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梨小五郎和天女一起离开了,舞菲菲也跟着他们,而不是进入剑炉。

    “舞菲菲,你和妃英鲤的关系如何。”天女问,“猫梨小五郎完全是按照前任老婆的样子塑造的你。如果妃英鲤见了你,她会不会气疯?当场宰了小五郎。”

    “我与妃英鲤并未见过面,因为主人不允许。”舞菲菲如实道。

    猫梨小五郎尴尬啊,当年,剑炉的器灵即将诞生之际,他刚成为基老没多久,基油油田并不稳固,随时都有闭阖的可能。所以小五郎想着的人是老婆,也就是妃英鲤。然后悲剧就发生了,器灵遵循持有者的意愿,重塑身躯,也就是现在这副样子。

    “妃英鲤还是很大度的,天女,不可胡说。”猫梨小五郎道。他也知道,若让妃英鲤与舞菲菲见面,撕比难免,到时候受伤的人肯定会是他自己。

    “呵呵。”天女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又道:“九天河越来越堕落,不再是我当初开辟的福地。所以……”

    “所以你有收回九天河的想法。”猫梨小五郎道,他虽然被人称作沉睡的神匠,灵识还是很敏锐的。已经猜到天女的心思。可九天河也不是天女说收回就能收回的,谁敢保证楚门不会作梗。

    楚门与天女的关系并不友好,两人明争暗斗多年,谁也除不掉谁。可有一点是确定的,楚门喜欢的东西,天女会想方设法破毁掉,反之亦然。

    “天女真要动手时,动静不小,楚门也会出面的,他如果也出手,说不定就会彻底毁掉九天河。这可不是他们乐意见到的。”猫梨小五郎忖道。

    恶龙潭的秘境也就那几个地方,毁掉那一块都是巨大的损失。谁也承担不起。

    “嗯?”

    猝然间,猫梨小五郎向天空望去,刷!一道剑流迸飙而起,长及万丈,寒光迸舞,煞气升腾。“柯南剑,是柯南剑。”沉睡的神匠暗道,“潭主终于肯现身了吗。”

    灰原哀剑、猫梨兰剑、柯南剑,三柄名剑都是小五郎交给恶龙潭潭主的。“我和潭主的约定,她自会遵守。不要让我失望啊,潭主,因为你的时间也不多了。”猫梨小五郎有些激动。他的变化被天女、舞菲菲看在眼里。

    “遇到什么好事了吗。”天女问,她也望向那道长长的剑流,“好剑,那孩子也是从剑炉里出来的。”

    “柯南剑,那孩子叫作柯南,是一柄犀利而又不详的剑。唉,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猫梨小五郎道,“打造那柄剑时,我付出的心血最多。”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人的意愿发展。”舞菲菲道,“主人,你不必指责。在柯南剑之前,你已经铸出两柄名剑了。”

    “恶龙潭的潭主,她在哪里。猫梨小五郎,你能告诉我吗。”天女问。

    “怎么,你感兴趣。”猫梨小五郎道,“潭主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况且她本人也是腐女,和你一般。你们不是敌人,而是战友。”

    “谁说我要对潭主不利了,只是关心她的安危而已。”天女道。

    “不劳天女关心了,因为你们也快相见了。柯南剑入世了,它会去寻找剑鞘的。”猫梨小五郎道。

    “这么说,剑鞘在潭主那边。”天女道。

    “是。”猫梨小五郎道,“灰原哀剑、猫梨兰剑、柯南剑,三柄剑之中,只有柯南剑的剑鞘是特制的,非同一般。”

    “让人更好奇了。”天女道,“可我们还是去找琴舅吧,就像你说的,潭主会自己走到我面前,她的时间不多了,我的则是无限。”

    “潭主再见到你时,也认不出来啊。到时候还需要我引荐吗。”猫梨小五郎笑道。

    “看情况再说吧。”天女道,她也没拒绝小五郎。

    舞菲菲、天女、猫梨小五郎疾驰而去,三人都有心思,也不再说话。

    为何天女非要找到琴舅不可?他的身份有什么特别的,还是说天女有求于他。猫梨小五郎暗道。他不会主动询问天女,因为问了也没用,天女不会回答的。

    猫梨小五郎与琴舅之间有独特的联系方式,不管相隔多远,都能寻到对方。基情真的比金子还坚固,应了情比金坚之说。“基友,为何我感觉到你身边有很多基老,而且还有一道基气格外浓郁。为何,这是为何。”沉睡的神匠很不安。

    小五郎因为放心不下美貌的琴舅,才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件神器,经由那件神器,他能感知到琴舅方圆十丈内的任何基老。

    而此时,站在琴舅不远处的即是王九,从九天河里走出来的翩翩美基老。他的基情与基气品质很高,猫梨小五郎感到了威胁也在情理之中。

    情敌啊,王九有资格做猫梨小五郎的情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五郎已将王九从假想情敌升级到真情敌的层面上。

    快!

    更快!

    猫梨小五郎的速度更快了,天女与舞菲菲都和他拉开了距离。

    “怎回事,你知道吗。”天女问。

    “大概是基友要被人引走了,主人有了危机感。”舞菲菲道。她不愧是小五郎的器灵,很懂他。

    “听说你的主人很专情,只有琴舅一个基友,他是怎样做到的,我不大相信。”天女道。

    “我也难以理解,主人是正常的中年基老,正是消声渴的美好时光,琴舅一个人哪里够啊。可主人就认定了他,我也好绝望啊。恨自己不是基老。”舞菲菲怒道。

    “别这样说嘛。妃英鲤还是很漂亮的。”天女道,“你的样子和她太像了,简直就是双胞胎。”天女道。

    “不,你错了。天女大人。”舞菲菲说,“先有的妃英鲤,后有的我,我比妃英鲤诞生的时间晚,所以我更年轻。而年轻即是最大的资本。”舞菲菲坚持道。

    只要是姑娘,都会在意年龄的,舞菲菲亦然。

    “你也错了。”天女道,“如果猫梨小五郎没有遇到琴舅,他仍是正常的汉子,也许他真的会喜欢你也说不定。”

    “别说了。我只恨自己不是基老。”舞菲菲道,“对了,天女大人,你能说一下自己的过去吗,我很好奇。不是带有八卦的那种好奇。”

    “我可不是一般人,我的经历能称得上是传奇。”天女道。

    “哦,你还没说,我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想来是你的过去太精彩了。”舞菲菲道。

    “看在你很讨人喜欢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天女道。

    “什么秘密,我最喜欢秘密了,而且喜欢将它传遍恶龙潭。”舞菲菲道。

    “真是不可靠的器灵。”天女道,“其实,在没有恶龙潭之前,九天河、化龙池、寂灭山就已经存在了。”

    “竟有此事。”舞菲菲道。

    “是。”天女道,“九天河、化龙池与寂灭山存在的时间远超过你的想象。恶龙潭的概念是后来出现的。因为……”

    “因为什么。又是谁将九天河、化龙池、寂灭山整合在一起了。”舞菲菲道。

    “女人,一个女人。”天女道。

    “那个女人比起还老迈吗!”舞菲菲认真道。

    “不许说我老!”天女道,“我已经获得新生了,皮肤很好的。”

    “哦,我知道错了。”舞菲菲道,“请你接着说下去,那个比你年轻的女人如何化零为整,将化龙池、九天河、寂灭山合在一处。”

    “喂喂,舞菲菲,你真的很想让我拆了剑炉吗。”天女怒道。

    “不是的,我在制造话题,让你感动。”舞菲菲道。

    “我气到吐血,这算哪门子的感动。”天女道。

    “算了,算了,你还是说那个女人的事吧。”舞菲菲道。

    “那个女人是腐女!”天女道。

    “是她影响了你吗,将你引荐入门,也成了腐女。”舞菲菲惊道,“这么说来,她是你的授业恩师。”

    “恩师?谈不上吧。不过,她确实对我有知遇之恩。”天女道。“我那时相当年轻,而且美的不像话,是天然之美。”

    “楚门大人那时候也不是基老,对不。”舞菲菲道。

    “你很聪明。楚门那时候还不叫楚门。”天女道。

    “那他叫什么。”舞菲菲好奇道。

    “不可说,那是我与他还有她的约定,也是一段尘封的记忆。不会打开的。”天女道。

    “那个女人还活着吗!”舞菲菲忽然问道。

    前面专心赶路的猫梨小五郎也放慢了脚步,分出几缕神识,留意天女说的话。女人,腐女。让楚门、天女都感到奇异的腐女,那又是谁。恶龙潭是她一手建立的吗,难道她是初代的潭主?“应该不是,初代潭主还是有名有姓的,而且也没那么传奇。”猫梨小五郎马上否认了刚才的想法。

    “谁知道呢。”天女道,“我能多次重生也和她有关。”

    “你的神通是她传授的?”舞菲菲道。

    “是。绝大部分都是。”天女接着道,“而且楚门的也是。”

    “想不到你和楚门大人还有共同的师傅。真让人意外,天女大人,那个女人还会回来吗,如果她还活着的话。”舞菲菲问。

    应该不会回来吧,如果她真有能力整合九天河、化龙池、寂灭山,那恶龙潭对她来说太小了,容不下她。

    “就算你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知啊。”天女笑道,“她的来历与消失都是谜,楚门与我不敢过问。”

    “你们都不敢问,那当时化龙池与九天河、寂灭山的人更不敢问了。”舞菲菲笑道。

    “化龙池那时还没有什么不动基王与龙树小僧。可那株病树已经存在了。”天女道,“所以我才讨厌树。”

    天女说的病树多半是病菩提。猫梨小五郎暗道。“只是当时它还没修炼为人,只是菩提树。”小五郎更好奇在不动基王与龙树小僧之前,化龙池里有什么人守护那片神秘的土地。

    “等等!”舞菲菲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那时候就有九天河了,而且你也待在九天河,可是天河里最尊贵的人却不是你!”

    “哼,你这才发现啊。”天女不悦道,“是的,别人都说我是九天河的主人,其实不然。”

    “还有这样的过去。”猫梨小五郎也不觉得多奇怪了。天女是因为修炼了那位不知名姓的腐女的神通,才渐渐厉害起来。最终成为九天河的传说,而且胜过前任,甚至将前任的一切都抹除了,不为人所知。

    “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天女又道,“不是我做的,而是那个女人做的。”

    “如何做到的。”舞菲菲惊道,“难以想象。”

    “世界上,你不能理解的事情多了。”天女道,“就像我去找琴舅,其实是为了……”

    “为了寻找那个女人!”舞菲菲道。

    “聪明。”天女道。

    纳尼!猫梨小五郎停下脚步。难道琴舅和恶龙潭的缔造者有关?

    刷!刷!

    舞菲菲、天女从猫梨小五郎身边飞过,也未驻留。

    小五郎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追了上去。“天女,你为什么那么确定。琴舅怎会和那个女人有关。”

    “猫梨小五郎,你在质疑我吗。”天女道。

    “你知道的,楚门难道不知。”猫梨小五郎反问,“他都没去寻访琴舅,你为何……”

    “楚门的记忆被我改动过,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你还能指望他?”天女笑道。

    “如此说来,女人太可怕了。”舞菲菲严肃道,“楚门大人还能取回他失去的记忆片段吗。”

    “能啊。”天女道,“只要他求我,我兴许会施舍给他。”

    “依他的脾气,恐怕很看。比杀了他都难啊。”舞菲菲道,“他不会求女人的,尤其是你。”

    “所以我才放心的拿走他的部分记忆。”天女道。

    “可你为什么要将一切都告诉我与主人。”舞菲菲又问。

    “是啊,你告诉了我们很多秘密!”猫梨小五郎惊悚道,“你,你该不会想杀了我与舞菲菲。”

    “我有那样说过?”天女问。

    “可你也没保证过。”舞菲菲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也能发誓。”猫梨小五郎道。

    “看你们吓的。”天女道,“我不杀你们。之所以讲出来,只是时间到了,我想说而已。”

    “这样真的好吗。”舞菲菲问,“要是恶龙潭的人都知道了,对你与楚门大人并无好处。”

    “你们自己判断,问我作甚。”天女道,“可你们要想想后果,掂量一下能承担起吗。”

    “我是不敢说。”舞菲菲道。

    “而我不说。”猫梨小五郎道。“就是对妃英鲤与猫梨兰也不说。”

    “那对琴舅,你什么都说吗。”天女道。

    “因为他是当事人,自然会知道。”猫梨小五郎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