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裤大军犹如滚滚江水,全都响应楚门的号召。

    时间,时间会给予众人答案,唯有秋裤是永恒的。一道玄之又玄的声音在众多本土基老的识海中响起。

    是楚门在召唤他的秋裤信徒。什么歌声,什么旋律,哪有秋裤更实用。“愚昧啊,世人多愚昧之徒,看不到秋裤的美丽。”楚门又道。

    “那厮有什么资格这样讲话,明明什么都没穿。”雌食梦蚁马上吐槽。

    “都给我散开。”蓦地,楚门喝道。

    轰!轰!轰!

    一只只黑手全都溃散了,不再为难六神花、花慈等人。并不是楚门良心回转,而是他要为秋裤大军开道。

    “我的忠诚信徒啊。”楚门道,声如洪钟,嗡的一声迸涌开来,像是骇浪滔天,所有穿着秋裤的汉子都能听到。那群基老忽地扯开自己的秋裤,让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天空刺去,腾腾腾!一支支汉子的擀面杖迎风舞动,煞是壮观,每个擀面杖上都有一个“楚”字。

    “吐槽,我忽然变得好想吐槽啊。”公食梦蚁道,“我爱人的师傅哟,你也把我收了吧,作为你虔诚的学生。”痴寒向小玲恳求道,“我感觉自己在吐槽方面的天赋不输于花慈。你看怎么样。”

    刷!

    公食梦蚁的脑袋上旋起了呆毛,绿色的呆毛。

    小玲悚然,震怖道:“此子恐怖如斯,竟然长出了吐槽呆毛,而且还是原谅色的。”

    就是雌食梦蚁也呆住了,她已经拜在吐槽天才修士的门下,已被对方点醒,然而还没长出呆毛啊。“不,我不相信。你怎会有呆毛,而且说有就有了,不科学啊。”

    公食梦蚁笑了,“我的爱人,你傻了吗,居然在这里谈科学。我们可是待在奇幻世界里,我有吐槽呆毛,说明我的天资够高,你该恭喜我才是。为何这般郁闷,求我啊,也许我会告诉你如何长出呆毛。哈哈哈哈。”痴寒大笑,他终于能在花慈面前得意一回。

    雌食梦蚁受到的打击太重,蹬蹬蹬,她向后退去,一脸茫然,忽地,花慈瞥向小玲,似在征求师尊的意见。

    小玲也无话可说啊。吐槽呆毛可是利器,不是想拥有就能有的。然而,有一种人,他们不可以常理视之。“天才,小伙子你是吐槽天才,还不跪下,拜我为师。”小玲喜道。能收到有天分的学生,谁不开心呢。

    只是小玲没注意到花慈脸上写满了愤怒,她的嫉妒心还是很重的。就是自己的伴侣,她也嫉妒。

    刷!

    痴寒向后退去,小玲没注意到,他可是看到了。所以他才选择离开,不与花慈争夺师父。“开玩笑的,大爷我这么帅气,怎么拜在腐女门下。拉倒吧。”公食梦蚁满不在乎道。

    哼。雌食梦蚁暗道,她也很满意痴寒的表现。

    “秋裤,好多穿着秋裤的汉子赶过来了。”公食梦蚁望向不远处,一群群的基老,穿着五颜六色的秋裤,结队而来。他们神情肃穆,目光虔诚,全都向楚门那边走去。

    “真好,我也想穿秋裤。”公食梦蚁道。

    “你若那样做,我会杀了你的。”雌食梦蚁道,“我讨厌那个叫做楚门的基老。”

    “说笑,我说笑的。”公食梦蚁道,“你讨厌的人也是我不喜欢的人。我们总是站在一起。”

    痴寒总是处于被动地位,一心讨好花慈。可雌食梦蚁还不怎么领情。

    虽然觉得遗憾,小玲也收起心思,没再要求痴寒成为她的学生。“兴许他的吐槽呆毛马上就会消失。”小玲心道。就是她自己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才修炼出吐槽呆毛的。

    “碧萝莉,恶龙潭越来越夸张了,我们要不要离开,再没有使节管我们了。长舌使和死了差不多,石头使也不敢反抗楚门。”小玲道。

    “不,我不会离开的。”碧紫仙道,“你想走就走,不要问我。”

    碧紫仙也没留下小玲的意思。

    “你什么态度。”花慈当即道,“师傅在和你说话,你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不过是蚂蚁,就算修炼出了人形,也不是人。契约兽就该有契约兽的样子。再开衅于我,我会烧了你。”碧紫仙右手倏地抖开,中二病火轰然升起。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小玲道。她可不希望碧萝莉与花慈撕比。都是自己人,还是和睦相处才是。再说,就算她想离开,楚门也不一定答应。

    “被我选中的汉子们。”楚门右臂一振,登时,基光怒舞,绚丽至极。“汝等都有大姬姬,而且上面都有一个楚字。”

    “我等爱好秋裤!”

    “谁也不能夺走我对秋裤的爱。”

    “为什么我的眼里都是泪水,因为我爱秋裤啊啊。”

    “楚门大人,您终于醒来了,吾等秋裤基老,都是您的翅膀啊。”

    “您要带我们一起装比一起飞,让恶龙潭的人都知道秋裤的美丽与温度。没有秋裤,吾等有志之士将会形如走尸,毫无生气。”

    “可以说秋裤就是我们的本体。”

    一个个基老都向楚门表忠,让他看到他们的敬畏之心以及对秋裤的爱。

    秋裤六与六马、基六也在人群之中,可是他们三个是那么的抢眼,皆因三位歌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在迸喷不可详述的消声液。楚门见了,暗道,哦,来了三位小鲜肉,他们都有给力的大姬姬,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他们的秋裤与众不同。“你,你,还有你。”忽地,楚门伸手指向秋裤六与六马、基六。“来,到我身边来,你们值得拥有更高的地位。”

    雾草!基六惊道,秋裤六还真说对了,原来他给我们的秋裤真的大有来历,楚门因此而高看我们了。

    六马也很开心,他不等基六、秋裤六回应,就已开口,“敢问前辈为何不穿秋裤。”六马问道。

    他这一问,全场哗然。

    众多穿着秋裤的基老保持沉默,因为他们同样想知道答案,六马实际上是代表他们,因为这些秋裤基老也好奇。可他们又没六马的胆量,楚门一怒,伏基十万。这种说法夸张了些,可还是能看出楚门的可怕。

    听到六马质疑楚门,基六与秋裤六都吓坏了,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像是风干的枯枝,似乎给点火星子就能点燃。“草!我为什么没能阻止六马。”啪的一声,基六给自己一个耳光。他后悔啊,若是楚门动怒,杀了六马,基六也不会独活的。来此之前,基六与秋裤六多次告诫六马,你踏马的能不开口就别开口,你一说话,准坏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基六与秋裤六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两人偷瞄了一眼楚门,那位没穿秋裤的大lao似乎并不怎么生气,还很严愉肃悦。

    “小伙子。”楚门笑道,“你问我为什么不穿秋裤。”

    “嗯嗯。”六马煞有其事道,“你看,来了那么多秋裤基老,就你老人家没有秋裤,大家都觉得很别扭。你是不是太不合群了,再说你是领导,号召吾等齐聚一堂。请恕我直言,你现在的表现毫无说服力,难以服众。若不是你名声在外,我们会好好修理你的。”

    “哈哈哈。”楚门大笑,“小伙子,你很实诚。”

    “我一向如此。”六马道。

    马币的,你不是找死吗。基六与秋裤六差点给跪了,他们都被六马的大心脏给吓呆了。那蠢货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又不是九命之猫,再多的小命也不够他挥霍的。

    从金龙湖来的基老与腐女聚在一起,出自龙宫的腐女待在一起,两个队伍都看彼此不顺眼,好在他们还有克制力,都没动手。大敌当前,他们还是知道轻重的。再说,龙女、小玲都是小角色,葱王、面码、猿闪闪、雪青道人不屑与之撕比,会拉低他们的品味的。

    雪青道人能代表金龙湖,而碧紫仙绝无可能代表龙宫,更别提她的出身,连龙族都不是。

    龙牡丹、龙女都是正宗的龙族,血统高贵,雪青道人亦然,他也出自龙族,还是开辟出三个基油油田的旷世奇才。楚门都高看他一眼。

    楚门的九勾玉基轮眼早已开启,并未阖上。他可不愿再次看走眼,毕竟年轻人中也有极其优秀的基老,值得栽培。

    刷刷刷!九道紫色的光华迸劈而出,跃出楚门的双瞳。“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动。”楚门道,他在观察群基,则其善者而收之,再开荒他们的局部地区。

    那些道高贵的基老紫光,都因九勾玉基轮眼转动而产生的,数个呼吸,已经照住上万基老。秋裤汉子们都感受到了来自楚门的威压与震慑力。“看啊,那就是九勾玉基轮眼。”

    “远在基轮眼之上的瞳术。”

    “楚门大人真是太了不起了,竟然开了九勾玉。”

    “能开三勾玉已是很多人的极限,可楚门大人修成了九勾玉,他的天赋让吾等望尘莫及。想都不敢想啊。”

    “九勾玉基轮眼!”

    秋裤基老们议论不停,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首次见到九勾玉基轮眼。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楚门。”雪青道人冷笑道,“让这群没有信仰的基老,盲目的崇拜你,然后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合时宜,雪青道人的发言绝对不合时宜。

    不久前,还在夸赞楚门的秋裤基老们怒了,他们被雪青道人说成是没有信仰的汉子,是人都会生气,何况是高傲的他们。

    “道人,你在瞧不起我们吗。”

    “我对楚门大人的爱和秋裤一样重。”

    “胆敢瞧不起我们的人都不能活着走出恶龙潭。”

    “原来是金龙湖的伪娘,你来这里作甚,为了送死吗。你这仇恨拉的很没水平。我等秋裤基老,用人海战术就能杀掉你。”

    被楚门选中的秋裤基老,大呼小叫,好似谁的声音大,谁对楚门就更衷心。可秋裤六与六马、基六等人冷笑不已,他们不受群基的影响。“金龙湖的人还是那么狂。金龙王亦然,她的学生也是如此。”

    “是因为太虚剑在此吗。”基六道,“我听说拒绝金龙王的太虚剑有了新主人,就是你吗,伪娘。”细心如基六,也未辨清雪青道人的真面目,他是基老而非伪娘。

    听基六那样一说,楚门略觉失望。“难不成只有我知道太虚剑的主人是基老?”想到这点,楚门又很得意。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哪里知道汉子消声花的奥妙。“哈哈哈,年轻的道人,你因为被我奚落,所以动了无名之火。”楚门笑道。

    “真不知你哪来的自信。”面码即道,“雪青师弟怎会在意你的目光。”

    要说在场的人当中谁最在意雪青道人,非面码莫属,他对师弟的爱已经无法用语言与眼神描述了。

    可雪青道人并不怎么喜欢他的师兄,对其刻意保持距离。

    “楚门,你非恶龙潭的潭主,召唤数万秋裤基老,有何居心。”猿闪闪亦道。

    “我有本草缸木,不知能否埋葬你。”

    砰,砰。葱王拍了两下大缸,其声清扬,缸中迸起数百丈高的尘浪,像是无数毒蜂聚在一起。

    雪青道人还未动手,他的师兄师姐已经不耐烦了,他们不知楚门的可怕,本能地憎恶他。其实他们都中了楚门的幻术。

    “一群无知的基老与腐女。”楚门心道,“我启动九勾玉基轮眼,在你们毫无察觉之中,施放乐了幻境,如今你们都在我的幻境之中而不知。”因为觉得有趣,像是猫戏老鼠,楚门并不想马上杀掉葱王、面码、猿闪闪等人。

    结束的太早,他苏醒过来的余兴节目就没意义了。

    基六与秋裤六站在立马身边,让其保持安静,不再乱讲话。否则真的会被楚门杀掉的,哪怕有秋裤也不行。

    “楚门大人,让我们杀了他!”一位穿着厚实秋裤的基老怒道,“这个长着绿头发的汉子,一再瞧不起我们,而且他还没穿秋裤,罪该万死。”

    “女的都杀了,男的也不留。谁让你们不穿秋裤。”

    “杀了他们!”

    “此地,没有秋裤的人都没必要活下去。”

    群基怒道,他们将金龙湖与龙宫的人围了起来,大声数落碧紫仙、雪青道人、葱王等人的不是。

    两只食梦蚁莫名其妙,也成了秋裤基老们的敌人。

    “诶诶,我的主角光环呢。”公食梦蚁不悦道,“我再怎么说也是土著,你们不能这样待我。”

    “痴寒,你安静些。”雌食梦蚁怒道,“先听我师傅怎么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