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使陷入沉寂,他躲在石头之中,不再关心外界的一切。

    忽地,一人怒飚而来,并且大声喧哗道:“基友,基友大事不好了。金龙王的学生也来了。”

    砰的一声,来人撞在了石头上。

    “慈济,为何这般慌张。”石头使不悦道。

    “基友,金龙王的人来了。已经进入恶龙潭,负责她们的人是达基与达利还有鲸王。”

    “哦,看来她们来的人不少。”石头使道。

    “哎哎哎,这三扇门有动过的迹象,有人闯关?”名为慈济的汉子问道。

    “嗯,龙女的学生也来了。”石头使道。

    “龙女?”慈济道。

    “然也,就是龙女。”石头使道。

    “那可真是热闹啊。金龙王的人来了,龙女的人也来了,就差龙牡丹的人。”慈济道。

    “鲸王,慈济,达基,达利,你们四个人总是待在一起,为何分开了。难道你不用工作吗,还是说被他们三人排斥了。”石头使笑道,他的脸从石头里浮现出来,像是镶嵌在上面的假面。

    “我们四人商量好了,由我来向你们传达消息,鲸王与达基、达利带队。金龙王不甘心上次的失败,她又卷土重来了。龙女也是,派遣自己的学生,前来恶龙潭。”慈济笑道,“长舌使呢,三目使呢,他们在哪里。”

    “不要什么都问我,慈济,既然消息传达到了,你可以离开。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不用担心我们。”石头使道。

    “基友,你还是那么冷酷。”慈济笑道,砰砰砰,他用手不停地劈打石头。

    “够了,你再胡闹,我不再和你分桃。”石头使怒道。

    “难道你就不好奇金龙王派什么人来的吗。”慈济又道。“我若讲出那人的名字,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淡定麽。”

    “谁来都好,和我无关。我只是恶龙潭的普通基老,受命于主人。”石头使道。

    “金龙王虽然是腐女,可她的学生不全是腐女啊。你我都知道的。”慈济似笑非笑,“我都讲得那么明显了,你还不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的。”石头使道,“你想说什么快说,然后滚吧。”

    “呵呵,你既然这样说,那我什么都不告诉你,走了啊。”慈济笑道,呼,他真的转身,装作要离开的样子。然而石头使并没阻拦他。

    “喂,喂,这样就没意思了。”慈济道,“好像我一个人在这里喋喋不休。”

    “说吧,是谁来了。我若不问,你也不会讲出来的。”石头使叹气道,他还是很了解这个基友的,藏不住话。

    “雪青道长。”慈济说出一个人的名字。

    轰!石头使的神识炸开,咔嚓,咔,咔!他藏身用的石头也裂开了。“你说谁来了,慈济。”

    “雪青道长。”慈济又道。“你暗恋过的汉子雪青道长来了。如何,吃惊吗,惊喜吗,意外吗。”

    崩!

    碎石迸扬,石屑扬舞。石头使第二次跳出石头,他长发舞动,眸光闪烁,“雪青道长!那厮来了?你不要耍我。慈济,你确定是他?”

    感受到基友散发的恐怖威压,慈济笑了,心道,你和雪青道长之间没可能的,各为其主。你永远离不开恶龙潭,而雪青道长是金龙王的师弟,对师姐忠心耿耿。

    对雪青道长来说,金龙王既是他的师姐,又如同母亲般的存在。雪青本金龙王师尊的爱子,可惜他老人家死得早,留下了独子。金龙王只好亲自教导师尊的儿子,悉心照顾,视如己出。

    其实,在金龙王第一次闯入恶龙潭之前,雪青道长就已经来过龙潭,而且毫发无伤的离开了。

    也就是那时,石头使和雪青道长相遇了,惊以为天人,动了Gao基的心思。可雪青道长是正常的汉子,很厌恶基老与伪娘。

    然而雪青道长的师姐可不是一般人,师弟越是讨厌什么,她偏偏让其做什么,你不是讨厌基老与伪娘吗,很好,安排在你身边的侍者都是基老。而且金龙王还命令雪青打扮成伪娘的样子……

    时间久了,雪青道长也不知自己是伪娘还是爷们了。

    相遇则是缘,缘也分良缘、孽缘。石头使与雪青道长之间无疑是后者。当年,雪青道长一招“冬雪初晴”,几乎杀掉乐石头使。若非恶龙潭的主人亲自出面,保下使节,石头使已经死掉了。

    虽然打不过雪青道长,石头使却被对方的风采与伪娘之姿折服了。当然,这是单恋,更是暗恋。道长毫不知情啊。

    “如今,他还是伪娘打扮吗。”石头使又问。

    “可不是麽,比上次来时更漂亮了,找遍恶龙潭的基老,也没有第二个能比得上他的汉子。”慈济嫉妒道,“比如说你嘛,相貌也是极好的,可与雪青道长一比,简直就是……”

    “就是什么!”石头使怒道。

    “简直就是一对啊。”慈济忙道,“你和他太般配了。我们应该想法子留下他的,如果道长找到了真爱,他师姐也不会说什么的,指不定还会祝福你们。”

    “慈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暗恋我,为何要帮雪青道长说话。”石头使奇怪道。

    “我善良啊。”慈济道。“鲸王与我还有达基、达利都是你最真诚的朋友,你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无条件支持。”

    “哼。”石头使漠然道,“我要是信了你们的话……”

    “哈哈哈,当然不要信。”慈济笑道,“我和鲸王等人商议过了,上次雪青要杀你,主人及时赶来。这次如果他还杀你,消失许久的恶龙潭之主会不会现身!”

    “原来如此。”石头使道,“你们是想拿我当饵,引来主人。”

    “然。”慈济道,“主人消失的时间太久了,恶龙潭虽然还能正常运转,可诸位基友还是很不安的。若主人再不现身,谁敢保证大家仍能相安无事。”

    石头使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是说如果恶龙潭之主死掉了,此地不可一日无主,谁不想冠绝恶龙潭呢。若非能力有限,就是石头使本人也有那份心思。可在恶龙潭,修为恐怖的基老大有人才,不管怎么排都轮转不到石头使,所以他才绝了那点大逆不道的心思。

    “鲸王,慈济,达基,达利,就你们四个,有这胆量吗,说吧,是让派你们来的。”石头使哼道。他太了解慈济等人了,都是些胆小谨慎的基老,安分守己,就算有叛逆之心也会藏在心里,不会轻易示人。

    “知道了就没意思,保留一些神秘吧。”慈济道,“石头,不管你愿不愿意,可只能接受。这不是我们的意思,而是那个人说的。你若反抗他,还有谁能保你,主人吗。”

    “好,我可以做饵。”石头使道。

    “什么啊,不要装的那么高尚,你只是想去见雪青道长。”慈济冷笑,“我劝你一句,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之间注定不可能,绝了你的那份基情,寻找新的爱情吧。比如说我。”

    “打住。”石头使道,“你知道我的心思。”

    “哈哈哈。”慈济笑道,“一见雪青终身误,石头啊石头,你还是太冥顽。”

    “我现在还不能离开,因为龙女的学生还在门里面,我在等待结果。”石头使道,“你若有事,先走一步,我之后会追上去。”

    “不,我无事。有鲸王、达基、达利在,没什么可担心的。”慈济道。

    “随你。”石头使道。

    原来你们并不信任我,而你则是来盯住我的,为了防止我改变想法。“你们还真看得起我。”

    “自然,因为你长得那么漂亮,谁不动心。”

    “哼!”

    石头使、慈济并肩而立,凝视着三扇门,而他们的心思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门内。

    长舌使忽觉头疼,“什么啊,把我也当场是闯关者了吗。食梦蚁,你可真是没用,不知好歹。我可是你们的饲主,可你们就不知道回报我。”

    飞蚁,成群成群的飞蚁铺天盖地而来,像是潮水,迅速靠拢。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而非幻象。可这些飞蚁并不是食梦蚁,只是供其驱使的毒蚁。如果被它们叮上一口,伤口都会腐烂,直到骨头也化成渣。

    惹不起,惹不起,长舌使直道。嗤嗤嗤,他的紫发倏地舞动,像是长针,“都是些不长眼睛的毒蚁,敢向饲主发难,我也留不得你们了。”

    长舌使将基气浇铸在头发里,“死吧。”只听长舌使喝道。长发甩出,犹如万千松针迸射,飕飕飕,飕飕飕!荡扫向那一群群的飞蚁。

    蚁群倏地炸开,一团团血雾当空飘散。它们都死在了长舌使的头发下。“呵呵,我用的是基花之秀洗发水。”长舌使自信道。

    “可惜不是食梦蚁,杀再多的小蚂蚁都没用。”长舌使感觉很无趣。

    很快,飞蚁的尸体在地上堆砌成山,数量惊人。

    “嗯?这里究竟有多少飞蚁。”长舌使也觉不对劲。“食梦蚁藏在哪里?我记得封印的三颗心脏,其中有一颗就在附近。”

    那颗心脏还是长舌使与鼹鼠使一起埋下的。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鼹鼠使已死,只剩下长舌使了。

    嗡的一声爆响,空中的飞蚁之群忽地炸开,一只巨大的蚂蚁气势汹汹而来,它长着三对翅膀,可翅膀太小,和它小山似的体积并不搭配,看上去有些喜感。

    “这也不是食梦蚁。”长舌使失望道,他都来到埋藏心脏的地方了,两只食梦蚁中的任何一只都没过来。“你们是在瞧不起我吗。”长舌使霍然飞起,他手掐印诀,哗的一声,长舌也劈扫了出去,在他的舌头上放着一盏碟子,碟子还不如巴掌大,方方正正的,碟子中间焚烧着固态的基油。

    青烟袅袅,向上飘起。基老的芳香倏地散开,荡斥千丈方圆。空中,那只巨大的飞蚁停了下来,它畏惧着那一阵阵基老的香气,本能的想要退去。可食梦蚁吩咐过它了,任何接近埋藏心脏的人都该杀。

    不知死活的虫子。长舌使暗道,他的舌头可达数百米长,韧度让人惊叹,可比水柔,又能坚逾金铁。四方碟子里燃烧的基油自然不是长舌使的,而是恶龙潭的主人赏赐下来的,驱虫效果很好。

    基油燃烧而成的青烟像是幽灵似的,忽地遽烈扭摆,飕的一声,锐啸经天,青烟如同长链扫向巨大的飞蚁。

    那只飞蚁也不是蚁后,而是工蚁,平常负责保护蚁后。因为食梦蚁的命令,它才不得不离开蚁后。眼瞥青烟扫来,工蚁扇动翅膀,呼呼呼,风刃劈出,斩向那道青烟。

    崩!崩!崩!

    风刃甫一碰到青烟,陡地迸裂开来。青烟去势不减,像是催命绳索。

    工蚁放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它前腹裂开,里面涌出一团团的彩光,炫目至极。青烟一遇到彩光,像是一罐冰雪倒入了沸油之中,瞬间消失。

    “嗯?”长舌使蹙眉,怪哉,那是什么光?他数了数,共有二十团彩光,没一团都有半间屋大。那只巨大的工蚁躲在彩光之后,以秘法催动光团向前推进。

    “食梦蚁好算计。”长舌使忖道,它们和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久了,也学会了像人那样思考。

    可畜生毕竟是畜生。

    长舌使没打算收回他的舌头,蓦地,他前舌倏卷,咔嚓,连同方碟与上面的固态基油一齐绞碎了。

    轰嗡!气浪飙爆,长舌使的舌头也起了变化,像是一柄重剑,再无半点舌形,剑长三百米。“怎么样,怕了吗。”长舌使心道。

    “怕你作甚。”

    陡然间,一道声音响起。

    而且声音的源头就在长舌使前方。

    刷!一道梦幻光芒斩出,削断了长舌使那条像是长剑的舌头。而断舌的地方向外迸涌出大量的鲜血。

    舌头都被人斩去了,长舌使仍未反应过来。

    “既然进入门内的世界,我当你也是闯关者。”年轻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食梦蚁,它已经修出人形。就站在长舌使前面,只是矮了许多。“你也想得到我们守护着的心脏吗。基老。”食梦蚁又道,它右掌闪电般劈出,砰的一声,印在长舌使的左奶大肌之上,嗤嗤嗤,黑烟迸起,碎肉飞散。

    腾!

    长舌使遽地倒退,迅速远离食梦蚁变成的年轻汉子。暗算,他被食梦蚁暗算了,包括飞蚁群,甚至是那只巨大的工蚁还有二十团彩光,它们都是饵,用来混淆长舌使视听的。

    “你也有今天啊。”食梦蚁笑道,“你在我们面前一直以来的优越感哪去了。基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