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猫梨小五郎与舞菲菲和天女周旋时,琴舅也遇到了麻烦。

    “琴舅,遇到我们,你还有活路吗。”为首的基老无表情道,“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你知,我也知。”

    “因为我拒绝了你,并且和猫梨小五郎结为道侣,所以你怀恨在心,非要杀了我不成。”银发基老嘲笑道,“你并不是真正的爱我,而是相中了我的基色。”

    “哈哈哈。”方才说话的基老又道,“你基名在外,恶龙潭,只要是汉子,谁不想与你Gao基,别说是我了,就是消声巴还能动的快要躺在棺材里的老头,他也会动心的。琴舅,要怪就怪你生的太好看了。还不动手,杀了他们,得手之后,将一切都妃英鲤。”

    腾!腾!腾!

    一头头戴着面具的基老杀了过去,他们在恶龙潭也是有身份的人,也追求过琴舅,可都被拒绝了。所以是一群单身的基老,因为除了琴舅之外,他们看谁都觉不顺眼。除非得到或者杀掉琴舅,否则他们今生休想再Gao基了。

    毒,也能说这些单身的基老都中了琴舅的毒。

    琴舅冷笑道:“诸君,你们真要杀我,来吧,今天与你们做个了断,也省得猫梨小五郎整天说我是妖消声的基友,只会在外面招来一群汉子。”

    “九剑归天!”蓦地,琴舅右掌向上一翻,哧哧哧,九道剑虹冲天旋起,光分九彩。

    “小心,九道剑虹中有一柄是真剑,归天剑。”为首的基老大声道,他在提醒同伴。“琴舅若失去了归天剑,我们送他归西易如反掌。”

    群基为之凛然,他们当然听书过归天剑。

    恶龙潭的铸剑高手很多,其中最负盛名的有三人,其一,猫梨小五郎,其二,琴舅,其三,松鼠仙子。

    猫梨小五郎与琴舅都是基老,而松鼠仙子则是腐女。她虽然是姑娘,可在铸剑上的造诣并不逊色琴舅与小五郎。

    锵的一声,一柄寒光湛湛的长剑出鞘了。

    “铁牛道人,想不到松鼠仙子会为你铸剑。”琴舅冷笑道,“你是如何打动她的,真是好奇。”

    刷刷刷!刷刷刷!

    九道剑虹陡然冲向下方的基老,剑光开阖,直像是浪涛拍卷,若被它们抓住,都会被绞碎。

    因为有了铁牛道人的提醒,戴着面具的基老暗中戒备,同时也不再隐瞒身份,能杀掉琴舅固然重要,更妙的还在后面,归天剑!

    琴舅死后,归天剑该属于谁?

    铁牛道人手中的剑是松鼠仙子亲手铸造的,可谁敢保证他对归天剑没兴趣。

    “不对,你手里的剑有问题!”琴舅忽道,“是双鼠剑!”

    “哈哈哈,你终于发现了吗,琴舅。”铁牛道人大笑,“不错,是双鼠剑。与归天剑、柯南剑齐名的神剑。”

    当年,猫梨小五郎铸造灰原哀剑、猫梨兰剑,名动恶龙潭,后来更上一层楼,铸出柯南剑,再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琴舅也是有傲气的基老,随后铸出归天剑,名声直追猫梨小五郎。

    所以压力都落到松鼠仙子身上了,她与猫梨小五郎、琴舅齐名,如果没有能与灰原哀剑、归天剑相媲美的名剑,她在恶龙潭的排名又要向后推了。

    可名家就是名家,松鼠仙子最终还是成功了,铸造了双鼠剑,剑成之际即有器灵,还是两个器灵,一个器灵是松鼠娘,第二个器灵则是仓鼠娘。一时间,松鼠仙子的名气更甚,甚至排在了琴舅与猫梨小五郎之前。可意外还是发生了,松鼠仙子并不能降服双鼠剑。

    “你怎能挥动双鼠剑。不可能,绝不可能。”琴舅道。

    “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双鼠剑就在贫道手中啊。”铁牛道人大笑。

    腾!

    铁牛道人纵剑而起,乌光迸滚,像是黑河逆涌而上,“哼,归天剑应该就在这道剑虹之中。”选定了,道人选定了蓝色的那道剑虹。

    锵!

    铁牛道人挥剑斩向蓝色的长虹,当的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响起,绚光炸开,剑气迸扬。随着蓝色的剑虹散尽,归天剑终于现出真容。

    “听闻归天剑至今还没有器灵。”铁牛道人漠然道,“仓鼠娘,松鼠娘,你们还在等什么。随便一人,进入归天剑,成为它的剑灵。”

    “是!”

    “都听老爷的。”

    两道身影倏地闪出,异香纷涌,向天卷去。是剑灵,双鼠剑的剑灵飞了出去。她们联手,打出三十几道光华,照住归天剑。

    当!当!当!

    归天剑被困,可它不愿受制于人,不断冲撞。可是仓鼠娘、松鼠娘有备而来,她们再次挥动双臂,一道道光华劈出,打向归天剑。

    铁牛道人吃定了归天剑并无剑灵的缺陷,“归天剑,贫道今天让你和剑主一样无力归天。”开始蠢忠,铁牛道人实则贪诈,心思缜密。他广邀同行,意在杀掉琴舅,实际上,谋求归天剑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瞥到归天剑散发的剑光逐渐暗淡,已被仓鼠娘、松鼠娘困住,在场的基老心思转动,杀琴舅固然重要,夺走归天剑更是不容有失。“金鸡独立。”蓦地,一头大基老高声喝道。呼哧,呼哧,金色的基光抛扬,像是金色的悬瀑,逆飙而起。金瀑之上,一只巨大的金像遽然现出,是公鸡,金色的公鸡。

    “Gao基,Gao基,Gao基!”金色的公鸡大声叫道。哗哗!两道金瀑轰然拍下,当场震碎绿色的剑虹。“归天剑,也有我一份。”身披金色披风的大基老哼道。

    “铁牛道人,你做人不厚道。”

    “铁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琴舅会祭出归天剑,所以趁着我们出手之际,独取归天剑。”

    “诸位基友,先破了琴舅的剑虹,我们再协力谋取归天剑。”

    “在那之前,先与铁牛道长划清界限。”

    倏然间,基老们分为三群人,一群人开始破除剑虹,一群人杀向松鼠娘、仓鼠娘,第三群人也不管琴舅了,居然冲向铁牛道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铁牛道人心忖,他道袍一振,数十道黑色的气刀怒旋而出,斩向冲过来的基老。“贫道除了双鼠剑,还有丑牛小刀。”

    也不知什么时候,铁牛道人右手抓着一柄黑色的尖刀。

    “丑牛小刀!”

    “看来松鼠仙子和你关系非同一般,不但将双鼠剑交给你,就是那丑牛刀也赠给你了。可恶,你这贼道,舌灿如莲,骗取仙子的神剑名刀。在下不才,愿意擒下你,并且代替松鼠仙子收回丑牛小刀。”光头并且头皮上刺着黑色消声花的僧人怒道。此人在恶龙潭的名声很差,又名黑心僧人,修炼黑心掌、夺命腿、释门消声花印。

    呼!僧人右腿怒劈而下,黑色的腿风遽然而起,绞碎虚空,裂痕一直延向铁牛道人。

    看到黑心僧人已经动手,宿命老仙桀桀怪笑,祭出绿皮红嘴葫芦,“松鼠仙子的双鼠剑与丑牛刀,不应该落在你手里,道友,交出来吧,对大家都好。我们兴许会放过你。没必要伤害大伙的基情。”

    祭出绿皮红嘴葫芦之后,宿命老仙仍觉不够,右手抓起一柄破扇子,念诵咒诀,忽地挥动破扇,对着葫芦扇去。呼呼狂转,绿皮葫芦见风就长,高逾百丈,葫芦肚闪现出两行字,宿命老仙,法力无边。

    “这老家伙也出手了。”黑心僧人不悦道,“偏偏和贫僧作对,我待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再观铁牛道人,哪怕面对黑心僧人、宿命老仙为首的劲敌,仍然面容不变,他轻轻挥动丑牛刀,斩碎黑色的腿风以及绿色的气光。“牛角之尖。”倏然间,道人沉声喝道。他以右手食指托起丑牛刀的刀柄,呼呼,小刀怒旋,黑色的刀气迸甩而出,化为一支支牛角,长三尺,寒光熠熠,飕飕飕!飕飕飕!一支支牛角划破天空,密如蝗虫过境,刺向黑心僧人、宿命老仙等人。

    琴舅忽地笑了,“铁牛道人,谁告诉你我的归天剑并无器灵。”

    “伏特加,还不出来。你在等什么。”

    砰!砰!

    忽然间,一道黑色的身影怒旋而出,挥掌拍向仓鼠娘、松鼠娘,将其扫退数十丈。“琴舅,你终于舍得放我出来了。”身着黑色的礼服,那汉子笑道。他正是归天剑的剑灵伏特加。

    “纳尼,归天剑竟然有剑灵!”铁牛道人惊道。根据他收集的信息,琴舅的剑并无器灵。“那叫作伏特加的汉子,只是两掌,就已拍飞仓鼠娘、松鼠娘,他是何等的犀利。难怪琴舅有恃无恐。”

    这时,宿命老仙飞身而起,张口吐出一道黑烟,打掉葫芦嘴。这时葫芦里装着的东西全都飘了出去,像是云雾似的,徐徐扩散。“铁牛基友。来啊,快到我的葫芦里来。”宿命老仙笑道。

    当!

    双鼠剑、归天剑忽地砍在一起,登时,剑光迸散,先前暗淡的归天剑竟然压制了双鼠剑。呼,伏特加纵身而来,他伸手去抓双鼠剑。“仓鼠娘,松鼠娘,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弃暗投明吧,琴舅更适合成为你们的主人。”

    仓鼠娘、松鼠娘默不作声,她们对铁牛道人也无忠诚可言。皆因利益相关,才合作的。听到伏特加在那边招揽她们,松鼠娘心动了,她道:“仓鼠娘,铁牛道人难成大事,我们何不归顺琴舅。”

    松鼠娘传音道:“仙子让我们自己判断,她本来就不喜欢铁牛道人,将双鼠剑、丑牛刀交给他,都是权宜之策。早晚会收回的。”

    “仓鼠娘,松鼠娘,虽然琴舅是基老,在下可是正常的剑灵,不Gao基的。”伏特加笑道,“你们和我待在一起会很幸福的。哈哈哈,我保证。”

    铁牛道人的脸都绿了,“公开招揽松鼠娘、仓鼠娘,欺人太甚。贫道现在还是双鼠剑的主人。”

    “你很快就不是她们的主人了。”黑心僧人的声音忽地响起。他的一道化身躲在宿命老仙葫芦里飘出来的云雾之中,“没想到吧,与贫僧关系最好的人是宿命老仙啊。”黑心僧人的化身冷漠道。

    黑云压城而下,杀气怒腾。

    铁牛道人正想唤回双鼠剑,忽然就失去了和剑之间的联系。“怎会如此。”道人心惊。

    “啊!”

    铁牛道人尖声叫道。丑牛刀,他手指托着的丑牛刀也出问题了,刀柄旋出数百缕有若蚕丝的刀气,已将道人的整条右臂缠住。

    “松鼠仙子,是你在算计贫道。”铁牛道人怒道。

    “哦,我们是时候背叛铁牛了。”仓鼠娘笑道。

    “伏特加,还好你不是基老。”松鼠娘亦道,“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来啊!”

    刷!刷!仓鼠娘、松鼠娘遁向伏特加,与此同时,双鼠剑也不再抗衡归天剑,与它一起悬在空中。

    “松鼠仙子舍弃你了,铁牛基友。”黑心僧人的化身笑道。

    砰!

    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了下来,和铁牛道人的左掌对上了。可只有左臂,道人远不是宿命老仙、黑心僧人的对手。更可怕的是道人的仇敌不止两头大基老,还有别人。

    “宿命啊!”蓦地,铁牛道人怒喝,“贫道不相信命运,更不信所谓的宿命。”

    砰!砰!砰!

    黑心僧人的化身接连挥掌,一掌比一掌沉重,同时云气涌下,覆盖了铁牛道人。“宿命基友不是说了吗,让你去他的葫芦里。”黑心僧人笑道。

    宿命老仙与黑心僧人不止想收了铁牛道人,还想顺势夺走丑牛刀。

    咔嚓!

    忽地,铁牛道人的右臂断了,丑牛刀自行飞出,落入一名不见经传的陌生基老手中。“好刀。”他道,“奉仙子之命,特来收回丑牛刀。老仙,僧者,承让了。”

    “哼!”宿命老仙不悦道,“你是谁,打着松鼠仙子的旗号,也来行骗。本仙要收了你。”砰的一声,宿命老仙推开绿皮葫芦,碧光漾开,向前涌去,冲向陌生的基老。

    “老仙不信,我也没法子。”陌生的基老笑道,他忽地抓住丑牛刀的刀柄,对着涌过来的碧光劈去,哧啦,一道黑色的刀气怒飚而出,将那团碧光斩为两半,刀气不减,继续劈向宿命老仙前面的大葫芦。

    “啊,不好!”宿命老仙惊道。

    “宿命基友!”黑心僧人也觉不妙。

    嘭!

    黑色的刀气劈中绿皮葫芦。咔嚓一声,葫芦表面裂开一道竖纹,接着横纹骤生,先是蛛网,发散出去。

    “噗!”宿命老仙吐出几十斤绿色的血液。“葫芦,我的葫芦。”

    “基友!小心。”黑心僧人疾飞而至,站在宿命老仙身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