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地,红杏树人的右臂被一股异力向上扯去,几乎挣断。是遮天弓,它很不满现状,想要离开红杏树人。非但如此,厚土箭也开始反抗她。

    蓝梨花树人顿觉不妙,若是遮天弓、厚土箭同时离开,她与红杏树人最大的依仗就没了,别说离开这座山了,就是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一回事。

    并无任何迟疑,蓝梨花树人双手齐用,撒出大量的梨花,将厚土箭盖住了,不让其挪动。因为有了蓝梨花树人的牵制,红杏树人的压力小了很多,可她仍需控制遮天弓。

    锵的一声,一柄长剑倏地斩落,砍中红杏树人的右臂,将她的臂甲劈成无数金属碎片。

    荼蘼剑!

    是荼蘼剑砍向了红杏树人。而剑主则是茶山的绿茶树人。

    绿茶树人左手拖着一条长链,上面锁着好几个树人的人头,分别是苹果树人、枇杷树人、茉莉花树人以及钱树人的脑袋。

    铁树人还活着,他和绿茶树人并肩而立。“美人,怎么样,茉莉花树人她们都被骗了。”铁树人哈哈大笑。

    绿茶树人散发的清新的气息,她的黑色长发相当柔顺,眼神也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就是那些基老树人见了绿茶树人也会心动的,何况是取向正常的铁树人,他甘愿成为绿茶树人的面首之一,为的是博取美人一笑。只是可惜了茉莉花树人、苹果树人、枇杷树人,都没铁树人与绿茶树人联手斩掉了。

    至于钱树人,他也是绿茶树人的情人之一,遗憾的是他被绿茶树人抛弃了,而且死于非命。

    绿茶树人还有一个表姐,她们俩是一个组合,散发着让树人汉子难以拒绝的气息,拥有上千备胎,呼之即来。

    可是铁树人不在意啊,因为他有铁打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所以深受绿茶树人的喜爱。

    绿茶树人从钱树人那里获得了关于荼蘼剑以及剑灵的消息之后,就动了异心,她计划好了一切,只等着取剑、杀掉情人。最后还成功了,让钱树人死的极其冤枉。

    铁树人更是因为被钱树人绿了,心有憎恨,所以当绿茶树人提议杀掉钱树人时,最开心的就是他了,他当天晚上就和绿茶树人进行了几千回合的盘消声大战,双方都很尽兴。

    荼蘼剑像是被绿茶树人镇住了,暂时听命于她。

    刷刷!

    金菩提陡地瞥向绿茶树人与铁树人,“哼,是茶山的人,我可没邀请他们。可惜,来的不是悟道茶树人。”因为寻求合作被拒绝了,金菩提憎恨着茶山之人。她很记仇的,得罪她的人最后都要被肃清的。

    出人意料的是绿茶树人却将荼蘼剑双手捧着,献向金菩提,“请您接下此剑,小女认为,除了您,再没人配得上荼蘼剑。”绿茶树人轻声道,声音也说不出的好听。

    “绿茶妹妹,你这是……”铁树人惊呆了。他完全不知绿茶树人为何会做出这等荒谬的选择。铁树人从没想过背叛茶山,背叛悟道茶树人。他杀掉茉莉花树人、苹果树人、枇杷树人之前,已经想好了借口,自认为能够躲过悟道茶树的追究。

    “阿铁,为何不跪下。”绿茶树人不悦道。秀眉蹙起。

    铁树人觉察到他的绿茶妹妹生气了,心中的那点疑惑早已烟消云散,当即跪倒在地,大呼愿意侍奉金菩提树。

    “哦。”金菩提树颇觉意外,可她也是两面三刀的树人,乐得接受绿茶树人、铁树人。“用你手中的荼蘼剑斩了红杏树人,摘来她的脑袋,这样我才会认同你。”

    “是。”绿茶树人答道,且站了起来。

    绿茶树人站起来之后,铁树人马上跟随她的动作,生怕落后,更怕绿茶妹妹抛弃他,所以他才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姬姬保护的很好很消声很消声大。

    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都很懵比,看了一眼绿茶树人拖着的长链,那上面锁着茉莉花树人的脑袋,“怎会这样。”红杏树人骇然道。

    “望你节哀,还请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不想割掉你漂亮脑袋的同时损伤你的秀发。”绿茶树人淡淡道。

    “绿茶妹妹,你和她们客气什么,直接杀了就是。”铁树人笑道,“你不喜欢,我来就是。放心,我会将她的头发都摘掉的,洗好梳好之后,再交给你。”

    原来,绿茶树人有收集美人头发的爱好,她喜欢戴假发与美瞳,认为那样更美。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绿茶树人的手指甲、脚趾甲也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取自其它的树人。她身上能换掉的东西全换了,都是为了让她看起来美美哒,萌萌哒。

    铁树人在一旁,战意炽盛,他甘愿替绿茶树人去杀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甚至可以背叛茶山。红颜知己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是浮云啊,看得到,却拿不到。

    “啊!”蓝梨花树人忽地低声道,她向下望来,腹部已经被一剑贯穿。而那柄剑她再熟悉不过了,是枸杞树人刺过来的,还是从背后刺来的。

    “原谅我吧,蓝梨花。”枸杞树人伤感道,“我不想这样做的,是金菩提传音于我,说只要我杀了你,她就会放过我,赐予我新生。”

    枸杞树人话还未说完,更多的女树人将她剁成碎片了,她们同样受到了金菩提的暗示,谁杀掉的同伴更多,谁就能活下去,名额有限,愿者可活。

    蓝梨花树人万年俱灭,再不能控制厚土箭,所有的压力都转移到红杏树人那边了。她既要控制遮天弓,还要提防厚土箭,左右支绌,恨不能多生出几条手臂来。

    吼!

    厚土箭忽地化为土龙,仰天吼啸,声浪迸滚,将几个靠近它的女树人震碎了,枝叶飞舞,木屑迸荡,悲惨之极。

    倏尔,土龙的长尾扫出,照着红杏树人的左肩劈下,嘭的一声裂响,红杏树人的左臂炸裂开来,血雾弥散,碎肢抛撒。“啊!”红杏树人痛苦道。身体一边重,一边轻,站都站不稳。何况遮天弓还在挣扎,不愿受制于人。

    这本是核桃树人夺取遮天弓的最好时机,可他自顾不暇,还得面对原乡佛的杀招。

    悲喜佛手,五指如血柱,轰然扫下,血浪迸滚,煞气滔天。“小悲喜蚕。”蓦然间,原乡佛手里抓着的魔头骇然道。他双眼绽放魔光,贯穿千丈方圆,遍观十方,已经看清楚缠绕在佛指上的是什么东西了。

    小悲喜蚕,是一种可怕的蚕,什么都吃,而且喜欢吃活着的高手,并以他们的身体为巢,孵化更多的蚕卵。

    核桃树人乍闻小悲喜蚕,虽不知那是什么,可也心生惧意。他喜欢站在高处,执掌别人的生死,可他更怕死。“尸不厌睛。”树人的大长老喝道。

    嗤嗤嗤嗤!他的周身百孔,迸绽出数万道尸气,翻滚的黑色尸气之中,有三具尸体浮浮沉沉,而且他们的身体长满了眼睛。

    忽然间,三具尸体同时活了过来,他们将周围的尸气分食掉了,身体再次膨扩,高百丈,脑袋上并无头发,噗!噗!噗!他们的头皮炸开一团团血雾,里面裹着的都是人眼,望之骇然。

    “若非迫不得已,我实在不愿将他们放出来。”核桃树人冷笑道,“金菩提,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他们会将寂灭山都毁了的,包括你。”

    金菩提与原乡佛都在一旁冷笑,像是在看玩笑,他们可不相信核桃树人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不就是三具尸体吗,能有多大能为,还毁了寂灭山,不要说笑了!

    在金菩提的授意下,原乡佛心领神会,手掐印诀,陡地打向悲喜佛手。轰隆一声,金色的佛手遽震,佛指上的小悲喜蚕蜂拥而下,冲向下方的三具尸体以及核桃树人,要将他们都给吃掉。

    原本,三具尸体都是核桃树人打算用来对付病菩提的,他早有不臣之心,可是病菩提能为寂灭山所有的树人续命,若是杀掉他,核桃树人也无法向全部的树人交代,所以等第二株菩提树出生时,他才敢将尸体放出。

    不消须臾,无数的小悲喜蚕已将三具尸体覆盖住,尸气都不能迸穿出去,也被堵在里面。

    原乡佛手里的魔头叹道:“遗憾啊,那三具尸体肯定没救了,他们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原乡佛饲养的小悲喜蚕无物不吃,他们只会成为它们的食物啊。”佛头的担心很正常,尸体嘛,又不是活物,小悲喜蚕不会在里面孵化蚕卵。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原乡佛与魔头大吃一惊,蓬!蓬!蓬!金色的血雾炸开,数万小悲喜蚕都死掉了。蚕尸不存也。

    “哇啊。”就是魔头也难以置信,随后大笑,“哈哈哈,原乡佛,你总是向我夸赞,说自己的小悲喜蚕如何了得,看来不过如此,三具尸体都吃不掉,还说它们无物不吃,分明是笑话嘛。哈哈哈哈。”

    尴尬,原乡佛那个尴尬啊,佛头都红了,像是被火烤过。他面带惭色,心道,我佛慈悲,为何小悲喜蚕这么不经用,那些尸体到底什么来头。怪哉,奇哉,哀哉。

    嗤嗤嗤!嗤嗤嗤!尸气迸旋而起,结成烟柱,高数百丈,凝而不散,凄光迸舞,另有无数恶鬼哭嚎惨叫,很是瘆人。而聚在红色佛指上的小悲喜蚕,全都向上爬去,不敢再向下冲,它们也是欺善怕恶之虫,哪有佛门的半点慈悲,都是原乡佛饲养的,用来达成他的私心。

    毕竟要脸面啊,原乡佛不能忍受魔头在他耳边嘲笑不停,咔嚓一声,他捏碎了魔头的部分颅骨,让其稍稍安静。“且看我如何降服三具恶尸。”原乡佛吼道,他用的可是正宗的佛门喵喵吼。一个可爱的胖胖的圆圆的萌萌的猫头跳了出来,喵呜一声,开始卖萌。

    金菩提都呆掉了,直呼,原乡佛,你马币啊!

    原乡佛气急败坏,回呛道:“你懂什么,佛爷用的可是喵喵吼,你哪里知道它的玄妙。”

    三具尸体本来就没表情,可是他们忽然笑了,笑声惨淡,像是夜枭在哭。三具恶尸同时大笑,场面一度很滑稽。核桃树人很想保持严肃脸,可也和他放出的尸体那样开心。“那和尚,原来你是搞笑的吗。”

    原乡佛一脸莫名其妙,问手里抓着的魔头,“我的佛门喵喵吼,不是很可怕吗,为什么他们都是滑稽脸?难不成都是滑稽大帝的门徒?”

    魔头并不答话,因为他知道事情不能只看表象,那猫头看上去好像很萌,其实它超凶的,伤人无数。

    因为吃过亏,所以魔头才知道,可除了他,别人不知道啊。

    喵呜?

    那张猫脸开始反省自己是否太天真了,不该那么可爱的,于是它让脸大些,看上去凶些,可这下小动作被三具恶尸瞧去了,笑得反而更开心。尸气结成的烟柱也都撒开了,形如云海,不停翻滚。

    绿茶树人见了猫头,心道,我是时候表现了,该让这些树人与金菩提知道什么是清新之美,绿茶气息。笑不见齿,眉眼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很温馨,这就是绿茶树人当前的表现。铁树人在一旁看到了,那张铁板似的脸膛也化开了,笑的像是消声花。“绿茶妹妹,你真是太美了,我喜欢,超喜欢的说。”

    只是你喜欢,有个消声巴用啊,没达到我想要的效果。滚开,你的大脸挡住别人了,他们看不到我的绿茶之美,清新之美啊。绿茶树人心里不由升起一阵厌恶之感,暂时很讨厌铁树人。可只要见了铁树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她又会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喵!

    忽闻那只猫头大吼一声,说不出的萌,而且危险!

    轰隆隆,气浪迸炸,无数裂纹四下延展开来,像是老者脸上的皱纹。三具恶尸陡觉一惊,六条手臂齐齐挥动,向天空绞去,呼喇喇,尸气凝成的云海遽然涌起,拍向猫头。可是都被猫吼出去的气浪冲散了。

    这时,数千小悲喜蚕簌簌落下,它们显然也承受不起佛门喵喵吼,虽然不会死去,可再难依附在佛指之上。

    其实,年长的小悲喜蚕听到了原乡佛的喵喵吼,还是有一定的抵抗力,所以掉下去的都是年轻的小悲喜蚕,还未经历过可怕的听觉冲击,所以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啊,图样图森破。

    三具尸体以目示意,当下了然于心,他们十指向天,挽出奇怪的弧度,像是在托着什么东西。哧啦,哧啦,哧啦,三恶尸的掌心迸升起数千道光华,汇成一股,像是枯树的树干,并无枝叶点缀。

    而从佛指上掉下来的小悲喜蚕都被枯树似的光柱吸引了,啪叽!啪叽!啪叽!砸落在上面,登时化为灰烬,迸散而去。

    电光石火之间,那颗很萌的猫脑袋倏地冲来,胡子像是钢索,劈扫而出,砰砰砰,扫向三具恶尸掌心发出去的那道光柱。

    光柱像是白雪遇到了滚油,登时消融。而猫脑袋则占地数亩方圆,猫眼都有一间屋大小。“喵个米滴。”那猫头怒道。嗤的一声,一道白光斩出,劈向中间的那具恶尸。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