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小鲜肉基老,只是挥了一刀,斩去宿命老仙的绿皮葫芦,惊得黑心僧人不顾形象冲上前来,维护自个的基友。

    运掌身前,四指并起,拇指向内,蓦地,黑心僧人吐气开声,向前推出一掌,然而掌推出,却有五道掌印向前撞去,嘭嘭嘭!嘭嘭!撞中那道可怕的刀气。这才将其抵消。

    “宿命基友,你伤到哪里了。”黑心僧人不安道。

    “黑心基友,绿皮葫芦是我的本命之器,已被陌生的基老毁掉了。”宿命老仙差点哭了。

    得救了!铁牛道人心道,绿皮红嘴葫芦被刀气劈开,先前,自里面涌出的烟雾忽地散去,道人又能自行活动了。“可恨的松鼠仙子,她将双鼠剑、丑牛小刀嫁给贫道,原来并没安好心。害贫道失了右臂,小命也差点丢掉。”铁牛道人哪还敢在此地待着,驾起遁光,向西面逃去。

    “道长且留步。”小鲜肉又开口了,“松鼠仙子让我转告你一句话,注意脚下。”

    “注意脚下?”铁牛道人下意识地向下望去,脑袋方甫低下,刷,一道乌光闪过,道人脖颈上多了一道红线,而脑袋旋飞而出,断颈向上迸起数十丈高的血液。

    “琴舅前辈,你既然想要双鼠剑,在下可替松鼠仙子做主,将那柄剑交由你保管。”小鲜肉再道。

    呼!

    小鲜肉倏地飞起,丑牛刀划开,哧啦,一道宽尺余、数丈长的黑色刀气滚啸而出,撞向铁牛道人的尸身。嘭的一声,尸块迸散开来,血雾弥漫。

    琴舅也觉微悚,谁,这位小伙子是谁,松鼠仙子什么时候收了这样一位厉害的年轻基老,我怎没听书过。再者,他是恶龙潭的人吗。尽管起疑,琴舅还是命令归天剑的剑灵伏特加收走双鼠剑,另外,仓鼠娘、松鼠娘一并收了。

    双鼠剑之所以出名,和两位剑灵大有关系。更奇的是双鼠剑铸成之时,剑灵已经生出。

    以宿命老仙、黑心僧人为首的那群基老,忽地感到不安,因为小鲜肉挥拂丑牛刀斩了铁牛道人之后,倏地向他们飞来。看他地来势,好像不善。

    “老仙的绿皮红嘴葫芦尚且拦不住那头小伙子,我们没胜算。”

    “黑心僧人的分身与绿皮葫芦里飞出去的烟气也被新来的小伙子除掉了,好快!”

    “宿命老仙,法力无边。”蓦然间,一道声音响起。此人正是老仙的得意弟子,星宿子,又被人称作星宿小仙。

    眼看同门师兄弟以及师尊叫来的帮手都愣住了,星宿小仙自忖机会来了,故而高声宣读宿命老仙的诗号。“宿命老仙,法力无边。”星宿子再道,声音传的很远。

    “宿命老仙,法力无边。”老仙门下的大弟子忽地朗声道,被星宿子那厮夺了先机,大弟子心道。

    “他就一个人,杀了他,重新拿回铁牛道友的丑牛刀,并未宿命基友报仇。”

    “年轻人,不要以为你杀了残废的铁牛道人,就能连我们一起杀了。”

    十几个基老冲了上去,他们不但要杀小鲜肉,还要抢走他手里的丑牛小刀。

    “松鼠仙子说的不错,你们都是烂泥。”年轻的基老叹息道,“刀定山河。”只见他右臂疾挥,锵嗤,丑牛刀迸绽万道神华,如同祥瑞纷呈而至。轰隆隆,那些道神华凝为高山,化为流水,遽然降下,镇向冲上来的十几个基老。

    蓬!蓬!蓬!蓬!

    一团团血雾炸开,十二个基老,无一幸存,都成了山河之下的冤魂。丑牛刀在小鲜肉这里和在铁牛道人手中,不可相提并论。

    星宿小仙以及他的师兄见了年轻基老的一刀之威,哪还有其它的心思,什么师尊,什么老仙,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刷!刷!两人分开,各自飞遁而去。

    好在小鲜肉也没去追星宿小仙那样的无关轻重的角色,他要杀的人是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

    “宿命,你什么时候得罪了松鼠仙子。”

    黑心僧人问道,“那个腐女不能招惹啊,铁牛那厮已经死了,难道我们也要葬身此地。”僧人怕了,而且不再淡定。

    “基友,我们该用那一招了。”宿命老仙忽道,他目光澄净,已经下定决心。就是死了,也要斩碎那年轻的基老,拉他垫背。“你准备好了吗,小黑。”

    “都是命啊。”黑心僧人道,“宿命,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来世再Gao基啊。”

    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而且他们联手的那一招,不仅杀敌还会重创己身。

    砰!砰!

    遽见宿命老仙、黑心僧人双掌按在一起,他们的灵台迸喷四道神识所化的铰链,缠成一股,将两人连在一起。几在同时,老仙与僧人的基油油田也打开了,哗哗,水柱涌起。

    “合基!”

    “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合基了。”

    “可真正的证道合基是这样玩的?”

    琴舅等人颇觉惊诧,纷纷望向即将碰撞的三位基老。

    哧哧哧!哧哧哧!宿命老仙、黑心僧人四周升起一道道基气,瑰丽之极。

    “宿命!”

    “小黑!”

    “宿命啊!”

    “小黑啊!”

    宿命老仙、黑心僧人怒旋而起,绞动方圆千丈内的气浪,像是巨大的漩涡,任何扯进来的有形之物都会被粉碎掉。几位观战的基老,惨呼声都没传出去,已成齑粉。

    可小鲜肉并未停下,他眼中闪过尊敬之意,“宿命老仙,黑心僧人,你们值得被我杀掉。问罪刀山。”他蓦地喝道。

    看上去就是一柄毫不起眼的尖刀,可经由小鲜肉的手,倏然斩出,轰隆隆,一座刀山遽然显化,锵!锵!锵!刀吟不绝于耳。小鲜肉认为宿命老仙、黑心僧人有罪。愿以刀山化去他们此生的罪孽。

    当是时,宿命老仙、黑心僧人已成一人,再不分彼此。别说是刀山,便是那火海,他们也会欣然赴会。

    轰!

    刀山撞向巨大的漩涡,登时,气浪飙爆,基光迸扬,能量乱流四下扫出。

    琴舅等人,心神为之一凛。都想知道结果如何,是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赢了,还是小鲜肉更厉害些。

    待尘烟散去,虚空之中,只有小鲜肉迎凌空蹈虚,手持丑牛小刀,目光若秋水,周围静悄悄的,可恶龙潭再也见不到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了,他们已飞灰湮灭。

    归天剑的剑灵已将双鼠剑摘走,交给了琴舅。

    琴舅只得接下,可他忽然觉得接剑是错误的决定,不该接过来的。因为小鲜肉已经向琴舅这边望来,他的表情凝滞在脸上,又像是从来没变化过。“这等基老,不该无名无姓,早晚会名动恶龙潭,我当与之成为基友,而非敌人。”琴舅心道。可他转念又想,小鲜肉和松鼠仙子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基友算是命中无缘了。

    松鼠仙子、琴舅都是铸剑师,况且一个是腐女,一个是基老,本来就不和,再者,同行是冤家啊。“松鼠仙子不会同意她钟意的小鲜肉与我Gao基。”琴舅苦笑。

    铁牛道人、黑心僧人、宿命老仙等人,是来讨伐琴舅的,可事情的发展出乎众人的预料。变数,小鲜肉是变数,谁也没想到的变数。

    “如今,双鼠剑有了新主,我也回收了丑牛小刀。”年轻的基老笑道。“仙子交代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再来,我就凭个人喜好行事。”

    锵!

    年轻基老手中的丑牛小刀发出一声凄清刀吟。群基为之骇然,“这小伙子不打算收手啊,还要杀我们。”

    “我们和他有什么仇,凭什么拿我们出气。”

    “一切都是铁牛道人的错,他已经死了,为何不收手。”

    基老们质问道。

    琴舅也觉滑稽,喂喂,这算什么,好像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明明他才是这起争斗的源头。可现在成了背景,无人问津。

    “琴舅,那个小鲜肉不简单。丑牛小刀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伏特加道。

    “仓鼠娘,松鼠娘,你们是双鼠剑的剑灵,而双鼠剑与丑牛小刀都是松鼠仙子铸造的,前面的小鲜肉究竟是谁,不要告诉我你们不认识他。”伏特加接着道。

    仓鼠娘、松鼠娘很为难,因为她们真的不认识对面的年轻基老。“我们和仙子分开的时间不长啊,为何不知小鲜肉是哪位。”仓鼠娘小声问道。

    松鼠娘也是一脸懵比,她同样不知。“不用看我,我们整天待在一起,你不知道的事我又怎会清楚,伏特加,何不亲自问他。”松鼠娘指着年轻的基老,对伏特加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伏特加道,“小伙子,你和松鼠仙子是什么关系,亲属还是主仆?”

    “你们很好奇,是吗。”小鲜肉并未告知,“我来自九天河,姓王,单名一个九字,你们叫我王九就是了。”

    “九天河的人!”

    “你来自九天河!”

    “九天河的人,名字中都有一个九字,他叫王九,应该不会错的,不,应该说绝对错不了的。他这般年轻,可实力不可测,也只有九天河能培养他这样的基老。”

    “九天河、化龙池、寂灭山都是不能议论的存在,我们为何惹到了王九。”

    “松鼠仙子的人缘真好,能和九天河的年轻俊彦结为朋友。”

    众人像是炸开了窝,大声议论道。王九手里攥着丑牛刀,静静地听着群基在对面说个不停。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能说是喜欢,享受。

    这次,与王九一起出来历练的还有玉九、山九、鱼丸九等人。而让王九最忌惮的人非玉九莫属。“主人交代的任务我自然会完成,而且还是第一个完成。”王九暗道,“我其实是和松鼠仙子一起离开九天河的,这群废物怎会知道。仙子交代我,如果遇到丑牛刀,收走就是,若是趁手,可纳为己有。”王九很满意丑牛小刀,绝不会将其交给别人。

    “九天河的人?”琴舅暗道,真麻烦,传闻,九天河是天女原本的居住地。可不知什么原因,天女搬离九天河了。“楚门与天女都是恶龙潭最开始时的使节。松鼠仙子,你很有心机啊,能与九天河的人扯上关系。”琴舅鄙夷道。他不知道的是天女正在寻找他。

    能被天女相中,远胜九天河之人的青睐。

    “王九,铁牛道人、黑心僧人、宿命老仙,他们惹怒了你,已经伏诛,你当满意才是,我等并未伤害你。”

    “不错,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是路过的基老。”

    “九天河的人,气量一定很大。”

    “这不是废话吗,王九是谁啊,名字里可是有一个九字。”

    不得不说,王九的现身还是让这些基老动心了,能与之Gao基,岂不美哉。对方可是九天河的汉子。

    九天河,最开始时主人是天女,她是绝代大腐女,所以那时,里面的居住之人都是腐女。可天女离开之后,九天河也慢慢变化了,里面既有腐女,可也有基老入驻了。发展到现在,腐女与基老的数量持平,一同守护着九天河这片净土。

    “琴舅前辈。”倏尔,王九开口道。他一讲话,群基安静下来。

    “我在此邀请你加入我九天河。”王九道。“想想看,成为吾辈之人,你名字里也会有一个九字,从此之后就是琴九而非琴舅。怎样,你同意吗。”

    “纳尼!”

    “王九邀请琴舅加入到九天河?”

    “还有这样的好事,为什么排不到我,我的实力也不差啊,基色也是中上等。”

    “琴舅虽是铸剑名家,可要加入到九天河,他的地位肯定会超过猫梨小五郎、松鼠仙子,独折桂冠。”

    羡慕的人有,嫉妒的人也有。刷刷刷,群基的视线凝扫向琴舅。

    琴舅也觉意外,他将棘手的双鼠剑拿到手了,还想着如何炼化它,让其成为自己的所有物。而对面的王九马上邀请他加入到九天河。这等好事,换成任何基老,想都不用想,肯定会答应的。然而琴舅毕竟是琴舅,他拒绝了王九的“好意”。

    “成为九天河的人,从今往后,行动多有不便,而我又是闲惯了的人,怕是难以待在九天河。”琴舅道。

    “看来前辈早已心有所属,不愿成为吾辈之人。”王九笑道,“也无妨。你真如松鼠仙子料定的,不会加入九天河。”

    “你们也邀请她了吗。”琴舅问。

    “自然。可仙子同样拒绝了我们。”王九道,“人各有志,可以理解。”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王九也不希望生在九天河。外面的人羡慕他们,其实里面的人并不幸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