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灭山。

    很多树人围着一株金色的菩提树。

    金光抛舞,祥瑞纷呈,寂灭山一派祥和之象,哪有半分寂灭的样子。皆因第二株菩提树出现了。而且这株是金菩提,而非之前的病菩提。

    树人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位,身躯佝偻,拄着木杖,他在树人中很有威信,众人簇拥着他,静听他的话语。

    老树人右手按在木杖之上,左手抚须,他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守护这株金菩提,因为它是寂灭山的希望所在。而且……”

    “而且病菩提大人对它也有威胁,兴许还会回来,斩了金菩提,或者占据金菩提,再活一世。”另外一位树人哼道,他很年轻,眼睛里闪烁着智慧之光。

    听年轻的树人一说,周围的树人议论纷纷,“不可!”

    “哪怕是病菩提大人,也不能斩杀金菩提。”

    “一个病字,已能预见那位大人将会为寂灭山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需要的是希望,而非绝望。病菩提大人只会带领我们走向苍老,以至死亡。”

    “他虽然离开了寂灭山,可没说不回来。我们得想些法子,阻止病菩提回归寂灭山。这里不再欢迎他,希望他好自为之,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我们。”

    绝大多数树人们意见一致,舍弃病菩提,推选金菩提树成为寂灭山的新一任主人。

    陈旧的终会逝去,新生的则代表希望。

    可有一小部分树人,他们平时深受病菩提的照顾,听到众人排斥那位大人,颇为不悦,可他们人少,没有多少话语权。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忘了病菩提大人赐给你们的幸福了吗,若没有他,寂灭山只是一座死山,所有的树人都活不过十年。病菩提大人牺牲自己,为大家续上生命,如今,新长出来一族金菩提,你们就将病菩提大人抛诸脑后,良心就不会痛吗。”讲话的是一冬青树人,他脑袋绿油油的,眼睛也是绿油油的,神情激动,大声训斥诸人。

    听到冬青树人的怒斥,在场的稳健派树人也觉尴尬,诚如冬青树人所说,绝大多数树人的年龄超不过十岁,可病菩提改变了这一状况,可也是有代价的。即消耗自己的生命,为树人续命。

    “闭嘴!他既然成了吾辈的领袖,为了大家牺牲自我,也在情理之中。”一桃树人站了起来,同时挥动手臂,嘭的一声,扫中冬青树人,将其击倒在地。“你心疼病菩提,那别让他为你续命啊,我明白了,你这是为了讨好病菩提,所以才在此歌颂他的高风亮节。真假啊。”

    “揍他!”

    “妖言惑众!”

    “寂灭山的首领就该为所有的树人谋求幸福。”

    “当首领不为树人做主,他还不如去死呢。如今,我们不需要他了。病菩提能做到的事,这株金菩提同样能做到,而且能能做得更好。”

    “对对对。金菩提才是吾等的希望所在,幸福所在。”

    “冬青树人,劝你也忘了病菩提,因为他再回不到寂灭山,这是大家的决定。你若不信,可以随便拉住一人,问一下他的真实想法。”

    更多的声音将冬青树人湮没了,他一脸无助,很受伤。而之前和他一道而来的朋友,也不敢发声,并和冬青树人划清界限,他们也要为自己谋求幸福了。

    “哈哈哈哈!”冬青树人大笑,“大长老,你为何什么都不说,而让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讲个不停,难道他们说的也是你的意思。这些传话筒有意思吗,都一个声音,无趣啊。”

    被冬青树人唤作大长老的是核桃树人,他年龄超过七百岁,拄着木杖,蓦地,核桃树人双目绽放虚电,射向冬青树人。“冬青树人,你资历最浅,休要开口。大家的决定,你听着就好,不管你同意与否,都无否决权。当然,你如果想被驱逐出寂灭山,又是另一回事了。”

    核桃树人显然也看不惯冬青树人,一方面,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另一方面,他本就愧对病菩提,可被冬青树人一语道破那点心思,恼羞成怒,原本的那点感动,荡然无存也。

    “静一下,大家都静一下。”倏尔,山楂树人大声道,他是核桃树人的心腹。“病菩提不再了,金菩提还未长大,所有的一切都由大长老说了算。”

    核桃树人向山楂树人投去赞许的目光,暗忖,这才是老夫想听的话。山楂树这厮值得栽培,是个好苗子,将来我会好好提挈他的。

    包括冬青树人在内的树人全都肃静下来,唯有金菩提的枝叶发出沙沙之声,似乎在嘲笑核桃树人,因为它才是下一任寂灭山之主,而非核桃树。

    金菩提暂时还未拥有自己的心腹,它很孤独,同时也很害怕。因为围绕着它的都是危险,不管是病菩提还是核桃树人,都想利用金菩提,达成所愿,而非真正的为了它好。

    人有私心,树人亦然。他们自私起来更可怕。

    “丑陋,真是太丑陋了。病菩提刚离开寂灭山没多久,这些树人就开始不安分,要将其彻底从寂灭山之中排除掉。我还不能化为人形,若无依靠,活下去都是问题。”金菩提树并不傻,知道什么是形势让人低头。“虽然我有一千个不情愿,可还得依靠核桃树人、山楂树人、葡萄树人,他们占据着寂灭山的有利地形,而且都有野心。”金菩提树心道,他审时度势,知道怎样做对自己最有利。“冬青树人,哼,他是病菩提忠诚的走狗,不值得信赖。就是被山楂树人杀掉,我也不会同情他。”金菩提比它自己想象的还要残忍。

    因为山楂树人开口了,众人安静下来,静听核桃树人说什么。

    “恶龙潭有几个秘境,包括九天河、寂灭山、化龙池以及白鹤海。白鹤海可以无视了,因为它早已没落,不能与其它几处秘境相提并论。而我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寂灭山是最特殊的,也是死气最重的地方,所以化龙池、九天河的人才不敢打我们的注意,谁愿意居住在险恶的环境之中呢。我不得不提一下病菩提,他的出现是个意外,同样也是最大的变数,病菩提牺牲小我,成全了众人。他的付出值得肯定,可近年来,病菩提自以为是,杀心愈重,身边的树人如同伴虎,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杀掉。”核桃树人怒道,“这样的病菩提,再不能带我们幸福。所以大家虔诚祈祷,终于感动了寂灭山,赐予吾等第二株菩提树,金菩提。”核桃树人指着金菩提树大声道。

    “大长老讲的极是。金菩提终将取代病菩提,成为吾等的领袖。”

    “金色代表富贵,金菩提会让寂灭山重生的,兴许以后就该换个名字了,不再叫寂灭山,而是明日之山。”

    “我认为叫做希望之山更好。”

    “不不不,还是叫核桃山吧。”也不知是谁说的,可他肯定在讽刺核桃树人,寂灭山的大长老,也是老狐狸一个。

    核桃树人无视反对的声音,他道:“好了,小伙子们,你们的未来是幸福的,现在,我们问一下金菩提大人的意见。”

    刷刷刷!刷刷刷!

    数百道目光瞥向金色的菩提树,都在等待它的开口。

    金菩提树不觉意外,因为他知道核桃树人会扶持它,成为傀儡,用来号令寂灭山的全部树人。

    不管是病菩提还是金菩提,都不重要,因为核桃树人的生命不受寂灭山的影响,他活过了七百年,这就是他的骄傲所在,底蕴所在。他比竞争对手活得久,手段很高明。

    “诸君!”

    金菩提树开口都,它不得不开口。不能怯场,否则如何服众,如何接管病菩提留下的烂摊子,还有防备病菩提突然杀回来。“我万分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尤其是核桃树人大长老,没有他的支持,我早被病菩提杀掉了。”金菩提语出惊人。

    嘶!

    包括核桃树人、山楂树人、冬青树人在内的众多树人都觉不可思议。不知金菩提为何抹黑病菩提。

    “病菩提仗着自己是寂灭山之主,多行不义,而且他病了,病到无药可救,不信任寂灭山的任何人,在他眼里,我们都是凶手。”金菩提接着道。“他牺牲自己的寿元,为我们续命。本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我相信病菩提的初衷是好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病菩提早已忘了原本的目的,他同样贪生怕死。”

    “而我是寂灭山的希望所在,同样成了病菩提心中的刺。我活着一天,病菩提就会感到痛苦,因为我是健康的,而他托着沉重的病躯。”金菩提树再道。

    “大家试想想看,如果你们是病菩提,见到了第二株菩提树,你们该会怎么做。”末了,金菩提树又抛出一个问题。

    “我不是什么圣人,所以让我先说。如果我是病菩提,牺牲自己,成全寂灭山的全部树人,我会为自己感到骄傲的。可寂灭山重新长出另外一株菩提树,还是健康的菩提树,我对此肯定有意见,心灵自然会扭曲。杀,我会杀掉新出现的菩提树,谁也不能夺取我的一切,包括地位,生命,荣誉。”茶树人哼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金菩提树的出现已成了病菩提最大的心魔,若不除去,他会疯掉的,或者毁掉寂灭山现有的一切。”山楂树人严肃道。“所以大家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对对对!大家要团结在一起,不要只打酱油。”

    “人多力量大,病菩提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何况病菩提已经不再寂灭山,他什么都没留下,活该!”

    “因为他太信任我们了,还是说不见众人放在眼里,认为我们威胁不到他的地位。”

    “不管怎样,病菩提都不能回归寂灭山,我们就算死,也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为后人谋求幸福。”

    “看来大家心意已定。”最后开口是核桃树人,他讲话时,金菩提树也在听着。“所以就由我来做一回恶人吧。我在此宣布,从现在起,病菩提和寂灭山再无任何关系,他是他,我们是我们。如果他执意要回寂灭山,我们只当他是外来者,闯入者,杀无赦。”

    “合当如此。”

    “他就算不进来,而在寂灭山外面转悠,我们也要杀了他。”

    “寂灭山方圆五百里内,绝不许病菩提接近,否则他就是在挑衅我们。”

    “荣耀归于寂灭山的全部树人,而非一人。”

    围绕在金菩提树周围的树人们大声议论道,群情愤慨,好似病菩提是极坏的恶人,他们甚至忘了自己能活到现在,全因病菩提牺牲自我。

    哼!金菩提树心里不住冷笑,这些自私的蠢货,他们以为我也会像病菩提那样无私奉献,想都别想。我会活的好好的,而他们是生是死,都和我无关,哪怕全死了也无妨。寂灭山,寂灭山,唯有沉寂与毁灭才是唯一的色彩。哗哗哗,金菩提树的枝桠抖幌,播撒无数金光,照亮了树人们的脸膛。

    “很好,我们早该这样了。”山楂树人笑道,“病菩提执掌寂灭山数百年,我们也受够他了。是时候享受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诸君,你们不觉得寂灭山太小了吗,我们也该到外面活动一下了。恶龙潭也属于我们。”

    “恶龙潭属于我们吗?”

    “还有这样的说法?”

    “山楂树人,你想说什么,我似乎没听懂。”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寂灭山,不,我不会离开的,死也不离开。”

    “寂灭山外面的世界好复杂的,我住不习惯,还是寂灭山更好。山楂树人,你莫要误导大家。你想离开,请自便!”

    包括冬青树人在内,一众树人全都反对山楂树人的提议,当然,核桃树人是赞同的,因为他的野心早已飞出寂灭山,飘向整座恶龙潭。“山楂树人这蠢货,这么早就提出离开寂灭山的建议,还不是时候。”核桃树人懊恼想道。“难道这厮是故意的,让我为难,下不了台!”

    “哦,看来山楂树人与核桃树人也不是一块铁板,他们之间有矛盾!”金菩提树暗道。“我应该利用他们的关系,将其分化,以至反目为仇,互相撕比。”瞬息之间,金菩提已经想好了很多对策。

    树人们的反对声几乎吞噬了山楂树人,他也没想到众人为何变得那么激动。“看来大家在寂灭山待的时间久了,思维也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一群比井底之蛙还不如的蠢人,我还得开导他们。”山楂树人心道。

    “诸君!”山楂树人高声道,“你们想想看,为何病菩提都要离开寂灭山,他的眼光你们也怀疑?”

    “嗯?为何又提起病菩提来了。”

    “山楂树人这次说的似乎有点道理。病菩提不也主动离开寂灭山,难道恶龙潭还有更吸引他的地方?”

    “我们真的该坚持己见,留在寂灭山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