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紫仙待在病菩提身边,并且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个假和尚就是寂灭山之主,以病菩提树修出人身的基老吗。”

    “姑娘,你将心思都说出来了,反而没意思了。”病菩提道。

    “哦,你带给我的反差太大了。”碧紫仙直言道,“我想象中的病菩提,就是消声巴也得有千丈长吧。”

    “……”

    病菩提再度无语,丫的,还好不是吐槽界的修士,否则真的会气到吐血。

    刷!刷!两道人影倏地飞来,是小玲与花慈。两人站在碧紫仙旁边,“碧萝莉,你没事了?”小玲惊奇道,“龙女在你身上留下来的中二病火的种子还在吗。”

    “自然在。”病菩提道,他刚才还在想吐槽界的人,马上就遇到了吐槽修士。而且还是拥有吐槽呆毛的修士。“我已将那两颗种子封印了,它们很安分,不会再破坏这位混血萝莉的生命之海。而且犬极针也快现世了。”

    “犬极针?那是什么!”小玲好奇道。

    “呵呵,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的。请允许我保持神秘。”病菩提又道。他看上去很和善的样子。然而知道他手段的都是死人了。

    “楚门没和你们一起回来?”碧紫仙忽地望向雪青道人、刘柳六。

    “楚门去见天女了。”病菩提道,“他们之间也需要做一个了断,因为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

    “看啥,难道你喜欢萝莉?”碧紫仙又道。

    “我喜欢的是你身后的那口缸。”病菩提右手向前挥去,一股清圣之气倏地降下,托起“本草缸木”,向他飞来。

    “算了,你救了我一命,这口缸送你了。”碧紫仙大方道。

    “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病菩提道。

    俩人一唱一和,完全无视“本草缸木”的真正主人,葱王。此人已经废掉了。

    “你是想缸里面的息神泥吧。”碧紫仙道,“因为你的本体是树,离不开土壤,哪怕修出了人形。”

    “右脚的总要踩在地上才觉得放心,你体会不来的。”病菩提道。

    哐当!

    倏然间,病菩提一掌拍向“本草缸木”,震声遽起,这口坚不可摧的大缸碎了,而神壤也被病菩提拈了出来,只有两粒,像是黑米。

    据传,基神补天时用的就是这种神壤。

    像是在惧怕病菩提,两粒神壤迎风就长,很快变成两座山。咔嚓咔嚓!病菩提脚下的土地都裂开了,可他的脚还在地面上。哪怕是两座山也难让病菩提弯腰。

    葱王心道,你毁了我的本命之器,还想夺走两粒神壤,哪有那么好的事。基神不会放过你的,他老人家会在天上诅咒你的,病菩提。比丧家之犬还不如,葱王也只能在心里痛快了,他哪里知道寂灭山之主的手段。

    嘭!嘭!

    蓦地,病菩提的两根手指向天刺去,像是金色的柱子,浩荡而又大气。而两粒神壤所化的大山都被金色的柱子撞翻了,向高处抛起。

    碧紫仙、小玲、花慈叹为观止,尤其是碧紫仙,她之前抱过那口大缸,知道它很重。可病菩提用两根手指就推翻了神壤。“萝莉与基老之间的差距究竟在哪里。”碧紫仙郁闷道。

    “缘生即灭。”病菩提轻声道,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自他手指迸飙而出,瞬间湮没了两座山,咔啦啦,咔啦啦!山石都被绞碎了,化为风沙,抛撒而去。最后只剩下两粒神壤,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气息,似乎基神在那里叹气。

    嗡!

    病菩提的脑袋旋升起一团佛光,像是金雪飞舞,和神壤散发的黑色气息对撞。

    黑色与金色像是成了这片空间的仅存色彩。而鄙夷鸟所化的汉子,陡觉双臂剧痛,“啊!”鄙夷鸟痛苦道,他都哭了,只想远离金色的飞雪。

    金色的雪花落在他的手臂上,像是针扎似的疼痛,又像是无数毒虫在啃噬他的骨头。哪怕运转赤火神通,鄙夷鸟也不能炼化那些洒落的金色雪花。“这里面也有因果吗。”鄙夷鸟恨道。

    佛系咸鱼分身无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主人被挂在空中,而他不能出手相助,因为要照顾兄弟鄙夷鸟。

    “恶龙潭的潭主也不会轻易放过秋裤六的,我出手只会让她做出更可怕的行为。也许我什么都不做,秋裤六还能活的更久些。”佛系咸鱼也只能这样想了。

    看样子,龙树小僧与不动基王的分身已被病菩提杀掉了。佛系咸鱼虽不愿和病菩提扯上因果,可他不能看着鄙夷鸟痛苦下去。“不要叫。”咸鱼提前打招呼道。

    “喂喂,老哥,你想做什么!”鄙夷鸟吓得不轻,他从没见过佛系咸鱼像现在这么严肃过,所以他很怀疑兄长接下来要做的事。

    “你忘了我名字里有佛系两个字了吗。”咸鱼诡异地笑道。

    “难道说你想……”鄙夷鸟想到了一可怕的法子。“还是放过我吧,让我会化龙池。”

    “是汉子就不能哭。坚强些!”佛系咸鱼忽地抓住鄙夷鸟的右肩,让其不能动。

    “兄长,别闹!”鄙夷鸟真的哭给佛系咸鱼看了。

    可是佛系咸鱼置之不理,忽地脑袋变成了鱼头,身体还是人类的。可比例不对,鱼头的体积也太夸张了,就是一个鱼眼,一口铁锅都放不下。

    “啊!”

    佛系咸鱼一口吃掉了鄙夷鸟。

    消声的,里面什么都看不到,我难道要死了吗。鄙夷鸟像是进入了异空间,四周并无任何亮光,黑暗将他吞噬了。

    “真是感人,你将我的因果与你兄弟一起吃掉了吗。”病菩提淡淡道,“佛系咸鱼,我不杀你。”

    “我该笑还是该哭。”佛系咸鱼道。呼!他幌动鱼头,气浪迸滚,金色的雪花自行散去。而佛系咸鱼的鱼头也变成了人头。

    锵!

    忽地,雪青道人一剑斜斩而下,剑气如虹,掠至病菩提身前。只是剑气再不能前进分毫,像是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挡下了。“雪青道人!”病菩提冷笑,“我一直都在防备你,而你演戏的本事不差,该拿走一尊奥死卡小金人。”

    雪青道人双目澄净,哪像是被病菩提控制了,“恭迎师姐。”只听他说。

    而他的师姐自然是指金龙湖的主人,金龙王。

    和金龙王一起来的还有龙宫之主,龙女。

    两位龙族大腐女,大玩家,携手而来。登时,两道龙卷风呼啸而出,吹散漫天金雪。

    恶龙潭的潭主却道:“龙牡丹为何没来。”

    金龙王道:“潭主,我们又见面了。”

    龙女亦道:“我记得自己说过,再见面就是杀你之时,潭主,何不主动去死,还能更痛快些。”

    葱王见到金龙王,当即大喜,太好了,我又能活下去了,师尊来了,大势已定。可雪青师弟杀了面码,如何解释才好。葱王也觉烦恼。

    刷!猿闪闪飞向葱王这边,并传音道:“不该说的不要说。”

    葱王不知其意,也没好意思问。因为他的本草缸木与缸里面的两粒神壤都丢了,金龙王真要追究起来,他死几百次都都不足惜。

    而之前还在这里的水相女,早已不知所踪。湖翡翠更是不安,奥死卡小金人毁在她手里,她还不知道如何向龙女解释。好在龙女并不怎么关心湖翡翠,这既让她感到高兴有些失望。

    “碧紫仙,小玲,到我这边来。”龙女命令道。刷刷,两道寒流自龙女双目中迸绽而出,斩向碧紫仙。

    “龙女,你差点害死我,还想让我回去?”碧紫仙躲在病菩提身后,“不可能,我找到新的靠山了,再不跟着你玩。”

    小玲也不会回去的,“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我要回家,我想回吐槽界,师傅,你还是放弃我吧,毕竟我太笨了,不值得你付出心血。”小玲与碧紫仙的关系最好,回到龙宫不是找死吗。

    “傲慢的女人,你又被身边的人背叛了,就像是以前那样。”恶龙潭的潭主道,“你只道是自己背叛了龙牡丹,其实不然,是你的师姐背叛了你啊。”

    “老女人!你住口!”龙女怒道。她忽地挥动太隐剑,哧啦,剑气迸开,形如新月,蓦地劈向恶龙潭的潭主。

    “不敢承认事实的女人啊。你在自欺欺人。”潭主将身一幌,头发,袖口,裙摆齐齐舞动,哧哧哧,剑气如瀑,将太隐剑发出的那道剑气涤荡一空。“太虚剑就在这里,你为何拿着太隐剑现身,讽刺啊。”潭主又道。“太隐剑再好,终究还是仿制品,太虚剑的仿制品。你这种人正好适合使用它。”

    “龙女,她是故意的,不可上当。”金龙王道。

    “我知!”龙女道。她当然知道太隐剑是太虚剑的高仿之剑,也知恶龙潭的潭主在离间两位龙族大腐女。

    可还是很生气。

    “龙女,让你的师姐出来吧,你不配和我见面。”恶龙潭的潭主道,“不管怎么看,你都很可怜。用的剑是次品,人亦然,你更像是龙牡丹的小跟班啊,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听潭主这样一说,龙女反而安静下来了。金龙王颇为惊奇,心道,龙女的修为又进步了吗。

    病菩提暗中传音于碧紫仙,“你我有缘,我会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你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的。”

    碧紫仙回道:“难道你还能帮我杀了龙女不成。”

    病菩提只回了一个字:“然。”

    这下,碧紫仙疑惑了,思忖,病菩提似乎有这本事,可他凭什么帮我,我不过是外人,是两个巨人族的混血儿。啊,是了!病菩提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想利用我。可利用价值在哪里,碧紫仙又疑惑了。忽地,她想到了犬极针,病菩提不久前提到的犬极针。

    小玲、花慈、碧紫仙三人待在一起,可花慈仍对碧紫仙怀有敌意,不怎么喜欢她,觉得她很自私也很虚伪,凡事只想着自己。

    然而,花慈已经没地方可去了。待在恶龙潭,绝对不行。潭主不会放过她的。跟着小玲离开,可前提是能活下来,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明天。“和碧紫仙待在一起很危险,找准机会,我带着师傅离开她。”花慈心道。

    听了病菩提的话,楚门匆匆离开,前去质问天女,为何要抹除他的记忆。“可恨啊,我一直被人戏耍,而毫不知情。天女,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绝不会放过你。”

    除了天女之外,病菩提与天河之主也参与到其中了。可病菩提已经解印了,楚门找回了一部分记忆。

    “找到你了,天女!”

    忽然间,楚门吼道。轰隆隆,基气荡滚,贯彻天地。十万大山皆动。“天女,出来见我,我知道你就在前面。”

    病菩提真是不仗义。天女心道,她也知道楚门来了,“当初说好的,可病菩提,你是第一个出尔反尔的。真小人也。”天女鄙夷想道。

    猫梨小五郎与琴舅也是一对苦命的基友,天女很可怜他们,所以将他们都打晕了,捆子一起,而看守他们的则是舞菲菲,剑炉的器灵。“你不能杀琴舅,知道吗。”天女哼道。

    “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舞菲菲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怒问道。

    “你也是可怜人,喜欢自己的主人,可他是基老啊,而且还忘不掉前妻妃英鲤。”天女道,“别问那么多,用剑炉收了他们。”

    “好。”

    舞菲菲道,她还是承受不住天女锋利的视线,只得答应。

    轰!

    剑炉遽地一振,一团火光冲出,卷起被捆住的琴舅、猫梨小五郎,向里面抛去。当的一声,炉盖随后阖上。

    舞菲菲向着天女拜了拜,也隐入剑炉之中去了。

    “楚门!”天女忽地抬起头来,瞥向苍穹,在万丈高空之上,楚门怒目而视。

    “天女!”楚门愤怒道。“为什么你要联手天河之主、病菩提,封印我的记忆。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我现在解释,你会听吗,楚门。”天女问道。

    “会,我给你时间,毕竟我很宽容。”楚门平静道。

    “哦。”这下轮到天女感到奇怪了,“那你下来,我讲给你听。”

    “怎么,你想用身后的剑炉将我镇死吗,哼,我这就下来。怕你不成!”楚门大步而来,基风浩荡三千里,风沙遮天。

    真的走下来了,楚门径向天女走来。“来啊,解释吧,若不能让我满意,我们只好相互伤害了,天女,你明白吗,我实在不想杀掉你,因为我们同样无聊。”楚门道。

    “哼。”天女哼道。“你真想听,告诉你也无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