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河的人,名字中都有一个九字,可是小天河的主人则不然,都以天王为名。

    第二天王、第三天王、第五天王,三人的关系很好,可此时,他们忽地怀疑起对方的真实身份。如果平时玩得很好的基友真的是天河之主的分身,那玩笑可就大了。

    偏偏鄙夷鸟不识趣,非要凑上前来,还数落三位天王,“与其长吁短叹,还不如大家一起Gao基。人生短暂,烦恼个蛋啊。”

    第二天王,面对他讨厌的人时,人狠话不多。嘭!他赞出一掌,登时,水浪滔天,指劲凝炼如钢,抡扫向鄙夷鸟所化的年轻汉子。“看到这厮的脸,不知为何,我就是想揍他。”第二天王道。

    “因为你在嫉妒我的美貌啊。”鄙夷鸟道,他的右臂倏化羽翼,向前扇去,赤焰迸滚,遇风更盛,化为一座千丈高的火焰山,横在鄙夷鸟和第二天王之间。在火焰山四周,火马、火狮、火狗、火鸟长啸不已,好不威风。

    嘭嘭嘭!嘭嘭嘭!炸声遽起,五道指劲劈死了几十头火兽,待挨近火焰山时,指劲近乎散尽。像是几道清风扫过山石,随后湮灭在虚空中。

    而火焰山之后,鄙夷鸟仍在喋喋不休,“小爷我就是牛啊,你们看我不爽,看就是不能拿我怎么样,天王又咋了。见了小爷,不也得甘拜下风,觊觎我的美貌吗,哈哈哈哈,我的魅力大到自己都感到害怕。”

    不远处,佛系咸鱼听了,忽地将身体变回正常咸鱼的尺寸,否则太显眼了,它可不想和鄙夷鸟一起丢人。“我还要这个脸!丢不起那个人。”佛系咸鱼想杀死鄙夷鸟的心都有了。

    第三天王与第五天王相视而笑,“第二天王,你被一只鸟看不起,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犀利的天王吗。”

    “某只知道过去的你可是被九天河的人称作鬼醋王,因为你爱喝醋,而且很鬼消声。故曰鬼醋王。怎么,没了醋,就不是天王了。”第五天王道,他如今确认了第二天王绝不可能是天河之主的分身。

    因为九天河的主人相当傲慢,就是分身,也是拽的不要不要的。哪像第二天王那么好脾气了,连一只鸟都杀不死。就说雪满楼,明知血鹿是天河之主的宠物,照样掰断他的第二枝鹿角。

    然而,第二天王不为所动,他知道鄙夷鸟的身份,也知道他母亲是孔雀鱼母,化龙池真正的主人,非是不动基王、龙树小僧所能比的,那两人充其量是鱼母的狗。“第三天王毫无作为,第五天王看似忠厚……”第二天王心道,“我和你们称基道友多少年了,还不了解你们那点心思。想让我出手杀了鄙夷鸟,和鱼母结仇,门都没有。天河之主尚且不敢杀红翅鹏王,我有几个胆子敢杀鄙夷鸟。”念及这里,第二天王忽觉火焰山之后的鸟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这时,雪满楼又有了动作,他左手抓着鹿角,右手执血鹿刀,同时刺向血鹿的双眼,噗!噗!两声之后,血鹿已成了瞎鹿。

    “啊!”血鹿痛苦道。“第二天王、第三天王、第五天王,我会将断角之仇瞎眼之恨算在你们头上,我若得自由,必让你们消声花不得安宁。”血鹿发狠道。

    正是因为三位天王的冷漠,血鹿才被雪满楼毁去双眼。

    刷!

    食腐真人向雪满楼飞去,“基友,我们还在待在一起更稳些,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真人施展三头六臂神通,也很消耗真元与基气的。

    久未动手的潭主,忽地目绽两道数丈长的厉电,同时合剑而起,刷,斩向食腐真人三个脑袋中的最左边的那个。“花作尘泥。”潭主道。

    锵!

    柯南剑忽地迸飙出一道长长的剑气,这道剑气像是由无数细微的花瓣凝成,香气迸涌,淡雅合宜。

    食腐真人挥动三条手臂,刀、斧、盾同时砸向涌来的那道诡异的剑气。

    “她怎么选择这个时候动手?”食腐真人的三个脑袋同时转动,眼观六路。刷刷刷,刷刷刷!六道凝实的金光迸射而出,似能看穿虚妄。

    崩!崩!崩!

    食腐真人的诛魔刀、开山斧、皇龙盾倏地炸开,竟没能拦下柯南剑发出的剑气。“啊!”真人的三个脑袋异口同声道,都感到悚然。

    花香不散,剑气摧枯拉朽,刷的一声,掠过食腐真人最左边的脑袋。噗!血水迸飙,这颗脑袋随后飞了出去,已被削去,搬离了原本的位置。

    “你怎敢毁我的脑袋!”尽管脑袋飞出去了,可它还没死去,仍能咒骂潭主。可很快它就沉默了,因为剑气分出数缕,将脑袋裹了起来。

    几息之后,剑气散去,可空中哪还有什么脑袋,只有一捧尘泥。

    潭主这才道:“三面郎君,你没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吗,花作春泥。这是我修炼的无情剑神通中的一式。剑气如花,能剑斩中的任何东西都变成尘泥。”

    因为失去了一个脑袋,食腐真人的三头六臂神通也就没用了,自行散去。可真人受到的伤害远非眼前所能看到的。脸皮。他三张脸皮中的一张彻底被毁去了,再不能修炼回来。

    雪满楼与恶龙潭的潭主曾经剥除食腐真人的两张脸,可他还是慢慢修复了,虽然还能看出裂痕就是了。

    而现在则不一样了,三面郎君以后恐怕只能叫双面郎君。

    可更让食腐真人心寒的是雪满楼,他无动于衷,漠然以待,像是看死狗似的瞥了一眼真人。

    “……我称呼他是基友,他从未正眼看过我。”食腐真人忽地明白了一切。原来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得到回报的。

    嗡!

    声浪迸滚,四种颜色的中二病火从天而降,碧紫仙抱着一口大缸,一脚踩向食腐真人,“谁来帮帮我啊。还是很难过啊。”因为龙女的缘故,碧紫仙苦不堪言。

    龙宫之主传授碧紫仙中二病火神通,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无非是相中了她的体质与血脉,适合当药鼎,用来贮存龙女的中二病火的火苗。

    此时,碧紫仙身高七百米,她那一脚踩下来,休说是人,就是山也能给踏平。食腐真人恢复了基老之姿,王者秋裤也让他觉得好受些。“老太婆,你也来欺负我。铁面修罗。”只听真人大吼一声,右手虚抓,摄来一铁面,盖在自己的脸上。

    戴上铁面之后,食腐真人气势陡生,喀啦啦,骨头先断后合,遽地化为十丈高的修罗。“阿修罗之怒。”真人挥动右臂,向碧紫仙的踩下来的脚砸去,轰隆隆,拳气迸滚,像是黑色的江水,逆天而上。

    嘭的一声巨响,七百多米高的萝莉向后栽去,承受不住食腐真人的一拳。

    尽管倒下了,可碧紫仙仍然抱着“本草缸木”,好似那是她双臂的一部分,宁死也不放手。

    葱王气到不行,喂喂,那是我的本命之器啊,别再抱着它了,啊不好,碧紫仙生气了,中二病火又开始烤灼本草缸木了。葱王眼睛一黑,一头撞向前面的巨石。

    腾!

    一道人影倏地冲去,同时奏响玉笛,呜呜呜,笛声哀幽凄绝,似在述说一件沉冤千年的往事。

    明月笛,是歌神秋裤六在吹笛。葱王被笛声包围了,噗!噗!双耳迸出两道血箭,“啊,我的耳朵!”葱王痛醒了过来。

    这次,猿闪闪与面码没能来得及救葱王,而且他们也不想去救同门。若是葱王死了,只能说明他技不如人。

    笛声时而尖厉,时而舒缓,像是有两柄刀子,不停地刺向葱王的双耳。而秋裤六并无收手的意思,忽地,他眼睛微微一怔,瞥到一缕极细的赤焰向他扫来。“鄙夷鸟!”秋裤六当即道。

    是鄙夷鸟对秋裤六出手了,当然,那鸟不是为了救葱王,它纯粹是想杀了秋裤六。

    因为鄙夷鸟也很讨厌佛系咸鱼的人类契主,就像是龙树小僧、不动基王一样。化龙池,除了孔雀鱼母与佛系咸鱼,大概没人会喜欢秋裤六。

    刷!刷!刷!月光如水,自明月笛中劈出,斩向那道赤焰。

    “哼,被发现了吗,我本来想无声无息地杀掉你。”鄙夷鸟哼道。“这下麻烦了,佛系咸鱼也会找我的麻烦。”它又道。

    “鄙夷鸟,你怎敢伤害我的主人!”果然,如鄙夷鸟所料,佛系咸鱼怒火冲天,瞬间冲向自己的兄弟,同时打出几百道佛光,砍向鄙夷鸟的后背。

    当!当!当!当!

    鄙夷鸟全然不惧,将肩膀向后一推,震碎了那一道道佛光。他当然知道佛系咸鱼不会真的杀了他,不过是生气了而已,再怎么说他们都是亲兄弟,不会为了外人而反目相向。

    “我讲过,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的主人,包括你,鄙夷鸟!”佛系咸鱼吼道。哗哗哗,它吐出十几道水箭,每一道水箭长五丈,箭头却不是水做的,而是火做的。咸鱼明明知道鄙夷鸟修炼的火系神通,偏偏还以火做的箭头攻击它。

    “嗯?”

    鄙夷鸟这时已经转过身来,正视自己的兄弟咸鱼,也看到了射来的水箭,“这箭头为何让我感到不安。”

    毫不犹豫,鄙夷鸟所化的汉子右掌张开,呼,火焰迸飙,倏化高墙,厚达数丈。挡在他和十几道长箭之间。

    崩!崩!崩!

    火焰墙忽地炸开,没能拦下那十几道长箭。而箭头上的火更加不可思议了,不但没熄灭,反而更盛。

    鄙夷鸟瞳孔骤然半阖,已知佛系咸鱼没在开玩笑,“该死的咸鱼,他这次是来真的!”

    飕!飕!飕飕飕!

    间不容息,鄙夷鸟双臂遽地化为翅膀,左翅扬起,右翅罩住自己的身体。呼!鄙夷鸟的左翅拍击长空,狂风遽起,让七支长箭的方向偏了,可还是有六支箭向鄙夷鸟怒飙而来。

    蓬!蓬!蓬!

    火光迸炸,六支长箭的箭头全都炸开了,而鄙夷鸟的右翅瞬间燃烧起来,“啊!”鄙夷鸟怪叫一声,“痛啊,咸鱼,你这该死的东西,为了一个人类基老而向自己的亲兄弟动手。母亲若是知道了,她肯定会伤心的吃不下饭。”

    鄙夷鸟早已散去人形,再次现出原本的形态。

    “不让你吃些苦,你永远听不懂人话。”佛系咸鱼道,“你知道我刚才放出去的长箭的箭头是用什么火做的吗。这次放过你,可再来的话,我绝不会让你扑灭那火焰。”

    鄙夷鸟已经将右翅上的火焰拍灭了,听到佛系咸鱼还在对面威胁他,不由大怒,“你不拿我当兄弟,我也将你当成是陌生人!”

    正当鄙夷鸟想要动手时,它的双翅异常沉重,竟然拍不起来了。“啊!”鄙夷鸟骇然道,向下砸去,像是流星飞坠也似。

    “嗯,鄙夷鸟,你又在玩什么鬼把戏。”佛系咸鱼狐疑道,“我可不上你的当。”

    轰隆!

    鄙夷鸟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来,“咸鱼,咸鱼!”鄙夷鸟惊慌失措道,“快来帮我,我的翅膀折断了,两个都是!”

    “怎回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佛系咸鱼毕竟是鄙夷鸟的兄长,放心不下兄弟,向深坑飞去。

    坑中,鄙夷鸟跌坐在地,双翅已断,血水迸涌。而他也是一脸茫然与惊慌。

    “不好,真的有人暗算鄙夷鸟。”佛系咸鱼向坑底飞去,他变成一个翩翩美基老,站在鄙夷鸟的断翅处。仔细观察,“不是外力折断的,简直就像是从里面冲出来的两股异力,撞断了你的翅膀。”咸鱼所化的汉子道。

    鄙夷鸟也变为了人,可是双臂仍然折断了,他相当慌乱,“咸鱼,救我,救我啊!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废了我的双臂,我都听你的,再不敢和你对着做了。”鄙夷鸟还以为是佛系咸鱼之前吐出去的水箭伤到了自己。

    “这上面有因果的气息!”佛系咸鱼惊道。

    “因果?”鄙夷鸟也是一怔,“谁的因果!你的吗。”

    “不,我大概想到了是谁。”佛系咸鱼又道。

    “难道是……”鄙夷鸟也想到了一人。

    “病菩提!”两人异口同声道。

    寂灭山,病菩提,佛系咸鱼与鄙夷鸟唯一能联想起来的人,再者,鄙夷鸟之前去过寂灭山,而且见到了第二株菩提树。谁知道那时候他有没有中招。

    “可恶,一定是病菩提。”鄙夷鸟恨声道。“他擅长小因果印。”

    “可你的双臂折断了。”佛系咸鱼道。“我要报仇,病菩提如何对我的,我百倍奉还。”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