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鹿即将出世。

    昊天镜也难承受血鹿释放的威压,咔嚓一声,碎掉了。随着昊天镜的迸裂,漫天冰雪随即消散。而血雾翻滚,煞气迸腾。

    刷!刷!

    两道金光自血雾中迸射而出,贯穿天地。

    吼!

    血鹿狂吼,撼彻千里方圆,崩的一声,封印血鹿的铁牌也迸炸开来。“从此,再没人能封印我。”血鹿低沉的声音穿过雾气,传给在场的每一个人。

    鄙夷鸟与佛系咸鱼像是一怔,随后大喜,“血鹿,是血鹿!”

    “听说血鹿还有一个兄弟叫做鳝鹿,拥有鹿的身体,鳝的脑袋。鳝鹿更有名气啊。”鄙夷鸟道。

    “我们还是先拿下三面郎君再说吧。”佛系咸鱼道。

    崩!崩!崩!

    三面郎君将身一幌,震碎了身上缠着的长链。“这种程度的锁链,休想困住我。佛系咸鱼,我今天要将你烤了吃。鄙夷鸟,你的羽毛也是我的盘中餐。”

    嗡!

    一团紫色的基气荡开。

    而三面郎君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竟然长出三个脑袋,六条手臂。三个脑袋,一个是基老,一个是伪娘,还有一个是美人。六条手臂,有长也有短,各持法宝,叮叮当当,照着鄙夷鸟的翅膀砸了下去。

    猝不及防,鄙夷鸟被砸落在地,好在它的羽毛坚如铠甲,并未损坏。因为食腐真人忽然长出了三个脑袋,鄙夷鸟才被吓住的,遭到了暗算。

    佛系咸鱼道:“哦,这就是你修炼的神通吗,三头六臂神通。”

    食腐真人道:“在我还没成为三面郎君之前,就已修炼了这门神通。咸鱼,你身上散发的臭味实在是太让我喜欢了。”

    佛系咸鱼道:“你大概有所不知,我因为长时间待在主人的秋裤之中,所以你闻到的是主人的蛋的忧伤。和我无关啊,相信主人听到你这番话也会很开心的。”

    食腐真人道:“嘛麦皮!”

    雪满楼放出血鹿之后,总觉得它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不应该,这蠢物难道在鹿牌里还长脑子了,滑稽啊,一定是我多想了。我封印血鹿之前,它傻乎乎的,让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现在应该也是。”雪满楼暗道。

    下一瞬。

    血鹿忽地走向雪满楼,态度卑微,像是失去了獠牙的年迈雄狮。

    什么嘛,这才是我认识的血鹿。雪满楼对此很满意。

    然而异变陡生。

    快接近雪满楼时,血鹿一幌脑袋,仅剩的那枝鹿角向前刺了过去,噗!贯穿了雪满楼的生命之海。

    “你,你怎会如此!”雪满楼惊骇道。他遽地发现血鹿刀也不再听他的使唤,反而向他自己的脖子斜劈而来。

    “你封印我多年,而且连鹿牌都丢了。”血鹿道,“你可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况且,你又不是我真正的主人,我的主人是九天河共同的主人,天河之主!”

    血鹿得意洋洋,道出实情。

    “怎样,你现在不能动,任我宰割。”血鹿又道,“当年,故意让你掰断我的一支角,这也是天河之主的授意。他老人家早就猜到你有反心,会背叛他。”

    “天河之主?”

    雪满楼一脸疑惑,毫不知情。可他手里的血鹿刀还是斩落而下,削去他脖颈上的一块肉,已经能看见骨头了。纵是如此,雪满楼仍活着。

    “在你的生命之海中有一颗珠子,那颗珠子才是维持你生命运转的力量之源。”血鹿又道,“现在,我将代替天河之主取出那粒珠子。”

    血鹿一边说,一边转动鹿角,倏然间,它的鹿角碰到一颗冷冰冰的珠子。“嘶!”血鹿不由打了一寒颤。而且身上结了一层寒冰,“不好,还不到时候,那颗珠子拒绝我了。怎回事,主人不会骗我的。他说过,待我从封印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也是杀雪满楼取玲珑珠之时。”

    被冻住的只有血鹿,雪满楼好像没事的人似的。“哦,你也知道玲珑珠。”雪满楼笑道,他被削去一块肉的侧颈,忽地复原了。锵!血鹿刀也被他镇主了,“血鹿,你知道的真不少,原来你真正的主人是天河之主,那我算什么?”

    血鹿已经被玲珑珠释放的寒气冻住,连说话都做不到。“一开始时,我并没怀疑你,可你却狼子野心,暗算我。用你的鹿角刺穿我的生命之海。若非玲珑珠,我现在已经是死人了。”雪满楼再道,“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啊,对了,你不是还有一枝鹿角吗,留着有何用,都送给我吧。”雪满楼残酷道。

    说完,雪满楼挥动血鹿刀,斩向被冻住的血鹿,咔嚓一声,先是冰层碎掉了,再来就是另外一枝鹿角,竟然经不起血鹿刀的一斩,也被斩断了。

    失去第二枝鹿角,血鹿彻底崩溃了,眼睛一黑,当场昏厥。可雪满楼岂会放过它,“就算你的主人是天河之主,我也照样杀你。哼,我大概猜到自己的身份了。可笑,想不到我居然是他的分身,所以才能控制你。哈哈哈,滑稽啊。”雪满楼笑道。

    嘭!雪满楼一脚踢在血鹿的腹部,将其踹倒在地。同时踩着它的脑袋。“敢背叛我,你想过死法吗。蠢货。”雪满楼恨恨道,“我不会原谅任何叛徒,包括我自己的本体,天河之主。他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从血鹿解开封印,到被冻住,割去第二枝鹿角,时间相当短,变化太快,鄙夷鸟与佛系咸鱼等人还未看清楚,事情已经落下帷幕。

    “这是演的哪一出戏。”鄙夷鸟惊诧道。

    “佛才知道。”佛系咸鱼亦道。

    “基友,你没事吧。”食腐真人关切道,他现在和雪满楼是一伙的,如果雪满楼受伤或者被杀了,他将会孤立无援,想杀出重围相当困难。

    “我当然没事。”雪满楼道,“可是心情太糟了,自损昊天镜,毁掉鹿牌,都是为了释放血鹿,可它是如何待我的!”

    “基友,你该往好的地方想。这个畜生不是告诉你实情了吗,你是天河之主的一道分身。”食腐真人的三个脑袋同时道。

    因为有三个脑袋,六条手臂,所以食腐真人才能和鄙夷鸟、佛系咸鱼撕比的同时,还能关注雪满楼那边发生的一切,所以他也听到了血鹿在说什么,并得出了结论。

    雪满楼是九天河之主的分身,这也让食腐真人吓了一大跳。“那位大人物,他在想什么,为何派遣一位分身,还切断他和本体的联系。”食腐真人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若是知道,他也不是食腐真人或者三面郎君了,而是天河之主!

    忽地,天空降下三道飞瀑,每道飞瀑上站着一头汉子,他们大笑而来。而且是冲着雪满楼来的。

    “哈哈哈,吾乃第二天王。”

    “吾是第三天王。”

    “某是第五天王。”

    三位丰神俊朗的汉子大笑道。

    鄙夷鸟、佛系咸鱼、秋裤六、恶龙潭的潭主、食腐真人等人为之一怔,第九天河的人来了,而且来了三人,三人都是小天河的主人。

    九天河九天河,顾名思义,有九条天河,而且第九天河是源头,其余的八条天河又被称作小天河,小天河的主人则称之为天王。

    第二天王即是第二天河的主人,第三天王是第三天河的主人,第五天王是第五天河的主人。

    恶龙潭的潭主很是反感,“我这个潭主真是越来越没劲了,什么人都来管我。”

    就像潭主自己说的,第二天王、第三天王、第五天王,他们对潭主置之不理,连最起码的礼数都没有,哪怕是做做样子都不屑。

    “放开血鹿。”第二天王道。

    “交出血鹿刀与鹿角。”第三天王道。

    “剖开自己的生命之海,剜出玲珑珠,双手献上,某可以留个全尸。”第五天王道。

    三位小天河的主人完全是命令的语气,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因为让他们这么做的人是第九天河的主人,天河之主。

    除了这三位天王之外,余下的五位天王也出动了,全都离开了九天河,奉命行事。天河之主所图甚大,他们也愿意效犬马之劳。

    咔嚓,咔嚓!雪满楼踩碎了血鹿脑袋上的坚冰,让它能开口讲话。“天王,三位天王,杀了雪满楼,替我夺回鹿角!”血鹿咆哮道,它恨不得立刻吃掉雪满楼。

    “血鹿,你真难看。”第二天王道,“这样的你不配做天河之主的宠物。”

    “若非看在你是天河之主的宠物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第三天王不屑道,“你还敢命令吾等,哼,找死吗。来此之前,天河之主可没说让带活着的你回去,我们如果拎走一个死鹿,天河之主也不会说什么的。因为能替代你的宠物太多了,像是鳝鹿。”

    “某很善良,决定救你了。可你得见眼珠子献给某。”第五天王道,他竟然威胁血鹿。

    咳咳咳!血鹿气得吐血不止,幸好身体被冻住了,否则肺都会气炸的。三个混账东西,居然袖手旁观。血鹿当然也知道他们没开玩笑。而且隔了那么多年,谁知道天河之主是不是又收了很多宠物。尤其是那可恶的鳝鹿,最是恶毒,善于离间别人。

    雪满楼大为惊奇,道:“血鹿,原来你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什么啊,害我白担心一场,以为留着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呢。”

    “来啊,杀我,马上杀了我。”血鹿道,“哼,我死掉的瞬间,你也会死掉的。”

    听到血鹿这么一说,多疑的雪满楼反而下不了手,也许天河之主在血鹿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雪满楼,我们说的你没听到吗!”第二天王怒道,“快些自我了断吧,天河之主已经舍弃你了,像你这样的分身,他还有八具分。”

    “然也,对应天河之数。”第三天王道。

    “哦,还有这样的说法,某怎么不知。”第五天王奇怪道,“天河之主真是怪人。”

    “喂喂,第五天王,你怎敢说天河之主的坏话!小心他的分身听去了,回去打小报告。”第二天王笑道。

    “他不会那么无聊,会直接杀掉你。兴许八位天王之中,有一个或者两个人,他们都被天河之主的分身取代了。”第三天王道,“兴许我们三人之中就有天河之主的分身,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第三天王这样一讲,另外两位天王忽觉背后冷飕飕的,灵台似乎也被冻住了,太可怕了,若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

    “哈哈哈,看你们吓的,我在开玩笑而已。”第三天王又道,“天河之主不会那么无聊的。”

    “你是他的分身吗。”第二天王问。

    “你们是他的分身吗。某可不是。”第五天王道。

    三位小天河的主人,忽觉得对方都很可疑,相互猜忌,将雪满楼与血鹿搁置一旁,不闻不问。好似不找出谁谁天河之主的分身,决不罢休。

    血鹿都无语了,再次吐血,同时在心里鄙夷三位天王,你们脑子有问题吗,区区八条小天河,天河之主会在意吗,他的分身会取代你们?你们也太瞧得起自己了。最让血鹿看不懂的就是雪满楼这具分身,“主人让他自生自灭,有何缘由?”

    刷!

    鄙夷鸟飞了过来,焰浪抛舞,涌向三位天王。

    “你想作甚,鄙夷鸟!”

    “吾等离开之前,你的兄弟红翅鹏王还在九天河做客呢。”

    “某最讨厌的就是有翅膀的野兽。”

    三位天王异口同声道,他们各自施展手段,扑熄了涌过来的火焰。鄙夷鸟不觉意外,再次化为人形,对着三位天王笑道:“小哥们,红翅鹏王怎样都好啦,你们留着他也没关系。我是不介意的。”

    “这是人该说的话吗!”佛系咸鱼怒道,“红翅鹏王和我们可是兄弟。”

    “兄弟又怎样,到时候母亲死了,我们不是还要分家的吗。”鄙夷鸟哼道,“现在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我们俩还能多分一些家产,你傻不傻啊。”化为人形的鄙夷鸟嘲笑佛系咸鱼。

    佛系咸鱼也是无语了。不想和鄙夷鸟争辩下去,吵不过他的,因为他净是整些歪理。有时候孔雀鱼母都不想搭理自己的亲儿子,后悔生出这样一个怪物。

    “要是母亲在这里,而且听到了鄙夷鸟刚才说的话,我相信她也会吐血的。”佛系咸鱼对此深信不疑。

    “你想法真是独特。”第二天王道。

    “能不能留下红翅鹏王我们说了可不算。”第三天王道。

    “你为什么不去第九天河,直接问天河之主。”第五天王道,“顺便问一下他,八位天王中,有哪些人是他的分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