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秋裤现世了,身为制造者的楚门也待不住了,非要一见穿那秋裤的汉子。

    龙女的分身与龙树小僧、不动基王也在那边。“哼,这绝非巧合。有趣啊,听闻龙树小僧的本体是一株树,可我仍有兴趣破掉他的局部地区。”楚门又道,他的品味也没得治了。

    蓦地,雪青道人拧身而起,刷!身与剑合,也去追楚门了,“贫道与你同行。”雪青道人暗道,他也感觉到远处有强大的基老现身了,“贫道的三个基油油田都有不稳的迹象,难道和那头基老有关。”越是实力深厚的基老,雪青道人的反应越违背常理。

    太虚剑荡开灰蒙蒙的剑气,方圆百丈内几成混沌,再开地水风火。“道长,我愿献出剑符。”刘柳六忽道,他脚踩一个巨大的紫色音符,比电光还快,遁至雪青道人旁边,并且交出了剑符。

    和太虚剑相配的是十二剑符,它们都是金钗形状,可被六神花夺走了三枚。三枚剑符又被刘柳六拿走了一枚。

    因为和六神花的基情不再了,刘柳六转而投靠雪青道人,剑符就是他的礼物。

    锵!

    刘柳六交出的剑符发出一声龙吟,回到太虚剑那边。和九枚剑符会聚了。此时,六神花手中还有两枚剑符,可他也保不住的。别说雪青道人不许,就是金龙王也不会答应的。龙女的分身已经降临恶龙潭,金龙王也不远了。

    恶龙潭除了化龙池之外,还有很多神秘的地方,它们都吸引着周围的龙族腐女。

    “哦。”雪青道人看了一眼刘柳六,“你是恶龙潭的歌神,而贫道是金龙湖的伪娘。”道人还以伪娘自居,并未告知歌神他的真正身份。

    “音乐是世间最美的声音,不该被区别对待。歌者亦然,我既是歌修,也是基修,然而恶龙潭困缚我多年,如同枷锁在身。今天见到道长,我才知自己的机缘在你而不在我身上。”刘柳六道。

    “你不怕楚门吗。”雪青道人问。

    “楚门非门。”刘柳六笑道,“他只是恶龙潭最古老的使节之一,并不能代表恶龙潭。何况他不是潭主。”

    “贫道该相信你吗。”雪青道人遁速不减,忽地扬臂,锵!太虚剑斩向刘柳六。道长可不相信主动靠过来的基老,“卖唱的,有什么值得贫道尊敬的吗,必要时,贫道相信你也会献出局部地区之花。”道长很鄙夷刘柳六的做法。当然,他能收回剑符还是很开心的。

    太虚剑非同一般,如果被斩中,就是刘柳六也得死。歌神不知雪青道人的本意,是试探还是杀掉自己。虽然犹豫不决,歌神仍没躲避,他脚下的音符也飞去了。

    锵!剑啸倏然而至,剑气绕开刘柳六。而雪青道人也敛起杀气,“你跟得上贫道的节奏吗,来吧。”

    “自然跟得上。”刘柳六笑道。他已经下定决心背叛恶龙潭的歌手界,因为再待下去,他在唱功上不会有任何进步,只有离开此间,他才能走向更宽阔的舞台。而雪青道人则是他的引路人,更是跳板。

    刷!刷!

    雪青道人、刘柳六先后遁去。

    六神花手里攥着两枚剑符,哧哧哧,剑符腾窜,似要挣离而出,可六神花不会放手的。“刘柳六,你彻底背叛我了。”

    蓬嗤!六神花的右袖炸开,他已经和刘柳六断袖,再无任何基情,相见时唯有杀。“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曾经的六大歌神之首,感到无限伤感,凭栏处,何处话凄凉。

    砰的一声,倏尔,六神花的后背像是被铁球击中了,他向前栽去,几乎跌落尘埃。明明是恶龙潭歌手界最耀眼的神话啊。

    “我已经没人气到这种地步了吗。”六神花一口老血飙出千丈之遥,洒在树木之上,像是红漆刷过似的。

    “兄弟,我的兄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六忽地撕心裂肺般吼道。

    因为砸中六神花后背的不是别物,正是六马的脑袋。那脑袋,再无头发,头皮也被掀去。至于六马的马尾辫,赫然出现在湖翡翠手中。

    湖翡翠将她从六马脑袋上割下来的六条马尾辫编织成一股,像是长绳。飕!湖翡翠右臂一挥,长绳迸扫而出,破空之音尖锐异常。

    基六和六马可是亲兄弟,他还未整明白,为何兄弟忽然就死了。“以六马的实力不该是这种结局,龙女的学生怎可能是他的对手,就算她有高仿的奥死卡小金人也不行。”

    “谁说那是高仿的。”碧紫仙道,她和湖翡翠、水相女、乔奴等人站在一起,而她手里的第二尊小金人不见了。在她们之前,有一尊高五十丈的金人,凶光炽盛,金焰迸腾。

    “基老,这可是真正的奥死卡小金人。”碧紫仙又道。

    原来,龙女将自己获得的奥死卡小金人分为两半,每一半铸成一个高仿的小金人,可两个小金人合在一起时,真正的奥死卡小金人也就重现世间。

    湖翡翠能轻易地杀掉六马,小金人功不可没。“我第一次觉得你很顺眼。”湖翡翠瞥了一眼碧紫仙,面目表情,说道。

    碧紫仙手心里运转一团中二病火,可以的话,她很希望用其烧掉湖翡翠。然而龙女下达命令了,不许她们内斗。谁若违背龙宫的法旨,龙女将会杀了她。

    洗耳琴也不要了,被基六随意地抛到地上。至于洗耳琴的器灵,早已不在此地,他也跟着龙女的分身、龙树小僧、不动基王等人离去了。“兄弟,我的兄弟啊,你死的好惨。”基六捡起六马的脑袋,“我会为你报仇的。等做完一切,我也会去见你。”基六又道。

    “喂喂,基六,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秋裤六惊道,“六马死了就死了吧,你还活着啊,难不成想要陪葬?真是不懂你们,活着不好吗。你若不想活,能把洗耳琴交给我吗。”秋裤六很钟意地上的古琴。

    基六无视秋裤六,忽地,他一掌拍向秋裤,轰隆,气浪飙滚,将六马的脑袋托了起来,悬在虚空之中。

    “基六,你又想整什么?”秋裤六忽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与六马不该分开的。”基六道,“死活都不该分开的,你们都不懂,永远不会懂。我可爱的六马……”

    咔嚓!

    基六的颅腔裂开了,而六马的脑袋落了下来,嵌在裂颅之中。两人的脑袋嵌合成一个了。看上去极其恐怖。

    转动,六马的两颗眼珠子又能转动了,嘴也能说话。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是基六的。

    这下子基六拥有了四只眼睛,两个鼻子,同样数目的嘴。

    “哇,对面的基老看上去好恶心。”雌食梦蚁认真吐槽道,她和师傅小玲站在一起。公食梦蚁也在旁边。

    痴寒同样道:“基六与六马也是恶龙潭的名人,他们落得今天的下场,又该怪谁。”

    “痴寒,你为何穿上了六马的秋裤!”花慈怒道。

    原来,湖翡翠摧动奥死卡小金人斩了六马之后,他的秋裤也就闲置了下来,可公食梦蚁不知为何被那件秋裤所吸引,趁着无人在意,当即拿走了它,并且将其穿在身上,感觉良好,不,应该说感觉相当奇妙。“我与秋裤不可分开了。”痴寒道,“花慈,你喜欢现在的我吗。”

    呼!

    公食梦蚁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前撞去,长有两丈七尺。

    雌食梦蚁确实惊呆了,“痴寒,你,你……”

    “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不但修炼出来了吐槽呆毛,还拥有了杰出的大消声巴,这下,整个恶龙潭的蚁后都是我的了,我的!包括你,花慈,你也是我的。记住,你只是其中的一个比较特别的,而不是唯一。”

    穿上六马的秋裤之后,公食梦蚁像是换了一个人,比六马还嚣张。

    痴寒的表现让花慈极其不悦,她甚至想斩断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被小玲碧紫仙拦了下来。“还不到时候,等我寻来一缸酒,你再斩断它的是非之大姬姬,我们泡酒啊。”

    “”

    雌食梦蚁也是无语凝噎。发棵,我果然讨厌这个大龄萝莉,她太可恨了。

    “召唤,有股来自神秘的东方的力量在召唤我。”公食梦蚁又道,“爱人,我的爱人哟,你在这里等着我。”腾!痴寒怒啸而起,高歌而去,“秋裤即王道。”

    “哪里去。”

    陡地,一道佛光逆飙而起,斩向公食梦蚁。

    出手的是佛系咸鱼,他不知为何对上了痴寒,“你不该穿上秋裤的,现在还有机会。”佛系咸鱼劝道,它也没那么好心,当然,咸鱼更不需要秋裤,它需要的是梦想。

    “狂妄!”公食梦蚁哼道,它挥动两丈七尺长的大消声巴,扫向佛光,蓬的一声,佛光化雨,倏然洒落。“哈哈哈,有了秋裤,我的大姬姬也能成为武器,而且无坚不摧。”痴寒得意道。

    咚,咚,咚咚咚!佛系咸鱼敲响木鱼,一道道音浪犹如起伏的海面,涌向公食梦蚁。“皈依我佛,向咸鱼献出汝之珍贵之花。”无数梵唱响起,似乎在诅咒痴寒。

    “痴人说梦。”公食梦蚁怒道,“我非基老,并无那种想法。”

    “火翼斩。”只见公食梦蚁背后长出两片翅膀,火红色的,像是燃烧的残霞。遽地,两片翅膀向前舞动,无数火蚁拍动翅膀,飞了出去。

    刹那间,烈焰焚天,炽焰迸涌,火蚁之群犹如火海,从天而降,盖了下来,撞在音浪之上。轰隆隆,方圆十里,炸声不绝,火箭、火刀、火河迸窜,很多秋裤基老被击中了,身死道消,只有秋裤完好无损,浮在空中,显得很诡怖。

    “秋裤,好多秋裤,都是我的。”公食梦蚁像是发现了宝物,双眼迸绽出道道光华。

    腾!

    公食梦蚁窜了出去,双手齐用,攫来几十件秋裤,都穿在身上。

    佛系咸鱼也不再敲木鱼,吃惊道:“不能再穿秋裤了,否则你会死掉的。”

    “为何用这种荒诞的理由劝我放弃秋裤。咸鱼,你的脑袋也坏了吗。”公食梦蚁眼里除了秋裤,再无其它东西。就是雌食梦蚁在他前面,他也看不到,而且不想看到。

    呼!呼!呼!

    更多的秋裤飞了下来,都围着公食梦蚁旋转,像是风扇。而这时,痴寒的吐槽呆毛也发生变化了,变得像是秋裤,只有一条裤腿的秋裤。

    “师傅啊,吐槽呆毛还有这种用法?”雌食梦蚁问道。

    “这个,按理说,只要吐槽修士愿意,他们的吐槽呆毛能变成任何形状,就是消声巴也没问题。花慈,你不要大惊小怪,都是正常操作。”小玲回答道。

    真是长见识了。雌食梦蚁心道,她忽然很厌恶公食梦蚁,“有人能杀掉他就好了。”

    尽管讨厌,花慈还是不愿亲自动手杀掉痴寒。它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还是有感情的,不会因为几百件秋裤就彻底断绝情谊。

    “秋裤,我的秋裤,我的秋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公食梦蚁开心道。

    他的异常行为让周围还活着的秋裤基老都觉得悚然,他们纷纷避开痴寒,不愿被其抓到,不说秋裤保不住,就是小命也难留下。

    “佛系咸鱼,那只蚂蚁怎回事。”秋裤六问道。

    “主人,它疯了,而且完了。”佛系咸鱼道,“楚门的秋裤有种奇异的魅力,可每个人能穿的秋裤数量有限,像公食梦蚁这样贪多不厌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似乎很了解楚门。”秋裤六又道。

    “楚门一直想找到化龙池的具体位置,可他不刻意去寻,随缘而已。他在找我们,我们同样也在观察他。”佛系咸鱼道。

    “你说我们?除了你还有谁在观察楚门?”秋裤六道。

    “化龙池里可不止我一人啊。”佛系咸鱼道。

    “难道还有其它的咸鱼!”秋裤六惊道。

    “你不用猜了,主人,我不会告诉你的。事关化龙池的秘密,我就是死了,也会将秘密带到地下。”佛系咸鱼坚决道。

    “我也不为难你。”秋裤六道。

    “看啊,主人,公食梦蚁现出原形了。”佛系咸鱼道。

    “嗯,它能穿更多的秋裤了。”秋裤六道。

    只是公食梦蚁的秋裤都写着“蚁”字,而非“楚”字,这让秋裤六很在意。“为什么会这样,变异了?”

    雌食梦蚁都快看不下去了。“师傅,你能出手吗,用你的吐槽之力灭了痴寒。”她道。

    “这样不好吧。”小玲道,“他很有吐槽天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