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雷六,此人驭起遁光,疾驰如电。“恶龙潭的舞台太小,容纳不下我。六神花、刘柳六、秋裤六、基六、六马,他们五人与我其名,然而他们都是平庸之辈,怎能和我并论。我是基老中的真龙,他们不过是徒有虚名的泥鳅。”

    说动雷六的人并非金龙王,也不是龙女,而是龙牡丹!

    龙牡丹是龙女的师姐,人应该还是龙宫,是半死不死的人。可一切都是假象,因为联系雷六的人正是龙牡丹本人,牡丹亭的亭主。

    “哈哈哈。恶龙潭的潭主早就不在了,也许死了也说不定。而龙女是龙牡丹的师妹,当年她们来闯关时,我就知她们不简单,尤其是师姐,她心机之重,尤甚龙女。”雷六忖道。

    当年,金龙王、龙女、龙牡丹,相约前来恶龙潭,穷其心力、智力、物力,虽然得到了她们想要的,可还是付出了代价。然而也有例外,雪青道人就是例外,他两次独闯恶龙潭,都能安然而退,已是奇迹。

    “龙牡丹和龙女并非外界传言的那么友好,她们之间的撕比更狠。”雷六又道,他从牡丹亭的亭主那里听说了一些关于龙女、龙牡丹的事。

    其中的是非恩怨,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

    “投靠龙牡丹总比投靠恶龙潭的那些老顽固要好。像是姬本宽、吴老六、金虾四、史大猴,都是冥顽不灵而且自私自利的古董,不知跟上时代,固执己见,他们都是恶龙潭的罪人。”雷六鄙夷道。他也瞧不起姬本宽、史大猴等人。

    “秋裤六表面上投靠了金虾四,可谁都瞧不上谁啊。一条老狗,一只小狐狸。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只想利用对方,若真遇到什么,自然会乐呵呵地甩掉另外一方。”雷六看人也很准,虽然他和秋裤六的关系很一般。

    歌手界也非一团和气,各种明争暗斗,互相撕比,互相黑,也很让人叹为观止。而恶龙潭的六大歌神已经站在所有歌者的巅峰,他们的眼界非是寻常歌手所能臆度的。

    人皆因利而生,利尽则人散,休提感情。“龙牡丹许诺给我的都是能看得到的,不像姬本宽等人,只会画大饼,吃不到有什么用。”雷六再次鄙视姬本宽。他对那位老人的恨不亚于秋裤六。单从这点来说,他们还是有相似的地方。

    刷!

    雷六去势更疾,“约定的地点近了,龙牡丹派来的人应该来见我了。可是为何不见任何动静,太静了,我开始不安。”

    心疑,雷六环视四周,仍不见一个人。

    “不会的,龙牡丹不会耍我。”雷六暗道,“她和我有相同的目的,而且我们各取所需,并无太多的利害冲突。”

    蓦地,一道人影冲天而起,腐女,一腐女终于现身了,她是龙牡丹的学生。“歌神。”她道,声音很冷,人更冷。就算隔了十几米远,雷六仍能感觉到从她那边飘来的寒气。

    “姑娘,是龙牡丹让你来的吗。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你。”雷六道。他相信自己在恶龙潭肯定见过对面的年轻女人,可就是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

    “歌神,不用想了,我们以前没见过。我亦是第一次进入恶龙潭,若非恩师的缘故,终我一生,也休想让我踏入此间半步。恶龙潭,哼,恶龙潭啊!”

    “姑娘,听你之意,似乎对我恶龙潭颇有憎恨之意。何也,是谁招惹到你了,我在此地还有些能量,可为你斩去那人。”雷六笑道。他这不是在讨好对面的腐女,而是在观察她,看她是否真是龙牡丹的学生。

    不会错的,我在恶龙潭见过这个女人!雷六心如明镜,眼里不见任何异色。暗中观察啊,如果被他找出任何不寻常的地方,他都会动手杀了自称是龙牡丹学生的腐女。

    “瞒不过你呢。”

    “说。你究竟是谁!”

    雷六怒道。竟有人在这个时间段戏耍他,真的是活腻了吗。嗤嗤嗤!雷六的手指迸飙出数百道雷电,有的像是筷子,有的则像是树干。

    空气中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战意。蹬,蹬!雷六再次向前迈去,他脚一落地,地裂山崩,基光迸扬,尘沙如龙般卷起。“女人,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据来,否则你活不过下一瞬。”

    咔啦!

    雷六膝盖上的那支小箭碎掉了。

    别人都怕膝盖中箭,可雷六不同啊,他是歌神,他的修行之路艰辛异常,其中的苦楚更非普通人所能忍受的,哪怕你心志如铁,也会被蚀成碎渣。

    箭术,雷电神通,唱歌神通。原来雷六修炼了三大神通,别人都以为他最擅长唱歌,其实不然,他在箭术上的造诣更可怕。机缘也是修行者必备的,你若无机缘,焉能觑得无上大道。雷六曾在一小河里捡到千年老蚌,他以雷刃劈开蚌壳,可是里面的并不是蚌肉,而是两支小箭,另有五卷帛书,上面写的都是箭术神通。雷六欢喜一场,当时就开始修炼。可当他读到总纲时就呆掉了,因为帛书上写到,若练此功,膝盖中箭。雷六也是福至心灵,咔嚓,咔嚓,两道雷电劈出,可没能劈坏两支小箭,他已经知道这箭非同小可。所以不再有任何犹豫,他释放出的雷电倏化大手,抓起箭,刺向他自己的膝盖。

    也是从那时起,雷六就带着两支小箭修行。当然,若非危及到他的生命,他绝不会散去小箭。

    表面上,雷六左膝盖上的小箭迸散了,可碎屑并未散去,它们一粒粒的,比沙子还小,数量难以计算。

    “他右膝盖上的箭还未散去,原来他也不怎么样,既怕又期待。”雷六对面的腐女心道。

    “不用猜了,你的确在恶龙潭见过我。”她又道。

    只见那年轻的腐女拿出一朵牡丹花,“见了它,你总该相信我了吧,歌神。”

    雷六瞥向腐女手中的牡丹花,不置可否,也不愿接过来。等,他还在等她的另外一个解释。谁,她是谁,又在恶龙潭扮演什么角色。是在潭主消失之前就来了,还是之后才出现的。

    “你这人疑心真重。相信你已经确认我就是龙牡丹的学生,可你仍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算了,告诉你也无妨。”腐女道,“你可要看清楚了。”

    只见年轻的腐女拈起牡丹花,用有尖刺的那一端,倏地刺向自己的脸。

    “嗯?”雷六哼道,不知对方想做什么。

    咔嚓!

    年轻腐女的脸碎了,是真碎了,像是玉碗被铁锥敲碎了似的。

    “啊!”雷六道,他终于看清了年轻腐女的真面目,是假唱界的元老人物,麦可凤。在恶龙潭歌唱界,不但有基老,更有腐女歌者,她们的成就虽然不及六大基老歌神,可也是跺跺脚舞台都会崩塌的人物。然而有几个人,他们喜欢假唱,其中的佼佼者非麦可凤莫属。

    麦可凤,人称假唱天后。她的真名可不是“麦可凤”,皆因她开了几十场演唱会,每次演唱会都用相同的麦克风,被人瞧出端倪来。于是当众问她,为何不换个麦克风,她面色哗变,道,用习惯了。然后一头基老冲上前去,抢走了她的麦克风。并道:“继续唱啊,或者用我的麦克风。”天后一句话都讲不出来,更别说是唱了。因为麦克风才是她歌唱的好的关键。

    “如何,吃不吃惊,意不意外。”麦可凤怒道。

    “这个!”

    尴尬,雷六很尴尬啊。

    当年,那只跳到舞台上,抢走天后麦克风的基老就是他啊。两人再见面,还是以这种形式见面,要说什么想法都没有,鬼都不信。

    “我该叫你前辈还是合作伙伴……”雷六只得道。

    “我其实是龙牡丹的师妹,和龙女也认识。”麦可凤道,“然而,我的武学天赋与道骨终究比不上她们,龙女更是嘲笑我,说我再修炼几百年也是废物。”

    “闻道有先后。”雷六道。

    “只有龙牡丹师姐很照顾我。”麦可凤又道。“然而时间长了,大家都说我是龙牡丹的弟子,跟班,杂役,而非师妹。”

    “所以前辈您就来恶龙潭了吗。”雷六哪知道麦可凤与龙女、龙牡丹还有这样的过去,不要太被动。他也从假唱元老那里听出来了,她对两位师姐都有意见啊。“前辈,你在恶龙潭的歌唱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雷六也不知如何才好。

    “影响力?”麦可凤笑了,“拜你所赐,我成了无数修炼歌道的歌手的笑话,大家都说我脸都没了,为何还待在歌手界。比嘲讽我是假唱元老团的团长。雷六,我们的大歌神,你当年踩着我上位,是不是特别开心。”

    “前辈,过去的我们就让它过去吧,还是向前看更好。”雷六右边膝盖上的小箭也碎了,倏化一团碎屑,像是面粉。而左边膝盖碎掉的小箭则变成了一团黑粉。

    紧张,雷六也感到害怕了,所以膝盖上的两支箭都碎掉了。“麦可凤不会原谅我的。”雷六心里比谁都清楚。“她要是将我所做的一切都公之于众,我马上就会成为恶龙潭的公敌,再无任何转圜之地。”他与龙牡丹联手,其实都在暗中进行,哪怕被人察觉到了,他也有法子化解,可现在不同了。有变数,恶龙潭假唱元老团的团长就是最大的变数。“棘手啊!”雷六焦虑道。

    嗡!嗡!一团黑风,一团面粉,高速旋转,随时都能迸炸开来,化为无数小箭,飚射向麦可凤。

    “不用担心。”假唱元老团的团长笑道,“雷六,你很害怕,不是吗。”

    “不是废话吗!”雷六道,“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麦可凤,你想怎样,要与我拼个两败俱伤吗。”

    “不。”麦可凤笑道,她拈起那支牡丹花,笑得很开心。“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同伴之间,还是对彼此真诚些比较好。龙牡丹师姐很看重你,我若杀了你,她会生气的。我的大歌神哟,收好你的黑粉、面粉,放心吧,你会活的好好的。”

    腾!

    雷六向后退去,“前辈,不要再靠近我。我们还是保持距离,这样对你我都好。雷电无情,黑粉更是可怕,你又不是没经历过。”也不知他是不是刻意的,道出黑粉的真谛。

    “大歌神,雷六,你不是比六神花还嚣张吗,为何见了我怕的要死,看来龙牡丹师姐让我联络你,也是认真思索过的。”麦可凤再道。

    “龙牡丹以大局为重,你呢,麦可凤!”雷六哼道。

    “我更想将这支牡丹扔到你的局部地区。”麦可凤笑道,“我恨你,更恨龙女!”

    刷!

    又是一道腐女的身影斜里纵来。

    李馥,来人是李馥,龙女的学生。“前辈,你这么恨我的师尊,真让人意外。”李馥笑道。

    “你不也恨她吗,所以才投靠了龙牡丹。”麦可凤鄙夷道,“叛徒,你出现在我面前,也是龙牡丹的授意吗。”

    “你直呼她的名字,真的好吗。”李馥道,“她可是牡丹亭的亭主,同时也是龙宫的半个主人。”

    “你们!”雷六糊涂了,因为他看到李馥手里也有一朵牡丹。

    他与龙牡丹的联络信物就是牡丹,当然,那可不是一般的牡丹,而是产自牡丹亭的独有异花。普通人拿不到的,除非有龙牡丹或者龙女的许可。

    “你就是雷六,恶龙潭的六大歌神之二。”李馥道。

    “你什么意思,女人!”雷六怒道,什么是之二,太让人恼火了。

    “之二的意思就是说六神花永远站在你头上,你只能仰望他的消声巴,我这样解释,你可理解?”李馥道。

    如果不是看到李馥手里有牡丹花,雷六早已冲上去,以雷刃劈死她。“龙牡丹,你究竟什么意思,派遣两人来与我相商要事,可她们都没诚意,还是说一切都出自你的授意。她们是有意而为。”雷六开始怨恨龙牡丹。

    “雷六,你还在看什么,那个女人是龙女的徒弟,杀了她,她是假冒的,一定是龙女让她这样做的。”麦可凤哼道。

    “我只是小人物,龙女看不上我的。”李馥道,“歌神,你面前的老姑娘,她不但对龙女不敬,更是对龙牡丹有怨言。这样的人,我们能相信她吗。”

    “你们到底……”

    雷六苦恼道。

    谁是叛徒,谁是能相信的人。真要分辨出来,实在是太难了。而且雷六仔细观察李馥、麦可凤,忽然觉得她们都是叛徒,都不值得信任。“将她们都杀了?”歌神心念甫动,呼!呼!黑粉与面粉同时飙出,劲风怒舞,煞气炽盛。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雷六!”李馥哼道。

    “大歌神,你不长眼啊。”麦可凤亦道。

    “你们都给我去死!”雷六吼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