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湖翡翠杀了六马,基六伤心的想去死。可在他死之前,非要杀了湖翡翠不可。

    兄弟之仇不报,“我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奥豆豆哟。”基六泪流满面,汉子有泪不轻掸,湖翡翠可以说是彻底伤害到了他的芳心。

    砰!

    秋裤六一掌劈下,摧毁一头基老的生命之海,“挡在歌神面前作甚,你只会死得更快。潭主,是你吗。”

    剑鞘!

    一把剑鞘飚射而来,悬在虚空。

    是柯南剑的剑鞘,而且剑鞘由潭主保管。

    不止是秋裤六,另外一位歌神六神花也怔住了,潭主?她居然没死,消息有误。不可能,绝不可能。蹬蹬蹬,六神花向后退去。他失去了一条手臂,本名之花也碎掉了好几朵。“我背叛了潭主的事若被她知道……”六神花不敢想下去了。

    依着潭主的脾气,她定会手刃仇人,宁可全杀,不会放过任何一人。

    锵!锵!锵!

    柯南剑为首,灰原哀剑、猫梨兰剑次之,三柄剑遽地飞向剑柄。像是久离河水的鱼儿,再次跳进水中。

    可基六还在撕比湖翡翠,潭主来与不来都和他无关,亲兄弟死了,就是潭主她爷爷来了,基六仍是无动于衷。“阔别多年,恶龙潭还是我记忆中的故土吗。”倏尔,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麝香涌开,潭主还是现身了。

    “是潭主!”

    “潭主来了!”

    “潭主,秋裤六与基六等人杀我恶龙潭之人,罪不可赦,请您降下惩罚,让恶人伏诛。”

    “请潭主杀了秋裤六、基六、以及金龙湖与龙宫的闯入者。恶龙潭是我们美丽的家园,不容外人踏入。”

    “恭迎潭主!”

    “真的是潭主!潭主,您终于肯出现了,我们每天每夜都在祈祷,都在等待您的再临。看来,吾等的衷心与愿望传到您那边了。所以您才来拯救我们,再次振兴恶龙潭。”

    为了保命,在场的秋裤基老不顾一切,什么脸皮,什么尊严,都不重要了。楚门已经弃他们不顾,再不找到新的靠山,他们都会被杀掉的。

    潭主笑而不语,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美丽以及自信,散发着澎湃的腐女气息,荡卷万丈方圆。“柯南剑,猫梨兰剑,灰原哀剑。”潭主轻声道,“辛苦你们了,我既然回归,再不允许别人使用你们。”

    铿锵!柯南剑归入剑鞘之中。

    猫梨兰剑、灰原哀剑化为两把梳子,放到潭主的头发中。

    至于雌食梦蚁,她本能地畏惧潭主,她最初的主人。“我与你已经断绝关系,已是自由之身。再不受你的约束。”花慈道。

    “你的事待会再说。”潭主道。她说话时,周围的秋裤基老都安静下来了,包括秋裤六与金龙湖的基老、腐女。

    水相女、乔奴也凝视着恶龙潭的潭主,她可是比龙牡丹、金龙王、龙女还要可怕的腐女。“原来潭主就长这样吗。”乔奴心道。

    碧紫仙、小玲站在一起,雌食梦蚁则靠着小玲,她笑的有些勉强,脸上更多的则是恐惧,源于对潭主的恐惧。“我真的能离开她?她会放过我?”花慈并不敢确定。以前她是食梦蚁,并未修炼出人形,现在拥有人的躯壳,也同样拥有了人的感情。

    陆陆续续的,潭主身边飞来很多使节,大多数都是基老,也有部分腐女。使节们簇拥着潭主,震慑群基的同时也让他们定下心来了。

    得救了。潭主会救我们的!这是很多秋裤基老的共同心声,然而六神花不屑一顾,心道,你们还在感激那个女人,她比楚门还无情。求人不如求己,能逃就逃吧,兴许还能多活一会。六神花是不能逃了,因为潭主已经开始针对他了。有三道剑气如影而至,跟着六神花,他若再退后几步,将会被剑气贯穿生命之海、基油油田。

    “清算的时间到了吗。哼,这可是潭主最擅长的。”六神花暗道。他已知自己的命运,“可怜我一世基明,终要毁在一个女人手上。可恶。”虽然不甘,歌神也黯然伤神。“刘柳六跟着雪青道人离去了,暂时逃过一劫,可他也不得好死。”想到曾经最要好的基友,六神花的心情稍稍好了些,“再美的基情,也敌不过莫测的人心啊。”

    “难再续,难回头,唉,我这一生为了什么而活的……”六神花异常颓废,野心什么的也被现实凿穿了。“如果安静地做个美基老,我还是快乐的歌神啊。”

    “奥死卡小金人。”潭主觑向湖翡翠那边,“龙女真是舍得,小金人都肯拿出来。可你,却不配拥有。”她指的自然是龙女的学生。

    “潭主,让我去为你取来奥死卡小金人。”原谅使笑道,他是一位帅气的小伙子,头发、眼睛、睫毛都是绿色的,可谓一身绿气。

    “原谅使,单凭你一个人恐怕抢不回来小金人。”第二位使节开口道,他亦是基老,号称大脚使,因为他的脚很大,异于常人,故曰大脚使。

    “两位,我们一起去吧。”第三位使节笑道,她是婆符使,银发飘舞,身段风消声,名字里虽然有一个婆字,可相当年轻,而且很有魅力。婆符使掌管催命婆符,在使节中的地位很高。

    恶龙潭的潭主没说答应,也未拒绝。

    三位使节都当潭主默许了,故而越众而出。腾!腾!腾!遁光扬舞,战气迸开,原谅使、大脚使、婆符使从三个方向杀到湖翡翠那边去。

    小玲与碧紫仙得到了龙女的旨意,力保湖翡翠安然无虞。“花慈,跟着我,我知道你在害怕潭主。”小玲道。

    “好。”雌食梦蚁答道。她确实畏惧曾经的饲主,而且灰原哀剑也被收回去了。

    “没法子,我们只能去帮湖翡翠。”碧紫仙道,她一走,黑色的猎犬也追了上去。“真不像是你,为何帮她,只因龙女的命令吗。”

    “不,是奥死卡小金人指引我这样做的。”碧紫仙诡异道。

    “主人真是太坏了。”黑色的猎犬笑道,它已知契主的真实想法。

    能得到奥死卡小金人青睐的都是演技派啊。

    基六当真了得,以一敌三,仍不落下风。铮铮铮!琴声荡开,斩退水相女、乔奴。洗耳翁也飞回来了,和基六站在一起。

    “老夫并没被邀请。”洗耳翁叹气道,“看来病菩提并不欢迎我。无妨,老夫就助你一臂之力。”蓦然间,洗耳琴的器灵右臂扬起,五指似剑,“那个胖胖的腐女很符合老夫的胃口。”洗耳翁笑说,他选定了水相女。“让老夫为你洗耳。”

    哗!哗!

    两道红色的泉水自洗耳翁右掌掌心发出,遽地涌向水相女,泉水更像是锥子,一道泉水刺向水相女的左耳,另外一道则刺向她的右耳。

    洗耳翁所谓的洗耳,自然是用对方的血液冲刷她自己的耳朵。

    刷!

    水相女向后飞去,避开一段距离,忽地,她身形稳住,右手凭空拈出一块铁牌,牌子上写着两个字,无名。“老头,你已经告诉我你的名字了。”水相女漠然道,“你选择我,多半是看我好欺负。”她的手指忽地破了,哗!一道血水迸出,洒在铁牌之上。而原本的“无名”二字忽地变成了三个字,洗耳翁。

    “啊,那是什么牌子!为何老夫心绪不宁。”洗耳翁惊道,他可是器灵,除了受制于洗耳琴与基六外,还没什么能钳制他,可铁牌却让洗耳翁如坠冰窖。

    蓬!蓬!

    洗耳翁发出去的两道泉水忽地炸开了,血雨簌簌落下。

    “为何会这样。”洗耳翁震骇道,“老夫的身体不听使唤了。基六,小心!”洗耳琴的器灵大声提醒他的主人。

    腾!

    洗耳翁倏地化为一道钢铁长流,怒涌而去,撞向基六的脑袋。

    “嗯?”

    基六也已察觉到洗耳翁的不对劲。当的一声,他挥掌拍在洗耳琴之上,将琴推出去,用来阻挡洗耳翁所化的钢铁长流。

    乔奴与湖翡翠怎会放过机会,“大乔之扇。”乔奴喝道。她手臂挥舞,一把扇子出现了。啪!乔奴将扇子打开,“基六,就是潭主来了,她也保不住你。”呼!呼!乔奴挥动扇子,登时,香风腾卷而出,数百道风刃同时劈向基六。

    而湖翡翠再次运转真元,摧动奥死卡金人,轰隆隆,巨大的金人划过长空,直接撞向洗耳琴。

    乔奴与湖翡翠分工明确。

    原谅使、大脚使、婆符使冷眼旁观,他们可不会去救基六。“洗耳琴也不错。”原谅使忽道。

    “喂喂,你又不玩音乐,要什么洗耳琴。”大脚使道。

    “你们说是奥死卡小金人结实,还是洗耳琴更坚固。”婆符使道。

    三位使节都在观战。蓦地,忽闻哐当一声怒响,奥死卡金人与洗耳琴以及洗耳翁所化的钢铁长流,三方撞在一起,金铁交鸣声传遍千里,声浪迸滚,虚空塌陷。

    “那块铁牌!”湖翡翠瞥了一眼水相女,“可不像是龙女赐给师妹的。她是从哪里取得的,很可疑。”

    洗耳琴与洗耳翁相撞,基六身为他们的主人,也受到反噬。“噗!”基六连续吐出七十多斤鲜血,然后又吐了五次,每次的血量都差不多。因为是恶龙潭歌手界的大神嘛,这点血不算什么的。

    嗡!

    一团基气迸开,那道钢铁长流再次化为洗耳翁,他瞥了一眼洗耳琴,毫不犹豫地跳了过去,隐而不见,再不出来了。可洗耳翁的名字还在铁牌上,牌子被水相女拿着。“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她道。

    水相女三指抓住铁牌,并用小拇指敲打牌子的后面,叮,叮,叮……十几声之后,铁牌前面的“洗耳翁”三个字由红色变为青色了。

    躲在洗耳琴之中的器灵惨叫一声,狼狈地跳了出来,他一头银发也被染青了,而且面容扭曲。“女人,你对老夫做了什么!”

    水相女并不答话,叮叮叮!叮叮叮!她叩击铁牌的速度越来越快,金玉相撞声愈发响亮。“我还能做什么,送你去死而已。”水相女心道。她是龙牡丹的傀儡,也是安置在龙女身边的暗子。

    然而水相女手中的铁牌却不是龙牡丹交给她的,而是她捡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水相女亦然。

    关于铁牌的由来,龙女也答不上来,她也仔细研究过,最后还是扔给了水相女,让她妥善使用,不可误伤了自己。“只要在铁牌上写出别人的名字,那人就会受到我的控制。”水相女暗道。

    最开始时,她写下的名字是红色的,接着是青色,随后是紫色,最后是黑色。若名字彻底黑化,那人也没救了,将会吐血而亡。

    “为何洗耳翁的名字只能变成青色,而不能变成紫色、黑色。”水相女奇怪道。

    “师妹,小心!”

    蓦然间,乔奴焦急道。因为她瞥到大脚使出手了,不,是出脚。轰隆隆!黑色的基气荡滚,一只巨大的脚踩向水相女。

    那脚不是大脚使的还能是谁的。

    原来,大脚使一只观战,忽觉脚痒,只好动脚了。他的两只脚从出生时就泡在祖传药水之中,年复一年,从未间歇过。“我的脚气和基气混合了,你抵挡不住的。”大脚使笑道。

    刷!

    水相女远远遁去,她确实受不了大脚使的脚气。

    因为不知道大脚使的真名,她就算在铁牌上写下大脚使三个字也无济于事。何况水相女还没解决掉洗耳翁。

    “我也去会一会龙宫的人。”

    原谅使笑道,他手臂缠着几十道碧光,像是藤蔓,飕!飕!飕!几十道碧光倏地荡扫而出,三道劈向湖翡翠,更多的则是卷向奥死卡小金人,要将其卷走,送给恶龙潭的潭主。

    婆符使抓着一个袋子,忽地将袋口打开,霎时间,几百张五颜六色的符箓飞了出去,像是落英,缤纷散开。可这些符箓中并没催命婆符,那是婆符使的本命之器,不会轻易使用。“基六,你的兄弟六马死了,你为何还不去死,我送你一场。”婆符使和基六有过节,趁此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基六。

    呼!

    洗耳翁长发卷起,裹了洗耳琴,向高空遁去,他不再管基六,主人死了那就死了吧,只要洗耳琴没事就好。

    兄弟死了,器灵也背叛了自己,还带走了洗耳琴,基六也够倒霉的。“你们都想我死,那我就死给你们看。”基六狂笑,“哈哈哈哈!你们都要为六马陪葬。”

    啪!啪!一张张符箓贴在基六身上,可他置之不理。

    “不好,这厮要毁掉自己的基油油田!”婆符使惊道,她已经觉察到基六的本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