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楼与当今恶龙潭的潭主是旧识,而且俩人之间有约定,只是潭主先违背了誓言,盗走了催命婆符。

    因为潭主额背叛,雪满楼不得不封印了他的契约兽,血鹿,也就是那块铁牌。

    封印了血鹿之后,事情并没完,潭主再次设计,这次,雪满楼连铁牌也没能留住,被恶龙潭外的人拿走了。

    而拿走铁牌的人正是龙牡丹。

    水相女以为她是无意中捡到这块玄奥的铁牌,其实不然,是龙牡丹有意让她捡到的。因为在那之前,龙牡丹来过恶龙潭,而且全然而退。

    所以龙牡丹说谎了。

    第二次进入恶龙潭时,龙牡丹有了同伴,即是龙女与金龙王。三位大腐女心思不同,目的之一却是一致的,化龙池。她们都想知道为何龙族惧怕化龙池,为何被池水浇到就会被化去一身龙鳞、肉、骨头,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

    龙宫。

    有人掀去棺材盖。“主人,你可以出来了。”那人道。

    哧哧哧!哧哧哧!银色的龙气迸滚,冲出棺材。而一直都是假死状态的牡丹亭的主人醒了过来。

    “事情顺利吗。”龙牡丹问。她右手按在棺材边沿,坐了起来,只是头有些疼,而且她身上还有几个血窟窿需要处理。

    龙女与金龙王离开之前,龙女犹不放心,提起太隐剑,向她的师姐刺了下去。她刺了五剑,每一剑都能重创龙牡丹,可又不会要了她的命。因为龙女并不希望师姐死去,并非她念旧,而是还有未完成的工作需要龙牡丹醒来时去完成。

    太隐剑是太虚剑的仿制品,剑成之际已有器灵。

    如今,太隐剑的剑灵就站在棺材的另外一侧,她无动于衷,看着龙牡丹坐在棺材里,而且一点也不吃惊,像是知道她会苏醒似的。

    “龙女还是不够心狠。”太隐剑的剑灵冷漠道。

    “还不够狠吗,她让主人的龙元流逝的速度更快了。越是动用龙元,主人的伤体恢复的时间越慢,甚至不能痊愈。”棺材一侧的腐女不悦道,“而你是太隐剑的剑灵,这样做真的好吗,不向龙女汇报现在发生的一切。”

    “龙女与龙牡丹,你们对我来说并无多少差别,谁最后能拿走太隐剑,我就忠于谁。”太隐剑的剑灵回道。

    “不够!”龙牡丹道。因为醒来了,哪怕她不动,龙元还在流逝。“剑符,太隐剑的剑符在哪里。”

    “真是让人惊讶,你知道太隐剑也有十二枚剑符。”剑灵惊道,“龙女都不知,你从哪里听说的,除了我之外,应该没谁知道才是。”

    “世上哪有永远的秘密。”龙牡丹道,“师妹刺了我五剑。”

    “所以你需要无枚剑符堵住创口。”太隐剑的剑灵道。

    “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了。”龙牡丹道,“可我杀你不过一念之间,怎样,要试试看吗。比你有趣的器灵不多了,我实在不愿杀你。”

    呼!

    龙牡丹自棺材里站了起来,登时,龙气荡滚,咔嚓,咔嚓,盛放她用的棺材碎掉了。与此同时,牡丹亭亭主右手覆盖的龙鳞有几片飞了出去,每片龙鳞有树叶大,呼呼怒旋。而且每片龙鳞的颜色都不一样。

    太隐剑的剑灵若敢说半个不字,龙鳞将会把她削成碎片,而且不会重聚,彻底消散。哪怕龙女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因为龙牡丹不在乎了,她敢杀剑灵,就有法子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太隐剑蕴生新的剑灵。

    “什么都瞒不过你。收起你的逆鳞,我可不敢招惹它们。配合你就是了。”太隐剑的剑灵道。

    “龙女与金龙王计划了多年,不会放弃的。算算时间,她们应该到恶龙潭了。就像你说的,时间不多了。我带你们去找剑符。”剑灵又道。“太虚剑有十二枚剑符,太隐剑也有相同数量的剑符,可是八枚剑符毁掉了,只剩下四枚了。你需要五枚剑符,恕我难以办到。”

    “师妹刺了我五剑,需要同等数量的剑符堵住伤口。你却告诉我只有四枚剑符,很让人怀疑你的说法。”龙牡丹道。

    叮!

    一片绿色的龙鳞切了下去,几乎削去剑灵的脑袋。

    太隐剑的剑灵毫无反应,像是被斩的不是她自己的脑袋似的。“我什么都告诉你了,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龙牡丹。再说,杀了我,那四枚剑符也别想得到了。这不是威胁,而是如实奉告。”

    “主人,她说的很对。”迎接龙牡丹的腐女道,“不能杀她。”

    “我知道啊。”龙牡丹道。她拈了三片龙鳞,一片嵌入太隐剑剑灵的断颈处,另外两片放入了她的灵台之中。“走吧,去取仅剩的四枚剑符,希望它们还在。我可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你还是那么喜欢说笑。”太隐剑的剑灵道。“临走之前,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可你要向我保证不生气。”

    “嗯?”龙牡丹身边站着的腐女不悦道,“你真的不怕死吗,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敢和主人提条件。”

    “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说,我不生气。”龙牡丹道。

    “有一枚剑符已经在你身上了,是我以前偷偷放的。”剑灵道。

    “”

    “”

    龙牡丹与她的手下都无语了。心道,你还真敢说!

    想了一下,龙牡丹仍不知剑符在自己身上的哪个地方。“你来取吧。”龙牡丹道。

    “主人,不行!”那位腐女当即道,“太隐剑的剑灵不老实,谁知道她还会做什么,我来取。”

    “实际上除了我,谁也取不出仅剩的四枚剑符。”剑灵又道。

    “你在威胁我们吗。”

    “不,我在陈述事实。”

    “你来取。”最后,龙牡丹开口道,“我相信你,我们还像以前那样。”

    “你应允的,不许反悔。”太隐剑的剑灵道。她向龙牡丹走去,“能不能低头,你太高了,我够不到。”

    “你!”龙牡丹旁边的腐女怒道。“再敢对主人无礼,我马上杀了你。”

    “安静些,龙牡丹已经低头了,你还在抱怨什么。难道你能代替你的主人。算了,剑符如果放在你身上,你早就死了。”太隐剑的剑灵道。

    “哼,我就当你在恭维主人。”那位腐女不悦道。

    “你看,剑符就在这里。”太隐剑的剑灵将手放在龙牡丹的脖颈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取出了一枚剑符。

    太虚剑的剑符是金钗形状的,太隐剑的剑灵则不然,是金钥匙状。

    “你如何做到的,我毫无察觉。”龙牡丹道。

    “其实是在你装死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将剑符放在你身上。”剑灵道。

    “很好,我原谅你了。”龙牡丹说。她从剑灵手里接过那枚金钥匙,按到她身上的伤口里,倏然间,伤口愈合,而龙元的流逝速度减慢了。“让我猜猜,剩下的三枚剑符在哪里。”龙牡丹忽然起了兴趣,开玩笑道。

    “你该不会告诉主人,那三枚剑符就在龙宫吧!”龙牡丹身边的腐女不悦道。

    “怎会,我怎敢啊。”太隐剑的剑灵道,“龙宫再怎么说也是龙女的行宫,她对龙宫的了解比你我都多。如果剑符在此地,龙女肯定会知道的。”

    “我知道剩下的三枚剑符在哪里了。”龙牡丹道。

    “我好像也猜到了。”龙牡丹身边的腐女郁闷道,“你真是会藏东西。”

    “走吧,去牡丹亭。”太隐剑的剑灵如实道。“龙女对牡丹亭的熟悉程度不如你,你虽然知道了大体的位置,可具体的位置呢。”

    “这我就不知了,毕竟牡丹亭也有我不熟悉的地方。”龙牡丹笑道。

    身上的五处剑伤,龙牡丹已经治愈好一个了。就算找到剩下的三枚金钥匙状的剑符,她也只能堵上四个伤口,还有一个无法治愈。除非她从龙女手里夺走太隐剑。这点,不管是剑灵还是龙牡丹都心知肚明。

    心照不宣,只是为了不让彼此难堪。

    刷!刷!刷!

    三道身影遽然遁去,向牡丹亭驰来。而龙宫的留守之人毫无察觉。龙牡丹也没杀掉无关之人,因为没必要,留着她们还能规划更有趣的杀人方式,时间总会有的,而且会有很多。

    牡丹亭。

    表面上龙女已经接管牡丹亭,可这片广阔的土地还在龙牡丹的掌握之中。对她忠心耿耿的副亭主可不止一人。

    龙牡丹等人还未接近牡丹亭,就有四位副亭主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是亭主!”

    “亭主回来了。”

    “这么说,龙女已经不再龙宫。”

    “先迎接主人,剩下的事由主人定夺。”

    腾!腾!腾!腾!

    四位副亭主电射而去,前来迎接龙牡丹。多年等待,只为今天。

    不多时。

    太隐剑的剑灵、侍者先到了,龙牡丹最后才到。

    “主人!”

    “是主人!”

    “您回来了!”

    “主人!”

    四位副亭主激动道,她们看着龙牡丹,齐齐跪倒在地,“是我等无能,不能守护主人,请亭主降罪。”

    “你们何罪之有。能守住牡丹亭已经证明了你们的衷心,都起来吧。”龙牡丹道,她隐瞒了自己身上的剑伤。“龙女留下的人都杀了,一个不留。这里是牡丹亭,而非龙宫。”龙牡丹又道。“去第三亭等我,我还有其它的事处理。”

    “是!”

    “是!”

    几位副亭主也不敢多问,站了起来,向第三亭飞去。

    “只剩下我们三人了,你也该去取出剑符。”龙牡丹身旁的腐女命令道。

    “是,是。我们一起去,否则你们会不安的。”太隐剑的剑灵道,“而且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因为你已经决定背叛龙女了。”龙牡丹道,“师妹不杀我,不代表她不杀你。你比我更清楚这一点,太隐剑终将挂在牡丹亭。而你想待在龙宫还是牡丹亭,我并无任何意见,会尊重你的选择。”

    “你的大度让我万分感动。”太隐剑的剑灵道。

    “因为我们是同伴。”龙牡丹道。

    “嗯,是同伴。”太隐剑的剑灵道,“同伴就该相信彼此,真好。”

    两人相视而笑。

    “一枚剑符在第一亭,一枚在第五亭,还有一枚在第七亭。”太隐剑的剑灵道,“说你你猜对了一个地方,不在第三亭。”

    “随口说的,看来我运气不错。”龙牡丹道。

    随后三人在第一亭取出了一枚剑符,在第五亭取出了另外一枚剑符,可在第七亭无功而返,因为最后的那枚剑符不在。就是太隐剑的剑灵也吓到了,因为她确信龙牡丹真的会因此而杀掉她的。

    牡丹亭,第七亭。龙牡丹身上有三个地方的剑伤治愈了,还有两个地方。“不在,不在这里,我能原谅你第三次吗。”牡丹亭的亭主冷冷道。

    “只有两个原因,还需要我说明吗。”太隐剑的剑灵道。“第一,剑符被人取走了,可这人不是龙女。第二,剑符自己飞走了,去追太隐剑。这种情况是最坏的,龙女会有所察觉的。”

    “没关系,师妹知道我还能动,也没关系,就让她知道吧,我们迟早会见面的,时间问题而已。”龙牡丹道。

    “你肯再相信我一次。”太隐剑的剑灵道。

    “只能如此。”龙牡丹道。“找到三枚剑符总比一枚没找到要好。”

    “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一直跟着龙牡丹的腐女问。

    “好问题,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龙牡丹似笑非笑道,“你们来告诉我,让我休息一会。”

    嗯?龙牡丹又在想什么。太隐剑的剑灵不安想道,她是器灵,可同样爱惜自己的命。太隐剑没了器灵,只要剑没毁掉,还能诞生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剑灵。每一个新生的剑灵都是唯一的,不能继承之前的剑灵的任何意识。

    “主人,我们去第三亭,和副亭主汇合,相信她们已经命令手下肃清龙宫的人了。”腐女道。

    “不,让她们来我们这边。”龙牡丹道,“你去接她们。”

    “是!”侍女匆匆离去,不敢违抗龙牡丹,生怕晚了会耽误亭主的大事。

    等到那位腐女离去了,龙牡丹才道:“现在……”

    太隐剑的剑灵道:“现在?”

    龙牡丹道:“现在只剩下我们俩了。”

    剑灵道:“我没什么可单独向你诉说的了,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了,龙牡丹。”

    龙牡丹道:“不,不是你告诉我,而是我讲给你听。”

    嗯?讲给我听?为何单独讲给我听。太隐剑的剑灵忖道,她还是静静地盯着龙牡丹的眼睛,并无任何惧怕。因为她知道,如果龙牡丹看出她有任何畏惧之意,将会出手杀掉她。

    龙牡丹道:“我记得师妹与金龙王的关系不好,可她们为什么在一起了。”

    剑灵道:“我该发表意见吗。”

    龙牡丹道:“我分析给你听,你什么都不用说。”

    剑灵道:“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