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剑,一口唤作堕天剑,尚未完成的即是飞天剑。

    锵!锵!

    堕天、飞天,双剑迸驰而起,剑光彻照剑炉,激起数万道光华。就是洗天河也为之一怔,“好剑!”他也是爱剑之人,寿镜剑的持有者。

    见到尚是剑丕的飞天剑后,天河之主登时起了占有之心,要将飞天剑夺走。“可惜还未完成。如此说来,我更不能杀了你,猫梨小五郎,恶龙潭的铸剑名家,却有其过人之处。”洗天河轻叹道。“我不知寿镜剑是何人铸造的,今日能见另外一柄可与寿镜剑媲美的神剑,不枉此行啊。小五郎,我会将你带往第九天河,为你建一剑坊,这样,你就能专心致志,为我铸剑。”

    刷!

    寿镜剑向下斩去,与堕天剑相接。剑刃相碰的刹那,发出金玉相撞之声,悦耳至极。嗡,一团团剑华迸涌开来,在剑炉中不住翻滚,雪浪滔天。

    飞天剑,因为还是剑丕,猫梨小五郎格外爱惜,虽然祭了出去,可他仍不忍心使用它,生怕毁了它。毕竟,小五郎很看重它,不亚于柯南剑。“人长得帅,又会铸剑,像我这样的汉子,是个基老见了都会喜欢,作孽啊。”猫梨小五郎叹息道。

    “……”

    琴舅听了,颇觉不悦。心道,你心里难道没点底数吗,自己长什么样还不清楚,简直该死。

    猫梨小五郎号称沉睡的神剑,可和帅气毫不搭边,单论外貌,是那种丢到人群里,想找出来都难的中年汉子。

    琴舅暗忖,也就我这样瞎了眼的人才能忍受你。你该知足了,还在这里得瑟,分明是脑袋秀逗了。惊觉洗天河也钟意猫梨小五郎,琴舅难免心生妒忌。因为他以前对小五郎都是放养状态,任其自由发展,反正不会有人瞎眼喜欢他。

    堕天剑虽非寻常剑所能比,可终究不是寿镜剑的对手。当!当!当!一阵劈砍之后,堕天剑的剑光迅速暗淡下来,剑刃也卷了。

    舞菲菲很心疼,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她使用堕天剑。“天河之主真是该死,毁了我的剑。”舞菲菲心道,她敢怒不敢言。担心洗天河会先杀了她。

    轰!碧云迸滚,四下扫荡,将剑炉中的火焰全都扑熄了。寒气森森,地上结了尺余厚的坚冰。人站在上面,若是不小心,只会摔倒在地。

    刷!刷!

    碧云之上,那双不怒自威的眼睛,迸射两道淡蓝色的光芒,遽地斩向伏特加,归天剑的剑灵。

    “还是不肯放过我吗,天河之主,你的气量不够。”伏特加冷笑。

    琴舅虽然说了,让伏特加不要随意送死,可归天剑剑灵的生死,已非他自己所能控制,完全是洗天河说了算。他让伏特加生,他就会生,他让伏特加死,归天剑的剑灵活不过明天。

    “跪下,接受我的爱。”蓦地,洗天河冷酷道,直接给伏特加下令,绕过了琴舅,好似天河之主才是归天剑与伏特加的主人。

    琴舅既怒又妒,因为他还是很在意伏特加的,“伏特加是我的剑灵,洗天河,你省省吧。”琴舅当即道,“你想要冰鸢,自己来取。我若还活着,绝不会将它交予你。”

    “我能杀掉你爷爷,又杀掉你父亲,就能杀了你!”洗天河语气淡漠,并无任何感情,像是在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给脸可你不要,我也很伤心。”

    乍然间,剑炉上空的那双眼睛,忽地合成一只,瞳仁像是金色的十字架,觑定琴舅。

    “啊!”

    琴舅惊呼道,他感觉很不舒服。因为被空中的那只眼睛锁定了。

    “我身体中的基气运转凝滞。可恶。”琴舅再不能将冰鸢的蛋壳保存在体内,只得将其迫出,置于掌心。嘶嘶嘶,白色的寒气向外涌出,“七月飞雪。”琴舅喝道。

    呼!霜雪飞舞,向天涌去,又见一清丽的女子,手拿诉状,向苍天拜泣,“小女冤枉啊,恳请老天爷降下惩罚。斩去那只眼睛。”

    “你就这点本事吗。”洗天河哼道。

    哐!

    剑炉外,天河之主再拍一掌,按在剑炉之上,倾时之间,碧光电舞,齐齐穿过剑炉,涌入那只眼睛之内。而十字架似的金色瞳仁大放光芒,将飞雪尽数蒸发至尽。

    刷!刷!刷!金色的十字斩向外劈出,照着清理女子的脑袋、脖颈、四肢斩去。

    “何必妖言,我一并斩去。”天河之主冷笑道。

    噗噗噗!血水迸起,向天拜泣的女人化为一团污血,旋又炸开。

    “我苦修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头来仍不是洗天河的对手,不堪一击啊。”琴舅心如死灰,已知命运不可抵抗,哀呼无奈。

    轰隆隆!金色的气浪迸炸,一座高百丈的十字架向琴舅镇下,要将其轰杀。

    “不可!”

    “不能杀他!”

    伏特加与猫梨小五郎同时出手。他们都要守住琴舅。

    可天河之主心意已定,再没有人能让他改变主意,“你们都在做无用功。”洗天河喝道。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伏特加怒道,锵!归天剑向下斩落,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流落在金色的十字架之上。

    蓬!金光迸起数百丈高,可十字架仍在,并无半点损伤。

    “飞天!”猫梨小五郎右掌摊开,摄来还是剑丕的飞天剑,执剑在手,小五郎不再犹豫,一剑斜斩而出。

    哧啦!

    剑气如紫电,陡地延展向上方的金色十字架,不断冲刷,砰砰砰,十字架遽地幌动,一阵阵金雾炸开。

    “剑观沧海!”

    陡然间,洗天河轻声喝道。刹那间,寿镜剑迸绽数万道光华,如同海浪掀舞,轰扫剑炉。而金色的十字架也停止了幌动,向下镇去,力逾千钧,金光开道。刷刷刷,斩向猫梨小五郎。

    天河之主有爱才之心,可不代表他能容忍小五郎的傲慢态度。因为没谁比洗天河更骄傲了,他不许任何人反抗他。你若不服,他以剑震慑你。

    当当当!当当当!还是剑丕的飞天剑发出阵阵金属颤鸣,似难承受寿镜剑带来的澎湃剑压,纵然有不臣之心,可现在也没对抗之力。猫梨小五郎更是呼吸如窒,手腕已经麻木,像是枯木,毫无知觉。“不能放弃,我不能放弃。否则基友就完了。”小五郎再次运转基气,纳于双掌,倏地向上推去,嘭嘭两声,扫中了金色的十字架,将其撞翻。

    “哼。”天河之主淡淡道,显是发怒了。“负隅顽抗,犹如以身投剑海,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嗤的一声,一缕紫色水气自剑炉外渗入,洒向剑海。哗啦啦,剑海如沸,寿镜剑遽地腾升而起,荡开数千道骇浪。当是时,剑吟铮铮,刺入猫梨小五郎、琴舅、舞菲菲、伏特加等人的耳中,来回迸炸,几人的神识溃散,难以聚合。他们也像是风中残烛,摇曳不定。

    哗!哗!哗!剑海涌下,瞬间吞噬了猫梨小五郎、伏特加等人,在那之前,寿镜剑绽放一团剑辉,犹如锦缎,已将琴舅裹起,抛向剑炉上方,像是在仍木乃伊。

    而那只悬浮在剑炉上空的巨大眼睛,迸涌出数百道血丝,扫向琴舅,将其拖向眼珠子里面。噗的一声,没入其中,再无半点声息。

    “冰鸢蛋壳的碎片,终究落入我手里了。遗憾啊。”天河之主冷漠道,似乎真的很遗憾。

    “基友,基友哇!”

    剑海之中,猫梨小五郎疯狂吼道,“我不能没有你,你是光,你是电,你是我的喜悦来源啊。如果失去你,我绝不独活。”

    舞菲菲虽是器灵,可也非长生之体,她在剑海之中浮沉,嗤嗤嗤嗤,脸、手、脚都被割开,血流如注。“滑稽啊,这里可是剑炉,而我是剑炉的器灵,可寿镜剑反客为主,好似它才能主宰剑炉。”舞菲菲只觉荒谬。

    砰!砰!砰!伏特加一剑又一剑劈向海水,可他的双脚已被剑气腐蚀,已见骨头,触目惊心。“琴舅已被天河之主抓走了,我又何必反抗呢,可是剑海还在攻击我。”伏特加恼怒异常,苦无逃生之法。

    剑炉外。

    洗天河凌空而立,左臂负在身后,右掌五指戟张,已将剑炉抓在手里,他的手指长数丈,而且很灵活,像是铁索。“出来。”天河之主冷喝道。

    当!

    剑炉遽震,一只巨大的眼睛冲了出来。而琴舅就在那只眼睛之中。

    只见洗天河长发飞扬,倏尔,几根头发劈甩而出,扎入那只浮出来的眼睛之中,噗噗噗,天河之主的头发像是长针,贯穿了琴舅的四肢,将他拽了出来。

    “让你多活几年,你真以为我将遗忘在角落里了吗。”天河之主道,“琴舅,其实你的名字还是我给你起的,只是你不记得而已。什么啊,你的神识已经迸散了,就连我在说什么都听不到了。”

    刷!刷!

    天女与楚门倏然而降,落在剑炉后侧,他们觑定天河之主。“他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吗,洗天河。”楚门轻蔑道,“冰鸢,我想起来了!”

    “因为病菩提的缘故吗,他释放了你的一部分记忆。”洗天河道。“那也无妨,冰鸢可是和孔雀鱼母同样古老的存在。远非我们所能想象的,楚门,你与天女被人称作是恶龙潭的最古老的使节,可和鱼母、冰鸢相比,不值一哂。”

    “见面礼吗,你将冰鸢的蛋壳献给孔雀鱼母。”天女道。

    “鹏王,为何不敢下来了。”天河之主遽地望向高空,那里,红翅鹏王畏惧地躲在云层之中,似在敬畏那块冰晶,冰鸢的部分蛋壳。

    “天河之主,母亲才不会要它呢,你快将它收起来。”红翅鹏王道。

    “你错了。”洗天河道,“孔雀鱼母可是比任何人都希望得到冰鸢,为了吞噬它。”

    “你如何知道的。”红翅鹏王问曰。

    锵!

    剑吟起于剑炉之内,声传于九霄之外。寿镜剑刺穿剑炉,冲了出来,剑光扬起万余丈,斩落云层。而红翅鹏王再无藏身之所,呼!他振翅疾飞,躲避剑光。“洗天河,为何要杀我。”鹏王惊呼道。

    “自然是为了让孔雀鱼母现身啊。”洗天河笑道。“鱼母,你若再不出来,我将杀掉你的儿子。”

    刷!

    寿镜剑电掠而出,剑气恢弘,扫尽方圆千里内的残霞。红翅鹏王拼命疾飞,可仍躲不开。寿镜剑始终跟在他后面,可又不急着杀掉他,像是在戏耍他。

    “孔雀鱼母真要现身,洗天河,你会是她的对手吗。”楚门冷笑。

    “不,我们不是敌人,是合作伙伴。”天河之主道,“是鱼母主动邀请我的,我怎会与她反目。”

    “可你分明是要斩了红翅鹏王。”天女道。

    “鱼母非常人也,所以我的待客之道也很特殊。”洗天河又道。

    砰!

    洗天河将琴舅的身体狠狠地扔向剑炉,登时,剑气迸腾,气浪翻舞,扯碎了琴舅的四肢。“啊!”琴舅痛醒了过来。“洗天河,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他吼道。

    “如何杀我。”天河之主嘲笑道,“你手脚都没了,一生守护的冰鸢蛋壳也没了,如今的你就是废物,彻彻底底的废物,我连杀你的兴趣都失去了。”

    哐当一声巨响,猫梨小五郎冲出剑炉,“琴舅,我的基友,我来晚了,晚了啊。”小五郎甫一见到悲惨无比的基友,登时泪水洒下,“看看你都痛苦成什么样子了,基友。”小五郎又道。

    随后,伏特加与舞菲菲也跳了出来,他们都是器灵,匆匆瞥了一眼琴舅,也觉洗天河做的太过分了。可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琴舅的下场也有可能是他们的。

    “猫梨小五郎,何必揪着琴舅不放,他的基老容颜确实无双,可还不算绝色。九天河的小鲜肉也有很多俊美非凡之人,我都会为你寻来的,只要你肯为我铸剑。”天河之主笑道,“我有爱才之心,而你有真本事。”

    “死心吧,我不会为你铸剑的。”猫梨小五郎淡淡道。

    “你会的。”洗天河道,“我只需抓来猫梨兰与妃英鲤,不管你答应与不答应,最后还是会听我的话。只要是人就有弱点,你亦然啊。”

    “你一贯如此吗,傲慢的人。”猫梨小五郎将琴舅抱了起来,“安心地离去吧,这样对你更好。”他又道。

    咔嚓!咔嚓!猫梨小五郎勒碎了琴舅的全身骨骼,彻底葬送他的生机。“永别了,基友。你曾活在我心里。”小五郎道。“只有这样,你才能毫无痛苦地离去。可怜的琴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