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剑终于也现世了吗。”

    一女树人站在山脚下,倏地瞥了一眼山花树人以及她手中的荼蘼剑。

    “此剑本是我茶山的镇山之宝,可七十年前,剑灵与荼蘼剑同时消失了,茶山也因此成了死山。任何茶树都不能成活。”女树人暗道。她是茉莉花树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同时,她也是茶山的传人之一,有义务寻回荼蘼剑,让茶山再次恢复生机。

    刷!刷!刷!

    三道人影遽然而至,有两个汉子一个姑娘,他们几乎是同时到来的。

    与茉莉花树人一样,他们也是茶山的传人。寂灭山,女树人毫无地位可言,可茶山则不同。茶山以女为尊。

    当然,茶山亦是寂灭山的一部分。可以为它独特的地位,所以才不受其它树人的影响。“外人不知,我们却是知道的,茶山终会走向灭亡。”枇杷树人道,他是男树人。

    “荼蘼剑就在那里,何不取来。”苹果树人笑道,她是姑娘,自然而然地站在了茉莉花树人旁边。

    还有一个男树人,他是铁树人,可是脑袋上都是花,而没头发。“世人都道铁树难开花,荒谬啊。几位,你们看看我的脑袋,上面可都是花啊。”铁树人笑道,他觉得几人的气氛有些压抑,所以试着逗笑大家。可铁树人的冷笑话实在是太无趣了,他自己也觉得不好笑,只得讪讪站在一旁。

    明显的,从茶山而来的几位树人,他们都尊茉莉花树人为主。

    “荼蘼剑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的,再者,我们还未见到剑灵,现在还不是将它接回茶山的时候。”茉莉花树人漠然道,“七十年前发生的怪事,若不理清楚,我们纵是迎会荼蘼剑,它仍会离开茶山的。”

    “可茶山的长老们对此讳莫如深,从不谈论此事。”

    “茶山都快完了,他们还有心事内斗,也是没得治了。都是些迂腐的古树,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思想,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

    “老人家嘛,难免怀旧,铁树人,你就原谅他们吧。”苹果树人笑道,啪,她一掌拍向铁树人的脑袋,无数花朵落下,撒了一地。

    “小苹果,你想做什么!”铁树人激动道,“我脑袋上开的花都很珍贵的,不能随意丢弃。”

    “不就是铁树花吗,瞧你吓的。”苹果树人又道,“就算它们再珍贵,可比得上菩提子吗。”她终于道破天机,让这些从茶山走出来的树人们感到紧张。

    病菩提已能化为人形,而且离开了寂灭山。可山里还有第二株菩提树啊,金菩提!

    金菩提暗中传信给茶山的树人,寻求合作。茶山之主,那株活了九千年的悟道茶树,既没答应,也未反对,此事不了了之。在那之后,金菩提也再未麻烦过茶山。

    可茉莉花树人、铁树人、苹果树人、枇杷树人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为何荼蘼剑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是当着茶山之人的面现身,里面大有文章。

    “这山是金菩提树的栖息之地。”枇杷树人道,“我们并没收到邀请,要上山吗。”

    “还用问吗,既然来了,哪有不拜见山主的道理。”铁树人笑道,“走吧,我们上山。金菩提又不会吃了我等。”

    “茉莉花,你说呢。”苹果树人看似毫无心机,事事都先征求茉莉花树人的意见。

    “大家都已决定了,我也不好反驳。进山。”茉莉花树人说,“静观其变,不管核桃树人与金菩提谁胜谁负,我们的目的不变,迎回荼蘼剑,重整茶山。”

    “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枇杷树人忽道,“我们虽是茶山的传人,可并非核心弟子,为何那些老树派我们去迎接荼蘼剑?”

    “因为我们长相随和?好欺负?”铁树人问道。

    “因为我们是炮灰。”苹果树人没好气道,“可有可无啊,事情如果成功,我们在茶山的地位将会增高,如果失败,那些古树肯定会与我们撇清关系,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我们。最坏的打算即是我们被所有的人追杀,直到死亡。”

    “事情就是这样。”茉莉花树人说,“茶山的老东西们计划好了,事情成与不成,都和他们无关。”

    “荼蘼剑!”枇杷树人哼道,“它只是一柄剑而已,为何与茶山的生死有关。既然那么重要,为何不想法子让它与剑灵永远留在茶山,或者说,杀掉剑灵,只留下剑。这样,它就会安定下来,再无其它的心思。”

    “你以为那些老家伙没想过这个问题吗。”铁树人不悦道,“可荼蘼剑太特别了,就是悟道茶树也镇不住它。所以,七十年前,剑灵与剑同时下山时,悟道茶树并没阻拦它们。”

    “反正悟道茶树不会死的,茶山的其它树人,是死是活,和他无关。”苹果树人哼道。

    “悟道茶树,他是否真的悟道了?”枇杷树人忽道,“为何茶山的树人都不敢反抗他,不公平,我觉得不公平。”

    “那你为何不当着病菩提的面,对他说,矮胖子,你久居高位,也该下来,让我坐一会!”铁树人笑道。

    “哈哈哈,还是算了吧,我们都知道病菩提是什么样的人。”枇杷树人尴尬道。他自然知道病菩提树要比悟道茶树还可怕。一位是茶山之主,而另一位则是寂灭山之主,现在仍是,虽然他已经不再寂灭山了,可没人敢保病菩提不会回来。

    “明知山有虎。”苹果树人道,“走吧,兴许,金菩提树也在等我们。”

    “不会的,若是悟道茶树来了才有可能,金菩提看不上我们这些小角色。”铁树人道。

    茉莉花树人走在最前面,吸引她的始终是荼蘼剑,尽管相隔很远,她仍能感觉到荼蘼剑独有的剑息。“剑灵呢,剑灵在哪里,难道山花树人没能获取荼蘼剑剑灵的信任?”虽有疑惑,茉莉花树人脚步并没停下。她每向前踏出一步,都有茉莉香散开。

    刷!刷!刷!刷!

    一道道人影倏然降下,挡住茉莉花树人、苹果树人、铁树人、枇杷树人。“此路不通,离开吧,女人们!”

    拦住茶山树人去路的是冬青树人、柳树人、杨树人,他们觉得机会来了,所以守在山下,不让任何人靠近金菩提,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病菩提,而非金菩提。

    铁树人怒道:“你们眼睛瞎了吗,没看出来我们是茶山的人。”

    柳树人当即回呛道:“茶山的人就了不起吗,若非悟道茶树庇护你们,你们茶山的女树人早被斩杀掉了。枇杷树人、铁树人,你们竟然和女树人为伍,吾辈不屑与你们Gao基。”

    枇杷树人道:“茉莉花,你说怎么办,杀了他们吗!”

    茉莉花树人还没答话,苹果树人却道:“这些垃圾一样的树人,留着有什么用,敢质疑我茶山之人的实力,他们真是活腻了。”

    倏尔,苹果树人祭起一袋子,袋子里都是苹果,而且这些苹果都被咬了一口,“就让我来送你们归西。”她道。嘭嗤一声,袋子炸裂,里面的上百颗苹果滚了出去,轰砸向冬青树人、柳树人、杨树人、桑树人。

    刷!

    冬青树人右臂一振,一道青色的长流劈出,斩向空中洒落的苹果。“你们都是金菩提的帮凶,留不得,杀!一切都是为了病菩提大人。”

    其实,冬青树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否则,柳树人、杨树人、桑树人也不会追随他。

    嘭嘭嘭!一只只苹果都被冬青树人劈碎了,他暗自窃喜,“很好,我已经镇住茶山的人了,再来就是劝退他们。”冬青树人忖道,他可不打算和悟道茶树为敌,刚才,他说要杀掉茶山的人,只是做做样子,说给柳树人等人听的。

    茶山,悟道茶树人,他的资历要比核桃树人还老。可悟道茶树很低调,从未离开过茶山。然而,他的实力摆在哪里,谁敢上茶山去找事,就是去送死。

    “铁树开花。”

    遽地,铁树人抛出一树枝,那枝条本来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忽然间开满了黑色的花朵,只是这些花朵长相奇丑,像是铁疙瘩似的堆在树枝上。

    哗!树枝抖动,上面的花朵迸飙而出,打向柳树人、杨树人,这两人的关系极好,始终不曾分离过。

    “基友,小心啊!”杨树人惊呼道。

    “晚了,我中招了!”柳树人失声道。他的脑袋上嵌入了几十朵花,血水与脑浆都开始向外迸涌。柳树人吓坏了,他胆子一向很小。“杨树人,救我啊,我不想死,可恶,我尝到了自己脑浆的味道!”

    “我不是说了吗,铁树开花。”不远处,铁树人冷漠道。

    噗!噗!噗!柳树人的脑袋迸绽起几百朵血花,而与此同时,柳树人的颅腔开始燃烧,火光窜起数十米高。“这就是你们的结局啊,惹怒茶山树人的结局。”

    铁树人、枇杷树人、苹果树人一脸冷漠,看着柳树人被烧成灰烬。杨树人还未反应过来,待他醒悟,只能看到地上堆积的骨灰。“基友,我的基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杨树人伤心道。

    咔嚓!

    骨裂声遽地响起,原来是茉莉花树人站在冬青树人之后,一掌劈出,刹那之间,冬青树人的脖颈断掉,脑袋也飞旋而出。

    “病菩提听不到你们的呼唤声,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出手帮你们的。”茉莉花树人冷笑道,“因为你们哪怕是死了,也不会被人铭记,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挥之即来,同样挥之即去。”

    “其实,我和你们也是一样的,可又不太一样。”茉莉花树人接着道,可惜,冬青树人听不到她在讲什么了。

    桑树人在一旁发抖,他们一伙人只剩下他一个了。“不要杀我,我……”

    “你有什么价值,说说看。”苹果树人笑道,“我请你吃苹果,怎样。”说完,她扔出一颗苹果,嘭的一声,击中桑树人,将他的身体炸成无数碎片,迸扬而去。

    “哼,尽是些不中用的树人,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枇杷树人不悦道。

    “谁说不是呢,病菩提的追随者真是麻烦啊。”铁树人亦道。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何病菩提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寂灭山,是为了躲避什么吗?”

    苹果树人问道。

    “不是为了躲避,而是为了夺取。”茉莉花树人说,“因为他并没将金菩提树放在眼里。我相信,金菩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才急着和茶山合作。可悟道茶树是谁,他怎会掺和两株菩提树的明争暗斗。”

    寂灭山,菩提树才是最尊贵的,而且只能有一株活下来,成为山的主人。新的菩提树若想诞生,除非上一株菩提老死,或者被杀掉!

    而现在,寂灭山竟然有两株菩提树,他们相安无事了很长一段时间,本身就是一桩奇事。

    “去山上。”茉莉花树人又道,“荼蘼剑在呼唤我们。看来,它也想重新回到茶山了。”

    “你怎知道的。”铁树人问,“荼蘼剑的剑灵和你联系了?”

    “不是剑灵,是剑本身。”茉莉花树人笑道,她将手掌摊开,里面有一柄小剑,还不如小拇指长。“这是什么,你们应能猜到才是。”她道。

    “结晶,剑气的结晶!”苹果树人惊道,“难道是荼蘼剑的剑气所化!”

    “太不可思议了,它主动联系我们。”枇杷树人笑道。

    “你错了,不是主动联系我们,而是联系茉莉花。”铁树人道,“所以接下来,我们要保护好茉莉花,她不能死,必须活着带走荼蘼剑,将它交给悟道茶树人。”

    “嗯!”

    “好!”

    “我会的!”

    枇杷树人、苹果树人等人郑重其事道,都愿为了茶山牺牲一切,包括他们的生命。因为茶山若是没了,他们早晚也会死去的,时间问题而已。

    几位树人将茉莉花树人围在中间,再次向山顶走去。

    山上。

    山花树人也觉得手中的荼蘼剑很奇怪,“它似乎不听我的使唤了,为何会这样。是金菩提大人让我带它过来的。”

    “金菩提自有她的打算,我们遵照她的吩咐行事即可。”

    “她很快就会取代病菩提,切会为寂灭山带来希望。”

    三位女树人都在称颂金菩提,可是有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她们的颂词。“金菩提带来的可不是希望,而是绝望。你们都被她骗了。”

    “谁!是谁!出来!”

    “不要躲藏了,我们知道你就在附近。”

    “你好大的胆子,敢说金菩提的坏话,而且还是当着我们的面说的。”

    女树人们怒道,她们找寻四周,可没发现说话的树人藏在哪里,都觉奇怪。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