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塔之中,贞河妖也一脸悚然,因为她从道姑那里感受到了师尊的气息。

    绝不会忘掉的,“不会错的,你是师傅大人。”哪怕被封印在塔中,贞河妖还是跪了下来。她眼里都是泪水,“您还活着吗,徒儿不孝。”贞河妖又道。

    “逆徒,你也知道自己不孝。”道姑不悦道,她再无身体,只剩下幽魂。若非美人炉,她怎会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啊,这个女人是贞河妖的师尊?”笑草困惑道,“我不知还情有可原,村花,你为什么也不知道。破镜的前任主人可是贞河妖啊,你与她关系非同一般,还做过交易。”

    村花也是难以置信,“怎回事,美人炉里封印的道姑是你师傅?贞河妖,你在玩什么,我不懂。”

    “你不懂的地方多了去。”贞河妖哼道,“村花,你和悲风联手,已是妾身的敌人,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滚吧,去和你喜欢的基老待在一起。”

    碧云乐仗着道德尺已经擒下了铜钟,道德龙再次飞回尺子里,“这钟看上去很平常,并无神异之处。”碧云乐左手拎着钟,除了重些,再无其它感受。“贞河妖的师尊,那又是谁。”他也不知。

    姬冬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道姑道:“知道如何,不知又如何。伪娘,你该割了自己的消声巴,那样才有资格做真正的姑娘。”

    姬冬道:“我做什么和你无关,前辈,你身躯被毁,只能躲在美人炉之中,可怜啊。”

    碧云姬也很好奇贞河妖的师尊是谁,传音道:“闺蜜,那个女人究竟是谁,表紫坊猜测她是表紫一族的人,是与不是。”

    姬冬回道:“可以说是,也能活不是。”

    碧云姬道:“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也是混血不成?”

    姬冬道:“她出身巨人族不假,其父出自表紫族,其母是碧云族的姑娘。”

    碧云姬道:“啊!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隐情。”

    姬冬道:“是啊,所以她才不想让人知道它的身世,各种意义上的麻烦啊。”

    道姑怒道:“住口,伪娘,贫道不会因为你是基神的儿子就对你网开一面。你还是关心自己的事吧,贫道徒儿的事哪能轮到你多管闲事。”

    “师傅。”妖塔之中,贞河妖激动无比。还是师尊好啊,关键时候向着自己人。哪像儿子与备胎,都是无情无义的汉子,死了最后。“师傅,你一定要救我,救我啊,我可不想再待在妖塔之中。”

    道姑收了美人炉之后,又锁定了破镜。“村花,还不主动献上你手中的镜子,贫道若是出手,你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村花早已飞到悲风这边,躲在他身后,“老女人,你想让我交出破镜,门都没有。这镜子已经是悲风大人的了,是我和他的定情信物。自己来取啊,悲风大人会杀了你的。”

    “爱人,我的爱人。”笑草愤怒无比,“我会原谅你的,回来吧,我们才是道侣啊,悲风和你之间注定没有结果的。兴许他哪天就变成伪娘了。”

    “悲风大人要是成了伪娘,我也会封印基油油田,和他一起做伪娘。”村花哼道,“笑草,你还是去找属于你的新幸福吧,我配不上你。因为我是水消声杨消声的汉子啊。”

    “哦。”悲风道,他确实从村花手里接过了破镜,“都道破镜难圆,不知真假。”

    “悲风大人,这镜子现在看是圆的,完好无损,可只是表象。其实它很破,本体是碎裂的,被缝合在一起了。”村花道,他如实告知,似乎真的很喜欢悲风。

    “这样啊。”悲风手指用力,咔嚓咔嚓,捏碎镜面。

    村花也没阻止悲风,因为他知道悲风在试探破镜,而非毁掉它。

    “没办法了,村花,你既然无情,也不要怪我不义。”刷,笑草飞向道姑,快靠近时,忽地拜倒在地,大呼仙子饶命,小人愿意献上自己的大姬姬供您驱使。

    道姑气得想要当场杀了笑草,有些话不要讲得那么明白,大家知道就好,私下里说不是更好吗。道姑是贞河妖的师尊,而贞河妖是什么德行,她这个做师傅的能不知道,知道而不管,反而默许甚至鼓励,从中也可见道姑的品行如何。她可是贞河妖效仿的对象啊。

    其实,道姑虽然只有幽魂,可她仍然很消声荡。

    姬冬、碧云姬穿着皇帝的新衣,在道姑面前不停地幌动他么的大姬姬,道姑的心情不要太好。

    “师傅,救我!”蓦地,贞河妖急道。

    嗡!

    道德尺遽然敲下,数丈厚的光华已将妖塔掀倒在地,而贞河妖在塔里面,自然不好受。只得求助道姑。

    碧云乐收了铜钟之后,虽然不知道它的用处,还是先封印在基油油田中再说。哗哗哗,水柱迸涌,不断冲刷铜钟,烙下属于基老的道痕。唯有这样,碧云乐才会放心使用铜钟。

    “放肆。”

    道姑怒道,“碧云乐老贼,你还活着啊,贫道没找你的麻烦你就该烧高香了。再不住手,贫道先斩了你。”

    碧云乐也猜到了道姑的真实身份,冷笑道:“碧紫仙,你的年级可是远胜老夫,还敢直呼我是老贼,你哪来的自信啊,看来我的修养还是不及你。”

    碧紫仙!

    听到这三个字,碧云姬、碧云桃、碧云药、碧云邦甚至是表紫坊等人颇为震惊,因为碧紫仙早应该作古了才是,为何还活着。

    碧紫仙,身兼碧云族、表紫族的身份,是混血,可两边都容不下她。碧云族视她为妖物,表紫族也排斥她。因为双亲死得早,而且有房有哥哥,按理说,碧紫仙应该获得很精彩才是,可现实却是残酷的,她的兄长是纯正的表紫族的伪娘,自然要和混血妹妹划清界限,甚至将她逐出家门。

    小时候的不幸让碧紫仙知道了什么是世态炎凉,什么都靠不住,哪怕是至亲之人,只有钱和狗才是最听话的,所以她舍弃了碧紫仙之名,以钱狗仙子为名。

    因为身体里有碧云族、表紫族的血液,碧紫仙的武学天赋极高,加上本身的奇缘,她修为进步很快,后来被腐女界的独眼龙女收为弟子,传她龙族与腐女界的神通。碧紫仙很讨独眼龙女的欢心,尽得她的真传。可她修为大成之日,也是弑师之时。

    杀掉独眼龙女,剜掉她仅剩的眼球,碧紫仙逃离龙女山庄,一手创立犬极宫,也是那时起,她的钱狗仙子的名号才真正的传开了。

    因为修炼了独眼龙女所传的神通,碧紫仙能改变自己的身高,和寻常女子相差无几。

    “原来是钱狗仙子。”碧云姬嘲笑道,“吾还是叫你碧紫仙吧。”碧云族的族长又道。

    真不愧是族长啊,敢直呼碧紫仙的真名。碧云邦、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四兄弟惊悚想道,他们可不想惹怒了钱狗仙子。

    “前辈。”表紫坊笑道,“你可愿回归表紫一族。这牌坊我可让与你。”

    “哼。”碧紫仙哼道,“表紫坊,你还真敢说。还是随口一说而已,当贫道不知你脚下牌坊的意义吗,只有族长才能拥有它,你难道愿意舍弃族长大位。”

    “如果是为了前辈,在下愿意。”表紫坊道。

    “首领不可!”

    “不行啊,首领。”

    大紫、小紫吓了一跳,纷纷劝阻道。这可是天大的事,如果表紫坊卸去族长之位,让贤于碧紫仙,别说族人不同意,就是碧云族的人也会嘲笑他们的。

    “哦。”碧紫仙道,“你还真有几分胆魄。”

    “能得到前辈的赞许,不枉我此行。”表紫坊笑道,“在下忝为族长,可并没多少建树,表紫族已经被其它的大族甩在身后,我若再待在族长的大位上,只会成为吾族的罪人。”

    “首领,我们永远追随首领,绝不承认钱狗仙子!”大紫怒道。

    “首领,您若退位,我也决不效忠新主,此生只为你而活。”小紫道。

    “表紫坊,你养了两条好狗。”碧紫仙道,她并没生气。虽然大紫直呼她是钱狗仙子。

    “师傅啊,你倒是救救我。”贞河妖再道,妖塔都倒在地上,碧云乐还在一旁挥动道德尺,砰砰砰,不停地砸塔门。贞河妖心里苦啊,可她的师傅好似没看到。

    小辈,对碧紫仙来说,碧云乐也是小辈。钱狗仙子名震腐女界、巨人族时,碧云乐还是开辟基油油田没多久的小伙子,成天战战兢兢,生怕被人知道他不再是伪娘的可怕事实。那时候,族人对基老完全是零容忍,见了就杀,哪怕是同族之人。

    “碧云乐老贼。”碧紫仙呵斥道。

    “你叫我啊。”碧云乐这才收起道德尺,可他放出两条道德龙,缠住妖塔,将其拖向高空,钉在那里。“妖塔又不是你传授给贞河妖的,老夫若能得到它,你也不该出面制止。”

    “贞河妖可是贫道的徒弟,她的东西自然就是贫道的,妖塔当然属于犬极宫。老贼,你贼心不死,以前是,现在也是。碧云针,你过来。”碧紫仙忽地瞥向远处的碧云针。

    碧云针还在躲避那根长针,听到钱狗仙子叫他,暗道苦也。他虽然不为碧云一族所容,可还是知道族人的历史,也听书过碧紫仙的大名。“她是贞河妖的师傅,又能镇住悲风与姬冬还有碧云乐,我要不要过去?”

    就在碧云针犹豫之际,碧紫仙长袖一拂,紫色的光河浩浩荡荡涌出,瞬息而至,卷起碧云针,向后飞去。哧的一声,长针也跟上,紧随碧云针。

    “贞河妖,这不是贫道赐予你的犬极针吗。”碧紫仙不悦道,“你真敢私授外人,就是儿子也不行。”

    “犬极针?”碧云乐道,“贞河妖,你怎么下得去手。”

    “吾儿,你母亲真是‘好人’啊。”碧云姬也道。他也知道犬极针的可怕之处,可没想到从小就跟着他儿子的那根针就是犬极针。“幸好吾没炼化它,否则难活到今天。”碧云姬有些庆幸。

    “师傅饶命。”妖塔之中,贞河妖害怕道,“徒儿是迫不得已的,我也不想将犬极针交给孽子的,可他出生时,犬极针就舍弃了我,守护着碧云针。”

    “还要这样的异况?”碧紫仙奇道,“也罢,犬极针认你儿子为主,说明他和此针有缘,贫道不会责怪你的,贞河妖。”

    “谢师傅开恩。”贞河妖激动道。她心里则想着,老东西今天怎回事,那么好说话了,奇怪啊,讲不通。难道……贞河妖又想到一可怕的地方。

    “贞河妖!”碧紫仙的语气陡地一寒,“犬极针都弃你而去,你真敢以犬极宫的弟子为名,贫道在此宣布,你再不是贫道的弟子,犬极宫和你再无任何关系。”

    除名,贞河妖被除名了,而且毫无转圜之地。轰隆,妖塔中,贞河妖跌倒在地,神识炸开,灵台遽晃。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因为碧云针不会主动为她而死,钱狗仙子也是无情寡义之人,最喜欢做的就是过河拆桥。“完了,我完了,此生再不能离开妖塔。”贞河妖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当!

    碧云乐不死心,再次祭出道德尺,击向妖塔,这次他成功了,敲碎了一块檐角。“真结实啊。”碧云乐感叹。

    察觉到碧紫仙目光不善,碧云乐只好收回道德尺,可两条道德龙仍然抓住妖塔,并不放开。因为碧云乐还没彻底死心,很想得到妖塔,至于塔里面的贞河妖,是死是活都没关系。活着最好,还能作为妖塔的器灵使唤。

    碧紫仙盯着脑袋上刺了一根魔王角的碧云针,“你就是贫道的徒弟了,因为犬极针认你为主,感到荣幸吧,贫道可不会轻易收徒的。”

    “啊。”碧云针道,他也是第一次听说犬极针。可钱狗仙子的恶名更在犬极针之上,他不得不防。

    能够取代贞河妖成为碧紫仙的徒弟,碧云针一点也不开心,因为这一切都非他本愿。他想逃离碧云族、贞河妖。可事情总想着不好的方向发展,碧云针也很无奈。

    “做你的徒弟有什么好处,碧紫仙。”碧云针道。

    “哦,直呼贫道的名字,你不怕死吗。”碧紫仙笑道,“你大约还不知道犬极针的可怕,贫道能将它交出去,就能收回。而且……”

    “而且也能用犬极针杀了我。”碧云针道。

    “不错。”碧紫仙道。“还不跪下,祈求贫道的原谅,碧云针。”

    “难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