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马主动请缨,要拿下龙宫的人。

    湖翡翠、水相女、乔奴一道而来,金色大道的尽头站着的正是基老。飕飕飕,基老的六条马尾辫扬起,像是灵巧的毒蛇,已然对准了三位腐女。

    恶龙潭,恶龙潭,如今的恶龙潭风起云涌,无数人杰将争夺潭主之位,最古老的使节也从沉睡中醒来。

    而龙潭外也并非一片祥和,金龙湖与龙宫、牡丹亭等地的腐女也在观望那片广袤的土地,有心取而代之,将其纳为自己的领地。

    “几位,献出奥死卡小金人,我会为你们送终的,而且还会献上亡灵序曲。你们也不枉此生。”狂妄,六马相当狂妄,他并不将湖翡翠、水相女、乔奴放在眼里。她们的师尊来了,六马方会重视她。

    水相女、乔奴站在湖翡翠身边,她们皆默不作声,都听师姐说些什么。

    湖翡翠默摧真元,一掌按向仿制的奥死卡小金人。锵当!响声清远,金光迸涌,犹如长河滚啸。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女人。”六马怒道,“不识好歹,来到我恶龙潭,还一副我很迪奥,你们不能拿我怎样的态度,本基最恨你们这样的女人了。杀。”六马杀心早动,六条马尾辫劈了出去,登时,乌光闪烁,基气暗涌,汇成黑铁洪流。

    轰!

    黑色的长流与金光之河撞在一处,能量风暴四下扫动,金色、黑色的风刃斩碎了虚空。这时,湖翡翠凌空蹈虚,手执小金人,目中绽放绿光,像是两团风暴在旋转,她看向哪里,哪里就会旋起数百风刃。而最后,湖翡翠的目光落在六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那边。绝对是真爱啊,汉子如果失去擀面杖,只会让十指获得充分的休息时间,湖翡翠自然知道,所以她下定决心,为六马去势。

    “楚门大人想得到奥死卡小金人,哪怕是高仿的,我也要为他拿到。”因为有了秋裤的加持,六马并不畏惧湖翡翠犀利、锋利的视线,而且他的擀面杖向前窜去,迎风怒舞。

    砰!砰!砰!

    六马挥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瞬间撞碎了几十道风刃。而秋裤并无任何损坏。他窃喜,秋裤六那小子说的不错,我与他以及基六的秋裤都是特别的,原来我们三人真的是天选之子。念识转动之间,腾!六马一步迈出,直如恶虎归山,“女人,死来。”

    “将军令!”忽地,六马一拍作奶大肌,砰,一团基气涌开,而且有不明之液迸飙,一块造型古朴的令牌旋了出来。正是将军令,六马的本命之器。

    “我在成为歌手之前是将军。”六马道。他右臂疾振,嗡!气浪掀爆,将军令呼呼怒旋,扬洒开数千道锋锐之气,划过长空,留下阵阵裂空之音。

    将军令一出,极是杀招。六马只想斩去湖翡翠漂亮的脑袋,“你不说话时还是很有气质的。”

    “哼。”湖翡翠不悦,她的龙角轻幌,刷刷刷,一圈圈光漪绽开,像是同心圆,一圈比一圈圆。

    龙角散发的光漪与将军令催发的锋锐之气互撞,嘭嘭连炸,光浪抛舞,犹如飞雪纷飞,又像是散落的泡沫。“爱本是泡沫,你因相见我,还敢称自己是歌神。”湖翡翠嘲笑道。“恶龙潭的歌神不过如此,还穿着那么土的秋裤,你无药可救了,基老。”

    呼!六马的一条马尾辫辫子飞起,并且卷走了将军令。“你出身龙族,又是龙女的学生,有被杀的价值。我会留下你的脑袋、龙角、龙骨。将军印。”只听六马喝道。

    那被他马尾辫子卷走的将军令忽地绽开寒辉,像是冰霜簌簌落下。嗡的一声巨响,寒辉迸爆,印记,一个巨大的印记倏然显化,即是将军印。

    轰隆隆!

    将军印镇了下来,滂湃无尽的杀机瞬息而至,落在湖翡翠四周。如同海浪拍打礁石。

    远处,基六瞥向自己的兄弟,“将军令,他拿出将军令了,也罢,随他喜欢,只要他能拿下几个腐女,为楚门大人夺来奥死卡小金人就行。”

    六马不在身边,基六反而有些开心,终于不用小心翼翼,担心兄弟会说错话,引来楚门的不悦。

    “秋裤六道友。”基六笑道,“你的佛系咸鱼为何安静下来了。”

    “我也在好奇。”秋裤六道,“咸鱼,你是怎回事,为何不敢动?对面的不过是龙女的一道分身,凭你的实力,杀她只在翻手之间。”

    幌动!

    佛系咸鱼不停地幌动,像是在畏惧对面的龙女分身。

    “你也是鱼,也有翻过龙门的志向。而我则是龙,真龙,见了我,一条咸鱼也敢狂妄。你是真不天高地厚,还是脑浆也被蒸发了。”龙女的分身嘲笑说。

    天赋压制啊。

    咸鱼在龙女的分身面前犹如风中芦苇,飘摇不定。哪里敢撕比对方,之前的盛气凌人也都消失不见。

    而龙女的分身已经控制了那一小团蓝色的中二病火,她凶威更甚,龙气加身,刷刷刷,数千道华光迸冲而起,遍照诸天。佛系咸鱼这下彻底瘫痪了,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并道:“小鱼愿奉龙女为主。”

    噗啊!秋裤六当场就是一口九十斤的老血,飚洒而出,染红了大地。“咸鱼,你还说要成为我饥荒时的食物,怎会背叛我,跪在龙女的分身面前,节操,你的节操何在。”

    “浮云,都是浮云啊。”佛系咸鱼道,“我的前任啊,你让我看不到希望,而且你的秋裤哪有龙鳞来的厉害。我这一身鱼鳞早该换掉了。”

    “很好,你很识时务。”龙女的分身道,“所以去死吧。”

    轰嗡!

    龙女的分身长袖一振,蓝色的中二病火遽然涌出,浩荡三千里,照着佛系咸鱼的脑袋冲刷而下。

    “我本来就瞧不起鱼族,妄想跳过龙门,成为真龙。滑稽啊。”龙女的分身不悦道,“尤其是你,还是咸鱼,更是躲在基老的秋裤之中,我不杀你都对不起自己的中二病火。”

    火大,龙女的分身很火大。

    “哈哈哈。”佛系咸鱼忽地笑了,它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肩扛起数十块蓝色的火砖,“龙女,真以为我怕你了。”咸鱼讥笑,它肩膀倏震,砰!砰!砰!一块块火砖全都迸裂了。“真龙又如何,我照样杀之。”

    原来都是伪装的。

    而歌神秋裤六也在配合咸鱼演戏,都是表演给龙女的分身看的,毕竟人家是奥死卡小金人的获得者。

    佛系咸鱼与秋裤六的拙劣演技,自然不能骗过龙女的眼睛,她连装装样子都不想,直接轰杀咸鱼,所以才有了火砖砸向佛系咸鱼的一幕。

    “木鱼。”蓦地,佛系咸鱼一张口,一个木鱼飞了出去,咚,咚,咚,木鱼被敲响了。音浪怒斩而出,劈向龙女的分身。

    见了龙女的分身,碧紫仙、小玲也收敛多了。高龄萝莉更是换了一副表情,恭敬道:“师傅啊,楚门说要收了你,成为他的丫鬟。我绝不会答应的。”

    “喂!”小玲来不及吐槽了,连师傅的玩笑也敢开,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

    出人意料的是龙女的分身并未生气,她像是习惯了碧紫仙的没心没肺,道:“你们去湖翡翠那边。”

    “是。”小玲道。

    “我要留在这里。”碧紫仙道。

    “我说的你敢不听了吗,碧紫仙。”龙女的分身又道。

    “听,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碧紫仙笑道,“你让我去湖翡翠那里,我马上就去。”

    刷!

    碧紫仙抢在小玲之前,飞向湖翡翠、水相女、乔奴那边。而且她还带走了高仿的奥死卡小金人。龙女的分身也觉得很无语,这样的学生真是不可爱啊,可她的中二天赋又是那么出众,所以龙女才将中二病火神通悉心传授给她。

    佛系咸鱼并没阻拦碧紫仙等人,放她们离去。只要龙女的分身不逃就行。

    木鱼声声,震撼人心。对周围的秋裤基老很有影响,一些基老的脑袋都炸开了,承受不住木鱼声。和基六的做法相似,秋裤六也在利用自己的契约兽清理秋裤基老。他们都读懂了楚门的眼神,知道他默认了。

    有实力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发光,而那些充数的人就不同了,终究会被打出原形的,很多基老因为机缘得到了楚门裁剪的秋裤,穿好之后,他们就以为自己与众不同,其实不然,他们还是那么废。

    “我做出来的秋裤分为三个品种,有王之秋裤,有将之秋裤,最多的则是杂鱼秋裤啊。聚在这里的基老多是杂鱼秋裤的持有者。”楚门暗道。

    而秋裤六、基六、六马他们三人穿着的则是将之秋裤,材质很好,作工考究。可还不是王之秋裤。

    只有穿上王之秋裤,那样的基老才能得到楚门的认同,甚至能平起平坐,一起探讨秋裤之道。“三位歌神,他们有潜力,或许将来有一天能得到我赐下的王之秋裤。”恶龙潭最古老的使节心想。

    因为有基六、秋裤六出面,楚门并没亲自对付龙女的分身,他还有其它的事情需要担忧。

    使节,恶龙潭最初的使节有两人,除了楚门之外,尚有一人,那人是腐女,实力和楚门不分轩轾。“那个女人也醒来了,只是没现身。她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呢。”楚门好奇道。

    另外一位古老的腐女使节,她每次苏醒都会换上另外一张面孔,气质也会发生变化,就是楚门见了她,也难认出,除非她主动告知。所以这才是问题所在,相当棘手。“等等!”楚门忽地望向南方。

    秋裤!他感到了王之秋裤的气息,虽然只有一瞬间。“不会错的,穿着王之秋裤的基老现身了,谁,是谁!多少年了,我有多少年没见过那样尊贵的基老。”楚门激动莫名。

    时至今日,楚门剪裁的王之秋裤的数量屈指可数。可是有一件秋裤的主人下落不明,楚门确信方才出现的就是最后一人,持有王之秋裤的汉子。“哈哈哈,今天是什么日子,好事一件接一件。”呼,楚门身后的大氅陡地散开。

    基六与秋裤六也觉察到喜怒无常的楚门忽然变得很开心,他们并不知原因,尽管很在意,可他们又不能询问。

    刷!

    基六携古琴而来,与秋裤六站在一起,他们都在观战。佛系咸鱼祭出木鱼之后,居然能和龙女的一道分身撕比。而且不落下风。

    “这鱼真是厉害炸了。”基六奇怪道,“它应该畏惧龙女才是,为何还敢撕比对方。”

    “因为它是佛系咸鱼。”秋裤六道,“你知道最近很火的佛系吗。”

    “不,在下是基老,修仙。”基六笑道,“道友,你能为我说明吗,什么是佛系咸鱼,它难道和释门有关?”

    “我的这条咸鱼,从小和我相似,从相知到相互尊重,再到……”秋裤六回忆道。

    再到相爱?基老无力吐槽,真有才啊,你和咸鱼有基情?难以想象,思想贫瘠让基六变得丑陋,无法描绘一条鱼和基老之间超越友情的感情。“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得不到咸鱼青睐的原因。”基六释然。

    “我与咸鱼的相遇是上天注定的。”秋裤六道,“那年,我基气浩荡,在歌手界也是如消声中消声。但求一败而不得,没人知道我的痛苦。”

    消声了狗。基六心道,你还不敢不敢再美化自己一下。谁不知道恶龙潭歌手界的一哥是六神花,哪有你嚣张的份,我们同为六大歌神,可和六神花之间还是有距离的。不是说拉近就能拉近的。

    做人要厚道,以后还是要再见面的。基六有些鄙夷秋裤六,可还是听他讲下去。

    “我年轻时,游学在外,学业有成,又进入了歌手界,同样取得了可歌可泣的成就,我这样的汉子,不是天才还是什么。”秋裤六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还没在别人面前说过那么多话,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基六啊,和你待在一起,我莫名的安心,这是为何。”

    “错觉,人生总是有很多错觉。”基六道。他当然是选择拒绝秋裤六,不与之合基证道,想想都觉得可怕。

    被拒绝之后,秋裤六也不生气,继续道:“你知道恶龙潭有一个叫做化龙池的地方吗。”秋裤六忽然变得很神秘,并且道出一件他隐藏多年的惊天事实。

    化龙池!

    饶是基六再怎么镇定,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难道,难道说佛系咸鱼是从化龙池那边走出来的?若真如此,它不惧怕龙女在情理之中。

    “呵呵,看来你总算在认真听我说什么了。”秋裤六冷漠道。

    “你见过化龙池。”基六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