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么就进来了,和计划的不同。”年龄最小的腐女纳闷道。

    “此事休提,来了就来了吧,恶龙潭也许不像外界传的那么可怕。”长着翡翠龙角的腐女道,“不要走散了,小心四周。”

    “小玲与碧紫仙跑到哪里去了。我们怎么能找到她们?”

    “就是啊,恶龙潭那么大,而且我们还是初来乍到,如何寻人。”

    “湖翡翠师姐,你带我们进入恶龙潭的。一切都听你的。”一位腐女笑道,她不怀好意。因为看不惯湖翡翠。

    长着龙角的腐女叫做湖翡翠,她如何听不出同伴的嘲讽,“你可原路返回,没人拦着你。龙宫的人都是巾帼英雄。”

    呵呵,湖翡翠,你想说我是狗熊吗。那位腐女心道,她姓李,单名一个馥字,叫做李馥。

    李馥虽然成天和湖翡翠等人待在一起,却不是安分的主,她当然想取代湖翡翠,成为小团体的领袖人物。

    可湖翡翠出身好,又擅长经营人脉,李馥只能耐心等待。

    轰的一声,基浪迸滚,朝天飙舞。一头基老星驰电射赶来,此人正是三目使,和长舌使、石头使是一伙的,都是恶龙潭的使节,也能说是导游。

    “几位姑娘。”三目使道。

    “基老!”

    “长着三个眼睛的基老。”

    “为什么叫住我们。”

    “恶龙潭里有野生的基老,太奇怪了,此地明明属于腐女界,基老怎会入驻此间。”年龄最小的师妹怀疑她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不要惊讶。我是三目使,前来迎接你们。”长着三个眼睛的基老道,“你们是从杉木门进来的,所以我是你们的引路人。诸位,若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我会为你们解答的。”

    “你的消声巴有多长。”

    “看你长得很帅气,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你多大了,为何长着三颗眼睛。”

    “要不要做我们的麻豆,当然我们会给钱的,价格很公道哦。”

    包括李馥在内的腐女,还真是什么都问。三目使听了,脑仁都觉得疼。现在的姑娘真是大胆,看问题的角度很新颖,和以前的大不一样。龙女当初闯关时,还很矜持,也很有礼貌。可她的学生是怎回事,怎么都像是长舌之妇,兴许长舌使更擅长应付她们。三目使虽然不悦,还是耐心听着,也回答了她们的部分问题,像是他大姬姬的具体尺寸。

    “都安静。”湖翡翠终于开口了。

    李馥等人静了下来,都在听湖翡翠讲话。

    “三目使,你可碰到了绿头发萝莉还有呆毛胖子。”湖翡翠问道。

    “哦,你是想问碧紫仙与小玲吗,她们却是来了,而且正在闯关,接待她们的是石头使、长舌使。”三目使回道。

    “带我们去找她。”李馥忽道。

    “去找碧紫仙、小玲吗,你们的关系很好?”三目使问道。

    “不,一点也不好。”湖翡翠道,“闯关,她们在闯什么关,能否说清楚。”

    “不必着急,你们的待遇和她们一样,恶龙潭的使节都能公正,对任何人不会偏袒。即便是你们的师傅来了亦然。”三目使再道。

    “不要,师姐,我不要闯什么关。”其中的一位腐女抱怨道。

    “你们选择进入杉木门就已和恶龙潭定下生死协议,除非死了,否则要按照恶龙潭的规矩来。”三目使道。

    “哼!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基老的命令,何况你长得很奇葩。”刚才的那个腐女继续道,她在龙宫也是骄纵的主,哪怕来到了恶龙潭还没改掉自身的习惯。

    “我再问你一次,真要拒绝闯关?”三目使似笑非笑。

    “我有选择的权力,当然拒绝!”那位腐女不悦道,“恶龙潭四周都是腐女界的城池,你一个基老,也敢嚣狂!”

    哧!

    三目使中间的那只眼睛中有一道亮光劈了出去,削去了说话腐女的头皮,连同一部分颅腔一起掀开了。

    在场的腐女为之悚然,尚未反应过来。

    “拒绝等于放弃,放弃相当于死亡。”三目使道,“还有谁拒绝,一并讲出来,大家都省事。时间宝贵,我再问一遍,还有想死的人吗。”

    李馥、湖翡翠、水相女等人这才想起此地是恶龙潭!

    以恶为名,她们在龙宫里横惯了,可在恶龙潭不管用,因为没有龙女照拂她们。

    水相女是几人当中年纪最小的,生得很有福相,胖胖的,她哪见过这等阵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人家都说了不要来恶龙潭,你们不听,都不听,这下好了,大家都要死在这里。回家,我要回龙宫。不要和乡下人待在一起。”她口中的乡下人自然指的是三目使。

    三目使冷笑不已,中间的眼睛寒光熠熠,随时都能斩杀水相女。“你们闹够了没,若非我久不见人,早就将你们都杀掉了。哪会让你们在恶龙潭张狂,龙女来了也得藏好鳞片,收起龙爪,学会做人。你们这些人真的是龙女的徒弟,我真的很怀疑。”

    水相女躲在湖翡翠背后,不敢哭,也不敢看三目使。“师姐,师姐,人家要回去嘛。”

    湖翡翠置之不理,她也觉得小师妹不懂事。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自私,谁不想回去,她也想回龙宫。可长着三只眼睛的基老会放过她们吗,不会。

    李馥心道机会来了,于是勉笑,道:“三目使,带我们去关卡吧。”

    三目使道:“不必了,第一关就在你们脚下。”

    李馥疑道:“脚下?我什么也没看到,三目使,请不要说笑。”

    三目使道:“不觉得你们的人数太多了吗,得刷下去一部分人,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闻言,就是水相女也静了下来,刷下去一些人,这几个字像是尖刀,刺向了在场腐女的耳朵。傻子都能理解,再明显不过了。

    “师、师姐!”水相女真的怕了,拽着湖翡翠的衣服。

    刷!

    一道长长的光刀陡然劈出,湖翡翠右边站着的腐女被劈成了两段,“这样做吗。”湖翡翠无表情道。

    “很好,你理解我的意思了。”三目使道,“可人数还是太多,太多了。我可以给你们一些无偿提示。想想看,先你们之前而来的有几人。”

    李馥等人吓坏了,可神智还是清醒的。在她们之前进入恶龙潭的就只有小玲与碧紫仙了,两人,只有两个人!

    难道说……

    只能剩下两个人才算闯完第一关。

    开什么玩笑啊,李馥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刷!刷!刷!又是三道绿色的光弧劈出,三位腐女死掉了,被湖翡翠杀掉了。她们甚至没反应过来。

    李馥这才明白她和湖翡翠之间的差距。而水相女像是傻了一般,眼睛也不带动的,盯着空气。

    “人还是多。”三目使又道,他像是机器,重复着冷冰冰的话语。

    “哦。”湖翡翠道,她的龙角闪了闪,水纹似的光圈荡开,噗噗,两团血光迸起,又有两个逃掉的师妹被她斩去了。

    如今,剩下的就只有四人了,湖翡翠,水相女,李馥,乔奴。

    乔奴倒还算镇定,李馥定力比她差了些。水相女可以忽略不计了,湖翡翠将她留下来也没安好心,无非是拿她当箭垛子。

    三目使这才道:“你们勉强过关了。拿去,这是奖励。”他长袖送出一物来,被乔奴接住了。她拿眼睛征得湖翡翠的同意后才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截断指,只是不知道它谁的,更不知是如何保存下来的,一点也未腐坏,像是才被人切下来。

    李馥觑了一眼那截断指,“这算是什么奖励。”

    三目使道:“收下吧,降临我们不敢私吞。”

    湖翡翠拉过水相女,并将手按在她的圆脑袋上,“有师姐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不知为何,水相女害怕的说不出话来,她忽然觉得师姐的手很冷,像是能冻住她的脑浆、血液。可她又不敢多说什么。

    “是分开呢,还是一起闯关。”三目使再道。

    “分开!”李馥即道。

    “在一起。”乔奴道。

    湖翡翠则是什么都没说,反正她和水相女是不会分开的。而水相女不停地拿眼睛瞄向乔奴、李馥,希望她们能带她一起走。

    “个人建议仅供参考,分开更好,因为得到的奖励更多。”三目使道。

    “碧紫仙和小玲分开了吗。”湖翡翠忽地问道。

    “并没。”三目使道。

    “那我们也不分开了。”湖翡翠道。

    “不,我和你们分开。我单独闯关。”李馥坚持道。

    “你说了算吗。”湖翡翠道。

    “三目使说了算,是他让我们做出选择的。”李馥再道。

    “是我说了算。”三目使道,“你们三个在一起,而她在一起,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是。”李馥喜道。

    “也罢,你自己小心,师妹。”湖翡翠道。

    “师姐也是。”李馥道。她有些不明白为何乔奴非要跟着湖翡翠,不是找死吗,等着被她算计?“看上去机智的一比的姑娘,想不到也是呆鹅。”李馥为乔奴感到可惜,她似乎看到了乔奴的下场。

    “下一关在哪里。”李馥问道,她尽可能的远离湖翡翠。

    “既然队伍分为两组,我无暇分身,只能委托基友来照顾你了。”三目使道。

    “什么意思!”李馥气道,“你不是负责我的吗。”

    “人多更热闹,我喜欢凑热闹啊。”三目使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的基友是好人,但凡是我托付给他的事情,保证完成,绝没中途而废的败人品案例。”

    只要能离开湖翡翠,换了使节又如何。李馥也想开了,于是点头。“三目使,你的基友在哪里,是我去找他,还是他主动找我。”

    “你在说什么,他一直都在啊。”三目使笑道,“姑娘,用你的眼睛仔细观察。”

    李馥吓了一跳,一直都在,在哪里,我怎么毫无察觉。不止是李馥,乔奴与湖翡翠也暗暗起疑,因为她们也没发现三目使的基友。

    啪!

    有一只手忽地抓住了水相女的右脚脚踝。“啊!”水相女尖声叫道,“师姐,救我,有人要抓走我。”

    湖翡翠右脚踩了过去,揣向那只诡异的手,可她的脚还未落下,一铜钉刺了上去。“哼。”湖翡翠嗔道,“你能伤害到我的脚吗。”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注意脚下。”

    轰隆一声,地面炸裂,一头基老跳了出来,他拎起水相女,将其倒着提起。“这女人太讨厌了,可我又不能杀她。因为她的负责人是三目使,我的基友。”

    “就是他了,鼹鼠使。”三目使道,“基友,你负责这个女人。”

    “好啊好啊,我总是地底活动,久未见太阳,担心被晒黑。”鼹鼠使笑道,“女人,跟我离开吧。”

    “还需要我提醒你吗,基友。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三目使冷漠道。

    “啊,差点忘了。瞧我的小脑袋,总是忘事。哈哈哈哈。”鼹鼠使大笑,他将拎着的水相女仍在了地上。嘭!水相女的四肢几乎散开。“只要没死就行,其它的不重要。她是你的了,三目使。”鼹鼠使一脚踏下,想要踩碎水相女的脚。

    刷!

    三目使的眼睛中劈出一记寒光,斩向鼹鼠使的脚。“非要让自己受伤吗,基友。规矩就是规矩,你我都不能改变,只能遵循。”

    “你还是那么死板。”鼹鼠使道。呼,他陡地转过身来,登时,尘泥迸起,吞殁了李馥,“到时候再见。”鼹鼠使向地下钻去,同时带走了被黑泥覆盖了的腐女。“游戏开始了,而我是引路人,你是迷途之羊。你的牧羊人又在何方。”鼹鼠使笑道。

    乔奴将地上的水相女扶了起来,“李馥走了,现在我们三个是一组。”她道。

    水相女机械似的点头。怎样都无所谓了,不过是一死。她料定自己不是湖翡翠、乔奴的对手。

    “碍事的都走了,那么我来说明第二关的规则。”三目使道。“湖翡翠,收起你的气刀,这次不需要杀掉谁,你们要联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哦。”湖翡翠道。

    “师姐刚才相对谁下手。”乔奴笑道。

    “不,我什么都没做,乔奴师妹,你怕是多想了。三目使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一关我们需要合作。放下你的成见,只有合作,我们才能活着回到龙宫,向师尊解释一切。”湖翡翠道。

    “师姐就是师姐。”俏妞道,“这截断指我先收着,反正师姐也看不上眼。第二关的奖励肯定胜过第一关的。”乔奴道。她随后将断指藏在袖子里。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