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雌食梦蚁,她被恶龙潭的潭主要求唤醒柯南剑。

    柯南剑、猫梨兰剑、灰原哀剑都是沉睡的神匠猫梨小五郎的代表作,世间罕有。

    猫梨兰剑更是用潭主的一截脊椎骨做成的。

    三柄剑出自一人之手,可它们的关系并不友善,尤其是猫梨兰剑与灰原哀剑,更像是死敌,见了面都会斗来斗去。还好,两柄剑都没诞生器灵。

    柯南剑则不同,它有剑灵,是一位戴着眼镜的萝莉,而且极度腹黑。因为剑灵知道猫梨兰剑、灰原哀剑都喜欢柯南剑。

    恶龙潭的潭主将灰原哀剑交给了雌食梦蚁,又把猫梨兰剑留给了公食梦蚁。可都是套路,潭主并非真心,而是想利用这对食梦蚁。

    公食梦蚁认为他炼化了部分猫梨兰剑,实则不然。

    当!当!当!

    猫梨兰剑、灰原哀剑撞在一起,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它们绕着雌食梦蚁斗来斗去,可并没伤害她。

    因为猫梨小五郎的缘故,潭主才将三柄剑收为己用,她最看中的当然是柯南剑。要知道猫梨兰剑是用潭主的骨头铸成的,都不如柯南剑重要。

    “主人,我最后叫你一声主人。”花慈道,“你将柯南剑封印在我眼中了。”

    这也解释了为何公食梦蚁持有猫梨兰剑,却不能杀掉雌食梦蚁。

    “哼。”潭主道,“雌食梦蚁,你左眼里封印着的柯南剑,右眼里封印的则是剑灵,柯南剑的剑灵。”

    “原来如此,真像是你的做法。将剑与剑灵分开,可它们都不能反抗你。”花慈道。

    并无犹豫,花慈的手指按向眼眶,剜出左眼,随后是右眼。“拿去。”花慈道,她将两颗眼睛扔了出去。

    小玲惊讶莫名,“花慈,你这是在做什么。”

    刷!

    小玲的吐槽呆毛忽地旋起,像是螺旋体,危险,呆毛感到杀气了。所以它在提醒小玲。

    而让小玲的吐槽呆毛感到危险的不是别人,正是地上的两颗眼珠子。

    左眼珠子呼呼旋转,黑烟迸腾,另有孱弱的剑气渗出;右眼珠子则在地上跳来跳去,而且急遽变形,像是有什么东西待在里面。

    锵!锵!

    天上厮斗的灰原哀剑、猫梨兰剑同时降下,每一柄剑都分出数道剑芒,洒向左右眼珠子。帮助它们破掉封印。

    雌食梦蚁失去了双目,两个眼睛原本所在的地方已成了血窟窿,望之骇然。小玲不忍心去看了,蓦地,她想起一物来,也许能用在花慈身上。

    刷!

    小玲飞向雌食梦蚁,并且拿出一蓝玉盒子,盒子里放着两只眼球。而且那眼球还是活的。

    “这是我在吐槽界得到的一对眼睛,放在身边很多年了,可从没用过。今天,它们遇到你,也算是有缘。”小玲道。

    砰的一声,盒盖被撞飞了,两只活着的眼睛自己冲进了雌食梦蚁的眼窝,它们似乎也很满意新的住处,总比待在盒子里要好,活动的空间太小。

    “啊!”雌食梦蚁惊道,她又能看清世界了,可是世界的颜色变了,都是蓝色的,就连小玲也变成了蓝皮肤的吐槽修士。“怎会这样。”花慈又看向其他人,不管是基老还是腐女,都是蓝色的,无一例外。

    “师傅!”花慈道,“为何我……”

    “你眼中的世界变了吗。”小玲道。

    “是。”花慈如实道,“目光所及,全是蓝色的。”

    “本该如此。”小玲道,“你拥有了新的眼睛,它们取自吐槽界的一种罕见的奇兽。”

    “吐槽界的奇兽?”花慈惊异道,“什么样的。”

    花慈也是奇兽,本体是食梦蚁。

    “以后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小玲道,“你为何要剜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因为里面封印着柯南剑!”

    “是。”花慈道。

    猫梨兰剑、灰原哀剑停止了争斗,它们都在劈砍原本属于雌食梦蚁的两只眼睛,试图放出来柯南剑以及剑灵。

    “潭主在哪里!”小玲又问,这才是她更关心的问题。

    恶龙潭的女主人消失了很久,没人知道她的踪迹。如今,用潭主的一截脊椎做出来的猫梨兰剑都出现了,小玲确信潭主也该现身。

    “告诉她也无妨。”潭主的声音在花慈脑袋里响起。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她。”潭主又道。

    “可你又知道什么呢,得到了新的眼睛又能怎样。”潭主道,“你想和我断绝主仆关系,也不是没可能。”

    “花慈,你怎么了。”小玲也觉察到雌食梦蚁的不对劲。潭主寄存在花慈身体之中的一道残识在作怪。

    而小玲并不能听到潭主与花慈的对话。

    “我没事。”花慈道,“柯南剑与剑灵也该现世了。”蓦地,雌食梦蚁走向地上的两颗眼珠子。她右手一招,摄来灰原哀剑,刷,她挥剑斩向左边的眼珠子。

    这次,那颗眼珠子并没反抗,似乎在疑惑。

    噗!

    左眼珠子被灰原哀剑劈开了,寒光迸舞。柯南剑,号称不详的名剑入世了。锵!剑吟忽起,叱咤九天。一股让天地都感到绝望的死亡气息迸涌开来。

    “是柯南剑!”

    “沉睡的神匠,猫梨小五郎的杰作!”

    “比猫梨兰剑、灰原哀剑更可怕的柯南剑。”

    “天啊,你们做了什么,为何放出柯南剑,你们难道不知,柯南去哪里,哪里就会死人。不要太夸张。就是猫梨小五郎也不敢随谁携带柯南剑,所以才将它赠送给了潭主。”

    “猫梨兰剑,灰原哀剑,再来是柯南剑。三柄剑全都聚齐了,难道潭主要回归了吗。”

    幸存的秋裤基老,无不颤栗。现在,楚门远去,如果恶龙潭的潭主现身,再没人能保护他们。何况楚门也不会出面庇护秋裤基老。除非你的基情与实力能够打动他,否则想都别想。

    锵!

    猫梨兰剑劈落而下,斩向花慈。这时,柯南剑遽然而起,当的一声,撞开猫梨兰剑,不让它伤害到雌食梦蚁。一切都按照恶龙潭潭主的意愿发展着。

    剑灵!柯南剑的剑灵仍然封印在右边的眼珠子里面。花慈抓着灰原哀剑,陡地刺下,剑尖贯穿了眼珠子,蓬,一团血雾炸开。剑灵也得以逃出,“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潭主,你这该死的腐女,嫉妒我的美貌,将我封印多年。出来,我要杀了你。”柯南剑的剑灵吼道。

    姑娘,柯南剑的剑灵是一姑娘,而且有呆毛,可是此呆毛非彼呆毛,并不是吐槽用的,而是用来当作杀人之器。若被那剑灵的一尺多长的呆毛戳中,不死也重伤。

    柯南剑的剑灵甫一逃出,立刻搜寻潭主的踪迹,她认为只有恶龙潭的潭主才能那个能耐,将她释放。因为一开始时就是潭主封印的剑灵。

    “怎会是你。”柯南剑的剑灵吃惊道,“你不过是一只食梦蚁而已,尚不能自保,被潭主抓来利用了,想不到我的救命恩人是你。你放心,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剑灵大笑。“还是外面的世界更宽广,待在你的眼珠子里,我都快疯掉了。”

    “你过来。”柯南剑的剑灵忽地瞥向猫梨兰剑,只用眼神就将它镇住了。

    虽然不情愿,猫梨兰剑还是落入柯南剑剑灵的手中,“灰原哀剑也是我的,食梦蚁,你还不放手。”

    “这是潭主送我的赠别礼物,我自然不会交给你的。”花慈道。

    “哈哈哈,你的主人都在躲着我,何况是你,你只是潭主饲养的小蚂蚁,何足道哉。讲真,我该恨你的,一出来就该杀掉你。可我不会那样做,因为你就像是我的再生父母。”柯南剑的剑灵道,“我自你的右眼生出。”

    啪!

    花慈一脚踩碎自己的右眼,“怎敢当你的母亲,无那缘分。”雌食梦蚁道。

    “哦,原来你恨我们。因为柯南剑与潭主的缘故,你的双目才会被剜出来,是不是。”柯南剑的剑灵明知故问。

    “都说柯南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死人。现在,周围有很多基老、腐女,他们都活得好好的,也不见任何人无缘无故死去。看来你的恶名并不真实。”花慈道。“多亏了师傅,我又换上了新的眼睛,虽然看世界怪怪的,什么都是蓝色的。”

    “来自吐槽界的女人啊。”柯南剑的剑灵瞥向小玲,“你怎敢祭出自己的呆毛,非要与我的一争高下吗。滑稽,听闻吐槽界修炼有成的人都有呆毛。可悲啊,呆毛怎变成了吐槽修士身份的象征。”

    柯南剑的剑灵不忘嘲笑小玲。她不是有些,而是很瞧不起吐槽界的人。因为猫梨小五郎,柯南剑的铸造者,他除了匠师的身份外,还是吐槽修士。更可怕的是猫梨小五郎有一对吐槽呆毛,好犀利的。

    “恶龙潭的潭主在哪里,问你,你该更清楚。”小玲道。“你是主动讲出来,还是我动用些小手段,让你识时务些。”

    “女人,你大概还不清楚自己的地位。”柯南剑的剑灵笑道,“只要猫梨兰剑在,猫梨小五郎就会维护恶龙潭的潭主。”

    “你想说潭主和沉睡的神匠待在一起?”小玲吐槽道。

    “我可什么都没说。而且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很讨厌猫梨小五郎,虽然他亲手铸造了柯南剑、灰原哀剑、猫梨兰剑,可我们都不服他。猫梨兰剑亦然。这两个汉子都没剑灵,好可怜,只有姐姐能保护你们。”柯南剑的剑灵以姐姐的身份说道。

    猫梨兰剑很不服气,几乎挣开柯南剑剑灵的右手。

    灰原哀剑听了柯南剑剑灵的发言,也很不开心,所以它安静地待在花慈手中,并不响应柯南剑的剑灵。

    事情变得很尴尬了,因为柯南剑本身都没回应剑灵。

    这让柯南剑的剑灵感到很没面子。恨不能逃离此地,不,在离开之前,她还会杀掉所有的当事人,目击者。

    “怪盗姬德,你还不住口。”蓦地,恶龙潭潭主的声音炸起,轰隆隆,柯南剑的剑灵如被山石击中,向后倒退。

    “潭主,我就知道你在附近,还不出来,让我斩了你。”柯南剑的剑灵怒道。

    “姬德,你这个小偷,看你如何盗走猫梨兰剑、灰原哀剑、柯南剑。”潭主的声音又想起。

    “灵台,你躲在我的灵台之中。”怪盗姬德怒道。

    姬德,柯南剑的剑灵,又被恶龙潭的潭主称之为怪盗,皆因姬德喜欢拿走她看着顺眼的东西,当然都是顺走的,不给钱。

    “敢称呼我是怪盗姬德的人不多了。潭主为何不爱惜自己的小命。”姬德恨道,“我们曾经胜似姐妹。”

    “塑料花友谊,不提也罢。”潭主的声音嘲笑道,“姬德,你该不会真的因为我会喜欢你。像你这样狂妄的器灵,前所未见,我恨不能杀掉你,好让柯南剑再蕴育新的剑灵。”

    “我早就知道真相了,所以才和你维持虚假的友谊。”怪盗姬德笑道,“潭主,你不要以为藏起来不现身,我就没法子将你揪出来。想要找到你,其实很简单的。”

    陡然间,柯南剑的剑灵拿出一个怀表,咔嚓,她打开表盖。画像,怀表里有一个人的画像,那人赫然是当今恶龙潭的潭主。“看你还能躲到几时。”姬德笑道。

    “我等待的就是现在!”兀地,潭主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下,不止是怪盗姬德,就是小玲以及不远处的秋裤基老、石头使等人也能听到。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恶龙潭的潭主要回归了。

    “我难道听错了,方才是潭主在说话。”一个秋裤基老难以置信道。

    “基友,你没听错,我也听到了,是潭主的声音。原来她还很健康,真是让人欣慰。”另外一个基老道。

    “潭主的三柄剑都在此,剑灵也在。”又有秋裤基老小声道。

    “可为何柯南剑在排斥怪盗姬德。不应该啊,姬德可是柯南剑的剑灵。”石头使心想。雪青道人离去了,他并没追上,因为只要楚门还在,就没他什么机会了。所以石头使一直在想如何杀掉楚门,“也许该借助金龙王、龙女等人的手。”石头使也有了叛心。说来说去,他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

    石头一遇雪青,误终生啊。

    没人知道石头使心里有多苦,不管怎样,他不会放弃雪青道人的。“潭主的归来也许是一个契机,杀掉楚门的契机。我就不相信她能忍受楚门。别说是她了,就是历代潭主,恐怕都有除掉楚门的心思。”有想法是好的,可要实施起来却很有难度,兴许还会丧命。石头使想着如何说动潭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