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门,传说中的楚门现身了。

    然而楚门非门,而是人,还是基老。他在恶龙潭存在时就在了,也许比那还早。就是初代潭主也不知楚门的来历,只知不能与之为敌。诸事顺从楚门的意愿就行,唯有这样才能相安无事。

    六神花在恶龙潭也是如雷贯耳的人物了,可在楚门面前,就像是小孩子。对方只有两个黑色的掌印就将大歌神给吓退了。

    退了还不行,楚门还要让骄傲的大歌神知道什么是痛彻心扉,下次就能记住了,不再行那荒唐之事。

    轰隆隆!第一只黑手遽然镇下,登时,气浪枭爆,十方云动,大地成片成片的塌陷,沙尘迸起,遮住天幕。六神花随即祭起他从葱王那里夺来的葱形法宝,可他也没指望能挡下第一只黑手。

    黑手之所以被称之为黑手,自有它的可怕之处。

    刷刷刷!葱形法宝飚射数百道翠色的光流,斩向黑手的大手。然而光流还未飞近黑手,蓬!蓬!已然炸开,数万点绿斑迸涌而去,像是碧雨纷呈,洒向干涸的大地。奈何,地面千疮百孔,已是狼藉之地。

    这时,第一只黑手的大拇指按了下来,犹如参天古木坍塌,砸向六神花手中的葱形法宝。

    六神花当断则断,反正手里的法宝也不是他自己的,而是葱王的,毁了他也只是心疼一会。“去。”大歌神随即抛出葱形法宝,并且高声唱起了甩葱歌,当是时,声浪迸爆,无数音符亮起,它们有的像像是葱头,有的像是小葱,可更多的则像大葱。

    成千上万个音符将葱形法宝围了起来,像是铠甲,里外数十层,相当坚固。

    可第一只黑手大手的拇指还是轰砸而下,砰的一声巨响,数万音符瞬间炸开,音浪迸飙,形如小蛇,倏然散去。

    咔嚓!

    葱形法宝被黑色大手的拇指砸中了,遽地裂开数百道纹脉,像是指纹,密集如线。

    而六神花就站在葱形法宝之下,眼神匆匆扫向上方,已知不妙。他大歌神不能逃,因为第二只黑手就在他后面,五指如柱,若是抓来,六神花自会被捏碎,成为渣滓。

    “不会的,不可能的。”六神花大声吼道,“我的大好前途还未实现,怎能葬身于此。”

    飕!飕!飕!

    六朵异化怒旋而出,它们是歌神的本命法宝,从小祭炼,犹如分身,少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如今,六神花全部放出,对抗两只黑手。

    葱王更是想哭,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葱形法宝彻底没救了,“你们这些土著基老撕比,为何拿我的法宝出气,我找谁说理去。”葱王怒道,“这个叫做楚门的汉子究竟是谁,还未现身,已让六神花等人一点脾气都没了。”

    “师兄,不可妄动。”雪青道人忽道,“你不知道楚门的可怕。”

    “师弟,你难道知道他?”面码问道。

    “贫道也不知。”雪青道人说,“然而恶龙潭有句古老的诫语,不见楚门,一生之幸。”

    “楚门是灾厄的象征吗。”猿闪闪疑惑道,“既是如此,恶龙潭也不该唤醒他的,让他一直沉睡就好。”

    “可是楚门醒来了,事已至此,我们在这讨论那些没用的无济于事,还是想想如何应对吧。”葱王道,他唤来自己的本命之缸,本草缸木。“还好这次将它带来了。”葱王忖道,否则他会不安的。

    石头使、刘柳六、长舌使等人如临大敌,他们已知楚门并非善人,哪管你是不是此间的基老,只要惹怒了他,照样轰成渣。六神花就是他们的榜样。

    当是时,六神花祭出的六朵异化,三朵对抗前面的黑手,三朵抗衡后面的那只黑手。可大歌神的压力并未因此而减少,他仍然胆寒,因为第三只黑手拍了过来,而且这只手比前面的两只加起来都大。“楚门,你真要杀我。”六神花再道,事已至此,他也什么都不怕了。

    “不,我不杀你,只是让你记住今天的教训。”楚门的声音如同万千落雷,同时炸起。

    “教训我。”六神花心道,“你也配!”他是不敢说出来的。楚门杀他就像是拍死蚊子那么简单。不是所有的气都是争的,有的你纵是打破牙齿,也得吞之。

    嘭!

    一朵花炸开了,只剩下五朵了。六神花无法阻止,若没这些花对撞两个黑手,被撞死的就是他自己了。虽然楚门说了不杀歌神,可要是误伤或者不小心砸死六神花,楚门不会有任何解释的。死了就死了吧,再人为造出一个歌神不就好了吗,一个如果不行,那就两个,三个,多少个都不是问题。

    刘柳六一直和六神花站在同一战线,可这次不同,他因为畏惧楚门,所以抛弃了同伴,让六神花独自承受楚门的怒火。“抱歉,基友。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不能。楚门现在很生气,我不能火上添油。”刘柳六也给自己找到了很好的借口,心想,这也说得过去。

    六神花忽觉自己被世界孤立了,恶龙潭那么大,竟然没人出面帮他。平时,他站在舞台上,一呼百应,粉丝无数,争相向他示好,女粉丝则表示要和他生猴子,男粉丝则道必须Gao基啊,歌神你随便选择姿势,全都答应你。现如今,就连他最信赖的基友刘柳六都放弃他了,六神花心生悲怆,一掌击出,呼哧,基光纵起千丈高,遽然劈向前方的黑手。“不管向前还是向后,大不了一死了之,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恶龙潭的六大歌神之首高声道。

    嘭!嘭!

    大歌神的另外两朵本命之花碎掉了。六朵花毁了一半,只剩下三朵了。“噗!”六神花当即吐出五百公斤鲜血,这还是少的呢,要是他心情稍稍好些,至少能飙出一千公斤鲜血。歌神嘛,吐血也比别人吐得有气势。

    “剩下的三朵本命之花,不能再失去任何一朵。”六神花无暇多想,念识遽转,呼!呼!呼!数道基气纵出,卷起三朵花,陡地向后飞回,生怕晚了,它们都会被楚门的黑手拍碎。

    因为收回了本名之花,后面的那只黑手再无任何牵制,它忽地两指如剪,向六神花剪去,要将其分为两截。

    “楚门那老东西不打算放过我,说得倒是好听。”六神花哼道。“谁都不帮我,看着我被楚门戏耍,也许还会被他杀掉。”大歌神再无任何保留,右臂倏振,嗡,嗡!一团团基气涌开,像是彤云翻舞,向后堆叠。

    在那一团团基气之中,忽地升起一卷古书,哗哗哗,数十道长链劈出,一匝匝缠住了后面的那只巨大的黑手,将其拖住,不让它靠近六神花。

    “针?”

    碧紫仙忽地开口道。她也注意到六神花抛出的那卷古书,而且识得一字,针。

    碧萝莉与小玲闯过第一关,获得的奖励亦是一本书,上面有“犬”字。不知为何,碧紫仙将两本古书联系在了一起,“犬,针?它们之间有何关系。”

    “将那卷古书抢来研究就是了。”小玲道。

    “正有此意。”碧紫仙道。

    因为三扇门都被传说中的使节打碎了,门内、门外再无阻碍之物,碧紫仙、小玲、两个食梦蚁等人都可看清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们同时在堤防楚门,不知他会有什么报复行为。

    楚门连恶龙潭的六大歌神之首都敢杀,何况是外来者。

    “主人,在那之前,我们先解决掉长舌使。”黑色的猎犬道,“你看,他的万古长舌神通就要被楚门抢走了!”

    “嗯?”

    碧紫仙、小玲、花慈、痴寒向坑底望去。

    坑底,长舌使像是一具干尸,虽然他还活着,可还不如死了更幸福。之前,楚门释放的黑色基气,刺穿了长舌使的四肢百骸、全部的长舌。原来不是为了惩罚长舌使,而是要剥夺他的神通与生命之源。

    “主人,长舌使的生命之海接近枯竭。神通也被楚门拿去了。”黑色的猎犬又道。

    “拿去就拿去吧。”碧紫仙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还能这样,要和他撕比?我是没信心,你们谁愿意去,不要拉我垫背,自己送死就好。”大龄萝莉还是那么现实,认真说出自己的想法。

    小玲与两个食梦蚁拼命摇首,他们才不愿被楚门杀掉。

    “那人真讨厌,为何不杀掉长舌使。”雌食梦蚁道。

    “小点声!”公食梦蚁惊道,“被楚门听去,他会怪罪于你,到时,你怎样躲!”

    痴寒还是很关心花慈的。

    “若非他身上的万古长舌神通,我早就将其杀了。”云霄之上,楚门的声音向下传去。“他虽然是废物,可修炼的万古长舌神通确是实打实的,不应失传。我将其完完整整取走,也是为了让这门神通流传千古。”楚门又道。

    “说的真好听。”雌食梦蚁冷笑道,“你还不是相中了人家的神通,不征求别人的意见,想取就取,还废了人家的基油油田,取尽他的生命之海。这等行径,和强盗有何区别。”

    “恶龙潭的一切都是我的。”楚门笑道,“我拿自己的东西,还需要向你解释,食梦蚁。你有几分骨气,我倒是想想看你如何接下我这一掌。”

    话声既落,随后陡听轰隆一声,基浪迸滚,一只黑色的大手从天降下,拍向雌食梦蚁。楚门直接出手,震慑他眼中的小蚂蚁,已是看得起它了。“接不下这掌,你没资格活下去。”楚门漠然道。

    眼瞥黑色的大手轰然镇下,公食梦蚁毫不犹豫,纵身而起,喀拉拉,他全身的骨节掀动,倏化原形,“我不准你伤害她,哪怕你是楚门也不行。”

    “多一只虫子又能怎样,我准许你和和她一起抵抗黑手。”楚门道,“感激我吧,然后用你们少得可怜的智慧认清现实,一头撞死算了。杀你们只会让我失掉身份。”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小玲道,她还是很仗义的,不会放弃雌食梦蚁。“我为自己带盐啊!”来自吐槽界的腐女喝道。

    在雌食梦蚁的注视下,小玲五指一翻,拿出一袋子盐,嘭的一声,她捏碎了盐袋子。飕飕飕!飕飕飕!盐粒迸射而出,其如子弹,扫向从空中降下的黑手。

    “你想连我一起杀了吗。”公食梦蚁躲之不及,几节身体也被轰成筛子了。他马上切去残躯,保全更多的躯壳。

    “吐槽界的人也想分一杯羹吗,恶龙潭真是让人失望至极。”楚门哼道。

    当!当!当!当!

    数万盐粒撞在黑色的大手之上,发出密集的金铁相撞之声。可黑手并无任何损伤,它忽地向下抓去,蓦然间,黑手的掌心裂开一道十余丈的口子,登时,一股浩大的吸力产生了,所有的盐粒汇成一道长流,像是盐龙,被拽进裂口之中。就连公食梦蚁也差点被吞噬了。“太恐怖了。”痴寒惊道。他已经蚁化,而且身体少了很多节,都碎掉了,然后和盐粒一起被扯进黑手的裂口之中。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楚门笑道,“刚才,我有机会杀掉你们,可我没那样做。蝼蚁们,你们可知原因。”

    “这人真讨厌。”雌食梦蚁再道,“你是为了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吗。”

    “当然,我如果不展示自己的实力,岂不是很委屈。”楚门得意道,“有能力的人就该像我一样,诉诸天下,普天同庆。”

    “你还是自己去庆祝吧。”

    说话的人是碧紫仙,她站在黑色的大手之上,右臂陡地挥下,铿锵!剑吟遽起,紫色的龙鳞状剑气密密匝匝,覆盖了黑手的五根手指。

    “哦。”楚门道,“原来是巨人族的大妈。”

    “你马币啊!”碧紫仙怒道,“我是萝莉,是萝莉,是新鲜的萝莉,还在保质期之内。你的眼睛瞎了吗,还要它们作甚,让我剜出来,扔掉算了。”

    姑娘都不喜欢被人刻意提及年龄方面的话题。碧紫仙亦然。

    砰!

    碧紫仙跺了一脚,紫色的剑气涌开,覆盖了黑手大手的手背,手腕,上面结了一层龙鳞,皆由剑气凝显而成。

    “什么啊,这大妈的脾气真差。”楚门抱怨道。

    “呵呵呵!”碧紫仙的笑容逐渐崩坏,愤怒使得她丑陋。

    “那个叫楚门的使节,他的人品似乎有问题。”猿闪闪对雪青道人说。

    “何止是有问题,是大有问题!”面码也道。

    “我觉得恶龙潭的汉子都不正常,楚门有这样的表现,倒不是很让我吃惊。”葱王道。

    从金龙湖来的基老与腐女小声说道,他们也很忌惮楚门。雪青道人不置可否,他的目光越过黑手,似要劈过云层,落在楚门身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