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钟意的汉子,你们怎敢动他。”蓦地,歌神刘柳六的声音响起,一串音符迸涌而来,像是溪流,瞬间绕定猿闪闪的剑。

    叮!叮!叮!

    每一个音符都在撞击剑身,登时,剑气内敛,长剑也失去了之间的锋锐之势。最终,猿闪闪还是没能斩掉石头使,因为歌神不许。

    刘柳六以一敌二,尚能气定神闲。不管是葱王还是猿闪闪,他都不放在眼里。雪青道人,他歌神忌惮的是雪青。

    石头使并不会因为歌神救了他一命而心存感激,他像是入魔了似的。刷!再次飞向雪青道人。“看来贫道只好亲自动手了。”道人轻声说。

    当此之际,雪青道人是伪娘打扮,身段风消声,眉如远山黛,额贴花钿,凤目生嗔,气质孤傲赛冰雪。“顽石啊。”只听雪青叹气道,“贫道有一剑,剑曰太虚,另有十二剑符,平时以金钗形象示人。”

    蓦然间,雪青道人的生命之海迸绽出十三道寒光,一剑,十二金钗。剑是太虚剑,钗是金钗。太虚剑一经现世,皓光大作,照耀苍穹。而十二剑符绕着长剑飞旋,洒下道道金光。

    轰!

    石头使被剑气扫退,身不由己,只得跌落下来。

    “太虚剑!”

    葱王、猿闪闪、面码等人惊道。他们只是听说过太虚神剑,可从未见过。此剑是金龙湖的至宝,就是金龙王也难役使它。

    可神剑择主,它与十二剑符同时选定了雪青道人。

    金龙王无话可说,虽然有些不悦就是了。可她最关心的人是雪青,太虚剑既然认他为主,那就随它去好了。

    刷刷刷,刷刷刷!金光万道,倏然斩下,犹如长蛇舞动,冲向石头使。

    初见神剑太虚与十二金钗,刘柳六贵为恶龙潭的歌神,也面色哗变。“名剑果然就是名剑,太虚,太虚啊!”再不犹豫,刘柳六祭起他的话筒,其话筒也是金色的,可与十二金钗相较,黯淡许多。

    “歌神,你既然不肯为我唱甩葱歌,我只好杀了你。”葱王怒道。适才,他也被太虚剑镇住了,久久不能说话。“若被师尊知道雪青拿出太虚剑,我与猿闪闪、面码都会受到责罚的。先杀了歌神再说。”葱王心念已定,挥掌拍在大缸之上。当!瓮声响起,而缸里面的黑泥竟然长出一株古木。

    古木几乎是瞬间长成,枝叶繁盛,郁郁葱葱。大缸是葱王的本命法宝,又道“本草缸木”,名字里既然有个“木”字,自然会长出树木。

    猝见葱王口诵咒诀,缸中的古树忽地跳了出去,树须无数,呼呼扫动,狂风遽起。其中有两道树须格外引人注目,它们像是人的腿,竟然扯开步子,向前奔去。与此同时,树枝上缠着的绿藤劈甩而出,像是毒蛇,窜向刘柳六。

    你就是歌神,我也照样擒杀你。葱王目光如电,闪烁着恶意。

    “哈。”刘柳六叹气道。忽地,他霍然而起,双臂扬舞,基气浩荡而出,像是滚滚长河,涌向奔跑的古树。

    砰的一声巨响,两道基气将古树撞飞数百丈。可是基气也炸开了,然而对面,古树的树皮都未损伤,极其坚固,像是铠甲似的。

    “恶龙潭的歌神可不止我一个哦。”刘柳六忽地笑了。

    他这话就是对葱王、猿闪闪等人说的,也是说给暗中之人听的。

    六神花!

    恶龙潭的六大歌神之首,唱功神乎其神的歌者,音域已经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其声如天籁,可让病木重生,可渡汉子为基老。

    刘柳六知道的,六神花也来了,而且就在暗中观察。

    “六神花,你再不现身,恶龙潭的潭主都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刘柳六又道。他放声大笑,非是故布疑阵,而是道出惊天事实。

    嗡!基浪迸起九千丈,浩瀚如海。“走四方,我行我素;听风雨,霸唱天下。”苍远的诗号响起,基光倏然冲至高空,结为数万音符,不停闪烁。

    歌神,恶龙潭的六大歌神之首终于肯现身了。

    锵当!

    太虚剑遽然发出一声锐吟,要与天上的数万音符相争,一较高下。同时,十二剑符化光而去,刷刷刷!斩向来人。

    “六神花!”

    就是雪青道人也动容了。

    这是道人第三次闯恶龙潭,第一次,他并没见到六神花,可遭到了歌神的暗算,心有余悸。第二次,雪青仍是孤身而来,算计他的还是六神花,然而,雪青仍未见到歌神的真容。

    第三次,也是这一次,雪青道人终于见到了六神花的本体,而非分身。

    六神花甫一出现,异象骤生,震撼当场。他扬指打出一道长光,劈入石头使的识海之中,照亮他的灵台。“石头,潭主不在,你怎敢将主人抛诸脑后。我替她教训你。”

    方才,六神花打出的那道光华是他的念识所化。当是时,歌神的识体化为俊俏的书生模样,摇动折扇。遍观石头使的灵台。

    石头使忽地安静下来,不再固执。也不再关注雪青道人。

    “哼。”雪青道人冷笑,“六神花,你多次暗算贫道,今天终于让贫道见到你了。你的死期也到了。”

    锵!

    雪青道人抓起太虚剑的剑柄,剑指六神花。

    当当当!撞击声陡地响起,十二剑符全都劈中了六神花,可歌神完好无损,他将袖一拂,挥斥开剑符,将其屏退。“雪青道长,我们又见面了,一曲凉凉送给你啊。”

    歌神话音甫落,也不见开口,却听歌声飘了出去,犹如狂风扫过大地,一眼望去,满目苍夷。凄凉而又萧瑟的歌声从四面八方涌向雪青道人。

    “嗯!”雪青道长大袖倏卷,摄来剑符,可是落入他袖子上的剑符只有九枚。剩下的三枚剑符显然是被六神花收走了。“哼,贫道的十二金钗岂是那么容易就被你盗走的。哪怕你是恶龙潭实力最强的歌神也不行。”只见雪青右臂挥动,太虚剑荡开蒙蒙剑气,若飘絮,似流云,遽然冲出。

    剑气深沉如若出自渊,磅礴无俦。嗡的一声怒响,剑浪滔天,而那些隐藏起来的音符全都闪现了出来,被剑气倾轧而过,崩!崩!崩!五颜六色的音符尽数炸开,残音难成歌调,异常刺耳。

    雪青道人一剑斩尽六神花的音符之后,翩然而立,像是降落世间的仙子,美的不真切。

    众人见了,都心道,好个漂亮的伪娘,难怪无数人愿意为他而死。

    腾!

    刘柳六飞遁而出,来到六神花右边,“好友,恶龙潭的六大歌神,就只有我们来了吗。其他的几个呢,他们还在观望吗,都是些墙头草,经不起敲打。”

    “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六神花笑道,他右掌倏地摊开,在他掌心有三枚剑符,形如金钗,寒光熠熠。“这就是和太虚剑齐名的十二金钗吗。”

    “你该叫它们是十二剑符。金钗只是表象,非是本质。”六神花道。

    雪青道人放出十二枚剑符,六神花本来都想取走的,可他还是低估了道长的实力,现在的他只能封印三枚剑符,已经是极限。

    刘柳六毫不客气,他从六神花那里拈起一枝金钗,“赠我一枝,如何,你还有两枝。”

    “你若喜欢,拿去就是。”六神花道。

    “好友真是大方,我很惭愧。没有什么能回赠给你。”刘柳六道。

    “我们之间的基情与友情非同一般,客气什么。”六神花道,“不过啊,你需要我进行消声眼方面的交易才行。”他又补充道。

    雪青道人听得很想吐血,十二金钗都是他的,两只脸皮厚实的基老居然讨论三枚金钗的去向,完全不把他这个主人当回事。“贫道还没死呢。”雪青怒道。

    “剑起太虚!”

    倏尔,雪青道人向前连走数步,嗡!嗡!嗡!他每一步落下,都有一团剑光绽放。九团剑光呼呼怒旋,绞动方圆千丈内的云气。

    刷刷刷!刷刷刷!九团剑光,每一团剑光升起一道光柱。九道光柱汇成一道,即是剑柱,浩瀚凶威迸涌而下,像是龙归大海,鲲游九天。

    六神花与刘柳六再不能淡定,尤其是刘柳六,他的实力不及六神花,被其常年压制,也是相当凄惨。好在两位歌神从小认识,是青梅竹马啊,不是基老里面的消声马。

    当是时,六神花将手里的两枚剑符按入他自己的生命之海,“刘柳六,自己照顾自己。不要死了。雪青道人是金龙王最珍视的伪娘,我不但要抢走他这个人,就连太虚剑也不放过。”算上今次,六神花也是第三次见到雪青道人,可有的人见过一次,你就再难忘掉他。

    在六神花看来,石头使虽然也不错,可他还是配不上雪青道人。“也只有我,恶龙潭最杰出的歌手才能拥有雪青道长。”六神花倏地飞起,他衣摆、袖口绣着的六朵花忽地旋扫而出,顷刻间,花香四散,和基老的芳香并不冲突,相得益彰。

    刷!刷!葱王、面码飞向雪青道人,他们挡在他前面。“歌神,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师兄,你们都让开。贫道亲自解决掉他们。”雪青道人冷漠道,他站在剑柱之上,而剑柱向前旋去,风云遽变,天地失色。剑气浩浩荡荡,涤荡方圆千里。

    道人的这招“剑起太虚”还是他的父亲传授下来的神通,可他的父亲死得早,没能将其亲自传给雪青,而是由金龙王代授。

    师弟开口了,葱王、面码都觉为难,看又不能不听,所以他们只好让开。任由剑柱向前冲去。

    刷!

    六神花挟六朵花,驰射而来,他双掌倏地拍出,飕飕飕,飕飕飕!六朵奇华旋舞而去,斩断前方的剑气,就像是在切割鱼肉。

    忽然间,雪青道人驭使的剑柱,由实转虚,轰然散去,隐而不见。

    六神花蓦然惊道,剑柱哪去了?

    “你对贫道一点都不了解。”雪青道人漠然道,“你更不知道剑起太虚的可怕之处,贫道的父亲是前任金龙湖的掌门,这道剑术神通是他亲手所创,可斩人于无形之中。虚者,不真实也,你还看得到剑柱吗。”

    “哈哈哈。”

    六神花笑了。“那绿毛汉子,借你的大葱一用。”遽地,歌神左掌半屈,形如钩爪,顿时,一股澎湃吸力卷起葱王的大葱状的法宝,倒飞而来。

    啪!

    六神花抓住那棵大葱形状的法宝。

    “难道基友你想唱……”

    刘柳六惊道。

    你丫现在想唱甩葱歌!

    “然也。”六神花大声笑道。

    甩葱歌,传闻中的可怕歌声,需要有相当的修为才能唱歌出来。恶龙潭的六位歌神绝对有资格唱。

    其实,六神花并不怎么擅长甩葱歌,他擅长的是“江南皮革厂”。

    寂静。

    天地寂静的可怕,像是在一瞬间,全部的声音都消失了。就是从金龙湖而来的基老、腐女也觉不安,他们怔怔望向高空的六神花,此君手拿大葱,就连衣服换了,是黑与绿为主调的荷叶裙。

    “苍天了噜,那厮想唱什么。”

    “甩葱歌又是什么?”

    “从未听过的歌。”

    “难道很可怕,很有魔力?”

    “你们看,就是石头使与慈济也呆掉了,他们似乎在惧怕六神花,不,是在惧怕甩葱歌。”

    “葱王师兄的大葱怎会被夺走,六神花果然可怕。我们惹不起他,只有雪青师弟、猿闪闪师姐还有面码、葱王师兄才能和他撕比。”

    腐女、基老们议论纷纷,为了驱逐心中的不安。可是他们还是忧心忡忡,因为六神花的四周有数万音符亮起,或明或暗,闪烁不已,像是萤火虫在飞舞,美丽而又诡异。

    “甩葱歌是什么鬼,你们知道吗。”葱王怒道。

    “不知。”面码道,“我又不是恶龙潭的人,为何问我。”

    “我也不知。”猿闪闪亦道,“两位,别争了,我且问你们,可曾见过雪青师弟使用过太虚剑。”

    “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太虚剑与十二金钗,你说呢。”葱王嘲笑道。

    “师尊不能控制的神剑,却选择了师弟作为剑主。”面码道,“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金龙湖未来的主人是雪青师弟。”

    “你讲话这么大声,是怕雪青师弟听不到吗。”猿闪闪哼道,“我们虽然也称呼雪青为师弟。可他真的是我们的师弟吗。”

    不是!面码暗道。

    当然不是。葱王心道。

    因为雪青道人是金龙王的师弟!而金龙王又是猿闪闪、面码、葱王的师尊。只是他们雪青与面码、葱王等人同时接受金龙王的授业传功,时间久了,他们都称呼金龙王为师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