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舅拒绝了王九的邀请,可他们仍然有说有笑。

    “嗯?”

    王九蓦地望向远方,“来了!”

    “是来了。”琴舅道。

    其余的基老还很懵比,可王九与琴舅却是知道的,天女与猫梨小五郎一行人快到了。

    忌惮,王九很忌惮天女,毕竟那是活在九天河历史中的传奇腐女,而且现在还活着。“天女并未隐藏气息。”王九暗道。他的身份也不简单,离开九天河之前,天河之主交给他一枚玉佩,只要随身携带,若是天女靠近了,玉佩就会炸裂。而王九就能辨出谁是天女。

    咔嚓,咔嚓!藏在王九袖子里的玉佩碎掉了,“天女将至。”王九凛然,他马上就能见到传说中的腐女了。

    “猫梨小五郎、舞菲菲来了,此外,还有一位强势的腐女。”琴舅尚且不知天女的身份,相隔很远,他仍能觉察到她的可怕。“压制,剑炉以及器灵都被那位腐女压制。”琴舅忖道,他很奇怪,为何猫梨小五郎毫无反抗。

    “难道小五郎身边站着的是妃英鲤的朋友或者闺蜜?”琴舅怒道,自从他和猫梨小五郎互换了本命基油,就已和妃英鲤站在了对立面。用一句话来概述,前妻与现任的关系。

    “为了迎接天女,首先需要清场。”王九忽地祭起丑牛小刀,哧哧哧,刀气怒旋而出,像是无数长针迸甩开来。“我可能是牛。”王九道。他右掌向上拍去,数千道基气迸涌,与刀气汇聚。

    牛!一头公牛出现了,牛高百丈,铁蹄能踏破山河,而且身上挂着数不清的黑针似的牛毛。“你们只知道丑牛小刀是松鼠仙子亲手打造的,可知它背后的意义。”王九道。

    “喂喂,王九放出一头牛,他想做什么!”

    “难道那头牛是封印在丑牛刀中的怪物?”

    “王九,就算你来自九天河,你不能在此地诛尽吾等有志之基。”

    琴舅之外的基老聚在一起,他们大声喝道,斥责王九的不是。可王九笑了,“没能力的人,再怎么呼喊也是噪音。而像我这样有实力的人,就是声音再小,你们也得听着。”

    “我终于知道丑牛小刀之中封印的是什么了。”琴舅道,“是夔牛的异种。”

    夔牛罕见,也许已经消失了,可它们的血脉还是传了下来,一些牛族就具有夔牛的血统。当年,松鼠仙子偶然得到一块牛骨,本想将其锻造为剑,可事与愿违,最终铸成了刀,可刀的造型太丑,仙子呼之曰丑牛刀。

    轰隆隆!

    刀气、基气凝成的巨牛向下撞来,天空都在幌荡,气流迸窜,绚光抛舞。地上的基老们害怕了,他们终于明白王九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要杀掉他们。

    “我怎可能被一头牛撞死,开什么玩笑。”

    一年轻的基老怒道。

    “恶龙潭还有好小鲜肉在等着我,我的大姬姬只有能动,基情就不会成为历史。”

    又有基老站了出来,他们都不愿被一头牛撞死。

    可是王九已经下定决心,除了他与琴舅之外的基老都得死。“牛头人之光。”他忽道,话音一落,那只公牛幌动脑袋,刷刷刷,一道道绿光劈了出去,斩向基老们。

    “牛头人之光又被称作原谅之光,你们可以安息了。”王九道。

    噗!噗!噗!

    一只只基老的身体炸开,只要被绿光劈中,他们的脑袋就会钻出一支黑色的牛角,贯穿他们的颅腔。

    琴舅并不觉得王九的做法有多过分,他还有些欣赏那从九天河走出来的汉子。“高雅,有品位。这样的基老才是吾辈中人。”琴舅对伏特加说。

    “主人,看我作甚,我又不是基老,咱可是爷们。”伏特加道。

    伏特加是归天剑的剑灵,可谁规定了剑主是基老,剑灵就必须是基老。伏特加并无基油油田,他喜欢的是姑娘。比如说双鼠剑的剑灵,仓鼠娘,松鼠娘。

    王九在另外一边清场,琴舅也转过身来,并非不忍,而是准备迎接基友。

    基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琴舅和猫梨小五郎分开了几十天。“小五郎,你为何带着腐女来见我。”琴舅哼道。

    解释,他需要一个解释。

    “琴舅,你还是不是土著基老,怎能让王九杀掉那么人。”一穿着金袍的汉子怒道,他叫做金孝子。却是不折不扣的败类,为了Gao基,连家都不要了,什么父母,什么老婆,浮云,都是浮云啊,基友才是重要的。

    金孝子还是有些本事的,否则死去的铁牛道人也不会邀请他。

    琴舅很想笑,明明是金孝子等人埋伏在此地,为了杀他而来。如今,他们被王九反杀,又惦念起旧情来了。滑稽啊。

    “孝子割肉。”蓦地,金袍汉子吼道。只见他并掌如刀,倏地斩下,削去自己的一块肉。登时,血溅七丈,基气迸滚。而那块飞出去的肉像是活了一般,生出很多长须,抓向琴舅的后背。

    琴舅仍未转身。这时归天剑的器灵伏特家拧过身来,对着那块飞来的肉。“孝子之肉,我收下了。”只见伏特家一指点出,哧啦,剑气迸出,斩向金孝子割下来的肉。

    崩!崩!崩!

    那些从肉块上飞舞出去的长须,甫一碰到剑气,接连迸裂,肉块被炸成碎肉,碎肉又变成了肉屑,最后变成一蓬灰烬。

    金袍汉子还想再割肉,刷,一道鼠形剑气飚射而来,贯穿“孝子”的心脏,“不必割肉,我摘走你的心脏就是。”仓鼠娘笑道。

    松鼠娘却是站在金袍汉子身后,她手里拎着一枝松枝,松枝的另外一头按在金孝子的肩上。嗤嗤嗤,嗤嗤嗤!剑气瞬间涌入金孝子的肩头,在他的四肢百骸中窜动,将他的基气、真元都绞碎了。

    琴舅没出手,可不代表他的器灵能忍受金孝子。伏特加、仓鼠娘、松鼠娘,三人各自出了一招,已经断绝了金孝子的生机。

    哞!

    蓦地,一声吼啸撼动荒野,群山幌动,树叶迸飞。那只巨大的公牛显然不愿意回到丑牛小刀之中,它愤怒地望向王九。

    王九道:“我以丑牛刀的刀气为你重塑身躯,并用自己的基气作为你活动用的粮食。如今,我不需要你,你就该听话。”

    哗!

    王九脚下升起一道冰泉,倏地涌向巨大的公牛。哗啦啦,泉水之中飞出一道道冰链,缠住公牛的四肢,脊梁,牛首。

    “不修理你,你大约不知道我的厉害。”王九道。他不再提供基气,公牛越是挣扎,冰链缠绞的越厉害,公牛身上结了一层冰。

    几息之后,公牛带着不甘,被冰链拖进泉水之中,随后被甩到丑牛刀之中,又被封印了。

    再看四周,残肢飞舞,碎骨扬洒,再无活着的而且完整的基老,都被王九斩去。“天女大人,九天河最尊贵的人啊。”王九收起丑牛刀,并向东边跪下。“再次恭迎天女。”

    “天女!”

    琴舅惊道。

    伏特加与仓鼠娘、松鼠娘也都怔住了,来人是天女,和楚门齐名的天女,恶龙潭的象征,最古老的使节。

    嗡!

    剑浪迸滚,彤云掀涌,好似烈火焚天。先出现的是剑炉,稳稳降下,轰隆隆,它一落地,地陷数十丈,泥石荡起千丈高。

    剑炉之后才是天女,天女站在剑炉之上,俯视着下面跪着的王九。“外人以为只要是九天河的人,名字中就带着一个九字,其实不然,很多人都没名字的,只有取得天河之主的认同,他才会赐下名字。你身上有傲气,名字里有‘九’字吧。小辈。”

    “晚辈王九,拜见天女大人。”王九道。

    “你有独特的手段知道我的来历,是天河之主指点你的。是与不是?”天女又道。

    刷!刷!

    又是两道人影,一道是猫梨小五郎,另外一道则是舞菲菲。他们也跟上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不能抢在天女之前。

    “基友,吾爱啊。”猫梨小五郎见到琴舅,激动异常。

    “哼!”琴舅面若寒霜,不想理会小五郎。

    “王九,你可以起来了。”天女道,她一抬手,一股恢宏之力托起王九的四肢,让他站着,而非跪拜。

    天女想要收回九天河,天河之主则是她的最大障碍,其余人视情况而定。能不杀就留着,如果九天河空了,再无活人,天女也会觉得无趣。再者,她收回九天河,也不会长居此地,还会离开的,说不定下一瞬就会走人。

    “天女恐怕也是为了琴舅而来。”王九道。

    “你知道的不少,也是天河之主告诉你的吗,他真是有心了,处处针对我。”天女依旧站在剑炉之上,没有下来的意思。她本来就该高高在上。

    “天河之主仍然尊敬天女大人。”王九道,“您若回归九天河,他会让出八条天河与你。”

    “九条天河,他让给我八条,真是大方。”天女说,“王九,你接下来该不会告诉我,天河之主只取第九天河,剩下的垃圾都给我。”

    “天女大人,您真爱说笑。第九天河是源头,珍贵无比。据传,还和化龙池是连着的,自然应该天河之主坐镇。”王九道,“主上让出八条天河,已是对您的最大尊重。”

    “算了,我不和你计较。”天女道,“天河之主知道我的本意,也知道琴舅的来历,那你还傻站着做什么,杀了他啊。杀了琴舅,你的主上就能永坐王位。”

    “不可!”

    刷!

    基光迸起,却是猫梨小五郎劈出去的,光华闪耀,绕着琴舅旋舞,将他护在里面。保护,猫梨小五郎要保护基友,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基友如吾命,杀他如杀我。”小五郎喝道。

    然而,基光里面的琴舅一点也不感动,甚至冷笑不已。“杀我?谁想杀我。天河之主来了,他也不敢。”

    蓬!

    光雨纷飞,琴舅挥掌拍碎了护全他的基光,并且道出一件可怕的事实。九天河的主人也不能奈何他。

    闻言,猫梨小五郎更加惊奇,暗忖,基友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他与九天河的人又有何渊源。看来琴舅基友还是不信任我,最大的秘密仍没告知我。猫梨小五郎虽然不想承认,可他还是有些失望。

    真心待人,自然希望换回的也是别人真心待己。很显然,琴舅并没做到,尽管他是小五郎唯一的基友。

    舞菲菲站在剑炉和猫梨小五郎之间。如果天女与小五郎真的起了争执,她最终还是要帮天女的,因为剑炉的存毁都在天女的一念之间。剑炉若是从恶龙潭消失了,舞菲菲绝不可能存活下去。

    “天女大人,您真是有什么说什么。”王九道,“琴舅是特别的,他说的也不错。天河之主来了,也不会为难他。”

    “基友,你究竟是谁!”猫梨小五郎还是问了,再不问,他觉得自己会疯掉的,随便走来一头俊美的基老,人家都知道琴舅的真实身份,反而他这个当事人,琴舅的基友,什么都不知。岂不是很滑稽?“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我被绿了,难道我要假装原谅他,敢问路在何方。”

    数十种念头涌来,猫梨小五郎秀发飞舞,怒气升腾。“琴舅,你再道出实情,我们之间完了,再无基情可言。”

    哎呀,真要是这样,那太好了。舞菲菲心道。她肯定第一个赞同,因为她会独自拥有猫梨小五郎,再没人和她抢。

    面对基友的质问,琴舅淡定如常,甚至有些无视猫梨小五郎。

    呼!

    琴舅长袖一扫,劈向猫梨小五郎的面庞,“难看,太难看了,小五郎。亏你还说相信我。你相信我什么了。既然是你说的要分手,我段袖就是了。”

    哧啦一声,琴舅的袖子真的断掉了。

    “啊!”猫梨小五郎呆住了。他的本意可不是要与琴舅分手,只是想知道他的过去而已。哪曾想到对方这般坚决冷酷。

    太好了!主人这下是我一个人的。舞菲菲很想欢呼,她和琴舅相处的时间也很久了,知道他的脾气,说出去的话像是泼出去的水,不是想收回就能收回的。当年,猫梨小五郎为了追求琴舅,耗费无数心力与财力以及意志力,如果他想重新追回琴舅,几乎不可能。

    王九笑道:“琴舅,你做得很对,猫梨小五郎确实配不上你。”

    琴舅也不答话。他也有些后悔,为何就断掉自己的袖子了。“事实已成,说什么都完了,况且猫梨小五郎什么都没说。”琴舅恨恨想道。

    天女则道:“琴舅,你可愿到我这边来。”

    琴舅道:“无非是想利用我。”

    天女道:“是。不管你选择了谁,被利用的结局都不会改变。琴舅,你难道不知,非要我点名吗。”

    琴舅道:“也罢。我终究不能选择做自己。”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