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太虚剑的主人,你敢觊觎我的无上美貌。”楚门缓缓道。

    雪青道人在观察楚门,楚门同样注意到了雪青道人的存在,“好个年轻的伪娘,实力不凡,能得到太虚剑的垂青。”

    不对,那伪娘为何散发着基老的芳香。楚门惊奇道。

    意外。

    就是恶龙潭最古老的使节也觉意外,一开始时,他以为雪青道人是伪娘,可仔细辨认,对方开辟了基油油田,而且不止一处。

    “一,二,三……”楚门数道。

    居然开辟了三处基油油田。着实惊人,更惊世骇俗的是,拥有三个基油油田,他却将其完美地隐藏起来了。就是楚门,也因为修炼了九勾玉基轮眼,才能看清雪青道人的真面目。

    “楚门,看够了吗。贫道可否让你讶异了。”雪青道人漠然道。哪怕云霄之上站着的是古老的楚门,道人亦如风中之柳,可折不可杀。“他修炼的瞳术能看清贫道的基油油田。”雪青道人心想,他刻意隐瞒自己是基老的身份。

    修出三个基油油田,放眼基老界,雪青道人也是另类的存在。便是楚门,也对此感到惊喜,“基油油田多了,代表无限可能。这孩子很好,我也将他待在身边,悉心传授他基道神通,并且开发他的局部地区。”楚门已经相中了雪青道人,就算他没有太虚剑,也绝对值得收为门下弟子。

    “多少年了,我有多少年没收过徒弟了。”楚门暗道。当是时,他再难抑制基情,刷刷刷,刷刷刷!五万道基光倏地劈出,斩碎云霄,撼动苍穹。

    整座恶龙潭都被楚门散发的基光照亮了,无数生灵战战兢兢,仰望天空,注视那道让人畏惧的身影,楚门!

    最古老的使节,潭主也不敢忤逆的基老,楚门。

    黑发迸扬,犹如万千利刃,直刺碧霄。足踏六眼消声花异兽,身披大氅,一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煞气萦绕,仿佛是那冲天而起的巨龙,声势骇人。

    “楚门!”

    “他就是楚门!”

    “我竟然能看到恶龙潭最可怕的基老,楚门!”

    “这是梦吗,为何那么真实。是楚门啊,使节中的使节,最古老的使节,恶龙潭第一任潭主的师尊。”

    “初代之后,每一任潭主的遴选,都绕不开楚门。虽然他一直在沉睡,可没人敢小觑他。潭主也不行。视他为守护者,龙潭的守护者。”

    恶龙潭广袤的大地上,所有人都在关注楚门。像是秋裤六,雷六,麦可凤等人,都觉悚然,他们居然唤醒了楚门。事情的严重超过所有人的预料。很多人以为新的潭主选出来之后,再去楚门的沉睡之所,献上祝词,应付一下即可过关。哪里知道楚门醒来了。

    “楚门,是楚门!”秋裤六低声道,和他在一起的是基六、六马。

    基六、六马同样难以置信。“楚门怎会苏醒,是谁将他唤醒的,那些人究竟知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楚门的世界,我们不会懂的,我们只是凡人啊,充其量有些野心而已。”六马也道。

    “还好,只有楚门醒来了。”秋裤六心有余悸道。

    “呵呵,你这不是废话吗,要是另外一个使节也醒来,恶龙潭的一切都会被毁掉,所有的秩序都会重新建立。”基六道。

    和楚门实力相当的还有一位腐女,她亦是恶龙潭的使节,至于她的名字同样是不能提及的存在。有传言说,楚门和她曾经是情侣,都是正常的汉子与姑娘,奈何他们太完美,遭到上天的嫉妒了,汉子成了基老,终生不再碰任何姑娘,姑娘则成了腐女,任何汉子在她眼里除了大姬姬,再无其它的意思。

    “真如传闻中的描述。”秋裤六道。他好歹还穿着秋裤,然而楚门只有大氅,而且还是用基气凝成的,随时都能散去。相当潇洒与坦诚啊。

    “楚门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真是完美啊。”六马道,“虽然不想承认,可我被他比下去了,他的身体简直就是基老中的艺术品,我看不到任何瑕疵。就是基神亲临,也难在楚门身上找到半分缺点。”

    “那号称恶龙潭极美极恶的基老,为何在这个时候向我们宣告他回来了。其中一定有隐情,只是我们不得而知。”基六又道。

    “两位,你们怎么做,去向暗中支持你们的老东西汇报吗,哼,他自己也能看到的。毕竟楚门制造的动静不小,想无视他都难。”秋裤六嘲笑道。

    “秋裤六,合作吧,个人合作。”基六道。

    “不可啊。”六马当即道,“我们若是违背了那个大人的意思,还能在恶龙潭待下去吗。”

    “恶龙潭已经开始重新洗牌了,如果没有牺牲,哪有回报。”基六斩钉截铁道,他是两人中的决策者,六马最后还是会听他的。

    “基六,你终于让我看到合作的诚意了。”秋裤六笑道,“雷六已是叛徒,大家心知肚明。六神花与刘柳六几不可分开,他们是一伙的。而你我还有他。”秋裤六指着六马,“我们三人也是伙伴。”

    “恶龙潭的歌手界也该换换天地了。”基六道,“我们甚至能离开此界,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为何要偏居一隅。我们要让更多的人听到咱们优美的歌声,音乐是世间最美的声音。”

    “走,去见楚门。”秋裤六道。

    “好,去见见他。”基六也道。

    “你们确定。”六马还未下定决心,他还是很谨慎。“我们在歌手界有些地位,可放眼恶龙潭,咱们不够看的啊。虽有三人,人家若想杀了我们,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所以我们才去见楚门啊。”秋裤六道。“两位,先散去你们身上的衣服。”他又道。

    “喂喂,不好吧,我们才见面啊。”就是基六也惊讶道,“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是Gao基的时候吧,时间不对,场合也不允许。”

    “哼,你想到哪里去了。”秋裤六怒道,砰!他拍了一下奶大肌,哗哗,两道不可描述的消声液怒飚而出。

    基六与六马都吃了好几斤土,完全不懂秋裤六想做什么,仅仅是为了炫耀他的奶大肌能产消声吗?在两人懵比之时,秋裤六道:“看啊,是秋裤。”

    “秋裤?”

    “秋裤?”

    基六、六马怔怔道,什么秋裤,在哪里。

    他们顺着秋裤六的视线望去,只见两道消声液竟然真的托着秋裤,左边的秋裤是灰色的,右边的秋裤则是红色的,很喜庆。

    “大兄弟,你将秋裤藏在哪里啊!”六马惊呼道。“咱可是长见识了。”

    “道友,你这秋裤有什么不同。”基六认真思索,而后问道。

    “呵呵,这些秋裤可是楚门传下来的。”秋裤六诡异笑道,“你们这下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吗。”

    “纳尼,这两件秋裤是楚门传下来的?”六马惊道,“他不是什么都没穿,为何还要秋裤,而且传给了你。”

    “道友,话不能乱讲。秋裤当然能穿,可你的理由太过匪夷所思,我们不敢穿。”基六道。

    “啊哈哈哈!”秋裤六大笑,“想不到基六也是胆小之辈,不过是一件秋裤,你不敢穿,那还谈什么合作,我已经拿出诚意了,你们不接受吗。”

    说完,秋裤六就要收回两件秋裤。

    “等一下!”六马喝道,“让我先来。既然是楚门传下来的秋裤,自然有它的独特之处,否则你也不会收藏起来。”

    飕!六马的一条马尾辫自甩出,卷起一件秋裤,倒飞而回,并将秋裤放在六马手上。嗤啦,嗤啦,裂帛之声遽地响起,六马竟然真的散去衣服,与秋裤六坦诚而视。“你的诚意,我收下了。”

    话声甫落,六马真的穿好了秋裤。“唔,料子不错,与我的大姬姬还能友好相处,并不会伤到俩个基蛋。”

    “你呢,基六。”秋裤六哼道,“六马都有勇气穿秋裤,难道你就没?”

    “够了,我穿。”基六也非怕事之辈,当场散尽布衣,穿了秋裤。“感觉还好,不差。”他道。

    “你们的秋裤和我的一样,都是楚门亲手裁剪出来的。”秋裤六道。

    “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六马道。

    “我们能相信你吗,道友。”基六也道。

    “哈哈哈,你们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吗,穿了秋裤,你们可有任何异常感觉?”秋裤六笑道。

    “我的大姬姬似乎……”六马骇然道。

    “别吓我。”基六道。

    “两位,你们能让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从秋裤最前面冲出来了,一看就知我说的是不是真的。”秋裤六道。

    “喔特,还有这种操作?”六马疑道,他还是按照秋裤六说的去做了。

    嗡的一声,六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自秋裤最前面迸扬而起,刹那间,基气荡滚,六马大喜,“这秋裤还能让我的消声巴再次成长吗。”

    “你的关注点错了。”秋裤六怒道,“看一下上面有什么字啊。”

    在秋裤六的指点下,基六、六马向那支大约有两米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瞄去,雾草,上面竟然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楚”字。

    “夭寿了。”六马失声道,“咋会这样,不要啊,我不要上面有字。”

    “基六,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同样也有字。”秋裤六严肃道。

    “也是楚字?”基六问。

    “然也,除了楚字,还能有什么字。你们真滑稽啊,我一开始时就讲了,我们穿着的秋裤都是楚门传下来的,所以会有些副作用。”秋裤六道。

    “除了有字,还有其它的副作用?”六马小心翼翼问道。

    “因人而异吧,我也不好说。”秋裤六道,“可你们不用担心,有秋裤在,楚门不会为难我们的。”

    “因为我们成了他的信徒吗。”六马问。

    “真讽刺,这件秋裤只能带着了。”基六道。

    “两位,我们都是合作关系了,理应相互照顾,我不会害你们的。”秋裤六道,“离开吧,楚门也在召唤我们。”

    “纳尼,穿着他剪裁的秋裤的基老还有其他人?”六马道。

    “当然,可我们是特殊的。”秋裤六道,“因为我们的大姬姬上都烙印着楚字,说明你我都是楚门的人。”

    “有了楚门做靠山,所以你才有底气拒绝金虾四等人吗。”基六道。

    “我不否认,事实就是这样。在恶龙潭,除了那位腐女醒来,否则谁也奈何不得楚门。就是潭主也不行。”秋裤六道。

    “但愿一切都像是你说的那样。”六马道,“我现在要如何才能收回自己的大姬姬,让它待在秋裤之中。”

    “我传你一篇咒诀,用心记住了……”秋裤六道。

    六马与基六不敢大意,只能用心记住。

    而且六马试了一下,当真收回了自己的大姬姬,让它安静地待在秋裤之中。

    “这下你们该相信我了吗。”秋裤六道。

    “我信了。”六马道。

    “只能信你了,道友。”基六道。

    “很好。”秋裤六道,“时间不多了,我们也该去见楚门。要知道他剪裁的秋裤数量很多,拿到的人也很多,其中的竞争压力,你们可想而知。可我们都是被选中的人,而是还是特殊的那一部分人。”

    “一定是这样的。”

    “但愿如此。”

    六马与基六的反应各不相同。

    腾!腾!腾!

    三道身影遽地冲向天际,是秋裤六等人向楚门飞去,他们都是被秋裤选中的汉子,一切都是命运之门的选择啊。

    就像秋裤六说的,六马、基六真的见到很多穿着秋裤的汉子,他们一脸虔诚,与他们一道向楚门飞驰而去。“数量也太多了吧,楚门难道是做秋裤批发生意的?”六马吐槽道。

    “不可无礼。”基六呵斥道,“楚门的世界我们不会懂的,不要妄议。”

    基六主要是担心楚门的脾气不好,会责怪六马。到时候,他就不好选择了。“六马,一切都听我与秋裤六道友的,你什么都不要说,明白?”

    “知道了。”六马回道,“你们那么严肃,这样真的好吗。”

    “到时候真出了事,我们也保不住你。”秋裤六道,“你也看到了,楚门喜怒无常,六神花忽然不唱甩葱歌,肯定和他有关。难道你比六神花还厉害?”

    “现在我是不如六神花,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六马笑道。

    “哼,你知道就好。”基六道。“看,穿着秋裤的汉子中,有很多我们认识的人。真是有趣,可场面也很诡异。不是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