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镜悬在空中,寒气迸滚而出,大雪纷飞。

    因为食腐真人的突然现身,打破了现有的对峙。更夸张的是师傅真人竟然和雪满楼成了基友。

    食腐真人有三张面孔,可被恶龙潭的潭主、雪满楼毁去两张,虽然他努力修复了,可一旦动怒,伪娘面孔、美人面孔仍能看出裂痕,望之触目惊心。

    按理说,三面郎君应该憎恨雪满楼才是,然而基情这东西真的不好控制,食腐真人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雪满楼,愿意放下过往,与之Gao基。

    如今,食腐真人穿着王者秋裤,以基老之姿睥睨天下。

    佛系咸鱼道:“主人啊,他的秋裤要比你的更高级,你难道不嫉妒。我们想个法子,杀了他,取走他的秋裤。”

    秋裤六道:“不错,我也觉察到两件秋裤的差异了,可食腐真人号称三面郎君,非是易与之辈,我虽是歌手界的神,也不是他的对手。”

    佛系咸鱼从秋裤六的秋裤里跳了出来,迎风就长,成了一条大鱼,首尾约有三丈。“主人,只要你愿意,我会帮你实现梦想的。”

    “而且!”顿了顿,佛系咸鱼又道。“我们很快就有帮手了。”

    “帮手,谁来帮我们,如何帮。恶龙潭歌手界的六大歌神,现在形同虚设,我的粉丝大多数很理智,罕有脑残粉,不会为了我而去送死,我也很绝望啊。”秋裤六感叹道。

    “脑残粉是好东西。”佛系咸鱼道,“可我说的帮手不是你的脑残粉,而是我的兄弟。”

    “你的兄弟,死鱼吗?”秋裤六道。他虽然去过化龙池,可那是无意闯入的,对立面的真实情况并不怎么清楚。至于佛系咸鱼在化龙池的地位如何,秋裤六更是无从猜测。

    “鄙夷鸟!”佛系咸鱼道,“他是老小,是我的弟弟。”

    “比翼鸟?”秋裤六惊道,“那可是传说中的祥瑞之兽,每只比翼鸟只有一个翅膀,它需要找到人生的另外一半,才能飞向天空。据传,汉子与汉子合基证道时,若有一对比翼鸟现身,那是大吉大利的象征。”

    “省省吧,我的兄弟可不是什么祥瑞之兽,他相当讨厌,他叫鄙夷鸟,而非比翼鸟。”佛系咸鱼道,“他擅长拉仇恨,不管件了谁都是一脸鄙夷,所以才叫鄙夷鸟。”

    听完佛系咸鱼的解释,秋裤六忽然不想和鄙夷鸟相见了,总觉得超麻烦的,还是算了吧。

    “主人,来了,我兄弟来了!”佛系咸鱼忽道。

    “哎哎哎,来了,这就来了,我还做好准备呢。”秋裤六惊道。

    “无需任何准备,反正他瞧不上你,兴许还会数落你。”佛系咸鱼又道。

    咸鱼话语甫落,忽闻一声尖厉长鸣,接着,火光迸滚,自西南方冲来,一位长相俊美的年轻汉子御风而来,他身穿火红色的袍子,秀发飞扬。此人正是鄙夷鸟所化的汉子。

    “佛系咸鱼,我来了!”鄙夷鸟高声道,“母亲大人让我来协助你,呵呵,你真没用。没有我,什么事都办不成。”

    炎风呼呼怒旋,吹散漫天冰雪。昊天镜也奈何不得鄙夷鸟。

    “这厮身上散发着和佛系咸鱼相似的气息。”秋裤六暗道,“只是我好像揍他!”

    鄙夷鸟甫一现身,面庞朝天,不屑向下去看。“汝等凡人,血统卑贱,我若用眼盯着你们看,会瞎眼的。还好我能用心感受这个世界。”

    虽然不看地上,可鄙夷鸟看天上了,天空中悬着一面巨大的镜子,昊天镜。镜子中心嵌合的是一块铁牌,封印着血鹿的铁牌。“哦,恶龙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优秀的汉子,我允许你与我Gao基。”鄙夷鸟相中了雪满楼。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雪满楼,可仔细一想,记忆又很模糊,就是不能将意识碎片拼凑完整。怪哉,此人是何方神圣。鄙夷鸟暗道。

    三面郎君哼道:“你这汉子,好没道理,雪满楼是我基友,哪有你什么事。”

    鄙夷鸟瞥了一眼三面郎君,“你长得也不错,我也想收了你。”

    恶龙潭的潭主被鄙夷鸟无视了,可她一点也不生气,心里则道,化龙池的主人也不想置身事外了吗。哼,鄙夷鸟与佛系咸鱼都出来了,孔雀鱼母不怕他们有去无回吗。潭主也知鱼母的存在。

    “兄弟,别闹了。”佛系咸鱼飞向鄙夷鸟那边。“母亲是让你来帮我的,而不是来Gao基的。不可误了大事。”

    “大事?就你的事是大事,我的就不是了吗。”鄙夷鸟哼道,“咸鱼,你好大的胆子,敢蔑视我的择偶标准。”

    “你是来吵架的吗,我现在就联系母亲,让她将你召回。”佛系咸鱼怒道。

    “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天真,咸鱼,你真是太天真了,我可不是吃素的!”鄙夷鸟笑道,“欧尼酱,别这样,你说了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你可不能让母亲将我召回去。”鄙夷鸟马上换了另外一张脸,分明是在讨好佛系咸鱼。

    雾草。这厮不值得信赖啊,秋裤六心道。他以为自己对鄙夷鸟的评价很低了,原来还是高了,应该更低些!

    “我的主人看中了他的秋裤。”佛系咸鱼指着三面郎君笑道。

    “哼!我的秋裤就算给你们,你们也不敢穿。”三面郎君冷笑,“实话告诉你们,不是我选择了它,是它选择了我。而且这件高雅的秋裤并无离开我的打算,它和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相当般配。”

    啪!

    三面郎君拍了一下王者秋裤,一团紫气迸开,凝成一个“王”字。轰隆隆,王字向佛系咸鱼与鄙夷鸟冲了过去,像是大山在移动。

    佛系咸鱼并没动手,而是看着鄙夷鸟,似乎在说,喂,你还愣着做什么,动手啊。

    鄙夷鸟没有法子,他一跺脚,蓬,一团火焰炸开,登时,火光滔天而起,高千丈,长数十里,飞涌向那个巨大的“王”字。

    轰隆一声巨响,紫光迸飙,火焰怒舞,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四下扫荡。将地上冻住的基老的尸体撕成碎块,碎块又被绞成粉屑,洒了一地。

    锵!

    恶龙潭的潭主一剑劈出,斩碎了涌过来的能量风暴。她冷眼相望,心里则道,天河之主,你是不是该收回他了。

    潭主知道的秘密很多,甚至连雪满楼都不知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恶龙潭的潭主却是知道的。

    分身!

    雪满楼是天河之主的一道分身。可这具分身有了自己的意识,彻底和本体分开了,相当于是独立的个体。

    然而,九天河的主人本体降临此间,不管雪满楼如何反抗都是徒劳的,他都会回归天河之主,成为他的一部分,而且原本的意识都会被抹去。

    蓦地,葱王推着那口大缸,撞向秋裤六,轰隆隆,大缸荡开数百丈高的气浪,缸里面迸出数股沙尘暴,怒旋而出。“秋裤六,雪青师弟不喜欢你,我替他杀了你。”葱王笑道。

    “哼!”秋裤六冷笑,“金龙湖的人,不知死活。”

    只见秋裤六手指疾弹,咻咻咻,一串串音符飚射而出,砸在那口大缸上。当!当!当!大缸的冲势被缓解了,速度也慢了下来。

    面码与猿闪闪不知道葱王为何选择攻击秋裤六,只说是为了雪青师弟,根本说不过去。

    “葱王在想什么,可恶。”面码手拈花枝,向前扫去,刷,一道光弧斩向秋裤六的后背。既然葱王都在攻击歌神,面码只能出手相帮。在重大事情上,金龙湖的人必须一致对外。

    腾!

    一道身影倏然冲至,光浪掀天而起,那些从天而降的大雪都被蒸发掉了。是碧紫仙,她竟然抱住了那口大缸,葱王的本命之器,本草缸木。

    “这下好受多了。”碧紫仙道。她现在的身高超过五百米,四种颜色的中二病火源源不断地向上迸涌,生命之海也沸腾了。

    “啊,我的本草缸木!”葱王怒极。噗啊!他一张口,飙出几百斤绿色的血液。显然是被中二病火伤到了。

    因为“本草缸木”是葱王的本命之器,碧紫仙抱着这口大缸,就相当于抱着葱王。

    “活该。”秋裤六道,他掌运基气,向前拍出,轰隆一声,一座小山似的掌印冲了出去,恶狠狠撞向葱王。秋裤六可没什么仁慈的念头,你想要我的命,我自然不会放过你。

    歌神秋裤六拍出去的这掌是拳术神通的一种,叫做碎骨摧心掌。顾名思义,被掌印击中,全身骨骼碎掉,心脏也会裂开。

    而且秋裤六还在“碎骨摧心掌”中加入了几个音符,能扰乱敌人的神识。

    猿闪闪虽然不喜欢葱王,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死。“废物,还要我出手相救。竹叶青剑。”只听和厉喝道。哧啦,青色的剑气倏地迸旋而出,化为一片片竹叶,切碎了秋裤六的“碎骨摧心掌”印,同时也救下了葱王。

    “我的缸!”葱王像是疯了一般,“不要管我,快去将本草缸木抢回来,面码,猿闪闪,主要你们都将它夺回,我会答应你们任何条件。”

    “任何条件?”面码暗道,“可那只五百米多高的萝莉很不好惹,谁靠近她谁就会被烧死,而且她很满意本草缸木,想夺回来,难上加难。葱王,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本草缸木虽然是你的本命之器,舍弃它,有损你的修为,可能保住小命。”

    猿闪闪也无意接近碧紫仙,又不是她的本命之器被夺走了。

    “噗!”

    葱王又吐出一口鲜血,显是气急败坏,“我们还是同门吗。”他气道。

    “不好意思,若不是同门,刚才就不会救你了,而你现在能吐血,还多亏了我与面码。”猿闪闪道,“所以说,你省省吧,要想夺回本草缸木,自己去抢啊,这次没人救你了。”

    说话之间,猿闪闪并未放下戒心,还在防备秋裤六。

    “女人,既然你救走了葱王,那就代替他去死吧。”秋裤六右臂向前疾挥,轰嗡,寒光迸扫三千丈,玉笛,秋裤六手里多了一玉笛。像是死去的基六,他的法器是洗耳琴,而秋裤六的则是明月笛。

    “嗯?”猿闪闪瞥了一眼秋裤六手中的玉笛,刷,向后遁去,同时施展金龙湖的剑术,“残霞之剑。”

    锵!

    剑鸣清远,绿色的剑气翻涌,忽地变了颜色,残红似血。一股让众人都感到窒息的力量向下涌来,剑气化残霞,铺天盖地,罩向秋裤六。

    “我心如明月,皎皎照天地。”秋裤六道,他开始吹笛,笛声霸道异常,音浪抛叠,似山崩海啸,轰隆隆,将冲下来的残霞扫荡一空。

    刷!刷!刷!月光逆飙而起,而秋裤六整个人散发着皎洁的光辉,他就像是月亮。

    “好吵,你们都不把当回事,是不是。”忽地,鄙夷鸟吼道。

    蓬!

    血浪迸滚,赤焰腾升。而鄙夷鸟也现了原形,它傲慢异常,双目转动如圆盘,“佛系咸鱼,我们联手吧,将他们都杀了。什么秋裤,什么基老,统统不要了。”

    “不可,秋裤六不能杀。”佛系咸鱼道。

    “他是你的主人,而不是我的。”鄙夷鸟冷酷道,“还有,不要再命令我,事不过三。我原谅你两次了。”

    “你!”佛系咸鱼怒道。

    “杀,杀啊!”鄙夷鸟振翅疾飞,右翅斜斩向三面郎君,“我想收你做基友,你不答应,所以我只能吃了你。现出原身,我很容易饿的。做我的口粮吧,虽然你看上去不怎么好吃的样子。”

    “想吃我?”三面郎君道,“你大约不知道我另外一个名字的来历,食腐真人。我喜欢吃被自己杀掉的爱人的头发。你虽然是鸟,羽毛勉强也能吃。”

    腾!

    三面郎君迎着鄙夷鸟飞了过去,并未躲避。因为他们的目的一致,都想吃掉对方。

    “我想母亲是故意将鄙夷鸟赶出化龙池的……”佛系咸鱼心道,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啊,将麻烦留给我,母亲你却暗自享福。真是太让人羡慕了。我与红翅鹏王虽然较鄙夷鸟更年长,可他也不听我们的话啊。”

    哗啦啦!

    佛系咸鱼吐出一道黑色的长链,扫向三面郎君,“都说了我要定你的秋裤,还不主动献上。”

    咸鱼与鄙夷鸟终究还是合作了。

    “一个两个!全都这样。”雪满楼怒道,“血鹿,你也该出来了。”

    当!

    雪满楼一掌按在铁牌之上,咔嚓一声,昊天镜碎了,而铁牌迸出数千道血浪,“我终于自由了,哈哈哈,自由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