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树人危险至极,因为厚土箭与遮天弓几乎耗尽她的真元。而绿茶树人趁危而来,命令铁树人杀掉她。

    女树人们的人心都散了,又因金菩提的分化,她们互相残杀。哪有闲心去管红杏树人的生死。这些人当中,最关心红杏的蓝梨花树人已经死掉了,所以等待红杏树人的只有无尽的悲哀。

    “我这一生算是什么……”红杏树人闭上眼睛,静等死亡的降临。遮天弓还在她手里,可神弓冷冰冰的,毫无温度,就像是红杏此刻的心情,一切都无所谓了,同伴如何,寂灭山又如何,金菩提如何,还有什么关系,她人的事,随她们去吧。

    铁树人的实力远胜于红杏树人,又是以逸待劳,为博绿茶妹妹一笑,他自会全力以赴,只求一招杀敌,枭去红杏的脑袋。“铁木真刀。”倏尔,铁树人大声道,他的右臂化为一柄长刀,其弯如月,陡然斩下,哧哧哧,刀气迸滚,像是黑烟弥漫,迸喷而去,刷向红杏树人的脖颈。

    得手了!铁树人暗道。

    终于结束了吗,红杏树人心想。

    可怜的女人啊,你的头发我收下了,还有你的指甲也不错,我也会收藏的。绿茶树人忖道。

    诸人心思各异,这时,一团寒光迸起,像是光罩,将红杏树人罩在里面,不受铁木真刀的砍斫。嘭的一声,弯刀砍中的是光罩,而非红杏树人。

    “怎回事?”

    铁树人、红杏树人同时惊道。

    刷刷,铁树人目绽两道长电,觑向光罩,已将它看穿,是遮天弓!

    遮天弓迸绽的寒光将红杏树人罩住了,而且在守护她。“不可能。”铁树人吼道,之前,遮天弓几乎毁掉了红杏树人,而且不愿待在她手里,向外逃遁。真到了危险关头,它反其道而行之,保护持弓之人。

    吼!

    龙吟遽起,是厚土箭所化的土龙,长啸不已,它也很不满,不知遮天弓为何要保护红杏树人,而不是趁机杀掉她。

    厚土箭与遮天弓是一双神兵,合则两利,分则不能互补。遮天弓已经下定决心守护红杏树人,厚土箭虽然不满,可也尊重它的选择,并且和它站在一起。

    嘭的一声巨响,土龙长尾劈中核桃树人的护体尸气,而后疾遁,张牙舞爪,向红杏树人这边飞来。当是时,尘烟迸滚,泥沙飞舞,地裂千丈,沟壑横纵如蛛网。绿茶树人微微蹙眉,随即挥动荼蘼剑,哧啦,一道百丈长的剑弧斩出,轰隆一声大响,劈碎了飞旋而来的沙尘暴。

    “哼,敢向我妄动杀气。”绿茶树人冷漠道,“厚土箭,留你不得。我只取遮天弓,阿铁,你听到了吗,杀了红杏树人,她若不死,你在心中的地位只会下降,连备胎都不是。”绿茶树人语气相当不悦,向铁树人下了死命令,如果不能完成,大家一拍两散,消声友也别做了。

    “啊。”铁树人大吃一惊,同时杀心骤起,“红杏树人,你这该死的女人,都是你的错,绿茶妹妹生气了,她生气了,她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是我的一切,是我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

    不止是右臂,铁树人的四肢都化为铁木真刀,哧哧哧,哧哧哧!刀气迸滚,像是数万道黑线劈向天空,煞气升腾,虚空遽颤。

    “杀!”

    铁树人身化长虹,陡地冲向红杏树人,他双臂所化的长刀,齐齐劈向遮天弓张开的光罩。砰砰两声,光罩向下塌陷,铁木真刀几乎将其砍破。

    忽然间,只听一声龙吟在铁树人身后响起,是厚土箭,它以龙形之姿,蓦然冲至,前肢挥去,抓向铁树人的后背。刷刷刷,三道龙气撕开虚空,直向铁树人袭来。

    “厚土箭,你也不安分。自寻死路!”铁树人的后背像是长了眼睛,蓦地,他的右腿所化的铁木真刀向后劈去,嘭!嘭!嘭!斩中三道龙气,将其砍碎。可是龙气迸裂之后,并未消散,而是向前涌去,再次化为完整的龙爪,抓向铁树人。

    崩!

    遽然间,一枝长箭飚射而出,是从土龙的嘴里冲出去的,也刺向铁树人。

    厚土箭受到铁树人的挑衅,显是不耐,杀机陡动,要将其诛掉,不留后患。吼呜!土龙对天长啸,引动十方气浪,天际昏暗,沙尘遮天。龙威滚滚,在天地间回荡。只是龙威并不是向铁树人施展的,而是在警告夫子剑的剑灵,那位形如古儒的老夫子。此人站在高空之上,身前有一座儒门,高百丈,宽三十丈,将迸升而来的龙气全都吞噬了。

    “上苍有好生之德,老夫怜你是无主之物,愿将你收走。”老夫子目光灼灼,觑定土龙,看破它的本源,分明是一枝长箭,厚土箭。

    吼!

    厚土箭吼道,显是不满,它才不愿被夫子剑的器灵收走,那是对它的嘲讽。事实上,厚土箭虽然没有器灵,可遮天弓有啊,可是遮天弓的器灵还在沉睡,藏身于厚土箭之中,而非遮天弓之内,这就是最妙的地方,任谁也想不到,而且就算器灵醒来,外人也会将它当成是厚土箭的器灵,而非遮天弓的。

    要将遮天弓的器灵唤醒吗,厚土箭也在犹豫。事情的发展超出它的想象,遮天弓已经皈依红杏树人,这非厚土箭乐意见到的。

    蓬!

    一团尘烟迸滚开来,土龙的身躯陡地裂开。“嗯?”这时,一道似有似无的叹息传了出来,是器灵,遮天弓的器灵醒来了。她的美梦被人惊扰,明显不快。哧啦,哧啦,哧啦!裂帛声遽地响起,土龙的龙脊被剖开,一道道绢帛向上抛舞,像是虹桥升起。刷,一道人影冲天飞起,脚踩一道紫色的绢帛,向下俯瞰。此女正是遮天弓的器灵,天妃。

    天妃凤目生寒,向下凝望,刷刷,两道寒辉斩落,劈向铁树人,她将元凶视为铁树人。“哼,树人而已,也敢打扰我。你真是活够了吗。”天妃淡漠道。

    “器灵!”老夫子惊讶道,“厚土箭的器灵?”

    “啊,厚土箭还有器灵?”核桃树人也是一惊。

    “我怎么从来不知。”被遮天弓的光罩守护着的红杏树人奇怪道。

    众人反应不一,都很困惑,同时震惊。而天妃也没义务向诸人解释,她乐意迷惑众人,再者,她同样愿意成为厚土箭的临时器灵。

    原乡佛正在和第二条蚕母厮斗,陡地瞥向高空,忘了一眼天妃,“这器灵不简单,而且容貌不凡,可成为佛门的护法。我需想法子收了她。哼,她既然是厚土箭的剑灵,那就简单了,贫僧收了厚土箭不就好了吗,哈哈哈,遮天弓也得收走,它们都与佛门有缘。”原乡佛心生掠夺之意,旨在夺取遮天弓、厚土箭以及天妃。

    轰隆!炸声遽起,第二颗巨大的猫脑袋忽地迸炸,化为无数碎片。

    破了,原乡佛的喵喵吼被数十万小悲喜蚕破掉了。可蚕母的代价也是让人侧目的,她身边再无活着的小悲喜蚕,成了光杆司令。

    原乡佛冷笑不已,“你以为这样就能获得自由,悲喜蚕尚不能忤逆佛门,而你,只是按照她的样子,捏造出来的仿造傀儡,乖乖听话就好,若有二心,理当诛之。”

    “不,她不该杀。”

    一道声音遽地响起,是丰碑的器灵,作道人打扮的器灵。他前一世是金蚕子,佛门高僧。因为和悲喜蚕相遇,遂遁入尘世,与其结了一段尘缘。佛门焉能忍受,当即杀掉悲喜蚕,并且带走了金蚕子,让其面壁思过,再入空门。可金蚕子一死了之,他的恩师却让其转生,成了丰碑的器灵。

    “嗯?”

    原乡佛望向丰碑的器灵,“你现在是金蚕子,还是……”

    “我是我,金蚕子是金蚕子。”道人说。“而你又是谁呢,以何种身份面对我。”丰碑的器灵将剑一扫,哧啦,剑气迸出,卷起丰碑,向他这边冲来。轰隆隆,绚光迸舞,神华冲霄。

    “原乡佛,你我终有一人葬身此地。”道人又说道,“来吧,让我一见你之能为,与三百年前相比,是否有长进。”

    原乡佛怒极,“好,好,好!金蚕子,你终究还是那个金蚕子,不服我佛门,今天就是你被扫地出门之日。”

    猛见原乡佛右掌擎起,向天按去,轰隆一声震响,一只更大的佛掌遽然而现,最短的佛指也有千丈之长,金光贯穿苍穹,禅音大作,梵唱声声,万佛朝宗。

    悲喜佛手,这是原乡佛第二次施展悲喜佛手,可与之前的那只佛手大有不同,这只金色的佛手,既无慈悲之相,更无怜悯之状,只要无尽的杀伐之气,佛气与魔气相绕,几难分开,缠聚在每根佛指之上。

    “这一世,我仍摆脱不了金蚕子之名。罢了罢了。”道人自嘲道,“那我就以金蚕子为名,再续前世的尘缘。青花剑。”陡听金蚕子扬声喝道。他左手托着丰碑,右手执剑,剑曰青花。

    铿锵!

    青花剑迸起万丈高的剑浪,其势可吞天纳海,包容万象。呼!呼!呼!一朵朵青色的花瓣旋出,犹如锯齿之轮,疾旋开来。剑光抛舞,拂扫霄汉。

    “孽障!”

    原乡佛怒道。他的僧袍怒舞,佛光炽盛,忽地,巨大的悲喜佛手镇了下来,轰隆隆,天穹崩塌,真空裂炸,数百道天堑陡地犁开,横亘在空中,像是天空被撕裂了。

    嗡!嗡!颤音不绝,佛手势不可挡,倏地降下。拍向下方的数以万计的青花,这些青花皆由剑气所化,旋转如轮。

    当当当!当当当!每一根佛指都与青花相撞,火光迸起,直刺苍穹。然而,一朵青花散去,又有更多的青花生出,绕定佛指,不停劈砍,很快,佛指被砍得破破烂烂,血流不止,可见指骨,那指骨是金色的,坚固异常,任凭青花砍斫,都没留下任何印痕。

    五根佛指,忽地,中指、无名指向下扫去,抡砸向金蚕子。若被扫中,纵是金蚕子修为高深,也会被轰成碎渣,想做器灵都难,这一世也会被废掉。

    眼见两根金色的佛指犁扫而下,金蚕子左掌托着的丰碑倏地隐没在他的掌心,同时,他冷笑数声,纵身而起,刷,青花剑斩了出去。哗啦啦,剑流汇聚成池,“青花池。”只听金蚕子轻声道。

    青色的剑池向上旋去,水浪掀天而起,砰砰砰,拍向两根金色的佛指,让其速度放慢了。而剑池怒腾而起,瞬间覆盖住佛指,哗!哗!哗!不停涤扫,削去佛指上的肉,骨头也被磨碎了,化为金粉,溶于剑池。

    腾的一声,金蚕子掠过剑池,穿过金色的云层,挥剑斩向悲喜佛手的大拇指。

    原乡佛陡地喝道,“孽障,还敢反抗!”

    喵呜!喵呜!喵呜!

    原乡佛接连大喝,用的都是佛门喵喵吼,当是时,猫头无数,大小不一,密密麻麻,聚在悲喜佛手四周,拱卫着它,如同护法,又如僧兵。

    可金蚕子视若无物,左掌劈出,轰隆,一座不朽的丰碑遽地撞出,刹那之间,数万佛门猫头炸开,皆为碎片。而丰碑则将那些碎片都吸纳了,据为己用。

    吸纳无数碎片之后,丰碑高有近万丈,碑上篆刻的经文接连亮起,皓光冲天,照向残存的猫头,将其熔化,“不觉得讽刺吗,我以丰碑的器灵重生,却能役使它,将你斩掉。”金蚕子冷笑。

    “佛门之物,你这叛逆之人,有何德何能,焉敢用它。”

    原乡佛右掌化刀,哧啦,向下劈去,登时,一道千丈长的金色禅刀斩向丰碑。当的一声,丰碑向下落去,石屑迸舞,簌簌撒开。

    哗!

    青色的剑池涌了过来,它已经绞碎两根佛指,此时,剑池将金蚕子接住了,在他脚下,一座青色的莲台升起,另有金鱼、红鲤、鹦鹉、孔雀齐至,聚在金蚕子四周,听他差遣。

    锵!

    金蚕子剑指原乡佛,“该做一个了断了,休说你不是佛,就是真佛,我也将你灭了。”

    “哼!”原乡佛不屑道。“金蚕子,佛法无边,既然渡不得你,只好送你去彼岸,永世不得超生。八戒禅刀。”陡闻一声佛吼,锵!一柄鲜红色的禅刀凭空而现,即是八戒禅刀,上面刻着释门八戒。

    “你无能啊。”忽然间,金菩提怒喝道,“枉我将你引来,苦战多时,居然被自己人绊住了,我的事就不是事了吗。”

    金菩提树,忽地生出两道长枝,形如人臂,枝桠如手,也有五指。

    “绿茶树人,还不交出荼蘼剑。”金菩提开声道。

    “这剑不能交予你。”绿茶树人一改之前的恭敬语气,变得陌生起来,竟然不听金菩提的法旨,与她作对。

    “哈哈哈。”金菩提大笑,“我本来就没对你抱多少期望,你这绿茶之女,还是杀了吧。”

    “敢耳!”

    铁树人怒道,“绿茶妹妹你也敢杀,放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