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内的世界。

    雌食梦蚁跟着小玲,“这人的吐槽呆毛实在是有趣。想不到吐槽界的人也会来我恶龙潭。”雌食梦蚁暗忖。

    小玲以为她看到的都是真实。

    其实不然,一切都是雌食梦蚁制造的假象。因为假到了极致,所以才显得真切。

    小玲打出的吐槽光幕虽能照亮她前进的方向,可雌食梦蚁不以为意,“看你那么执着,我将你引到埋藏心脏的地方。这片异空间有三扇门,每一扇门代表一颗心脏,你们若将主人留下的心脏都取走,那通往恶龙潭的遂道将会彻底关闭。而没有主人的法旨,我与另外一只食梦蚁都不能离开此间。”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雌食梦蚁并不想离开。不同于很有野心的公食梦蚁,雌食梦蚁则很淳朴,她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无忧无虑。恶龙潭的潭主要是待在她身边就更好了。可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刷!刷!

    雌食梦蚁将手一扬,两道梦幻之光劈出,向空中的吐槽光幕斩去。嘭嘭连声,光幕遽震,像是瓷器炸裂了似的,碎片迸飞。

    破了,小玲的吐槽光幕破了。

    刷!

    来自吐槽界腐女的呆毛像是利剑一样挥动,“食梦蚁,你终于肯现身了吗,出来,与我撕比。或者你主动投降,交出我需要的心脏,我亦可饶你不死。”

    虽然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先放话再说。小玲还是有些不安的,她没见过食梦蚁长什么样,未知的更可怕。

    雌食梦蚁所化的姑娘轻笑,“姐姐,你在吓我吗。”

    “叫我姐姐!”小玲吓了一跳,“这年头,狗都能讲话,蚂蚁若是能说人话,我也不会太吃惊了。”在这之前,她已经见到过碧紫仙的契约兽,异界的黑色猎犬,那狗的嘴里就能吐出人言。

    “除了你还有别人吗。”雌食梦蚁又道,“你想见我,只有用心即可。眼睛看到的可不一定是真实哦。”

    “用心吗。”小玲忖道。

    讨厌的蚂蚁,还玩游戏,看你能躲到几时。小玲的吐槽呆毛忽地指向左前方,“就知那里吗。”她笑道。

    刷!

    小玲骤然发难,抄掠而出,她步伐轻盈,犹如燕过池塘,翼不碰水。

    与此同时,小玲手指并起,向自己的呆毛划去,嗤嗤嗤,数道光华迸滚,没入她的呆毛之中。“呵呵,我的呆毛已经充满能量了。”她心道。

    嗡!空间遽荡,绚光迸绽,向小玲斩去。是雌食梦蚁发出的,她的确站在小玲的左前方,“被你发现了吗,胖胖的姐姐。”食梦蚁笑道。她向后退一步,袖袍却向前舞动,像是巨大的圆球。

    铮铮铮!小玲的吐槽呆毛竟然发出剑啸之声,寒气迸飙,剑华抛舞。瞬息之间,斩去涌过来的数道长光。“食梦蚁,你的这些小把戏难不倒我。”小玲道。

    身化长虹,挟恢弘剑气电射而出。小玲誓要斩了雌食梦蚁,太诡异了,站在那里的漂亮小姑娘不管怎么看都是人啊,哪是什么蚂蚁。无论如何,小玲也无法将二者联系起来。

    当是时,小玲的吐槽呆毛就是她的剑,剑锋所至,虚空剖开,剑吟铮铮。“众人饮酒我独醉。”年轻的吐槽修士喝道。

    醉剑,小玲修炼的是醉剑小神通。

    哧啦!

    剑气如寒丝,倏地迸绽开来,像是有无数白线缠向雌食梦蚁,要将其吞噬。

    然而雌食梦蚁并不躲避,她甚至动都没动,笑嘻嘻地看盯着小玲,让她毛骨悚然。“主人也传我了几招剑术。正好,拿姐姐你来验证我的修为。”

    之前,雌食梦蚁的袍袖向前卷去,其状如球,呼呼舞动。这时,她双目微阖,有少许杀气散开。“灵龙剑舞。”只听食梦蚁轻声道。

    随着她的声音散去,那如球似的袍袖遽地炸开,刷刷刷,数千道剑气荡迸,与小玲挥出去的剑气相撞,炸声隆隆,寒光扫荡三千丈。“噗!”小玲一口鲜血飙出,显是受了暗伤,而且她还不知如何受伤的。

    呼!呼!呼!

    有四个玲珑球在空中怒旋不已,离心甩开道道剑气。而雌食梦蚁就站在四个玲珑球之后,只见她右手张开,凭空摄来玲珑球,“姐姐,你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下,如何取走地下埋着的心脏。我有心让你过关,可你也要努力啊。”

    被食梦蚁训斥,小玲顿觉不悦,“噗!”她又是一口血迸飙而出,像是姨妈在飞舞。“可恶,蚂蚁而已,在我面前炫耀剑术。”小玲站稳,咔嚓,她掰断了自己的剑形呆毛。

    “雾草!”对面的雌食梦蚁惊呆了,“那个啥,姐姐,你的呆毛还能接回去吗,为何要扯断它,真是高端操作,我是学不来的。”因为雌食梦蚁并无呆毛,所以有些羡慕小玲,她满眼都是红色的爱心,注定小玲。

    小玲得意道:“这不算什么,吾辈吐槽修士,别说是呆毛了,就是大消声巴,说断就能断,要的就是决心,整的就是心跳。哈哈哈,我的呆毛已成剑形,落在一般人手里也是神兵,若被我使用,更是威能莫测。”

    锵!

    小玲陡地挥动手中的剑形呆毛,登时,剑光滚滚,雪水也似,在地上疾驰,犁出一道深坑。

    雌食梦蚁怔了怔,随后拍手称赞,“哇唔,姐姐你可真厉害。”

    因为要拍手,所以雌食梦蚁在那之前已将四颗玲珑球放了出去,金色的、黑色的、蓝色的玲珑球以血玲珑球为中心,呼呼急旋,剑气迸洒,结成长束,像是绥带。

    “小姑娘,你将心脏埋在哪里了,告诉姐姐行不。”小玲忽道,“然后我做朋友,如何,没必要动剑的。我们以剑论友,我再授予你丰富的腐女方面的专业知识,可好。”

    专业的腐女知识。雌食梦蚁怔住了,她已然动心。因为恶龙潭的潭主就是腐女里面的腐女,不能再腐了。每次听潭主在那里高谈阔论,两只食梦蚁都接不上话,很是尴尬。“如果我能成为高等级的腐女,再见到主人,我与她岂不是有说不完的话题。”雌食梦蚁心道。

    恶龙潭的潭主离去时并没让她养着的食梦蚁成为基老或是腐女,而是任随它们自我成长。拔苗助长只会伤害到它们。

    小玲也察觉到对面的蚂蚁动心了,于是又道:“想成为称职的腐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要你肯用心,愿意放弃以前的平淡生活,你就能和我一样成为真正的腐女。”

    “是的,真正的腐女。世间有很多伪腐女,她们不过是欺人与自欺而已。吾辈不屑和她们为伍。小姑娘,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潜力。”小玲道。

    “潜力,成为真正腐女的潜力。”雌食梦蚁问道。

    “然也。”小玲道。

    “吾辈之中流传最广的即是腐腐更健康,小姑娘,你现在的状态可不怎么好啊,明显的是亚健康。”小玲接着道,“来吧,到我身边来,放下戒心,向外打开心扉。让我来净化你的心灵。”

    “我怎么感觉你会污染我的心灵。”雌食梦蚁道。

    切!这蚂蚁还真不可爱,这样都能看出来。小玲暗自吐槽道。她基本上认同了食梦蚁的实力,与她撕比,对双方都没好处,还不如坐下一谈,引以为闺蜜,互相背叛的那种闺蜜,塑料花般的友情。

    雌食梦蚁右手一拂,抓走四颗玲珑球,将其摄入她的生命之海,封印了。灵龙剑舞是恶龙潭的潭主传授给食梦蚁的剑道神通,公食梦蚁也会,可他不如雌食梦蚁厉害。因为雪灵龙剑就在雌食梦蚁手里。

    当四颗玲珑球合为一颗之时,方能让雪灵龙剑显化。

    雌食梦蚁用她的生命之海温养四颗玲珑球,也相当于是在养剑,这也是恶龙潭的主人授予她的。

    “如何像你这样胖,而且那么腐。”雌食梦蚁问道。

    听到胖那个字,小玲的眼皮跳了跳,她极力隐藏,还是被人看出来了。单从外表上来说小玲绝对不能归于矮胖那类人,可都是表象啊。就像碧紫仙,因为修炼龙女传下来的神通,和普通的萝莉并无区别,可人家是高寿高个子“萝莉”,严重的大龄妞啊。

    这蚂蚁真讨厌,利用完她,我肯定会杀掉她。小玲恨死了雌食梦蚁,若不是为了三颗心脏,她会和虫子一般见识吗。

    “你拿剑指着我,这就是诚意吗。”雌食梦蚁盯着小玲手中的剑形呆毛。

    “我疏忽了。”小玲手腕一抖,剑形呆毛再次回归原状,又被她接到脑袋上了。雌食梦蚁也是大开眼界,心道,还真能接上。

    门外。

    石头使与慈济遇到了另外一伙人,金龙王的学生。“恶龙潭的潭主不在了,谁能保护汝等。”讲话的也是一头基老,他是带队的核心弟子之一,同时也是雪青道长的师兄。

    “师兄,我们为什么要对他们客气,此地的主人不在,师尊理应执掌此间。杀了他们这些碍事的基老。”

    “两位,可愿拜在金龙王门下。”一位腐女亦开口道。

    “基友,这么办,敌人都欺负到我们家门口了。”慈济笑道。

    “慈济,你不是说金龙王的人被鲸王、达基、达利带走了吗,为何还有人找上我们。”石头使也觉奇怪。

    “奇怪吗。”刚才的那个很有气势的基老又讲话了,他说话时,师弟、师妹们都恭敬听着,不敢随意打断他。“雪青师弟足以应付鲸王等本土基老。而我则是来收拾你们的。”

    “面码师兄,不要和这些土著一般见识。他们待在恶龙潭久了,而且一向自视甚高,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

    “面码师兄问你们话呢,为何不答!”

    “哼,你叫面码?”慈济哼道。“一脸惨淡之相,还是面瘫,叫面码还真应了你的特征。”

    “混账!你真敢开面码师兄的玩笑。”

    “杀了他们两个!”

    “鲸王已死,慈济,你还能嘚瑟到什么时候。”身穿长裙的腐女忽道。

    “你说什么!”慈济怒道,“鲸王死了,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会死,女人,我现在就杀了你!”

    刷!慈济向前遁去,掌运基气,倏地拍出,轰隆,气劲迸滚,犹如洪水冲开闸门。

    “让开。”

    名为面码的汉子忽地向前踏去,他右掌向前按去,砰的一声,接下了慈济拍出的那道掌劲,并将其化去。“师妹并没说错,鲸王死了。”他道。

    鲸王,慈济,达基,达利,四人虽不是亲兄弟,可从小就认识了,称基道友,感情深厚。而且鲸王还是几人里面最厉害的,最先开辟出基油油田,是他们这个小团队的领袖。

    听到一个长得很丑的腐女说鲸王死了,慈济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骗我,你们肯定在骗我。”

    砰砰!面码又和慈济对了数掌,可慈济分心了,哪里是面码的对手,已被对方的基气割破了手掌、脸膛,登时鲜血迸涌,可慈济浑然不知。“死了,鲸王死了,骗鬼啊。我与达基、达利死了,鲸王也不会死的。”

    “爱信不信。”面码又道。他的第三掌砸了下来,倏然间,石头使闪电似的绕了过来,“我知道雪青道长,而不知你面码是什么人物。喝!”石头使怒喝一声,右手疾划,灰蒙蒙的石屑撒了出去,涌向面码。

    “哦,你要保慈济吗。”面码哼道。

    刷!面码向后退去,避开石屑,他可不想成为石头人。“你撒出去的石屑可不是普通的石屑吧。”面码又道。

    “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石头使右臂一振,狂风遽起,卷起石屑抛向面码带来的基老、腐女。

    有位基老轻敌了,“不就是石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张开双臂去接石屑。

    “蠢货!”面码怒道,他想施以援手都来不及了。

    嗤!嗤!嗤!嗤!血水迸炸,面码的师弟,那位主动去接石屑的基老,喉咙都被击穿了,双臂多出无数血洞。

    咔嚓一声轻响,面码师弟的双臂凝固了,和石臂无异。接着是他的肩膀,脖子,脑袋,全都石化了。

    “谁还想试试,尽管来。”石头使道。“鲸王死了,你说的可是真话。面码。”

    “哼,雪青师弟动的手,你说鲸王还有活命的机会吗。”面码哼道。

    “雪青道长!”石头使道。

    “雪青!又是他。”慈济怒吼。

    “雪青师弟和我一样优秀呢。”面码道,“他让谁死,谁就得死。我们来此之前,鲸王业已身首分家。现在,我想达基与达利也该死了吧。”

    “住口!”慈济激动道,“他们不会死的,鲸王亦然。”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