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姬冬出手,碧云乐就行动了,他祭出道德尺,只是一个照面,已将编号009的骷髅头敲掉长角,就是他的颅腔也即将毁去,能不能将坚持下去还是问题。

    道德尺打了一下009号骷髅头,马上飞回,落入碧云乐手中。“你真敢伤害我的学生,他的大姬姬都折断了,你得付出代价。”碧云乐道,他以师长的身份袒护碧云姬。

    “代价?”009号骷髅头笑了,“你去找贞河妖,我做的一切都是她指使的。没她的命令,我哪会征伐碧云族的族长,因为他更可怜啊,被贞河妖戴了无数绿色的帽子而不知。碧云姬,你活着还有意义吗。碧云针都不一定是你的儿子。哈哈哈。”009号骷髅头得意大笑,也不顾裂开的颅腔。

    “无药可救,你至死不明白贞河妖的目的。”碧云乐道。

    刷!

    碧云乐再次挥动道德尺,数丈长的神虹劈出,寒光贯透苍穹。崩的一声,编号是009的骷髅头轰然炸开,碎骨似粉,凝而不散,其状如光球。“不要担心你的消声巴,我曾经最骄傲的学生啊。”碧云乐道,他手执道德尺,遥遥引动那团碎骨,遽地落下,倾洒在碧云姬折断的消声巴之上。登时,圣洁的光芒涌开,而碧云姬断掉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又接好了,而且比以前更坚固。因为修复他消声巴用的是编号009的骷髅头。

    大姬姬更胜以往,可碧云姬一点也不开心。因为道德尺的缘故。

    道德尺一击之下,009号骷髅头像是纸糊的,难以承受。若碧云乐用尺子叩击弟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呢……

    大姬姬还是会断掉的,即是说碧云姬将会受制于师长,“赞美吾师。”碧云姬道,“是你让吾的消声巴接了回来。吾本来是想去写手界的,听闻那里的写手有秘法,能接回姬姬。”

    “何必那么麻烦。”碧云乐道,“你是我的学生,更是碧云族的领袖,不容有失。”

    “闺蜜,太好了,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又能幌动了,担心死我啦。”姬冬道,“贞河妖,你还真下得去手。为了废掉我的闺蜜,不惜劈断他的消声巴。好狠的心,你这样的女妖不该活着的。”

    残兵在手,姬冬陡地一振臂,轰嗡,金色的音浪迸涌开来,像是麦浪翻滚。

    哗!哗!哗!

    金色的音环一圈圈荡开,斩碎数百个骷髅头。报仇,姬冬要为闺蜜报仇。

    “美人如玉。”表紫坊喝道。他左手上抛,掷出美人炉,炉子迎风就长,高四百九十丈。

    “姬冬,表紫坊,你们真要和我过不去吗。”妖塔之中,贞河妖哼道。

    轰!妖塔向前冲去,气浪枭爆,妖光拂照千里方圆。虽然被困塔中,贞河妖的修为并未落下,远胜以往。而且妖塔并无器灵,贞河妖可以器灵自居,驭使妖塔更加得心应手。

    眼看妖塔就要撞上美人炉了,这是,炉盖向上迸起,刷刷刷,一道道人影飚射而出,如同神玉出世。

    共有七七四十九个美人围住了妖塔,她们都由宝玉凿刻而成,周身流光溢彩,麝香萦绕,飘然若仙。“美人如玉,可埋葬你了。”姬冬道,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忽地摇动,极有韵律,像是在跳舞。光圈,九十八个光圈甩了出去,每一位美人都分到了两个光圈。

    妖塔之中,贞河妖怒火迸生,就是在塔内她亦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美人炉与破镜还有妖刀妖塔,最开始时都是我的,如今倒好,妖刀不听我使唤,妖塔更是成了我的牢笼。美人炉、破镜也已易主。”

    贞河妖也是有逆天气运的,否则怎会得到那么多重宝。可成也妖塔,败也妖塔。

    “嗯?”就在贞河妖失神的刹那,四十九个美人携光圈而来,她们目光冷湛,注定妖塔,倏然间,七个美人掷出光圈,当当当,砸中妖塔,彩浪迸滚,金铁交击声不绝于耳。

    “几块废玉所化的女人也想动我。”妖塔之中,贞河妖黛眉挑起,素手上扬,一团蓝汪汪的光芒照亮塔内的世界。哐当一声,一扇塔门遽地打开,贞河妖的目光穿过塔门,落在三个美人身上。“这等货色比我差多了,看着就烦。”只见她屈指疾弹,飕!飕!飕!三道蓝色的电光劈出,跃离塔门,击中三位美人。

    三位美人也放抗了,不会站着等死。奈何她们手中的光圈已经投掷了出去,身边再无它物。

    咔嚓,一位美人的脑袋被电光劈中,倏然间一分为二,化为玉屑,迸扬洒去。咔咔,又是两声裂响,又有美人被劈成碎片。贞河妖才不会怜惜她们,相反,她只会嫉妒她们。

    “妖女的嫉妒心太强了。”碧云乐道,“碧云姬,你远离她是对的。以后也不要和她有任何联系。”

    “吾师教训的是。”碧云姬当即道,然而他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杀掉师长,并且夺走他的道德尺。

    只要道德尺还在碧云乐的手中,碧云姬的消声巴就不安全,随时都有迸碎的可能。因为修复碧云族族长骨折的消声巴所用的材料就是编号009的骷髅头。道德尺能敲碎骷颅头,也能粉碎学生的大姬姬。“要不是吾儿身上还有秘密,吾怎会将他带在身边。”碧云姬忖道。

    碧云乐对碧云针很感兴趣,可碧云姬不会将他交出去的。除非全盘获悉孽子与妖塔的秘密。

    就在碧云一族的族长沉思之际,表紫坊召回美人炉,当!表紫坊挥掌拍在美人炉的侧壁之上,登时,紫电迸荡,檀香氤氲,“笑草,还不回来。”表紫族的族长喝道,他在强唤笑草。

    笑草身为美人炉的器灵,然而并不服从表紫坊的命令。他转过身来,正对着美人炉的持有者,“不要大呼小叫,基老会听伪娘的话吗?你真是太滑稽了。吃我铜钟。”

    陡见笑草双手抓起铜钟,向前推去,登时,气浪抛叠,钟声迸扬,咚咚咚,撼彻苍穹。攻击,笑草居然在攻击表紫坊,尽管美人炉还在对方手中。

    “我一直以为美人炉的器灵死掉了,新的器灵还未蕴育。既然你不听话,我只好杀了你,就当你没存在过。”表紫坊也是怒了,笑草当着很多伪娘的面,明目张胆反抗他,让他的脸没地方搁,岂不成了众人的笑话。一个伪娘连自己的器灵都不能控制,那也太失败了。无论如何,表紫坊是不能接受的。

    一手担起美人炉,表紫坊向前遁去,紫色的光华迸爆,像是瀚海生涛,轰击长空。

    砰!美人炉、铜钟撞在一起,炸声如雷,紫海涌滚数千丈之高,而表紫坊长袍猎猎而动,面罩寒霜,因为他一击之下,竟然没毁掉铜钟。“破镜的器灵将这口破钟交给了笑草,难道破钟也是宝物不成。”表紫坊不得不重视它。

    不久前,笑草扛起铜钟,狠狠地砸向妖塔,虽被妖塔撞飞了,可仍未被摧毁,也能看出它的不凡之处。

    然而表紫坊喜欢的是完美的东西,铜钟看上去残破不堪,入不得他的眼睛。即便再好,他也不会留下来的,只好毁掉了。

    右手担起美人炉,表紫坊左臂向后一振,呼,一条紫色的气带迸甩而出,缠住巨大的牌坊,将其拖了过来。这块牌坊是表紫一族族长身份的象征,历代族长死后,都会命人焚掉他们的身体,并将骨灰埋入牌坊之中,与其相合,铸为一体。

    “笑草,你这蠢东西,为何丢出铜钟。”村花忽地发怒道,他已经取回破镜了。

    破镜虽好,可姬冬还不放在眼里,否则村花也不会那么轻松就拿走了。可美人炉则不然,表紫坊不会轻易放手的。

    “哈哈哈。”

    笑草大笑,“村花,你担心个篮子啊。有吾在,你就是安全的,一口破钟而已,虽然结实了些,可也不像是稀罕物。你紧张什么,吾为你取来就是。”

    腾!笑草拧身而起,他的头发像是茅草般散开,整颗脑袋看上去像是大刺猬,“基破苍穹。”笑草吼道。霎时间,他甩动脖颈,咻咻咻!他的头发挣离头皮,像是箭矢齐飙,刺向表紫坊。

    “让人厌恶的基老器灵。”表紫坊道。当!他一掌拍出,击飞了美人炉。巨大的炉子呼呼怒旋,香气迸涌,结成奇花异草,当空飚射,与笑草甩出去的头发撞在一起。

    这时,美人炉中升起一团紫烟,大如宫殿,紫烟之中有一道姑冷然而立,她目光幽寒,觑定下方的笑草。

    “啊,不好,是她醒来了。”笑草惊道。

    原来在美人炉中还封印着一个修道界的狠人,道躯虽然被毁去,可幽魂尚在。笑草尽管是美人炉的器灵,可是见了那道姑也得退避三舍,唯恐遭到她的毒手,小命不保。

    “真是让我无语。”表紫坊心道,他掌有美人炉多年,既不知道器灵还在,又不知炉子里还封印着道姑,“我这个主人当的可真没意思,这也不知,那也不知。”

    轰隆!

    表紫坊左臂挥扫,紫色的气带卷起巨大的牌坊,遽地扫向铜钟,将其撞飞数千丈。

    “嗯?”

    表紫一族的族长诧异道,美人炉不能毁掉铜钟,就连牌坊也不能摧毁它。“怪哉,它究竟是用什么做的,又是谁留下的。”

    刷!

    基气涌起,一人蹑空而来,将手摊开,登时,神华瀑涌,大道轰鸣,是碧云乐,他再次出手。瞥到表紫坊几次都没能毁掉铜钟,碧云乐动心了,已知铜钟非同小可。他甫一出手就是道德尺,刷,金光升腾,犹如龙游九天。龙,一条身长超过千丈的道德龙倏然冲出,绞住了铜钟。

    咚!

    铜钟又是一声长鸣,其声隆隆,撼动锦绣山河,可是不能震退道德龙。

    “服输吧。”碧云乐笑道,“老夫以道德尺蕴养的小龙,岂是你一口残钟就能毁掉的。”只见碧云乐张口吐出一道霞光,劈向笑草,“器灵而已,你还想夺回老夫看中的破钟?”

    笑草自觉惭愧,他既怕美人炉里飞出来的道姑,又担心村花会责怪他,毕竟铜钟是被他扔出去的,如果不能收回,有何脸面再与村花同证基老大道。

    哧啦!

    道姑剑指一扬,一道紫色的剑气劈向笑草上方的那道霞光,蓬嗤,残霞荡炸,轰然散开。

    “啊。”笑草惊道,他不知道姑为何出手相助。

    “伪娘,放手。”蓦然间,道姑轻叱道,她以命令的语气吩咐表紫坊放弃美人炉,而不仅仅是放手。

    “姑娘,你好霸道。”表紫坊道,“你让我放手我就放手吗。”

    轰隆隆,牌坊升起,陡地冲向道姑,要将其镇死,用以彰显表紫坊的威严。

    “哼。”道姑将身旋起,紫烟迸滚,忽地凝为一支钗子,被道姑摄走,拿在手中。“贫道已经好言相劝,你仍不知悔改。”

    哧!

    又见道姑轻轻挥动钗子,紫色的剑气劈迸而出,似乎将天空都分为两半。

    当!

    轰鸣声遽起,道姑只是挥动了一下钗子,居然扫退了牌坊。那可是表紫一族的牌坊啊,代表历代族长的无上之威。

    表紫坊顿觉受挫,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女人,你究竟是谁,为何要与我为难。”表紫坊怒道。他踏空而起,站在牌坊之上,显是动了嗔火。

    “呵呵,你要不是表紫一族的族长,贫道早已杀了你。”道姑哼道。

    “难道说姑娘也出自表紫族?”表紫坊惊道。

    “贫道的出身需要向你汇报吗。”道姑不悦道,她已经招来美人炉,将其纳入袖中。

    “奇怪,为何我觉得她才是美人炉真正的主人。”笑草怀疑道,他悄悄溜走,不愿待在道姑能看到的地方。被她抓去那就不好了。

    “笑草,哪里去。”道姑冷喝道。

    “哈哈哈,我还能去哪里,当然是逃啊。”笑草飞遁而出,向村花那边逃去,“爱人,我的爱人,赶快救我啊。道姑看上我了,要纳我为夫。”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村花不悦道,“看来你还有余力,自己保护自己。”

    刷!

    村花向悲风那边纵去,“悲风大人,我果然还是喜欢你,不要抛弃人家啦。”

    “纳尼,村花,你竟然当面给我戴绿色的帽子。”笑草生气道,“快回来,你快回来,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

    道姑看着村花与笑草在地上演演戏,不住冷笑,“你们谁都逃不了,贫道会收了你们的。贞河妖,你傻了吗,见到贫道,还不下跪。”

    “师傅,是你吗!”妖塔之中,贞河妖震惊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