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阻止我们进去。”刘柳六道。

    “因为病菩提大人不许。”有几十个树人站在外面,他们拦下了刘柳六与雪青道人。

    为首的树人长着两颗脑袋,眼睛像是柿子,可没有鼻子。“病菩提大人吩咐过我们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做事。你们亦然。”

    雪青道人并未答话,而是静听刘柳六如何应对。两人快靠近病菩提、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龙女的分身时,一群树人冲了过来,它们义无反顾地挡住道人与歌神。

    十二金钗在雪青道人上方飞旋,荡开无数金光,像是舞动的流萤。此外,太虚剑也隐去真形,化为一只白猫,趴在道人的肩膀上,只是白猫眼神开阖间,寒气迸涌,像是两柄长剑扫来扫去。

    “喵!”

    蓦地,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发声的却不是雪青道人肩膀上趴着的白猫,而是一只猫娘,不,是猫伪娘啊。

    猫伪娘同样拥有银色的长发,身后拖着一条尾巴,而且尾巴上系金色的铃铛。器灵,猫伪娘是太虚剑的器灵。他无声无息出现,刘柳六吓了一跳,道:“你就是剑灵!”

    “喵?”猫伪娘也很诧异,不是废话吗,难道本喵长得不像剑灵?

    猫伪娘从雪青道人的肩膀那里抱走了白猫,“雪青,为何不杀了它们。都是一些树木,修炼出人形而已,它们的本质还是树。”

    刷!刷!刷!十二金钗先后落下,斜刺在猫伪娘的发髻之中。

    “当真美得不像话。”刘柳六轻声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剑灵。”

    “哼,我的姬姬兴许比你的还要壮观。你想看吗。”猫伪娘不悦道,“我和雪青在讲话,你就不能闭嘴,安静地待着就行。”

    数落,猫伪娘在认真数落刘柳六。

    真是扎心了,老铁!刘柳六伤心道,“太虚剑的剑灵和雪青道人站在一起,真是般配。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分开他们。只是看着道长与剑灵并肩而立,我就觉得很幸福了。”恶龙潭的歌神竟无半分嫉妒之心,反而祝福他们。

    雪青道人风华绝代,猫伪娘气质如冰雪,他们的样貌都是极好的。

    树人们也觉得不远处的猫伪娘很漂亮,小声议论起来,“大哥,要不要将他抓起来,献给病菩提大人。”

    “病菩提大人又矮又丑,还穿着秋裤,从来不洗,能有汉子喜欢他就怪了。”

    “小点声,病菩提大人的耳朵好着呢,隔老远都能听到别人在说他坏话,他肯定会报复我们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病菩提大人在寂灭山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有仇当场报。”

    几棵树人议论纷纷,声音很大,似乎并不担心被病菩提听去。

    刘柳六再不能围观下去了,他向前走去,道:“几位大兄弟,能让开一条路吗,我们是去见病菩提大人的。我是他的忠诚粉丝,你看。”刘柳六右掌一拂,一团绿色的基光迸涌开来,倏地化为一株小树。“绿色代表希望与原谅。我在此祝愿病菩提长生不死,头上绿光不断。”

    那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怒道:“基老,你怎么说话呢。你根本不是病菩提大人的粉丝,就算是也是路人粉,黑粉。寂灭山的人都知道,病菩提专克基友,任何一个汉子,和他待在的时间不能超过两年,否则必死无疑。”

    刘柳六道:“真是扎心啊,老铁。所以你们的病菩提大人只能和别人谈一年多的恋爱,然后就会分手。”

    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笑道:“非也,在那之前,病菩提大人会将基友杀掉,并且炼化他们的脑袋,改变它们的形状,让其成为菩提子。”

    刘柳六道:“真是残酷的基老。”

    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也同意,“嗯,他确实很残酷。一开始时,病菩提大人的取向还是正常的。”

    刘柳六道:“我知道了,女人,一定是女人让他伤心了,所以他累了,觉得没有爱,所以开辟出基油油田,成了基老。”

    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你好像很了解病菩提大人,难道你们见过面?不可能的,我在寂灭山没见过你。”

    这株树人的两个脑袋,有一个是闭着眼睛的,闭眼的在讲话,而睁着眼睛的却沉默不语。这些树人都是病菩提从寂灭山带出来的,它们的想法其实很简答,病菩提让它们做什么,它们照做就是。

    唯独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不同,它有自己的思想,有时不遵病菩提的命令。纵是如此,它还是活的好好的,因为病菩提很无聊啊,没有基友能陪伴在他身边超过两年,有的只是这些树人,可它们又都是榆木疙瘩脑袋,灵智不全。

    开启灵智的树人很少,而长着两颗脑袋的树人正是其中的一人。它有两个名字,一个叫做白,另外一个叫做黑。

    白醒着的时候,黑自然沉睡。黑醒来时,白又会入睡。看奇妙的是,白讲话时,黑的眼睛却是睁着的。反之亦然。

    现在和刘柳六说话的是黑。

    一旁,猫伪娘早已厌恶,他道:“你们讲够了没,快点让开,否则我关门放猫了。”他所说的猫并非真猫,而是太虚剑。

    锵!锵!两枝金钗从猫伪娘的发髻里飞了出去,蓦然间,剑华迸喷,如同逆飙而起的金色瀑布。几棵树人被剑华扫过,咔哧,咔哧,咔哧,它们的树皮炸裂,枝叶也都散了。

    因为并没从那些树人感觉到杀气,猫伪娘也未下死手,只是吓唬一下它们,让其知难而退。不可与之为敌,否则再斩过去,要的可就是它们的命。

    “黑!”

    忽地,叫做白的那个脑袋醒了过来。

    这棵树人的两颗脑袋同时苏醒了,黑也觉得惊异,“白,你为何醒来了?”

    “病菩提大人让他们进去,不可阻拦,他们是贵客。寂灭山的贵客。”白说道,“还不让开。”

    哗啦啦!树枝幌动,几十个树人全都散去,不敢违抗白。

    “白,为何病菩提大人通知的是你,而不是我。”黑问,“这不公平,我比你更值得信任。”

    “黑,你累了,该休息了。”白说。

    蓦地,一道银光升起,没入黑的颅腔之中,它睁着眼陷入了沉睡之中。而白的眼睛则是阖上了。“原谅黑,他并无恶意,我亦然。虽然不知病菩提大人为何要见你们,可你们要小心。”

    说完,白呼了一口气,两片翠绿的叶子飞到雪青道人、刘柳六身前,“拿着它们,否则你们进不去的。”

    “哦。”刘柳六道,“这片叶子就是钥匙吗。”

    “不,它是希望。”白又说道。

    猫伪娘代替雪青道人摘下了一片树叶,瞥到太虚剑的剑灵有所动作,歌神刘柳六也不愿落后,只得拿过来第二片叶子。当他们接过绿叶的瞬间,嗡,一团碧光自他们所踩着的土地升起,将其照住,继而纳入前方的幻境。

    “现在的你们才真正的进来了。方才,你们并没获得邀请。”白解释道。

    “感到荣幸。”刘柳六笑道,“我们是自己走过去,还是你引着我们去见病菩提。”

    “你们怎么想的,就怎样行动,我并不会阻拦你们。”白说。

    话声落下,白就不再说话了,而且脑袋也被树枝挡住了,它往哪里一站,和真正的树木殊无二致。

    “就连气息都变了,和周围的树木一致。它们是如何做到的。”刘柳六好奇想道。

    “走吧,不要再耽误了。龙女的分身就在前方。”猫伪娘道,她望向前面,眼睛里都是恨。

    显然,猫伪娘讨厌龙女,他同样憎恨金龙王。当然,龙族之中,也有他不讨厌的人,比如说雪青道人以及他父亲。

    金龙王曾经想成为太虚剑的主人,可被猫伪娘拒绝了。“太隐剑,龙女有太隐剑,而且还是太虚剑的仿制品。可恨,龙女就是喜欢造假,她获得了奥死卡小金人,偏偏仿造出一批假的小金人。”

    虽然只是一道分身,猫伪娘仍不愿放过龙女。

    虽说金龙湖与龙宫有仇,可雪青道人并不憎恨龙女,相反,他还很钦佩她。只要是有实力而且强势的龙族腐女,道人都尊敬她们。这也许和他从小缺乏关怀有关,因为雪青道人并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大概是极厉害的腐女,不会错的。”道人也曾幻想过母亲的样子。

    猫伪娘望向龙女分身的目光不善,对方自然能感应到。“病菩提前辈,你还邀请了别人。”龙女道。

    “他们和你一样,都是我的贵客。”病菩提道。“这片空间,从外面可以感觉到,如果没有邀请函,客人是无法进来的。”

    “我也没用邀请函啊。”龙女的分身笑道,“龙树小僧、不动基王还有楚门,他们不也是直接进来的么。”

    “出家人不打诳语。”病菩提道。“你们都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手心。”

    虽然不知原因,龙女、不动基王、楚门等人还是照做了。他们手心里都有一片树叶形状的奇怪纹理,而且是绿色的。

    “你……”

    “这虽然不是我的真身,可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竟然毫无察觉。”

    龙树小僧、不动基王惊道,“你什么时候邀请的我们!”

    “在恶龙潭,病菩提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又胖且丑的汉子笑道,“楚门,你就留在我身边,专心致志,作我的裁缝。而且你也不会轻易死去,我并不担心为期两年的诅咒。”病菩提道。

    你当然不担心,可我担心啊。到时候会死的人是我。楚门心道,他很鄙夷病菩提,什么出家人,你才不是,分明是骗子。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病菩提又道,他像是在对看不见的人说话。

    龙树小僧、不动基王、楚门等人暗自凛然,既防着病菩提,还防着并未现身的人。

    “你邀请了多少人。”雪青道人问,他也不担心掌心里的树叶状纹理。猫伪娘抓着白猫的尾巴,也没刮去那些纹理。

    “真是讨厌的邀请函。”猫伪娘没好气道,“病菩提,你还是藏好寂灭山的那株菩提树,被我寻到,自会劈了它。”

    “我诞生时,太虚剑还没有剑灵。”病菩提道,“可太隐剑却先太虚剑之前,产生了器灵。真是奇妙啊。”

    “你在嘲笑我吗,胖子!”猫伪娘怒道,他长发舞动,三枚剑符指向病菩提。

    “明明是器灵,可偏偏喧宾夺主。你有问过主人的意见吗。”病菩提道,“那位基老!你开辟了三个基油油田,真是旷世之才。”眼界极高如病菩提,也觉得雪青道人很不简单。年纪轻轻,可又能辟出三座基油油田。

    “吓!”

    刘柳六惊道,“不对,我们什么时候靠近的他们,不是隔得很远吗,突然就在一起了。还有,道长你是基老,而不是伪娘?”

    “贫道的身份如何,重要吗。”雪青道人不悦,“刘柳六,你该感到庆幸,眼前的这位叫做病菩提,是寂灭山活的最久的生灵。”

    “化龙池不比寂灭山差的。”不动基王道,“道人,你为何看不起化龙池。”

    “你比龙女的分身更让人厌恶。”龙树小僧道,“若非看在此地的主人面子上,小僧不会放过你的。”

    “两位躲在化龙池不敢出来,只放一条佛系咸鱼,借助它的双眼,观察恶龙潭,不觉得丢人吗。贫道都看不下去了。”雪青道人说。

    “住口!小子。”不动基王道。

    “化龙池有多恐怖,你心里难道没点底数?”龙树小僧也怒了。

    “九天河的人,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现身。还让贫道亲自请你们吗。”雪青道人忽道,他拈起猫伪娘发髻里的一枝金钗,倏地划向天空,哧啦,一道金色的剑弧斩了出去。

    哗!

    水幕落下,震碎了金色的剑弧。

    “这不是来了吗,雪青,你脾气还是那么差。”

    一只基老驭水而来,他正是九天河的人。其名玉九。

    玉九和雪青道人也是旧识了,见过很多次。恶龙潭不允许里面生活的腐女、基老等人走出去,可九天河的人却来去自如,没什么能约束他们,纵是潭主见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九天河的人,事情做的不要太过分,大家都会相安无事。

    玉九,人如其名,临风玉立,将歌神刘柳六给比下去了。病菩提更没形象了,简直就是没有对比就没伤害。

    “见过病菩提大人。”玉九道,“您邀请我们的主人前来此间,他分身乏术,让我像您致歉。”

    “我从来没指望过她会来。”病菩提哼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