着说道,“外薇女,见了荼蘼剑,我可不相信你毫不动心。茶山之主也该挪一挪位置了,你难道没这样想过?”

    “你的不敬之言,我就当没听到。不会转告悟道茶树人的。”外薇女又道。

    “谅你也不敢。”女剑灵道,“因为你能不能离开此地还是问题。”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