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楼携怨而来,不要让恶龙潭的潭主离开的。

    “我的鹿牌怎会在你手中,龙牡丹是你什么人。”雪满楼望向水相女。

    水相女和湖翡翠、乔奴等人分开了,她的身份瞒不住了,待在湖翡翠那边只会死得更快。

    “原来那块牌子是叫鹿牌吗。”水相女暗道,“铁牌中封印着血鹿,为何我没感觉到里面有生命的气息。”

    “就凭你吗。”雪满楼嘲笑道,“你一个小小的腐女,怎知鹿牌的重要。而且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也敢进入恶龙潭?龙牡丹是有多讨厌你,所以才让你来这里送死。”

    龙牡丹来过恶龙潭两次,雪满楼也见过她两回,可他们并未直接会面。雪满楼知龙牡丹的身份,龙牡丹则不然。

    “若是龙牡丹来了,我或许会重视她,至于你,杀你都嫌麻烦。”雪满楼道,“念在你将鹿牌送回来的份上,我让他来杀你。”

    洗耳翁!

    雪满楼说的他自然是指洗耳翁。

    基六已死,洗耳琴成了无主之物,雪满楼将其摄来,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因为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谁若不服,可亲自上前,抢走雪满楼手上的洗耳琴。

    “老夫愿往。”洗耳翁怒道。

    之前,水相女使用鹿牌,写下洗耳翁三个字,让他吃尽苦头。如今有机会复仇,洗耳琴的器灵哪肯放弃。

    腾!

    洗耳翁向水相女那边纵去,他长啸不已,声浪迸滚,琴音萧瑟。肃杀之气弥漫四方。“女人,看你如何躲过老夫的杀招。”

    铮铮铮!洗耳翁五指抛弹,几十道音浪冲了出去,瞬间涌向水相女。

    “师姐小心。”

    刷!

    小玲一步掠出,遁至水相女之前,同时运转真元,她的呆毛如剑,遽地斩出,剑流滚啸,崩!崩!崩!撞碎了那些道音浪。

    洗耳翁与水相女同时一怔,他们都没想到小玲会出手。

    “吐槽界的人为何参与此事。难道还有其它的门道。”洗耳翁从来不敢小觑吐槽界的人,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里面的人因擅长吐槽而声明彰显。其中不乏吐槽大能,动辄日天。“此人拥有吐槽呆毛,而年纪又是那么的年轻,若无显赫的家世,哪有那么多的吐槽能量。”洗耳翁敛起战意,他能杀掉水相女,可不愿将小玲一起杀了。

    一直以来,水相女、乔奴等人和湖翡翠的关系最好,号称姐妹淘,而湖翡翠则是这个小团队的领袖。水相女长着一张和她年龄不相符的脸,可她在龙宫的地位高于小玲,入门更早,故而小玲称呼她是师姐,也在情理之中。

    “龙女,这也是龙女在试探我吗。”水相女暗忖,她是龙牡丹的人,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龙宫的主人早晚会知道。水相女能想象到龙女生气时的样子,“不,龙女不会放过我的。”水相女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嗡!气浪遽荡,一团吐槽能量风暴倏地扩散,“你一介器灵,也敢动我龙宫之人。水相女是我师姐,虽然她没正眼瞧过我,可有人撕比她,我还是会帮她的。”小玲道,“不要说我是烂好人。”

    “哼。”洗耳翁长袖抖开,轰隆隆,虚空遽荡,那团涌过来的吐槽能量风暴都被他扫碎了。“女人,老夫看在你是吐槽界人的身份上,故而不愿动你。你真要与水相女为伴,老夫只好……”

    “只好杀了她吗。”

    刷!

    碧紫仙飞了过来,与小玲站在一起。

    雌食梦蚁虽觉疑惑,还是走向水相女。小玲是花慈的师傅,也是引路人,师傅做什么,学生也会跟着她的脚步。“我已弃剑,此生再不握剑,若无此誓,五脏俱焚,再无来生。”花慈道。只是她这话不知是对恶龙潭的潭主讲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潭主将灰原哀剑交给花慈保管,如今收回去了。虽然没了剑,可花慈仍然修炼过潭主传下来的剑道神通。

    最重要的也是花慈最担心的,潭主真的会放过她吗。

    当!

    雪满楼左手抓着洗耳琴的一段,向下砸去,古琴有大半截被捣入泥石之中。“洗耳翁,这就是你表忠的方式吗,真让人大开眼界。”雪满楼道,“龙宫的腐女都不敢杀,你也配跟随我。”

    哧哧哧,烟气沿着雪满楼的五指向下冲刷,不停地洗琴。

    洗耳琴,顾名思义,用琴声洗涤听者的耳朵。可是如今呢,雪满楼以基气冲洗古琴,抹拭去器灵在琴弦上留下的印痕。

    “请公子手下留情。”洗耳翁骇道,“我马上杀了她们!”

    嘭!

    雪满楼又是一掌落下,洗耳琴完全没入地下。同时有一道基光冲天而起,巍巍然,像是天柱。这道基光是雪满楼用来保护洗耳琴的,若真有人想抢走古琴,先要破掉这道基光,因为洗耳琴就在光柱之中。

    锵!

    血鹿刀长吟,血雾迸开,天空像是在流血。呜呜呜,凄风遽起,像是无数怨女在哭泣。

    “指鹿为马!”

    蓦地,雪满楼喝道。

    铿锵!血鹿刀陡地劈向恶龙潭的潭主。动手,雪满楼首度动手了,而且对象还是当今恶龙潭的潭主。

    轰嗡!血雾荡滚,倏地化为雄鹿。

    雄鹿向前奔去,荡开百丈高的血浪,而是跑着跑着,它又变了马。

    那些聚在恶龙潭潭主身边的使节们开始感到紧张。“保护潭主!不能让那匹马冲过来?”

    “不,应该是鹿!”

    “是马!”

    “是鹿!”

    使节们一边争论,一边祭起各自的法宝。登时,神虹迸生,宝光冲天。

    可是那只时而是鹿,时而为马的异兽,并未放慢速度。在它身后,血气翻滚,寒风怒舞。砰的一声,它一头撞碎了一只玉碗。

    “啊,我的碗!”一位使节痛心道,那只碗正是他的,如今被毁,哪有不伤心的道理。

    砰!砰!砰!砰!

    一件件法宝都被鹿角撞碎了,登时,惨呼连天,使节们愤怒不已。可他们也只冲过来的恶兽非同小可。

    “好个指鹿为马。”恶龙潭的潭主笑道,“雪满楼,你没让我失望,从来都是。”

    轰!

    一股浩荡的剑气自潭主身上逆涌而出,抛向苍穹,震碎十方。柯南剑,潭主手中的柯南剑即将出鞘。它最不喜欢有人挑衅它。

    吼!

    时而为鹿时而为马的恶兽冲天吼啸,血浪迸滚。蓬!蓬!蓬!几个使节的身体竟然炸开了,化为血雾,飘向血浪,归位一体。

    “好可怕的基老。”

    湖翡翠暗道。她确信自己在雪满楼面前毫无胜算。“哪怕我与碧紫仙、小玲、乔奴、水相女合力催动奥死卡小金人,能不能挡下血鹿刀还是问题。”湖翡翠心生惧意,踟蹰不前。可是龙女的命令她又不能违背,否则再无安身之地,此生永难踏入龙宫半步。

    恶龙潭的潭主知道她身边大部分的使节都被雪满楼吓到了,“你们都退下,我要亲自与他撕比。”

    腾!

    潭主向前纵去,在她两侧,剑浪迸开,轰飞数十个使节,他们都是碍事之人。好在潭主顾及形象,并未杀掉他们。

    吼!

    那像鹿又像马的恶兽掉忽地怪叫不已,拧身而起,风驰电掣,撞向恶龙潭的潭主,它的鹿角像是锋利的刀刃,剖开虚空。

    “可惜血鹿并未放出来,否则我会杀了它,取走它的角,让猫梨小五郎为我铸成一柄血鹿剑。”潭主哼道。

    “什么,血鹿刀竟是以血鹿的角为材料铸造出来的。”

    “谁,谁敢动血鹿的角!”

    “那怪那把刀如此恐怖,潭主,小心啊!”

    被撞飞的使节们惊恐道,他们都听说过血鹿的可怕。然而,有人能折断鹿角,将其铸成宝刀。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

    锵!

    柯南剑出鞘了,死气涌开,覆盖千丈方圆,已将似鹿似马的恶兽困在其中。“你指鹿为马,我假装原谅你啊。”潭主道。

    嗤!

    一道剑气旋出,漫天死气全都转变为剑气。剑吟铮铮,啸动九天。噗!噗!噗!像鹿像马的恶兽,它身上炸开一团团血雾,可剑气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刺来,将它的身体贯穿。

    蓬!那只像马似鹿的异兽还是迸炸开来,血雨缤纷,洒向大地。

    “噢噢噢,看到了吗,对面的基老,这才是潭主的实力,在她面前,你有胜算吗!”

    “潭主,杀了雪满楼!”

    “杀了雪满楼!”

    “他敢挑战潭主,已是对您的大不敬,这样的罪人绝不能留下。”

    恶龙潭的使节们再次叫嚣。可幸存下来的秋裤基老全都选择沉默,因为他们已知潭主不会保护他们。知道又能怎样,他们可不敢背叛她。

    “雪满楼究竟是谁!”

    “潭主只是杀了一只恶兽而已,恐怕雪满楼的杀招还在后面。”

    “血鹿的契主,他有多可怕,我们难以臆测。恐怕血鹿的角就是他折断的!”

    秋裤基老们心里跟明镜似的,忽然间能认清现实了。不管是楚门还是潭主,都不拿他们当人,随时都能舍弃他们,和家畜相比,他们的地位高不到哪里去。

    如果雪满楼能杀掉潭主就好了!很多秋裤基老都有了大逆不道的想法,他们以目示意,互传心思,脸上都挂着冷笑。哪怕雪满楼杀不掉潭主,能重创她也是好的,再不济,两人都同归于尽也行啊。

    秋裤基老们已将希望寄托在雪满楼身上。

    轰!血雾散开,剑气也在同一时间消失。蓦地,天空如镜,将地上的人都照在镜子之中。

    终于有人发现苍穹变得很诡异了。“啊!我的眼!”鬼奴使嚎叫道,他抬头望向天空,刷刷,两道红色的光华斩下,瞬间刺瞎了他。鬼奴使毫无反抗之力,在地上滚动。轰!一道血红色的火柱降了下来,将鬼奴使烧成了灰烬。

    除了鬼奴使,还有恶王使、蝗君使等人也被烧死了。这下,再无人敢直接望天空。

    刷!刷!

    恶龙潭的潭主迳自抬起她高贵的头颅,倏地仰望苍穹。

    哗啦啦!火链从天上降落,要将潭主捆起来。“雪满楼,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潭主哼道。他挥动柯南剑,当!当!当!一道道火链全部迸碎,难以靠近她。

    “我的目的?”雪满楼笑了。他身在虚空之中,那面巨大的镜子就在他上方。谁敢看镜子,谁就会被镜子里劈出去的镜光攻击。镜光能变成火柱,火链,火光,并无固定形态。

    铁牌,封印血鹿的铁牌嵌在镜子的中心。寒气在镜子表面散开,像是在冲刷镜面。

    “潭主,是你先背叛我的。”雪满楼道,“我曾经很相信你,也想做一个安静的基老,可你毁了我的一切,让我从梦里醒来。”

    “不,雪满楼,你还在梦中。”恶龙潭的潭主道。

    “雪满楼还在梦里?”碧紫仙暗道,何意。她眼睛蒙了一层紫色的光晕,能阻去镜光,不至于伤害到她的眼睛。

    小玲的吐槽呆毛变成了两片叶子,挡在眼睛上,可通过叶子,她还是能看清周围的一切,包括天空中的那面镜子。此时,小玲也听到了恶龙潭的潭主在说什么,“梦里?她为什么说雪满楼仍在梦里,谁的梦!”

    “哈哈哈!”雪满楼大笑,“潭主,你还在痴人说梦吗。”

    叮!

    雪满楼用血鹿刀的刀尖捣了一下铁牌,金玉相撞声倏地响起。铁牌里的血鹿大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再不要待在里面。”

    “你很快就能出去了,血鹿。”雪满楼道。

    “是吗!”血鹿喜道。

    “君埋雪下泥销骨,我寄人间花满楼。”遽地,雪满楼又道。

    雪!

    天空开始下雪了,很快,大雪覆盖了地面,寒风呼啸,万里冰封,银装素裹。一些秋裤基老都被冻死了,难以抵御寒气。活着的使节们也瑟瑟发抖,聚在一起,便是如此,他们仍觉得灵台都被冻住了。

    锵!锵!

    灰原哀剑、猫梨兰剑遽然而起,在潭主上方飞旋,荡开落下来的大雪。

    湖翡翠、乔奴则躲在奥死卡小金人之下,“雪满楼想做什么!为何下起雪来了,该死的鬼天气。”

    “碧萝莉,你的中二病火快点吐出来,到你表现了。”小玲道。

    “你想被我烧掉吗!”碧紫仙怒道,她是修炼了中二病火神通,可不是用来烤火的啊。

    花慈已经现出原形,用它的身体挡住冰雪,“师傅,感到暖和些了吗。”花慈问道,“我的眼睛快睁不开了。”

    “不能阖上眼睛,否则你再也醒不过来,还有,恢复人形,不要再蚁化。”小玲道。

    “你师傅说的不错,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碧紫仙也道。

    可她们的话都没传到花慈耳中,它已经睡着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