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灭山的树人,人心浮动,不再尊病菩提。

    除了病菩提本身的原因外,更多的则是树人们的野心与自私作祟。他们见惯了病菩提在寂灭山呼风唤雨,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取而代之。

    “山楂树人有些本事,能说动这些榆木疙瘩。”核桃树人暗道。“寂灭山虽好,可地方太小了,恶龙潭才是我们的天下。树人的眼光不该太局限,我的格局又岂是山楂树人、冬青树人、桃树人等所能预测的。哼,等我掌握了寂灭山之后,将会肃清他们。”核桃树人目光闪烁,已经定下死计,该杀的不该杀的都得死。

    金菩提的树干,蓦地泛起一团金光,一张人脸浮了出来,却是年轻女人的脸。“诸君。”女人的脸开口道。

    “荒谬!怎会是女人!”

    “金菩提竟然是女人!”

    “怎回事,寂灭山怎会有女人。”

    “大长老,为何金菩提会是女人,我绝不认同她。”

    树人们惊恐道。

    因为寂灭山的树人,只要是女人,出生时就会被处死。可是他们的希望,第二株菩提树却是女人,这让他们震惊之余,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哪怕是山楂树人都无法辩驳,目瞪口呆。

    核桃树人暗道一声不妙,“金菩提怎回事,为何在这个时候现出一张女人的脸。它难道不知寂灭山只有男树人,而活下来的女树人也被严格控制,并无自由。”树人们的大长老无语地望向金菩提。

    “如何,吃惊吗。”金菩提树上浮起的女人的脸笑道,“你们的希望是女人。就是我。”她又道。

    “女人,住口!”冬青树人怒道,“我不认同你,病菩提大人才是寂灭山的山主,你什么都不是,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可大多数树人尽管吃惊,可他们并没响应冬青树人。这让后者很是尴尬,也不再大声呼叫,讪讪地站在一旁。“都是些没见识的树人,没了病菩提大人的庇护,他们脑子也坏掉了。哼,金菩提,你这是自掘坟墓。”冬青树人心道。

    轰隆隆!

    地动山摇,尘沙迸滚。

    “地震了?”

    “滑稽啊,寂灭山还会有地震?”

    “不,是有人在捣乱!”

    树人们吼道,他们挥动枝叶,荡开尘烟。同时长长的树根向下扎去,稳住山体。

    咚!

    核桃树人将木杖捣向地面,登时,黑烟滚滚,很快覆盖了方圆千里,地面像是结了一层黑色的冰霜。最终,山体还是稳住了。谁,是谁在这个时候动摇人心。核桃树人震怒异常,他是病菩提之外,寂灭山最尊贵的人,可今天有人胆敢无视他,试图挑战他的权威,身为大长老,核桃树人怎能不怒。

    飕!

    金菩提树上甩出一道长长的树藤,劈向核桃树人。

    “女人,尔敢!”核桃树人吼道。“不要忘了,没有老夫,你什么都不是,而且现在能不能保住你还是问题。”

    “不用了。”金菩提树上浮起的人脸笑道,“我能保护自己,哪里需要你这个老东西。省省吧,你的春秋大梦也该醒了。你猜,外面闯进来的树人都有谁。他们又是为了什么才来此地的。不觉得奇怪吗,核桃树人。”金菩提直呼大长老的名字,语气中尽是嘲讽之意。

    “老夫懂了,是你!原来都是你在使坏。”核桃树人惊道。“你想做什么,女人。”

    “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们能让我做什么。”金菩提道。

    飕!飕!飕!

    几十道树藤犹如神链,遽地扫向核桃树人,破空声不绝于耳,金色的气浪迸滚,已将核桃树人困在中间。

    山楂树人起了异样的心思,“我的机会来了,说不定能取代大长老。”念头一转,山楂树人扯开步子,向山下奔去,也不理会核桃树人。

    “女人果然靠不住,老夫一开始时就该知道的。”核桃树人恼道,他左臂抡起,五指化为树枝,陡地扫出,哗哗哗,黑色的长流飚射而出,已将树藤撞碎。“老夫在寂灭山行走时,哪有你嚣张的份,女人,你成功引起老夫的注意了。”核桃树人冷漠道。

    “啊!”

    倏尔,核桃树人痛叫一声,向前栽去。他的后背被一枝长箭穿透,脓血迸出。

    “大长老。”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可不是金菩提,而是另外一个女树人的。

    “你是……”

    核桃树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若无木杖,他站着都难。树人们的大长老目光如电,瞥向前方。见到了他此生最不愿见到的人,红杏树人!

    红杏树人手持长弓,方才,那枝射中核桃树人的长箭就是她发出去的。“大长老,看来你还记得我。”红杏树人咬牙切齿道,“你这老东西,杀我全家,将我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是金菩提大人救了我。”

    “金菩提,又是你!”核桃树人吼道。

    “嗯,又是我,能者多劳。大长老,你太见外了。”金菩提树笑道,“我本想和你们和睦相处,可时间不多了,而你又不愿成为我的家臣,反而想着暗中支使我,让我成为你的傀儡。”

    “所以你就联合寂灭山被关起来的女树人,反抗我们吗。可笑啊,她们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悲惨的一生,你亦然。老夫相信,寂灭山还会有第三株菩提树出现的,你完了,再无人能保住你。”砰的一声,核桃树人一掌击向自己,将后背的那枝长箭震碎了。“老夫苦心经营多年,就是病菩提也不敢拿我怎样。你一个女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大长老不屑道。“还有你,红杏树人,和你母亲、姐姐、小姨等一样,你们天生就有反骨,只会出墙。”

    崩!崩!崩!

    红杏树人接连射出三支长箭,倏然间,红雾翻滚,电闪雷鸣,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息涌向核桃树人,远比三箭还要可怕。

    “这是……”

    核桃树人眼神锐利,已经识得红杏树人手中的长弓,遮天弓!

    “是遮天弓,你怎会取得遮天弓。”核桃树人尖叫道,咔嚓,他右足顿地,地裂数十丈,飕的一声,一条树根从地下甩了出去,像是黑色的毒蛇,扫向红杏树人,要将她手里的遮天弓夺走。

    寂灭山,树人们的大长老,选择无视射向他的三支长箭,只取遮天弓。然而,异变横生,一支长箭改变方向,忽地窜向核桃树人的左眼。而另外两支箭分别刺向他的双肩。

    瞥及树根扫来,红杏树人嗤笑一声,再次拈起一枝长箭,对准黑色的树根,崩!长箭飚射而出。

    蓬!

    木屑迸舞,黑色的树根全部炸裂开来。

    “遮天弓,遮天弓!”核桃树人大笑道,“它是老夫的。”大长老颌下长须飞舞,将三支长箭折断。“红杏树人,还多亏了你,否则老夫何德何能,怎能取走遮天弓。”

    腾!

    核桃树人向前纵去,速度之快,让人无法想象。

    红杏树人又惊又怒,她虽然持有遮天弓,可她面对的敌人是核桃树人啊,让所有女树人都感到恐惧的老东西。

    念头未落,红杏树人右手执起遮天弓,向前劈去,以弓代剑。“大长老,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红杏树人怒道。她与大长老有不同戴天之仇。

    哧哧哧,数千道基气自核桃树人的须发里迸出,漆黑如墨,极为灵巧,它们避开了斩过来的遮天弓,并且附了上去,将弓弦、弓身全都缠住了,向后拖去,冲向核桃树人。“放手吧,这等神物,你不配拥有。”大长老冷笑道。“遮天弓出现在寂灭山之中,它就是老夫的。”核桃树人又道。

    “你果然是基老!”红杏树人怒道,“所以才憎恨女树人,不惜杀掉她们,只是为了让男树人都成为基老,因为没了姑娘,他们不Gao基还能做什么。”

    “老夫做事,哪需要向你解释。”核桃树人哼道,他一甩头,一股大力扯着遮天弓,几乎挣开红杏树人的手。因为她宁死也不会放手的,若失去了遮天弓,她拿什么和大长老斗。

    腾!

    一道蓝烟迸起,旋即,香气迸旋,杀机降临。砰的一声,又有女树人挥掌拍向核桃树人,偷袭,她在偷袭大长老。来人也是红杏树人一伙的,为了反抗甚至杀掉大长老而来。

    “老东西,这样你都不死?”

    身穿蓝裙的女树人不悦道,她右手上长满了尖刺,刚才那一掌,力道之大,足以拍碎金铁。可大长老只是吐了一口血,并无生命危险。

    “蓝梨花,你来了。”红杏树人喜道,她趁机收回遮天弓,并且荡去上面依附的黑色基气。

    “我若不来,你能杀掉这老东西吗。”蓝裙女树人笑道,“妹妹,你不该那么早拿出遮天弓的,只会让我们的大长老觊觎它。”

    “金菩提,除了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你还放出多少女树人。”核桃树人怒道,“她们都是该杀之人,老夫怜惜她们修行不易,故而将她们关起来,而不是杀掉。”

    “少来。”蓝梨花讥笑道,“你有那么好心吗,大长老。”

    “梨花之雨。”又听蓝梨花树人冷声道,她将手一抖,一大片梨花洒向高空,随后,花落如雨,悉数洒向大长老。

    “微末小技,也敢献丑。”核桃树人道,他将手向上一翻,一个个青皮核桃跳了起来,忽地炸开,砰砰砰砰,梨花之雨也被冲散了。“蓝梨花,红杏,老夫再不会手下留情了。”大长老又道。

    除了青皮核桃外,还有铁皮核桃,紫皮核桃,数量众多,密密麻麻,在空中都排满了。这些核桃都是大长老收集起来的,并放在他的基油油田中祭炼过,每一颗核桃都散发着基老的芳香。

    可惜,红杏树人、蓝梨花树人都没那功夫去欣赏大长老的核桃。

    喀啦啦,泥土翻起,金菩提的树根忽地窜了起来,像是八角章鱼。“大长老,你以为我只能待在原地吗。”金菩提大笑,“我早就能离开此地了,只是为了迷惑你,所以久未动身。”说话间,金菩提树冠是上悬着的藤蔓,陡地甩出,像是无数毒蛇齐出,冲向核桃树人。

    “老夫并不意外啊。”核桃树人道,“毕竟,你是寂灭山长出来的第二株菩提树。”大长老一张口,一颗拳头大的黑皮核桃滚了出去,“这是老夫的本命之器,本来是为了对付病菩提用的。如今,病菩提不再,就拿你开刀。”

    黑皮核桃迎风就长,径逾三丈,像是一颗巨大的铁球,轰隆隆,向前滚去,虚空迸碎,基气迸扬数千丈。

    “好厉害的核桃。”金菩提暗道,它不敢大意。就像大长老说的,谁敢保证寂灭山不会长出第三株、第四株菩提树。“金蟾望月。”蓦地,金菩提大声道。

    嗡!一团金色的气浪炸开,内中有一只蟾蜍,双眼微阖,似睁非睁。蓦地,金色的蟾蜍呱的叫了一声,红色的月亮陡地坠下,如同流星飞坠,砸向那颗黑皮核桃。

    当!

    金铁交鸣声遽地响起,红光迸散,黑烟滚滚。红月、黑皮核桃在空中连撞数次,旋又分开。这时,金蟾呱呱大叫,刷刷刷,一道道金色的光芒陡地劈出,也斩向黑皮核桃,将其击退三千丈。

    “厚土箭!”蓦地,红杏树人喝道。她拈起一枝朴实无华的长箭,箭头无锋,而且对准了核桃树人。

    弓是遮天弓,箭是厚土箭。

    崩!

    红杏树人一箭射出,刹那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唯有厚土箭杀机大作,直指核桃树人。

    “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厚土箭也能被你寻到。”核桃树人嫉妒的快要疯掉了,他活的要比红杏树人久远多了,可哪见过遮天弓、厚土箭这等神物。

    “若非老夫修为高深,还真会死在此地的。”核桃树人手臂一挥,飕飕飕!飕飕飕!一颗颗核桃砸了下来,可厚土箭已经变得像是土龙,长千米,头角峥嵘,碧眼金睛,“吼!”土龙仰天大吼,震碎了一颗颗核桃。

    “已经化龙了吗。”核桃树人悚然一惊。“真是天赐神物,不管是遮天弓还是厚土箭,老夫都要得到。”大长老不惧反喜,右手一招,攫来那颗黑皮核桃,“就是龙,你也得给我趴着。”

    呼!大长老将黑皮核桃扔了出去,砸向土龙。

    “老东西,你总是无视我。”这时,金菩提恼道,“我的金蟾还没死呢。”

    呱呱!金色的蟾蜍大叫,同时跳了起来,它用前肢捧着红色的月亮,遽地高高跃出,投下巨大的黑影。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