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食梦蚁还在抢夺更多的秋裤,它像是入了魔似的。每条蚂蚁腿都有秋裤。“苍茫的天涯我的爱,秋裤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公食梦蚁旁若无人,长声吼啸。

    轰隆隆!气浪迸滚,撞翻几十个基老,他们是躲闪不及。在这些人还没爬起来之时,公食梦蚁杀了过来,它两条前肢挥动,刷刷刷,一道道剑气斩落,登时结果了几十头基老。“错的不是我,是你们,是世界。谁让你们抢了我的秋裤。”公食梦蚁冷笑道。

    杀掉基老之后,它在第一时间拿走他们的秋裤,并且穿好。

    “师傅,你不愿意杀他,我去。”雌食梦蚁忽道,“我会向你证明就算没有吐槽呆毛,我也能成长为优秀的吐槽修士。同样的,我也会勤学苦练,让自己的腐女之路走得更远。”

    雌食梦蚁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眼神坚毅。刷,她一旋身,人已纵起,“飞灰之剑。”只听花慈冷漠道。

    蓬的一声,在雌食梦蚁四周升起一团剑气,形如灰烬,轰然涌起。“痴寒,我只能杀了你。”花慈道。

    痴寒已经不能维持人形,因为它的穿的秋裤数量太多,只能蚁化。听到花慈说要杀了他,痴寒怒由心生,咔嚓,脑袋上,的甲壳裂开,一并红色的断剑兀地刺出。“想杀我?你知道这剑是谁的吗。”公食梦蚁怒道。

    “啊!”雌食梦蚁惊呼,“主人的剑,那是她的剑,为何刺在你脑袋上,而且只有半截。”

    “因为另外半截被我炼化了。”公食梦蚁道。

    “不可能的,恶龙潭潭主的佩剑是她的一节脊椎所化,你怎可能炼化它。”雌食梦蚁道。她四周的灰烬迸涌,其实那些都是剑气。

    “你是想说我炼化主人的剑,就像是在炼化她本人吧。”公食梦蚁哼道,“随你怎样理解,事实如此,你不想承认,我也没法子。我既然得不到你,也不会让别的蚂蚁强消声了你。所以只能将你杀掉。”痴寒的逻辑也很让人无语。

    花慈忌惮痴寒脑袋上的那截断剑,“潭主的消失难道和痴寒有关。”雌食梦蚁忖道。

    恶龙潭都在流传潭主死了,可真相究竟如何,谁也不知。就是楚门,他也不清楚现在的潭主是生还是死。

    在花慈犹疑的刹那,痴寒猝然发难,它脑袋一晃,那柄断剑迸飙出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气,摧枯拉朽,向前劈去,虚空现出一道道裂纹,人眼可见。

    “痴寒竟能使用潭主的佩剑,不好!”花慈惊道,她剑指倏扬,向前划去,哧啦,一道灰蒙蒙的剑光斩了出去,同时,在她周围旋转的那团灰烬似的剑气也怒啸而起,跟随剑光,齐齐涌出。

    轰隆一声巨响,痴寒发出去的那道红色的剑气摧毁了花慈斩出去的灰色剑光,红芒迸舞,漫天飚洒,嗤嗤嗤,嗤嗤嗤,火红色的剑流刺穿了很多基老的身体。“你们的秋裤也是我的。”痴寒笑道。他对付花慈时,仍然不忘收集秋裤。

    每收集一件秋裤,他都会穿上,那裤子同样会浮起一个“蚁”字,端的奇妙。

    下方,秋裤六也看呆了。“食梦蚁不愧是潭主饲养的宠物,居然能穿这么多的秋裤,让人惊叹。”

    就是秋裤六本人也只能穿五件秋裤,已是他的极限。“方才,楚门大人去追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难道那里出现了让他在意的强势基老?”秋裤六也猜到了什么。现在的他还不知道楚门剪裁的秋裤还分为好几个等级,王之秋裤的等级最高,而秋裤六穿的是将之秋裤。

    当!

    公食梦蚁撞了下来,他脑袋上的那截红色短剑与雌食梦蚁手里的灰色长剑抵在一处,剑光迸飙,红灰两种颜色的剑气向四周荡去。

    “花慈,你敢反抗我。”痴寒冷笑道。“我就用主人的剑斩了你。”话语既落,痴寒拧动脖子,锵当!红色的断剑撞开了灰色的长剑。几在同时,公食梦蚁张口吐出一道红色的长线,呼,红线缠向雌食梦蚁的手臂。

    “啊!”花慈尖叫道。她的手臂已经被红线缠住了,而且失去了知觉,像是铁臂,沉重异常。

    “这道红线你还记得吗。”痴寒笑道,“看你的表情,应该想起来了。”

    “是你!”花慈道,“当年暗算我的人是你。”

    “除了我,还有别人吗。我杀你全家,并刻意出现在你面前,都是为了让你能喜欢上我。可你太让人失望了。多年等待,多年付出,都不能让你对我动心。我也不愿再等下去了,花慈,和你的家人团圆去吧。”

    公食梦蚁痴寒道出可怕的过去。

    雌食梦蚁已经忘了反抗,接近崩溃。因为她最不愿想起的就是过去的惨案,如今又被公食梦蚁提及,而且他还是祸首!

    “努力让我更加优秀。而你,花慈,只是被我惯坏了,什么都不懂,还很残忍。”

    红线的一头缠住了花慈的手臂,另外一头还在痴寒的舌头那边。“感觉到了吗,你家人的脑袋都是被它削下来的。”痴寒又道,他不但要杀了花慈,还要让她死不瞑目。

    哪怕是在食梦蚁一族,痴寒也是异类,它出生时脊背上就有一道红线,被族人视作不祥。族长更是杀掉他的双亲与妹妹,并且剃掉它背脊上的那道红线。

    被剃掉红线之后,痴寒的修为并未退后,反而一跃千里。它重新长出红线,只是位置改变了,藏在舌纹之中。

    食梦蚁一族的族长杀掉痴寒的家人后,也突然死去,在那之后,再无人关注痴寒。也因此,他能落得清静,专注修行,并且小心翼翼祭炼舌纹中藏着的红线。七年后,他就做了一件大事,杀掉族长的少子,而且顺便宰了花慈的家人。

    噗!

    一团血水迸炸开来。是花慈自断右臂,也因此和红线分离了。断臂处,血液迸飙,可花慈再没任何痛感。“都是你的错!”她道。

    “哦,你斩断自己的手臂,好气魄,比你母亲厉害多了,她的脑袋与四肢都是被我的红线切碎了。”痴寒笑道,“她要是有你这么聪明,兴许会逃过一劫。”

    锵!

    一口灰色的长剑遽然斩向痴寒。“住口,我今天不杀你决不罢休。”花慈怒道,她要为家人报仇。

    “灰原哀剑。”痴寒漠然道,“虽然也是名剑,可比得上我脑袋上的断剑吗,它可是铸剑大师猫梨小五郎亲手打造的,取材于潭主的一节脊椎。”公食梦蚁再道。

    猫梨小五郎,号称沉睡的神匠,至今仍活着。他以女儿的名字命名毕生的杰作,猫梨兰。

    痴寒脑袋上的那截断剑正是神剑“猫梨兰”,而且那剑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红色的,还有一种是蓝色的。

    “杀!”

    花慈哪管那么多,她只想着如何杀掉痴寒。

    铿锵!灰原哀剑再次迸发出千余道灰蒙蒙的剑气,罩向公食梦蚁庞大的身躯,将它的每一条蚁腿都缠住了,当然,也包括那些秋裤。

    公食梦蚁并未挪动,任随剑气降落在他自己的身上。“灰原哀剑放在你那里,对它太不公平了。猫梨小五郎的大名都被你毁掉了,真是难看啊,花慈。”

    灰原哀剑散发出去的剑气并不能斩碎痴寒,他怡然不惧。飕的一声,红线扫出,绕着他的腿削来削去,将上面依附的灰色剑气都掸去了。“杀了你之后,灰原哀剑自然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痴寒笑道。

    “你不是想成为吐槽修士吗,我就用你最羡慕的吐槽呆毛杀掉你。”

    咔嚓一声,公食梦蚁脑袋上的吐槽呆毛赫然断掉了。

    “啊,自断吐槽呆毛!”小玲怒道,“你没资格成为吐槽修士,不知道吾辈最看中的就是呆毛?没了它,你吐槽的形象会大打折扣。”

    “你有病啊。”公食梦蚁道,“我虽然对吐槽修士感兴趣,可不愿加入吐槽界。”

    嗡!神秘的吐槽力量遽地涌荡,高达千米,在秋裤状的吐槽呆毛的引领下,怒拍而下,轰扫向雌食梦蚁。

    铮铮铮!雌食梦蚁手中的灰原哀剑不住哀鸣,像是在哭泣。

    “哈哈哈,我爱的女人啊,你也听到灰原哀剑在恸哭吗,它在为你感到难过。”痴寒大笑。而他释放的吐槽之力遽然冲下,距离花慈不到三丈远了。

    身为花慈的师傅,同时也是赋予她名字的吐槽修士,小玲并没动手,她看着公食梦蚁向雌食梦蚁发难。“如果挡不下,你也没资格踏入我吐槽界,成为吾辈之人。”小玲冷酷想道。

    大道三千,吐槽之道也属于其中,可想成为真正的吐槽修士,不是你努力就能实现的。

    锵!蓦地,灰原哀剑一扫之前的哀鸣之音。

    剑啸起于渊海,声震九霄。轰隆隆!虚空枭爆,而那股磅礴的吐槽之力也被剑气冲刷至尽。而花慈凌空踏虚,双瞳澄净如冬水,不掺杂任何感情。

    痴寒见了那双眸子,不知为何,灵台开始动摇,咔嚓一声,灵台上愈合的裂纹再次迸开。

    断剑,名为猫梨兰的断剑,剑的一部分就刺在公食梦蚁的灵台之上,若是取出残剑,痴寒的灵台也会塌陷的,他也休想保存全部的灵识。

    “啊!”痴寒痛苦道。

    砰!砰!砰!

    痴寒一节节的身体忽地炸开,血雾弥漫。可是他的蚁腿并未炸毁,皆因秋裤在保护它们。

    “共鸣!”

    小玲道。

    是灰原哀剑引起猫梨兰剑的共鸣了。

    “不!”

    痴寒大叫,“你不能这样对我,主人,你不能这样对我。我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做的啊,为何……”

    咔嚓!咔嚓!咔嚓!痴寒灵台上的裂纹越来越多,随时都有迸碎的可能。而猫梨兰剑还在幌动,似乎不愿再待在痴寒的灵台中。

    蓦地,小玲想起一个可能,一个传说。

    沉睡的汉子猫梨小五郎,他除了铸就灰原哀剑与猫梨兰剑,还锻造了第三柄剑,也是他毕生的最高杰作,最完美的作品,柯南剑。

    “难道第三柄剑,也是猫梨小五郎最后的作品也出世了吗。”小玲喜道。

    “成为灰烬吧。”倏然间,花慈无表情道。轰嗡,剑海迸涌,怒啸而起,瞬间冲向公食梦蚁,将他吞殁了。

    “不不,我不会成为传说的。”公食梦蚁的声音穿过剑海。

    哗!哗!哗!

    海浪倏起,一件件秋裤全都浮了出来,悬在灰色的剑海之上,而剑海的中间有红色的漩涡不住绞动。锵的一声,猫梨兰剑从痴寒的灵台上飞了出去,刹那间,公食梦蚁的灵台碎了,碎片被红色的剑气一绞,不复存在。而痴寒的声音也消失了。

    与此同时,灰原哀剑也从花慈的手里挣离出去,和猫梨兰剑斗在一起,当!当!当!两口剑在空中互相劈砍,剑光迸飙,撞击声清远而又苍凉。

    “食梦蚁。”

    陡地,一道声音响起。

    花慈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恶龙潭潭主的声音,消失了很久的声音。

    “是主人吗。”雌食梦蚁道。

    “是我。”潭主道,“听我说,柯南剑就在你每天都能看到而又够不到的地方。”

    “主人是让我取出柯南剑?”花慈道。

    “你的同伴太无用了。”恶龙潭的潭主道。

    “难道主人也对痴寒下达了同样的命令。”花慈又道。

    “是。”恶龙潭的潭主道,她并不再隐瞒雌食梦蚁,“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所以你说的,我都该无条件照做,不问原因,只追求结果。”花慈道。

    “是。”恶龙潭的潭主道,“我能毁掉公食梦蚁,同样能毁掉你。我的时间不多了,也没耐心对你解释下去。”

    “主人,你的神识之剑,是什么时候躲在我的生命之海中的?”花慈又问,“我若不答应你,你马上就会毁去我的一切,是与不是。”

    “宠物就该有宠物的样子,你不再像以前那样可爱。”潭主道。

    “拜谁所赐呢,你说呢,主人。”花慈冷漠道,“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包括痛苦吗。”

    “你想说什么。”潭主道。

    “是你让痴寒杀了我的家人,是吗。”花慈一字一字道。

    “你想听什么样的答案。”恶龙潭的潭主问。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花慈道。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就行动吧。”潭主道。

    “柯南剑不就是在我的眼睛里吗,左眼还是右眼,我摘出来就是,都给你。”花慈道,“然后我们就再没有关系了,你是你,我是我,我现在也有名字了。”

    “随你。我也不喜欢有自己想法的宠物。”恶龙潭的潭主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