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使带着李馥从地下走掉了,而三目使还未动身。这时,年龄最小的水相女开口道:“恶龙潭里有没有龙。”

    “嗯?”三目使应了一声,“你们提问的时间过去了,可我仍会回答你们的疑问。此地唤作恶龙潭,距离龙宫不远,此外,金龙殿也在西南方,你知道为何恶龙潭会长存吗。金龙殿与龙宫的主人都是当世大腐女。”

    “因为恶龙潭的主人也是腐女,而且比龙女金龙王更厉害。”乔奴道。

    “哈哈哈。”三目使笑了,“你只说对了一半。”

    “这么说恶龙潭有龙。”湖翡翠道。

    “自然。”三目使道。

    “是什么龙?”水相女又问道。她的话忽然变得很多。

    “腐女龙啊。”三目使似笑非笑道,“龙女、金龙王都是腐女,恶龙潭里的龙也是腐女,她们都可称之为腐女龙。”

    “这不是我想知道的。”水相女道。

    “你不该问的。”三目使道。

    “是恶龙吗。”乔奴道。

    “是谁规定的恶龙潭就必须由恶龙掌管。滑稽啊。”三目使道。

    “难不成是一头心地善良的好龙,她品行高尚,不与人为难,助人为乐?”湖翡翠嘲笑道。

    “你们有机会见到她的。”三目使道,“再告诉你们一件小事,是额外的。见过恶龙潭主人的没几个活着走出此地。”

    “龙女除外吗。”乔奴道。

    “是。你们的师尊见过她。”三目使道。

    “是她命人剜掉龙女的一只眼睛?”乔奴忽地想起一则传闻,不知真假。

    “主人做事,我们从不问原因,只遵命令。规则制定下来就是用来遵循的。你们按照古老的游戏规则来就行。”三目使道。

    “怕是你的主人也遵循为她制定的规则。”乔奴道。

    “自然。”三目使道,“她是有能力的人,责任更重。不是你这样的小腐女能理解的。”

    “第二关是什么,直接说明吧。”说话的人却是水相女,不知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呼!

    基风吹过,水相女的头发向后飘扬,眸子里闪烁着点点寒星。三目使盯着她看了半晌,心忖,或许是自己看走眼了也说不定。湖翡翠是她们几人当中修为最高的,而且心狠手辣,不管是师姐还是师妹,说杀就杀。颇有她师傅龙女当年的风采。

    那年,龙女一行人前来恶龙潭,来时有三十九人,离去时只有两人。两人当中,龙女只是瞎了一只眼,而她的师姐则是伤了灵台,可以说是活死人。

    然而死掉的三十七人并非闯关而亡,她们都葬身于火海。碧紫仙已经为三目使、长舌使、石头使展示了中二病火,可龙女才是这门小神通的创始人,由她施展,就是一百个碧紫仙也比不上的。

    闯第一关之前,龙女毫不犹豫地放出两道中二病火,焚化了她的师姐妹们,只剩下和她关系最好的那人。

    然而关系再好,那位师姐心里也有阴影了,和龙女分开闯关。

    若非龙女出手相救,她的师姐想成为活死人都难,早已化为齑粉。

    时至今日,龙女的师姐仍然活着,生命之海也没成死海。她就待在龙宫之中,由独眼龙女亲手照顾。

    三目使的思绪飞远了,忽地回到现实当中,他道:“你们既然想闯第二关,跟我来。”

    腾!

    三目使纵身南去,身后挟起数百米高的基气,犹如狼烟,劲风也吹不散。

    啪。湖翡翠抓起水相女的手,“师妹,你跟着我,师姐会保护你。”她道,声音说不出的动听。

    “嗯,我听师姐的。”水相女道。

    湖翡翠虽觉奇怪,也没刻意追究,水相女变得不一样了。具体的细节湖翡翠也不好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水相女和她家人一个德行,她也出身龙族,而且更受龙女的喜欢。我岂能让她活着离开恶龙潭。”湖翡翠的初衷也变了。

    三人当中,乔奴是最没背景的腐女。湖翡翠也不怎么看重她,“贫穷让乔奴忘了如何与我相处,她也会死的,而且是咎由自取。”湖翡翠不但要杀水相女,还要杀乔奴。

    “李馥跑的倒是很快。可她的下场又能好到哪里去。”湖翡翠心道。“最后,离开恶龙潭的只有我。小玲与碧紫仙也会葬身此地。”

    收拢念头,湖翡翠专心致志,听三目使解释第二关。

    其实也很简单,第二关需要三人合作。

    “你们看。”

    三目使忽地停了下来,因为他们来到了目的地。在湖翡翠、乔奴、水相女前面摆放着三个石墩。

    “什么意思。”乔奴道,“是搬起来石墩砸对方的脚吗。”她问。

    “看上去很重,我不一定能搬动。”水相女道。

    “你们忘了它们被造出来的目的吗。”三目使道,“我没说让你们搬起来,而是做下。”

    “额,只是坐下就完了?”乔奴怀疑道。

    “不错。”三目使道,“很简单吧,请。谁先来,和顺序无关。”

    湖翡翠并没答话,而是瞥向乔奴,她的意思很明显,师妹你先演示,死了活该。如果侥幸成功,水相女也会坐下。最后才是她湖翡翠。

    水相女却道:“我先来吧。”

    乔奴道:“师妹,还是让我来吧。”

    湖翡翠道:“让水相女去,她主动请缨,我们怎好拒绝她。”

    水相女挣离湖翡翠的手,向前走去。她走的很缓慢,而且每一步都是计算过的,踏出的步伐都是一致的,落脚也很轻。

    “嗯?”三目使像是想起了什么,“是我多想了吗。”他自忖。

    看着水相女,三目使忆起一人来,龙女的师姐,龙牡丹。

    和龙女一样,龙牡丹也出身龙族。更奇的是她的龙鳞像是牡丹花,所以才以牡丹为名。

    “这个胖胖的腐女和龙牡丹有什么关系。”三目使惊疑不定,有些不安。当年,龙牡丹可是差点要了三目使、鼹鼠使的命。所以他才记忆深刻,至今想来还觉庆幸。

    “龙牡丹可比龙女厉害多了,她看起来很天真,其实心机更深,远胜龙女。就是她的师妹都被骗了。”三目使又想起恶龙潭的主人对龙牡丹的评价。

    若非活死人,龙宫之主铁定是龙牡丹而非龙女。

    坐了下来!

    水相女已经在左右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而且毫发无伤。“师姐,很容易的。”她笑道。

    “看上去似乎没危险。”乔奴道。她当然知道接下来就到她了,不等三目使、湖翡翠催促,乔奴主动走出。

    “等一下。”湖翡翠道。

    “何事。”乔奴道。

    “师妹,你最后吧,再来是我。”湖翡翠道。

    “啊。”乔奴讶然。“师姐,你要过去?”她奇怪道,不知湖翡翠在打什么主意。可师姐愿意投石问路,那就让她去呗。

    乔奴静静地看着湖翡翠向前踏出第一步。

    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仔细看的话,乔奴发现湖翡翠的步调和水相女一致,可以说是在模仿水相女。

    石墩之上,水相女将手叠放在膝盖上,收起笑容,静静地看着走过来的湖翡翠。哧哧哧,蓦然间,数十道碧光斩出,自湖翡翠的龙角劈向前方。

    还是被发现了啊。水相女、三目使同时心道,她们都未点破。

    就是乔奴也看出些端倪来。暗道原来如此。有了水相女、湖翡翠做示范,乔奴就是再蠢也能成功,何况她不傻。

    翠烟散去,湖翡翠也走到了中间的石墩旁,坐了下去。她一路走去,也算是平稳。

    三目使道:“到你了,最后一人。你可要小心了,因为你的同伴都成功了。”他提醒道,也不知是善意还是恶意。

    难道其中有问题。乔奴困惑想道。

    可只能走下去,否则三目使会杀了她的。乔奴只好向前踏出第一步,无惊无险。第二步亦然,第三步也是。可她仍然很小心。

    “师妹,你变了。”在中间石墩上坐着的湖翡翠忽道,也不知是对谁说的,水相女亦或乔奴。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

    这三位师姐妹也在堤防对方。

    断指,忽然间乔奴收在袖子里的断指冲了出来,那是她们通过第一关的奖励。因为湖翡翠不感兴趣,所以乔奴才收起来的。

    乔奴的第四步终究没落下,断指飞出,砰的一声,撞向地面。地裂数丈,一只全祼的汉子跳了出来,“被发现了吗,本基终于被人发现了吗,好激动呀。”

    “就是你吗,小姑娘,是你发现了我。”那汉子指着乔奴问道。

    “这是什么操作啊!”乔奴惊道,“我不过是想走过去,为何有基老拦路。”

    “恭喜你,姑娘,你引动了神秘关卡。说服眼前的基老,他会指引你走向光明。”三目使严肃道。

    你们怎么不去死。还说服他,我想宰了他。乔奴想收回断指,可那截指头不听她的使唤,因为原本就不属于她。

    石墩上,水相女与湖翡翠安然而坐,她们在等乔奴走过来。第四步要是不踏出,如何通过第二关。

    “三目使说了,你需要说服我。”那没穿衣服的基老道。“啊,好怀念啊,这截断指我认识。它属于……”

    “属于基神的儿子。”乔奴道。

    “啊,你怎么知道!”坐在地上的基老惊道,他显然不打算放过乔奴,只有踏着他的身体,乔奴才能过去。

    “基神儿子的断指?”湖翡翠道。“恶龙潭能留下它吗。”

    “基神拥有数不清的儿子。”三目使道,“他儿子的指头也是荣耀的象征,留在我恶龙潭有何不可。就是我也想拥有它,可是不能。”

    “说服你面前的基老,让他放行。”三目使又道。

    “乔奴,不可浪费大家的时间。”湖翡翠道,她也在督促师妹。

    “师姐,不能劝服,杀了他。”水相女忽道,“只要能通过,手段并不重要,我们看重的是结局。”

    “好法子,你可以一试。”地上坐着的基老笑道。

    “你离不开地面,我说的可对。”乔奴忽道。

    “哦,这都被你发现了,观察力很吓人。”地上的基老道。

    “后面的三个石墩也和你有关。”乔奴又道。

    “嗯嗯,和我有关。”地上的基老道。

    “什么,石墩和他有关。”湖翡翠不悦道,她想要站起来,愕然发现不能。似乎和石墩成了一体。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水相女那边,她也不能站起来。

    “最后的位置是留给你的。”地上的基老道,“杀了我,踏过我的尸体,然后你就是赢家。”

    “哪有什么赢家。”乔奴道,“我若杀了你,后面的三个石墩也会炸掉,而我的师姐与师妹同样粉身碎骨。”

    “虽然不想承认,可你说的很对。”地上的基老道,“石墩相当于我的分身,本体死了,分身也不会存在。你的师姐、师妹只会陪葬。”

    “石墩毁了,第二关也就失败了,我也会死。”乔奴道。

    “当然。规矩就是规矩。”地上的基老道,“你的同伴死了,三目使也会杀掉你。而我则是为大义牺牲一切,哪怕是生命,谁让我品德高尚,心忧天下。”

    “恶龙潭的基老都像你这样无可救药吗。”乔奴问他。

    “不,有胆小如鼠的,他们躲在地下,害怕阳光。我则不然,因为我舍生取义。”地上的基老道。

    “你和鼹鼠使有什么关系。”乔奴问。飕!那截断指忽地飞了回来,重新落在乔奴手中,知道它是基神儿子的手指,“我竟然不讨厌它了。”

    “是它改变了你,还是你改变了它,这都不重要。腐女,做出选择吧,说服我,杀了我,还是走过去,坐在石墩之上。”地上的基老道。

    湖翡翠、水相女听基老说石墩是他的分身,都觉恶心,尤其是湖翡翠,她将一切都显示在脸上。水相女很快就接受了事实。

    而在湖翡翠看不到的地方,水相女藏在袖子里的手臂浮出一朵牡丹。

    “乔奴,你该怎么做呢。”牡丹忽地开眼了,一颗金色的眼睛在观察袖子外发生的一切。

    地上坐着的基老与三目使也未察觉到水相女的异变。

    而那落在乔奴手中的断指则在她掌心写了几个字,外人是看不到的,可遗憾的是乔奴也不知,因为断指写出来的字并非普通的文字,玄奇而又神秘,出自基神殿。

    “湖翡翠与水相女暂时还不能死。”乔奴暗道。她们要是死了,大家都没活路。

    “那我先问你,你怎样才肯让我过去。”

    “这是你的问题,为何反过来问我。”

    “过关之后,奖励就是我们的了,是否允许我们任意处置。”乔奴问。

    “随意。”地上的基老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