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龙女的分身站在一起的两位基老,他们也非真身,而是化身。

    真正的龙树小僧、不动基王还在化龙池旁边参禅礼佛呢。“龙族的腐女,你的时间到了,小僧愿意送你最后一程。”龙树小僧冷漠道。他生平所恨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不动基王那样的基老,还有一种就是腐女了,尤其是觊觎化龙池的腐女,更是该杀。

    腾!基气迸扬数千丈,楚门来了。“王者秋裤的主人在哪里,让我一观。”楚门高声道。

    不会错的,那汉子的气息还在,而且就在附近。刷刷!楚门目运两道基光,遍扫四方,搜寻王之秋裤的拥有者。

    “被我相中的汉子,你躲得了吗。”楚门自信道。

    龙树小僧与不动基王都很无语,他们也和楚门是旧识,当然,三人的真身并未Gao基,只是神识交流。“楚门,不得猖狂。”不动基王怒道,“既然来了,与我们一道杀了龙女。”

    “不动基王,谁管你啊。”楚门冷笑,“你别再命令我,惹恼了我,我连你一起杀了。虽说你是一道化身,我仍能破掉你的局部地区,让你怀疑人生。”

    “哼。”龙树小僧不悦,“楚门,不动基王,你们想撕比,等我先杀了龙女再说。谁敢打扰我,小僧发誓给你们开光一百遍,一百年。”

    “那感情好。”楚门喜道,“我的取向能在受与攻两者之间转换。你们无须怀疑。”

    “贫僧发棵!”龙树小僧难得动怒。可楚门就是有本事惹怒他。

    “三头基老,你们说够了吗。”龙女的分身忽道。

    “你的依仗到了,不是吗。”不动基王道,“特意将我与龙树小僧引来,因为恶龙潭有你的盟友。”

    “背叛恶龙潭的汉子杀无赦。”龙树小僧哼道,他左手木鱼,右手拈一杆树枝。这树枝正是取自他的本体,化龙池里生长的那株龙树。“出来吧,基老,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不动基王、龙树小僧也已察觉到暗中躲藏的基老。

    终于肯现身了吗,楚门有些期待,他目光闪烁,心思未定,“这次能和龙树小僧、不动基王结为基友,将来入驻化龙池,也不是没有可能。”

    恶龙潭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化龙池正是其中之一。就算是楚门,也无法将自己的栖息地搬到那边。

    嗡!

    彩色的气浪迸滚,基气翻天,贯穿万丈云霄。一头穿着帅气秋裤的汉子现身了,他身高四尺,重达三百斤,一看面相就知道很有福气。

    “王之秋裤!”楚门道,“苍天了噜,我的秋裤怎会被一个小胖子拿走了。”

    震惊,甚至能说是吓到了。因为楚门的审美观还在,那穿着王者秋裤的汉子明显不符合恶龙潭最古老使节的品味。“你非小鲜肉,颜值低到让我绝望。快些交出王之秋裤,速速离开此地。”楚门痛斥道。

    虽然不为楚门所喜,可矮胖汉子不以为意,他右臂反剪在身后,左臂向前拂去,登时,基风舞动,凄厉如刀,刷刷刷,赫然斩向楚门。

    楚门怒了,小伙子,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还敢向我动刀,简直是目中无人。“门。”只听楚门喝道。

    轰隆隆,地面迸动,一道高十丈厚五尺的石门出现了,并且挡下了矮胖汉子劈过来的基风。

    楚门不重视来人,龙树小僧与不动基王却有不好的预感。

    遽见龙树小僧摇动手中的树枝,刷,一道光华斩出,光分七彩,蓦地照定矮胖汉子。“你的本体不过是化龙池中的小树,也敢对我出手。”穿着帅气秋裤的矮胖汉子终于开口了。他手捏印,乌光迸滚,“寂灭菩提。”来人冷喝道。

    “寂灭菩提!”

    龙树小僧悚然,刷,他向后怒退,远离矮胖汉子。

    “你是寂灭山的菩提树!”龙树小僧惊道,“寂灭山终于也现世了吗,不动基王,你还愣着作甚,逃啊。”

    “寂灭山!”不动基王道,“病菩提树,你是护道人,还是菩提树的分身。”

    “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样子吗。”矮胖汉子哼道。

    轰!菩提手印倏地旋起,血光滔天,基气扬舞。方圆千丈内,地面崩塌,群山也被轰为碎石,四下抛洒。

    “他是病菩提!”龙树小僧道,“比你和我还有古老的存在。”

    “龙树小僧,你害怕了,真是丢人。病菩提又怎样,不过是一株老树,比你还老,你怕什么。有我在呢。”不动基王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和还是很老实的,飕的一下,窜出几百丈远,逃得比龙树小僧还快。

    开什么玩笑啊,病菩提可是一株很邪的树,而且还生长在寂灭山之中,更添几分神秘的色彩。

    传说,任何靠近进入寂灭山的人不是圆寂了就是走向毁灭,活着进去,绝无走出来的可能。而病菩提修出人形,却可离开寂灭山,并在恶龙潭留下了可怕的事迹。

    寂灭山、化龙池、九天河等都是化龙潭的秘境,可寂灭山更让人畏惧。有传言说,恶龙潭的上一任潭主,在她暮年时,踏入了寂灭山,至此再无音信。而现任消失的潭主,她和前任潭主也有血缘关系,是老潭主的亲侄女。

    相比老潭主,现在的潭主更恐怖,她的朋友很多,像是铸剑名匠猫梨小五郎、金田等人都是她的挚友。

    龙女的分身和病菩提所化的汉子站在一起。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都逃掉了,可他们没遁出多远,就被数十万颗菩提子攻击,又飞回来了,再次面对龙女、病菩提。

    不动基王、龙树小僧脸上挂着微笑,心里直接嘛麦皮,问候病菩提以及他的基友。

    “病菩提,寂灭山,为何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楚门暗道。在他的意识里,化龙池、九天河都是存在的,而且很神秘,可关于寂灭山,他却毫无头绪,甚至是第一次听说。

    “不,不可能的!”楚门骇然想道,“难道我的记忆有断层,或者那段关于寂灭山与病菩提的记忆被人封印了?”

    不管是那种可能,对楚门来说都是极其恐怖的。

    “是她吗!”楚门想到了同伴,和他同为恶龙潭最为古老的使节,那个让他厌恶的腐女。

    “龙女,你该履行约定了。”蓦地,病菩提道,“中二病火,我需要的中二病火在哪里,别告诉我你没准备。否则,我炼化了你这道分身。”

    “早已准备好。”龙女的分身平静道,她将手中的那团蓝色中二病火抛给病菩提。“前辈吩咐我做的事,怎敢不遵。”

    “你也算是龙族的异数。”病菩提又道,“很好,算你识相,主动将中二病火无偿转让给我。可我的身体不适合修炼你独创的中二病神通。”

    “前辈才高志远,是天才中的天才,更是以枯树之躯,活出好几世,最后修出人形,和常人无异。就是胖了些,也没关系的,还是能看的,来见你之前,我已经呕吐过了,所以能保持镇定。”龙女的分身直言道。上一瞬,她还很听话,可马上变得倨傲无礼,一点面子都不给病菩提。

    小僧真是吓呆了,大姬姬都变成小基基。龙树小僧骇然想道,他是没胆量数落病菩提的尊荣,丑是丑了些,可人家穿着的秋裤好帅气。超有型的!

    龙女难道活够了,主动来恶龙潭寻病菩提的晦气,找死的?不动基王也不清楚龙女的想法。

    然而,让龙树小僧、不动基王更吃惊的还在后面。

    “哈哈哈哈。”病菩提大笑,“我是很矮,而且很胖。按照你们龙族的审美,我分明就是消声丝里面的消声丝,人生没得救了,大概只能一死了之。”病菩提并没生气,毫不介意龙女的评价。

    楚门摒弃心中的想法,问道:“病菩提,为何我的王之秋裤会被你穿着。”

    “因为它和我有缘啊。”病菩提道。啪!他拍击秋裤,倏然间,一团基气炸开,一个高贵的紫色王字凝显而出。

    楚门定目一看,“王!”病菩提的秋裤上浮出的是王字,而非楚字。“哼,这件王者秋裤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彻底被他炼化了。这等基老,绝非易与之辈。赠他王者秋裤,我似乎也能接受了。”楚门心忖。

    开始时,楚门是拒绝的,不忍见到王之秋裤穿在病菩提身上。多看了一会,他忽然觉得很合适。

    “楚门,还不跪下,然后献上你最珍贵的消声门。”病菩提冷笑道,“你身份再怎么尊贵,在我面前也不值一哂。我是寂灭山上的菩提树,历经万年风霜而不死。”

    “哼。”楚门道,“不要以为你穿着我剪裁的王之秋裤,就有资格在此夸夸其谈。你和另外一个使节有关系吗,为何我没有任何关于寂灭山的记忆。是你们做的吧,让我忘了那段过去,忘了爱。”

    “哦,你还不算太差。”病菩提道,“是我指点那个小姑娘,剪去你的部分记忆。现在的你只是知道该知道的事,不该知道的一概不知。哈哈哈,不觉得很滑稽吗,因为你成了我们想让你成为的人。”

    “是吗。”楚门道,“病菩提,你让我献出消声花,我可不会那样做的。”

    “不要得意,楚门。因为这也是当初的约定。”病菩提道,“我和那位小姑娘的约定。她并不想你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才保留了你的大部分意识。”

    “包括反抗你的意志吗。”楚门怒道。

    “然也。”病菩提道。“现在的你基本上是按照我喜欢的模式改造的。你若对我言听计从,那会很无趣的。就我个人来说,还是更有挑战的汉子才有趣。楚门,在我面前,你毫无胜算。”

    病菩提似乎吃定了楚门。他的自信让龙树小僧、不动基王很担忧,菩提树所化的基老,若是拿下了楚门,他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他们俩人了。“想我一世英名,难道要毁在此地不成。”不动基王心道,“龙树小僧好歹是一棵树,他与病菩提更应该谈基论道。”

    不动基王并非蠢人,坏水都能逆流成河。

    反观龙女的分身,她交出自己的中二病火之后,再无发言的机会,在旁边站着,像是婢女,完全不符合她的身份。可龙女并无怨言,人家可是实力派演员,拿过奥死卡小金人。

    而在五百里之外,雪青道人,歌神刘柳六,快速接近病菩提等人。

    雪青道人御剑而行,在他四周有十道金光不住翻滚,皆是剑符所化。十二剑符还剩下十枚剑符,可道人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六神花留不住那两枚剑符,如何吃掉的,他还会如何还回来,而且还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十二剑符和太虚剑绝难分开,距离太远,那两枚剑符就该有所行动了,六神花再想抑制它们,毫无可能。

    “道长,为何不先杀了六神花,取回你的剑符。”刘柳六还是问了。

    “不用担心,它们马上就要回归了。而且还会带给你惊喜的。”雪青道人笑道。

    “惊喜?”刘柳六奇怪道。

    “嗯,惊喜。”雪青道人又道。

    “我们为何去追楚门,现在单凭他的实力,我们远不是对手。哪怕太虚剑在手,仍不能杀掉楚门。”刘柳六道。

    “贫道如何不知。”雪青道人不悦,“你还想不想归附金龙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自然想!”刘柳六道,“啊,有两道剑气冲了过来。”歌神心惊。

    “是剑符,剩下的两枚剑符。”雪青道人面无表情,他知道被六神花拿去的剑符会回归原主。

    刷!刷!

    两道金色的剑气迸驰而来,如蛇逐龙,虚空遽荡,剑气时而散开,时而汇聚。最后两道剑气内敛,倏化两枝金钗,落入雪青道人手中。

    除了金钗之外,还有一条手臂。

    只是那手臂被剑光托着,刘柳六忽觉刺眼。

    因为手臂是六神花的。

    原来如此,这就是雪青道人说的惊喜。六神花,你大概没想到这样的结局吧。还好我主动让出手里的那枚剑符,否则,我的手臂也被斩下了。刘柳六暗自庆幸,同时担忧起自己的未来。“离开恶龙潭,对我的演唱事业真的更好吗。”

    锵!锵!锵!十枚剑符飞起,都化作金钗,悬在雪青道人面前。“你们想待在一起,贫道成全就是。”道人放手,两枚剑符飚射而出,至此,十二金钗再度重聚。太虚剑也绽放道道光华,与之辉映。

    刘柳六虽然想得到太虚剑与剑符,可他也知道很难实现,“太虚剑的剑灵还未现身!”歌神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