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化龙池并非彼化龙池,不是跳进去就能成为龙的池子,而是将龙腐蚀掉的龙池。

    秋裤六告诉基六,他的佛系咸鱼来自化龙池。基六如何不惊,同时也有几分相信了。恶龙潭之所以能震慑周围的龙族腐女,也因外界传言,龙潭中存在着化龙池。

    “出家人慈悲为怀。”佛系咸鱼道,它右掌扬起,佛光皓璨,却又祥和异常,并不刺眼。龙女的分身忽地有所感应,她手中的那团中二病火也小了许多,似乎在忌惮咸鱼。“那条咸鱼有问题。”龙女的分身当即道。

    “不动基王咒。”

    蓦地,佛系咸鱼的右掌迸发出的佛光凝成一尊不动基王,高百丈,慈眉善目,周身基气迸涌,结成种种异莲,另有佛气萦绕,倏化沙弥、头陀、扫地僧、卧佛、龙树小僧。

    尤其是龙树小僧,他甚至能和不动基王相互抗衡,并不逊于他。

    “啊!”

    龙女的分身再难镇定,“龙树小僧!”她尖声道,“不,那是龙树小僧的幻象。咸鱼,你怎会和那个妖僧有关系。说,化龙池在哪里。”

    佛系咸鱼用它的死鱼眼瞄向龙女的分身,“女施主,你之前称最讨厌鱼族,恰巧我就是咸鱼,你讨厌我,我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你也看出来了吗,本鱼和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都有关系。来啊,撕比啊,相互伤害啊。看你能奈我何。”

    刷刷刷!一道道金灰色的佛曜自咸鱼眼中迸飙而出,打入不动基王与龙树小僧的身体之中。霎时间,两尊百丈高的幻象像是活过来一般,齐齐瞥向龙女的分身。

    像是狼盯上了的山羊,龙女的分身有些不自在。她一脸骇惧,因为她从龙树小僧背后看到了一个池子,那池子并非是真实的,可它散发的气息竟让龙女本能的畏惧。“化龙池,是化龙池。”龙女的分身确信无疑。

    “哦,化龙池。”就是楚门也觉惊异,“秋裤六这汉子真是不简单,那条咸鱼,自称佛系,看来真和化龙池有关。”

    化龙池的方位并不固定,随时都会发生变化,就是楚门也难确定它的具体位置。

    恶龙潭有两位古老的使节守护,化龙池亦然,同样有守护者,原本只有一位守护者,即是不动基王。而龙树小僧本是化龙池里的一株小树,修行多年,倏化人形,自号龙树小僧,甫一入世,即能和不动基王撕比,两人争斗数百年,谁也杀不了谁,只能……

    “你瞅啥!”

    “小僧瞅的就是你。”

    “找打是不。”

    “来啊,正面Gang。”

    所以他们都成了化龙池的守池之人,也还算相安无事。

    秋裤六也是有大机缘的人,他年轻气盛,可未夭寿,并且偶然间遇到了化龙池,更夸张的是龙树小僧与不动基王那时已经和好了,并不在撕比,他们也没杀掉秋裤六,并将他按到化龙池里,送他一场造化。彼时,化龙池里有一条咸鱼,忽然就和秋裤六看对眼了,于是缔结契约。

    腾!腾!两道杀气腾升的守护者冲向龙女的分身,他们同样注意到了湖翡翠与雪青道人,可是龙女分身散发的气息更让他们厌恶。“不动如我,我消声花开时见基王。”只听不动基王大吼一声,巨掌劈下,倏然间,基浪如山,陡地镇下。

    龙女的分身被那只巨掌锁定了,不管她向哪个方向遁去,都逃不掉。“化龙池出现了,金龙王,你还能淡定吗。”她心道。轰的一声,龙女分身抛出手中的那团湛蓝色的中二病火,呼,狂风遽起,摧动中二病火,火势滔天,方圆数千丈内,到处都是中二的气息。

    不动基王也是第一次见到中二病火,颇觉不悦,“一道化身,也敢与我撕比。死吧。”

    砰!砰!砰!

    不动基王瞬间打出千余拳,每一拳都像是一座山,轰隆隆降下,轰碎了无数蓝色的中二火苗。

    至于龙树小僧,他先是观战,而后又道:“小僧也要消声荡。”

    刷!

    龙树小僧拈起一枝树枝,陡地扫出,神华迸涌,犹如九天银河奔涌,冲向龙女的分身,断去她的后路。

    当是时,不动基王在前,龙树小僧在后,他们锁死了龙女分身的全部道路,杀,只有杀掉她,两人才会对付下一个龙族。

    “贫道只能出手了。”雪青道人心想,他也感到威胁了,恶龙潭的化龙池不除,周围的龙族都会不安。就是金龙王来了,也会与龙女联手,对付龙树小僧、不动基王。

    脚踩青色长虹,道人仗剑而来,太虚剑斜指佛系咸鱼,“你该死。”雪青道人无情道。

    “道长更该死啊。”佛系咸鱼道。

    咸鱼倏地转身,应对雪青道人,只见它连走七步,七朵散发着咸鱼味道的莲花升了起来,呼呼怒旋,斩向道长。

    不等雪青道人动剑,腾的一下,葱王携缸而来,他吼道:“谁也不能动师弟,来啊,撕比啊。”

    “本草缸木。”佛系咸鱼道,“此物和小鱼有缘,施主,你该放手了。”

    葱王鲜绿色的长发倏然迸起,像是万千松针,“咸鱼,你该待在平底锅里,而不是在这里。”

    砰!葱王挥掌拍向大缸,其声隆隆,震撼四方。忽地,缸中飞起三只皮卡丘。

    “皮卡,皮卡!”

    “皮卡!皮卡!”

    “皮卡丘!”

    三只很萌的皮卡丘跳向咸鱼,并且放出一道道电光,砍斫佛系咸鱼。

    “敢耳!”

    佛系咸鱼怒道。它双掌一拍,嘭,佛气迸开,忽地,两个鲜红的大字飞了起来,一个是杀,一个是生。

    杀与生,二字齐出,遽地撞向三只皮卡丘。

    三只皮卡丘忽地迎风就长,身高超过百米,而且都有很长的腿,造型很感人,是那种汉子见了会流泪,姑娘见了会嫉妒的造型。

    可是佛系咸鱼放出的杀与生两个字,荡起千丈高的血雾,瞬间覆盖了三只很萌的皮卡丘,轰!血雾绞动,结束了它们的生命。“坑我呢。”佛系咸鱼道,“绿发基老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本草缸木可不是这样用的,若不能让我满意,我现在就杀了你。”

    轰!轰!血浪掀涌,鲜红色的杀、生二字,横移而来,撞向葱王。

    葱王不敢轻视,大喝一声,基气外放,攫住大缸,将其抬了起来,当!当!金铁交鸣声遽起,本草缸木挡住了杀生二字,将其撞飞了。

    佛系咸鱼这才笑道:“很好,这才是我想见到的大缸。听说缸里面的神泥也很不凡,绿毛,让我见识一下。”

    葱王虽然用本草缸木振飞了佛系咸鱼的杀生二字,可他也受到了反噬,双臂几废,业已失去知觉。

    这时,血光迸起,杀字怒飚而来,煞气弥漫,像是淤泥,极其厚实。而红色的“生”字却被面码拦下了。“怎可能让你在师弟面前表现。”面码暗道,他也在暗恋雪青道人,而且比谁都爱慕道长的容颜与基老之躯。

    刷!

    乍见雪青道人霍然而起,驭起青虹,冲至红色的“杀”字面前,“太虚之斩。”又听道人喝道。

    铿锵!太虚剑陡地斩下,从上至下,击中红色的“杀”字。当是时,血光炸开,气浪抛叠,方圆百丈内,虚空崩塌,咔嚓,咔嚓,裂声不绝。而那个巨大的“杀”字也迸开了,化为无数碎片,被翻滚的剑气绞旋的更碎。

    “师弟。”葱王感激道。

    难道雪青师弟看出我受伤了,葱王趁机放下本草缸木,调转内息,开始疗伤。

    葱王、面码等人都动手了,猿闪闪身为师姐,不好独善其身。她忽地将身轻旋,嗤,嗤,嗤,数道剑气倏然甩出,削向秋裤六的脑袋。

    佛系咸鱼是秋裤六的契约兽,猿闪闪这是要杀掉它的契主。

    秋裤六正在和基六谈话,忽闻剑吟铮铮,杀机已至。他暗哼一声,张口吐出一串音符,向前驰射,与那些道剑气互撞。当!当!当!金玉相击声响起,剑气都被化销了,可是音符仍在,它们倏地散开,每一个音符都比石盘还大,上百音符同时砸下,像是陨石飞坠,若被轰中,不死也残。

    猿闪闪右手按在剑柄之上,眼神陡地锋利起来,犹如剑出长匣,让人心悸。倏然间,她的手动了,锵,长剑出鞘,一道几不可见的剑气迸旋而出。

    崩!崩!崩!崩!

    一个个的音符遽地炸开,裂音大作,刺耳之极。

    “好个腐女。”秋裤六道,“我还以为金龙湖如今是汉子的天下了,像是雪青道人,葱王,面码,那些优秀的传人几乎都是汉子。你不简单,能为金龙湖的腐女代言了。”

    猿闪闪不以为意,她倏地遁出,刷刷刷,长剑向秋裤六连斩三次,猝然间,三只白猿状的剑气咆哮而起,挥动长臂,抡扫向秋裤六与基六两位歌神。

    基六道:“为何撕比我,我在打酱油啊,姑娘喂。”

    话虽如此,基六还是拨动洗耳琴,铮铮铮,琴音飚射,势如破竹,将一只由剑气凝成的白猿围住了,碎其万段,相当可怕。

    秋裤六也是相当犀利,瞬间取出藏在秋裤之中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前扫去,砰砰两声,砸碎了两只白猿的脑袋,它们再次化为剑气,可难成行,倏地溃散。

    刷!

    猿闪闪已然冲至秋裤六前方十丈处,“秋裤基老,你有些本事。越女说剑。”遽听猿闪闪叱道。哧!哧!哧!剑气涌出,倏地化为一人,正是越女。越女手持青竹,以竹代剑,她眉宇迸生出翠绿色的剑流,像是无数竹叶飞出。

    “猿族的剑者。”秋裤六道,“你和越女有何关系。”

    “越女非女,而是伪娘。”猿闪闪道,“他是吾族祖先的妻子。”

    “原来如此。”秋裤六也接受了猿闪闪的说法。

    旁边站着的基六不乐意了,吐槽道:“喂喂,你的祖先是汉子还是姑娘。”

    猿闪闪鄙夷地望了一眼基六,回道:“当然是汉子啊。”

    基六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汉子和伪娘如何能拥有后代,你不要欺负我读书少。”

    猿闪闪也不解释,催动剑元,越女倏地向前冲出,刷,青竹怒斩而下,登时,竹叶舞动,如那翠龙,倏然撞向秋裤六。而越女站在龙首之上,睥睨之姿,让人敬畏。

    基六杀心也动,“洗耳翁!”只听他喝道。

    嗡!一团玄光炸开,一只皓首老者随即跳了出来,器灵,他是洗耳琴的器灵,又道洗耳翁。

    “世无洗耳翁。”听那老者笑道,他白发三千丈,倏地挥拂,如同匹练,裹挟起阵阵狂风,扫向越女以及翠龙。

    “基六,我允许你出手了吗。”秋裤六不悦。

    “我帮你就是帮助楚门大人,秋裤六道友,不用多想。”基六笑道。

    呼!呼!呼!五万片竹叶怒旋而起,凝成巨剑,照着洗耳翁的三千丈白发斩下。锵当!金属颤声倏地响起,巨剑迸折,一丈丈碎掉。而洗耳翁的长发像是瀑布似的翻滚,荡开剑气。

    “你非真正的越女。”洗耳翁道,“老夫与越女有过数面之缘。”他又道,“他可是世间的奇女子,不,是奇伪娘。除了他,老夫再没见过第二个让我大姬姬感到开心的伪娘。”

    猿闪闪怒道:“该死的老东西,怎敢说出这等恶心的话来。我要杀了你。”

    秋裤六道:“基六,你的器灵,品味和你不一样啊。他喜欢的是伪娘。”

    基六哼道:“伪娘又怎样,也是大迪奥美女,我也喜欢。”

    秋裤六无法反驳,因为他也喜欢。

    龙女的分身被不动基王、龙树小僧的虚像杀得败退千里,已经远离众人的视线,楚门也不怎么关注他们了。让他在意的是王之秋裤的拥有者出现了。“那汉子为何藏起来,不愿见我,难道是怕我?”楚门不知道原因。

    “能拥有我赏赐的王者秋裤,他该感到喜悦才是。恶龙潭有多少基老,别说穿,就是见都见不到王之秋裤。”楚门怒道。他心情变化很快,谁也不能猜测他下一瞬是生气还是开心。

    “嗯?”

    楚门忽地瞥向龙树小僧、不动基王、龙女的分身那边,“王之秋裤的气息又出现了,就在那里吗。哈哈哈。”

    腾!

    楚门大笑而去,他也想见一见是谁穿着王之秋裤。那人值得尊敬,可以的话,楚门会拥有他的局部地区,物尽其用。

    秋裤基老们也不敢阻拦楚门,因为他们都畏惧他。“楚门大人这是去哪里。”

    “我也不知。更不敢过问。”

    “大家都一样。”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