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恶龙潭谁对秋裤的爱最最疯狂,非楚门莫属。此人剪裁出来的秋裤数不胜数,可王者秋裤的数量是有限的。

    而站在雪满楼、潭主面前的基老正穿着一件王之秋裤,此人高贵无比,散发的基老芳香也让周围的普通秋裤基老感到惊异,而且他们无法控制自己,都在吞噬他的基老香味。

    “一群贪婪的汉子啊。”那人道,“不用急,我的时间很多,你们的时间也很多。”

    “吞噬他的基老香气之后,我变得不再畏惧严寒。天上落下的雪花对我没影响了。”忽地,一头基老笑道,他并没穿秋裤,是使节,唤作火焰使。呼噌!一道烈焰迸生而起,长及数百米,“我又能控制异火了。”火焰使得意道,“回来了,我的神通,我的力量,我的基情,全都回来了。”

    “竟有此事。”

    “我也试试看。”

    更多的基老加入到其中去了,他们都在分食穿着王之秋裤基老散发出去的芳香,仿佛那是时间最美味的香气。

    雪满楼一脸漠然,因为他知道地上站着的那头基老没那么好心,此君叫做“食腐真人”,拥有三张面孔,一张面孔是伪娘,一张面孔是基老,还有一张面孔是美人。

    比起食腐真人,雪满楼更喜欢称呼他是三面郎君。

    如今,出现在雪满楼、恶龙潭潭主身前的食腐真人用的是基老面孔,他似乎很满意这张脸,故而穿上了王之秋裤。

    知道食腐真人活着的人不多,因为他不管用那张面孔,与人产生一段情缘之后,全身而退,并且杀掉心爱之人,不留活口。“雪满楼,我是不是该用另外一张面孔与你相见。”食腐真人笑道。他名字里有食腐二字,皆因他喜欢吃死掉的爱人的头发,所以自号食腐真人,食发真人听起来不雅致。

    除了王者秋裤外,食腐真人再没穿其它的衣服。蓦地,他双臂遽地抖动,呼喇喇,狂风怒舞,吹散方圆千丈内的雪花。“昊天镜虽然是至宝,可伤不到我。”食腐真人笑道,“雪满楼,你不是试探过吗,为何故技重施。”腾!食腐真人拧身而起,两道高贵的基老紫气荡开,靠近他的普通秋裤基老都被轰退了,应为真人不喜欢陌生人靠近他。

    “三面郎君现身了,麻烦。”恶龙潭的潭主轻声道,她不惧食腐真人,可要杀退他也非易事。

    还未飞出多远,食腐真人忽地改变方向,腾嗤,遁向碧紫仙。“你散发的萝莉气息太苍老了,分明是大妈啊!”真人怒道。

    “找死!”

    碧紫仙要比食腐真人还要生气。出道以来,她一直以萝莉自居,如今被一头基老道破原身,自然又恼又怒。

    “你身上有四种颜色的中二病火,其中紫色与绿色的是你自己修炼的,而蓝色与白色的是龙女嫁接在你身上的,短时间内虽无害处,可时间久了,这两道霸道的中二病火会焚尽你的大妈之身。”食腐真人双目绽放寒光,那是智慧之光。

    碧紫仙不由分说,将右臂扫出,呼,紫色的中二病荡起数千丈高,如同紫龙冲天而起,狂傲之势让人心惊。

    “除了中二病火之外,你身上还有龙气加身。”食腐真人道,“龙女很看中你,是想将你炼化,成为药鼎,还是真心传授你龙宫的武学神通。”

    轰!

    食腐真人的秋裤迸起一团紫色的的光浪,倏然间凝为一个“王”字。

    王字方甫出现,光照四方,浩荡的威压迸洒开来。砰!砰!砰!一头头普通的秋裤基老跪拜在地,还有一些使节也难以幸免。这些人都吸收了食腐真人释放的基老香气,如今成了他的傀儡,己命由人不由己。

    “世上并无善意的免费午餐。”食腐真人道,他剑眉倏挑,呼!呼!两只秋裤基老飞了起来,撞向那团紫色的光浪。

    “大人,不要!”

    “不要杀我!”

    两只基老求饶道。

    食腐真人轻轻一笑,以指代剑,哧啦,斩了出去,剑气迸涌,推着两只秋裤基老更快地撞向紫色的光浪,“你们该感到幸运,因为见到了王。”食腐真人笑说。

    蓬!蓬!

    光浪炸开,紫色的中二病火忽地扩散开来,像是流星,飞坠而下。在地上砸出一个个火坑,若是跳进去,距离死亡也差不多了。

    活着的秋裤基老与使节们纷纷逃遁而去,向四面八方迸窜。他们忽然开窍了,不管是楚门还是雪满楼或者潭主与食腐真人,他们都不会重视那些人的生命。

    可是远离食腐真人,逃出去的秋裤基老仍要面对昊天镜降下的大雪。寒气刺骨,几能冻坏他们的肺腑。

    “雪满楼,为何不放过这些可怜的汉子。”食腐真人道,他的脸换了,不再是基老之脸,而是伪娘之脸。就连王者秋裤的形状也变了,已经化作莲叶裙。“可怜的汉子,你们终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食腐真人念头甫动,腾!腾!腾!一只只基老倏地飞向高空,像是木偶一般,说话都难。

    “可怜的汉子。”

    “可怜的汉子。”

    空中,一头头基老惊骇道,他们只是重复食腐真人讲过的话,音调很怪。

    雪满楼长袖一振,雪花簌簌落下,只是这雪花很大,像是石盘,一片片落下,砸向空中的基老。将其砸死。

    “安魂之曲。”雪满楼忽道,地下的洗耳琴忽地飞起,落入雪满楼手中,铮铮铮,他拨动琴弦,幽怨的琴音散了开来,像是水纹掠过天空,斜斩向大地。

    那些个没被雪花砸死的基老,逃过第一劫,却未躲过雪满楼的安魂琴音,嘭!嘭!嘭!他们的身体冻裂,像是红色的冰块,洒落而下。

    瞅到雪满楼能使用洗耳琴,洗耳翁惊骇更甚,“可怕的汉子,他难道也有成为歌手之神的潜质,如果进入歌手界,又是另外一尊神,而且能打压六神花的名气,让其抬不起头,只能仰望雪满楼。”洗耳翁沉浸在音乐中多年,造诣很深,可他此时却在惧怕雪满楼。

    “洗耳琴难道要为雪满楼所用,种种传说都要成为历史吗。”洗耳翁心道。

    不详,洗耳琴也是不详之器,持有者多死于非命。可洗耳翁不认为那琴能伤害到雪满楼。

    “已经清场,碍事的人不多了。”雪满楼又道。

    “龙宫的人,金龙湖的人不是还在这里吗。”食腐真人笑道。“我能辨出他们散发的气息。其中有很多龙族!也有大妈级别的萝莉,更有吐槽界的修士,简直是大杂烩。”

    “你想得到中二病火神通,就不能杀她。”恶龙潭的潭主指着碧紫仙道,“三面郎君,当年我与雪满楼联手,剥除你的两张面孔,你忘了曾经的疼痛吗。”

    “哈哈哈哈。”

    食腐真人大笑,可他的伪娘之脸忽地裂开,血水迸涌,很是可怖。他自然忘不掉!这次前来就是为了与雪满楼、潭主分出高下,一报当年剥脸之仇。

    哗!

    食腐真人脸上的污血甩去,他又换成美人之脸,可美人的脸更恐怕,像是裂开的瓷器,随时都能崩坏。

    “不管我换了多少张脸,伤痕始终存在。它们会提醒我还有两个仇家活着。”食腐真人道。

    这次,他换成了基老之脸,而且脸上并无任何划痕,完美无瑕。

    雪满楼、恶龙潭潭主毁掉三面郎君的两张面孔,只留第三张脸,也是对他的最后仁慈了。

    毕竟能在潭主与雪满楼的联手之下,尚能活命,可见三面郎君的修为。

    奥死卡小金人被毁,湖翡翠如遭重击,簌簌发抖,向后跌退。“完了,师尊的奥死卡小金人毁在我手中,再难复命,我在龙宫的修行提前结束了,也许是与世永绝,能不能活着还是问题。”依湖翡翠对龙宫之主的了解,她不会放过任何损坏她收藏品的人。

    十年前,龙女有一个学生,冰雪聪明,人也长得很漂亮,很受龙女的喜爱。可是有一天,那位学生失手打碎了一盏玉灯,当场被龙女拍成碎片,可玉灯一起碎掉了。经由此事,龙宫之人无不战战兢兢,生怕不小心惹怒了龙女。

    “奥死卡小金人可是要比玉灯很名贵。”忽然间,乔奴开口道。

    “师妹想说什么。”湖翡翠不悦道,她遽然发现乔奴不再受雪花的影响,落在她身上的雪花全被蒸发至尽。而乔奴像是小太阳。

    “湖翡翠师姐,你的命该绝于此。”乔奴道,她一脸倨傲,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只是她和湖翡翠的立场换了。

    “乔奴,你背叛龙宫了吗!”湖翡翠呵斥道。

    “背叛?”乔奴笑了,“我从来不属于龙宫,为何有背叛一说。”

    锵!

    柯南剑忽地迸发一声长吟,而与此同时,乔奴的身体雾化,像是一团黑雾,涌向柯南剑。

    “剑灵,你是剑灵,柯南剑的剑灵!”湖翡翠疯狂道,“乔奴,你如何骗过师尊,踏入我龙宫的。该死!师尊也被你骗了。”

    黑雾冲到柯南家这边,忽地凝为一人,还是乔奴。“师姐,龙女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啊,看她没向你们说明。意外吗。”

    乔奴跪在恶龙潭潭主的脚下,“主人,我回来了。”她道。

    “可你身上仍无龙气,也没学到中二病火神通。”潭主道,“算了,龙女不会将生平所学传给外人的,何况你还是柯南剑的剑灵,亦属于恶龙潭。金龙湖、龙宫、牡丹亭与恶龙潭争斗多年,每一方阵营都有别人的间谍,我并不意外。”

    乔奴回归了,可潭主并没表现出多开心的样子。

    猫梨兰剑、灰原哀剑尚未有剑灵,柯南剑率先产生了器灵,也因潭主更喜欢使用柯南剑。

    “真人不得了的女人啊。”食腐真人道,“潭主,你在龙宫安排自己的人,想来你身边也有龙宫的人,你猜会是谁。”

    “三面郎君,我与雪满楼留下你一张脸,也是对你的格外开恩,你不知感激,还来送死,最好一张脸也不要了吗,成全你就是。”

    潭主挥动柯南剑,铿锵!一道剑吟穿过苍穹,引动云海沸腾。

    “而我已经看到真相了。”乔奴道。她遽地投入到柯南剑里去了,当!当!当!长剑发出一声声金属颤音。

    “潭主,如果我告诉你三面郎君成了我的基友,你会意外吗。”空中,雪满楼忽道。

    轰!

    风雪迸滚,方圆千里内,银装素裹,皆成冰天雪地。而雪满楼收起了血鹿刀,右掌按在昊天镜之上。嗤!嗤!嗤!他手掌裂开,血液涌入镜子之中。

    “哦,你这是要放出来血鹿吗。”恶龙潭的潭主不以为意道,“再者,你与三面郎君Gao基,我有不觉意外。你们联手就能杀了我。滑稽。”

    锵!

    潭主一剑斩出,登时,黑色的剑浪迸起万丈之高,涤尽漫天雪花。

    呼!

    食腐真人纵身而起,手掌之中有三团基光,呼呼旋转,三团基光散发着惊人的杀气。它们也非三面郎君自己的基气,而是他从别的大基老身上提炼的。

    蓬嗤!蓬嗤!蓬嗤!蓦地,三团基光合为一团,绚光迸涌。“极道光刀。”陡然间,食腐真人喝道。

    铿锵!刀吟遽起,撼彻苍穹。

    光刀,食腐真人手中多了一柄光刀,他手执长刀,倏地劈出,刀气掀涌,犹如狂涛,向下扫去,与黑色的剑浪相撞。登时,虚空炸碎,碎块被抛了出去。

    而金龙湖与龙宫的人开始抵御能量乱流。猿闪闪忽地挥动长剑,哧啦,一道百米长的剑气倏然劈出,像是一道细线,切开空间。

    蓬!蓬!蓬!炸声不绝,能量乱流已被猿闪闪的剑气斩碎了。

    面码与葱王也祭起各自的宝物,砸向空中,轰退涌过来的黑色风暴。“猿闪闪,我们还要在此地待多久。”面码担忧道,他心系雪青道人,不想留在此地。

    “雪青师弟并未让我们跟随他,安静地等待就好。”猿闪闪不悦道,她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又不是金龙王!

    葱王忽地跳到大缸之中,“我的本草缸木又能杀敌了。”他笑道。

    “哼,野人。”面码嘲笑道,“葱王,就你这样,也想得到雪青师弟的芳心,简直是痴人说梦。”

    “彼此彼此。”葱王道,“雪青讨厌你,有意和你疏远,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你还不知悔改,向他那边靠去,自尊心还有吗。”

    “只要能得到雪青师弟的垂青,什么自尊心,我不要了。”面码道。他与葱王虽然起了争执,可还是一致对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