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馥也是隐藏的很好,她拜龙女为师,可又投靠了龙牡丹。谁能给她带来更多的好处,她就认谁为主,如果不能,大家好聚好散。

    其实是龙牡丹主动联系的李馥。

    因为李馥在龙宫并不受重视,湖翡翠、水相女等人才是龙女的心腹。

    就算人心齐了,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能算是一块铁板,何况李馥还有二心。她当时就同意和龙牡丹合作,受其差遣。

    龙牡丹的计划在很早之前就已开始,暂时舍弃并不代表放弃。因为龙牡丹会加倍取回曾拥有过的。那时节,龙宫与牡丹亭都是她一人的。

    雷六杀心陡动,两支小箭碎后所化的粉尘物,倏然冲出,那团黑粉铺天盖地而去,涌向麦可凤。“前辈,我会让你再次忆起被黑粉支配的恐惧。”

    至于那团面粉,遽地洒开,纷扬迸舞,像是下了一场大雪。而李馥就在面粉之下,可她不动如山,静若深渊。“雷六,你这是选择反抗龙牡丹,结果如何,你可想好了。”

    呼!

    李馥手里的那支牡丹飞了起来,香气扩散开来,面粉还未落在李馥身上,已被无形气浪拂扫出去了。嗤嗤嗤!嗤嗤嗤!一腐女一牡丹,她们四周,绚光迸舞,与落下来的面粉互撞,像是无数金属碎屑撒向冰面,发出铿锵之音。

    自从比雷六拆穿假唱的真面目之后,麦可凤一改之前的大气作风,变得有些消声荡。只要自己开心,再不管别人的想法,反正是为自己而活,而非努力成为别人眼中的那个人。

    “黑粉,又是黑粉!”麦可凤怒极,她恨死黑粉了,都是些可怕而又卑鄙而且消声险的家伙,专门做那些让别人不痛快,并让人问候他们全家人的事。

    “我在假唱的领域已经无人能及。”陡见麦可凤左臂挥舞,嗡,空间遽荡,音响,一排音响出现了。而且播放的都是麦可凤让人处理过的音乐,当然署名都是她自己。音浪陡地炸开,像是自巨鲸气孔迸喷而出的水柱,逆飙而起,撞开从天降下的黑粉。奈何黑粉是一颗颗的,数量多到让人绝望。

    可是恶龙潭歌手界,假唱元老团的团长又怎会是凡女,她的批帛陡地甩出,砰!砰!砰!接连击中数个音响。登时,气箭飙出,刺耳的歌声取代了先前的高水准的女声,这才是麦可凤的真实水平,未加任何处理。

    轰!轰!黑粉遽地散开,天际陡亮。之前,黑粉像是铺在天上的破桌布,将光线都挡下了。“雷六,时隔多年,我们又见面了。我可不管什么龙牡丹,今天只想杀了你。”麦可凤扔掉牡丹花,“师姐,你不是新找了一个小姑娘吗,就让去做事,我退出。”

    麦可凤、李馥都是龙牡丹的人,是她让她们与雷六合作的。可是三人都看对方不顺眼,见面就撕比,这也不是远在龙宫装死的人所能管的。

    再说龙宫。

    龙女站在棺材之前,望着里面的师姐,“龙牡丹。”她道。

    听到师妹直呼自己的名字,而非师姐,龙牡丹忖道,难不成她看出什么端倪了,知道我在装死。

    锵!

    龙女忽地摄来一口长剑。这剑虽然比不上金龙湖的太虚剑,可也出自名家之手。

    “龙牡丹。”

    龙女拎着剑,目光冷如寒冬之水。“我瞎了一只眼,而你还像以前那样美丽,不觉得讽刺吗。明明最在意自己容貌的人是我,可我还是变成了这副德行。”

    啪!

    龙女一掌拍向自己的眼窝,剜出那只假眼。若是移植真眼,用不了多久就会腐烂,所以她只能用假眼。

    “师姐,你的眼睛那么漂亮。而你又待在棺材里不能动。我照顾你多年,不离不弃,你也该做些什么回报我。”龙女左手按住棺材边沿,右手拎起剑柄,并将剑尖对准了龙牡丹。

    纵是如此,棺材中,龙牡丹比死人还像死人,睫毛都未动。龙女若真用剑刺下,她也不会有任何动作。心机使然,野心使然。

    “龙牡丹。”

    龙女恨声道,“你总是比我优秀。不管我如何努力,你还在我前面。而我只能追逐你的背影,你可知道我有多仰慕你,同样的,我就有多恨你。”

    棺材里,龙牡丹毫无想法,甚至想笑。她心道,什么啊,原来师妹在嫉妒我,多么滑稽,怎会有这样的事情。若非还在假死状态,龙牡丹会跳出棺材,大声呵斥师妹,“你想多了,师姐才该羡慕你啊。你的皮肤是几位师姐妹中最好的,身段也是最好的,堪称完美,为何还要羡慕别人,真是想不明白。”

    龙女手中的剑又叫做“太隐”剑,是后来的铸剑名家仿制太虚剑而铸造出来的。是高仿品。但从外表来看,太隐剑与太虚剑很像,而且太隐剑也有十二剑符,可不是金钗形状,而是金环状。

    叮叮当当,龙女右臂上戴着的十二个金环轻声摇动,发出悦耳之声,同时剑气迸冲,冲散云霄。

    这下,龙牡丹的棺材板真的盖不住了,砰的一声,棺材板炸裂了,碎片无数,纷洒开来。而龙女一笑哂之。并道:“师姐,不要在演戏了,我知道你没事,而且也不会死掉的。你可是龙牡丹,恶龙潭的潭主会是你的对手?”

    锵!

    龙女一剑刺下,太虚剑的剑尖似要贯穿龙牡丹的生命之海。

    一开始,龙女就没打算剜掉师姐的眼睛,她的目标是龙牡丹的生命之海,唯有彻底废掉它,才能让师姐成为无用之人,哪怕是装死,也只能自食其果。

    剑华如水,一道道降下,瞬间照住龙牡丹的身体。噗!噗!噗!一团团血光迸炸,可龙牡丹真像是死人一般,动也不动。龙鳞,她肩膀上、脸、腹、脚上的龙鳞都碎掉了,像是碎琼残玉,落在棺材之中,闪烁着奇异的的光泽。

    太虚剑停下了,不是龙女不想刺下,而是做不到。

    一人拿手抓住了太虚剑的剑尖,不让其捅下。而制龙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龙王,金龙湖的湖主。

    金龙王道:“龙女,你不该再伤害她的,当年,若非龙牡丹,我们怕是死在恶龙潭了。”

    龙女道:“你别告诉我,你成了好人。龙牡丹会那么好心救我们,你会相信?”

    金龙王笑了,她自然不信。

    不止是金龙王,龙女也不信,哪有人会心甘情愿的为别人付出比生命更重的代价,“龙女,这件事先放下,你我都知恶龙潭即将变天,谁能成为新的潭主,谁就会成为这片土地的无上霸主。当然,恶龙潭的土著也不是好惹的,他们中既有基老,又有腐女,还有其它的小众代表,我们不能轻视他们,否则会付出代价的。”

    金龙王一点点的拎起太虚剑,她并不是在保护龙牡丹,而是不想让她死的那么快。在其还有利用价值时就该好好的利用,最后才舍弃。

    以手抓剑,可金龙王并没受伤,太隐剑还伤不到她。要是太虚剑在此,那就不好说了。毕竟,太虚剑的剑灵拒绝了金龙王,转而投靠雪青道人。

    虽然金龙王什么都没说,可她还是很生气的。雪青道人虽然是她重视的伪娘,可太虚剑也很重要。

    总有一天,金龙王会失去太虚剑、雪青道人,她都知道的,可还是不能接受。

    “看到太虚剑的仿制品,我总会莫名生气。”金龙王道,她掌心都被龙鳞覆盖了,而且不止是一层,层峦叠嶂也似。

    因为有龙鳞在保护她,金龙王并未受伤,而且她想毁掉太虚剑,“假的终究是假的,不管做的再怎么像是太虚剑,它还是废剑。”金龙王道,“龙女,还不撒手。”她忽然用力,铮铮铮,太隐剑在金龙王手中挣扎,像是被人按住的鱼,再怎么甩动尾巴,也不是狗,唤不起别人的同情心。

    “还不撒手!”金龙王又道。

    吼!龙吟遽起,贯穿厚达千丈的积云。“原来是太隐剑的剑灵。”金龙王笑道,“真是难看啊,想不到就连器灵都可高仿,这是巅峰之作。”

    器灵,太隐剑的器灵现身了,而且还以腐女的形态出现,“人类小姑娘,是你在唤我?”太隐剑的剑灵问道。

    “谁也没召唤你,是你自己跳出来的。太隐剑啊太隐剑,想不到就连器灵都是高仿别人的,和太虚剑的剑灵太像了。”金龙王道,也不知是不是在嘲讽太隐剑。

    “你想说什么,那是你的自由。”龙女道,“太隐剑是太隐剑,而非什么剑的仿制品,我执掌此剑数甲子,从未轻视它,倒是你,一个外人,对我的佩剑随便指摘,居心何在。”龙女哼道。

    “奇怪,太奇怪了,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龙女。”金龙王问道,“为何太虚能斩我的手,而太隐剑却不能。这就是仿制品与真品的区别,你难道察觉不到,还是说你本人也是假的,就像是你的剑。”金龙王道。

    “你说的像是自己很了解我与太隐剑似的。”龙女嗤笑道。

    “嗯,我很了解你们。”金龙王道,“我保管太虚剑多年,剑灵虽然并没认我为主,可我们还是朋友。再者,雪青是我师弟,也是我师尊的独子,太虚剑归他本是理所应当。”金龙王道。

    “大姐,这样做真的好吗,拜托,我们都是野心家,又不是什么善女。你在这里对我说教,有什么意思。雪青那孩子我也见过,是个好伪娘。有你照顾他,他想成为基老都难,更别说像是正常的汉子那样生活下去。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龙女道。

    听到龙宫之主这样说,金龙湖的湖主极是不悦,道:“龙女,你自己的事都管不好,还有闲心指责我的不是,以前你是这样,现在还是,将来也不会改变的,同样的让人讨厌。”

    “讨厌也好,喜欢也罢。”龙女道,“我和龙牡丹之间的事,哪由得你这个外人在此说道不停,你还是回到金龙湖,和你的雪青师弟千年好合,永不分离。”

    嘲笑,龙女也在嘲笑金龙王。她们的关系一向不好,见面不撕比都难。

    “呵呵,龙女,你是不是因为龙牡丹比你优秀,所以才设计她,让其在恶龙潭吃了大亏,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人不人,鬼不鬼,能不能醒来还是一回事。”金龙王道。

    喂喂,两个该死的女人,我还活着呢,没有死哦。棺材里的龙牡丹吐槽道,她很想提出来,狠狠地打龙女、金龙王的脸。“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俩倒好,不停撕比,就不能和睦相处,哪怕是装装样子也好。”龙牡丹对龙女、金龙王都很失望。

    曾经,她们三人的感情很好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渐行渐远,以至于相见如看到了仇人。

    “龙女,我们还是忘掉这件事吧。”金龙王忽道,“恶龙潭的潭主生死不明,里面生活的土著也是渐觉不安,有心者试图上位,重整河山。我们也该行动了。”

    “报复恶龙潭吗。”龙女道,“我一定会去的。”

    “我也是。”金龙王道,“所以我才来找你,为了商议如何划分恶龙潭。让其归入我们的守护地。”

    “难啊,就算恶龙潭的潭主不在,土著也不会接纳我们。”龙女道,“我们可是外来人,被他们排斥,也在情理之中。”

    “两位,你们怎么把我晾在一边。”太隐剑的剑灵哼道,“将我唤出,而不让我做任何事,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你若不开心,回到太隐剑之中,我不拦你。而且,是你自己跳出来的。”龙女道,“回去吧,姑娘,这里没你的事了。”

    “哼,请我容易,送我难,至少献上四头小鲜肉,我才会心甘情愿离去。”太隐剑的剑灵哼道,她在和龙女谈条件,也没谁了。明明是器灵,思考方式却和消声商无异。

    “你随时都能离开。想要小鲜肉,自己去争取,我是不会双手献上的。”龙女不悦道。

    叮叮叮!她手臂幌动,十二金环发轻灵的响声。十二剑符,这是太隐剑的剑符。

    剑符与太隐剑相互牵制,而龙女执掌剑符,也是说她能控制太隐剑。剑灵就算有反叛之心,也得收起来,否则必死。

    “又拿十二剑符来欺我。”太隐剑的剑灵怒道,“龙女,你就没别的招式了吗。”

    “这招是最好用的。”龙女道。

    “也是我最讨厌的。”太隐剑的剑灵哼道。“你我都明白,我们都是仿制品。”

    “不,只有你是仿制品。”龙女断然道。

    “又来了。”太隐剑的剑灵笑道,“龙女,你自己都承认了,说你不如师姐龙牡丹,在我看来也是这样的。龙牡丹不哪方面都比你优秀。”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龙女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