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

    基神之子再道。

    “就像我,明明可以子承父业,做那更有前途的基老,可我却不向命运低头,也不服从父亲的安排,做了伪娘。”

    姬冬又道。

    “当然,我因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吾父不允许我这么优秀,这么叛逆,所以才将我逐出基神殿,因为他知道我早晚会超越他,不管是大姬姬的质量还是重量。我的兄弟姐妹之中,有几个虽然比不上我可也差不多了的狠角色,他们亦遭到父亲的妒忌,和我一样被赶了出去。基武王,维基斯,还有基圣虚、基圣亏、基跋阮、基疤雷等人,他们也是佼佼者。可惜,我可他们一别多年,再无联系,如今想见他们一面都难。”姬冬伤感道,“碧云针,你太幸福了,父母健在,还有基老爱着你,更有碧云族的老家伙出面要保你。”

    “你眼瞎了啊,我哪里幸福了。”碧云针吼道,他被绑在塔上,想离开都难。而且他也知道了都是贞河妖在作怪。“出来,你给我滚出来,贞河妖。”碧云针直呼其母的名字,恨到咬牙切齿。

    “我儿。”贞河妖哼道,“你别再叫了,你的命运从出生时就注定了。若非悲风从中作梗,你早就死了,我也不会这般凄惨,和破镜的器灵做交易。”

    “女人,你对我有意见啊。”破镜的器灵怒道,“我是村花,是旷世基老,与我合作对你百利而无害。”

    “天啊。”美人炉的器灵忽地怪叫道,“村花,你变了,怎会和腐女做交易,你还是不是基老,难道不知腐女最喜欢意消声吾等?”

    “笑草,你目光太窄,哪里知道我的志向。”村花不悦道,“再说贞河妖不是一般的女妖,她许给我的好处你永远想不到。”

    “为了那点零星利益,你放弃了做基老的尊严。村花,你变了,不再是吾认识的那个淳朴而又天真的姑娘。”笑草又道。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姑娘,而是汉子,和你一样,我也有大姬姬。”村花再道。

    哐当!

    姬冬手里的破镜怒飞而出,而且撞在妖塔之上,发出闷响。“村花,你还不过来。”贞河妖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命令我,贞河妖。我们是合作关系,你不要自误前程,终生离不开妖塔。”村花冷漠道。

    妖塔。贞河妖在妖塔之中,而且一直都在。

    轰!

    碧云姬像是被重物击中了脑袋,灵台遽晃,识海迸滚,“纳尼,贞河妖一直待在妖塔之中。而妖塔就挂在吾儿脖子上。可吾竟然一无所知,被欺瞒的好苦。”

    “我就知道会这样。”姬冬道,“碧云针,你也听到了,你母亲一直都待在你身边,只是你不知而已。”

    被捆在妖塔上的碧云针又惊又恼,若贞河妖在塔中,那他做的一切都在那个女人的关注下,“说,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贞河妖。”碧云针似乎忘了自己的处境。

    “我儿碧云针。”

    嗡!

    一团妖光迸滚,冲出塔顶,在上方盘旋,倏地,妖光中现出一人来,虽是幻象,可她确是贞河妖。

    碧云针抬起头来,仰望自己的母亲。“贞河妖,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你若能做到,那就试试看。”贞河妖嘲笑道,“你以为我在妖塔中很开心吗,错的都是你们父子,若非你们的缘故,我怎会被困在塔中。”

    哗!哗!哗!

    碧云针不断挣扎,可他身上的长链依旧坚固,挣不开。“不要在那里自说自话,好像你很可怜似的。没谁是无辜的,而你这样的母亲是最可恨的,既然生我,为何不养,为何弃我于不顾。”

    “碧云针,你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吗。”贞河妖无视怒吼不已的儿子。

    叮!

    那支长针电射而来,刺在妖塔之上,却又被撞飞。碧针围着妖塔旋舞,它在保护主人。

    “没用的,都是没用的,因为这针也是我赐给你的,我儿。”贞河妖笑道。“而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就像你说的,我一直都在观察你,你太让人失望了,只会自怨自艾,哪里继承了我的优点。你看我,拥有消声友无数,而且还很纯真的样子。你说是不是啊,碧云姬。”

    贞河妖的幻象站在妖塔之上,嘲笑似的瞥向碧云姬。“哎呀,你的消声巴似乎又成长了,你要知道和你在一起时我想的都是它。”

    “真不愧是妖女。”姬冬道,“你看我的大姬姬如何,要比碧云姬的还重。”

    “你可是基神的儿子,我哪敢招惹你。”贞河妖哼道,“姬冬,劝你乖乖离开,否则会受伤的。”

    “贞河妖,你这样做真的好吗。吾可不是死人。”

    腾!

    悲风一步数十丈,大手向下抓去,五道基气如同黑色的藤条,劈了过去,将破镜的器灵捆住了。“啊,我被抓了,好难过。”村花道,一脸悲伤,明显在做样子。

    “笑草,我不爱你了。”村花又道,“悲风大人,我来了。”村花主动向悲风飞去。

    “啊,我的爱人,我的基友。”笑草忽地怒了,“你怎么能抛弃吾,悲风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之间也有好几百年的基情了,难道这样都比不过悲风的一颦一笑?”

    “悲风大人,我也和你生猴子。”村花道。

    “噗!”笑草张口吐出一百斤绿色的鲜血,“村花,得不到你,我也要染绿悲风的脑袋。”

    像是一阵雨似的,笑草吐出的血液飚射向悲风。

    悲风完全不知道两只器灵一唱一和在做什么,可他不喜欢笑草,“你们俩太恶心了,吾要是破镜、美人炉的主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抹除你们。”

    呼喇喇,狂风遽起,吹散了绿色的血液。

    而这时,村花已经靠近悲风了,砰的一声,他撞到悲风的怀里。“虽然只是分身,可毕竟是悲风啊,我好喜欢。”

    崩!崩!崩!

    捆住村花四肢的黑色藤条都碎掉了,并没起到任何作用,不,还是有些用处的,因为村花明显的激动了,“悲风大人,你为何那么温柔,用的力道不够啊,应该将我绑得更结实些才好,那样我更开心。”

    笑草以泪洗面,“不好,村花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见到实力强大的基老,他都会发痴的。”

    悲风如今是基老之躯,散发的基老的香气,这对村花来说是难以抗拒的。

    “也罢。吾本来就想抓住破镜的器灵,问出关于妖塔的秘密。他主动投来,吾自不会拒绝。”

    锵!

    悲风忽地抓来魔王角,寒光迸放,魔气滔天。

    “啊,悲风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村花惊讶道,“难不成你想用魔王角对付我?我若吓坏了,什么都会忘掉,你休想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不,你什么都会告诉吾的。”悲风左手提起村花,右手攥紧魔王角,倏地捅了过去。没有任何阻碍,魔王角贯穿了村花的脑袋。

    蓬!一团镜光炸开,村花的身体也碎了,像是玻璃渣般散去。

    “我的心也碎了。”村花道,“悲风大人,你就这样对我吗。”

    真正的村花却是站在妖塔之下,他手里抓着破镜,“我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了。”村花的左掌张开,里面有三滴基油,红色的基油,显然是取自悲风的分身。

    “哦。”悲风道,“破镜的器灵,你是小偷吗。”

    “不,我是演员。悲风大人,你不也是配合我演了一场好戏吗。”

    只见三滴基油中的一滴跳了起来,蓬嗤,红芒迸炸开来,魔焰涌起,瞬间吞噬了妖塔。

    魔王角,那滴基油是魔王角所化。

    “村花,你敢背叛我。”妖塔上,贞河妖的幻象怒道,“还好我一直都在防备你。”

    嗡!

    妖气自塔顶冲下,像是星河倒卷,将魔焰一扫而空。同时,又有一道刀气劈下,斩向村花还有他手中的破镜。

    铿锵!刀吟遽起,刀光似雪,彻照千丈方圆,整座妖塔都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光晕。

    “妖刀。”

    村花惊道。

    “你也知道我有妖刀。还以为你忘了呢。”贞河妖嘲笑道。

    刀气像是霜雪般降下,白蒙蒙的,覆盖了一地,碧云针冻得眉发皆白,呼气成冰。而村花则挥动魔王角,荡开从天而降的刀气,刷刷刷,圆镜亦绽放数千道光华,冲刷掉落在碧云针身上的刀气。要是碧云针死了,一切都是空谈,村花过去、现在所做的都是竹篮打水。“笑草,还不动手。”村花忽道。

    “吾来了。”

    笑草扛起铜钟,大步而来。

    之前,村花用铜钟攻击笑草,也是故意的。铜钟虽破,仍能敲响。笑草左肩扛起铜钟,右手也未闲置,咚,咚,咚!他用力叩响铜钟。

    钟声悠扬,像是亘古不灭。

    “啊!”妖塔中传出贞河妖的惨叫声。

    “你们不能待我。”贞河妖痛苦道,“碧云姬,我的爱人,你忍心我受苦吗。”

    碧云姬并不理会贞河妖,转身望向表紫坊。美人炉是他的,而笑草则是美人炉的器灵,若说表紫坊对此一无所知,碧云姬绝不相信。

    “姬冬,碧云姬,还有吾师,你们好像有很多事情瞒着吾。”碧云姬道。

    所有人当中就数碧云乐最淡定,他手拿道德尺,像是路过的老先生,好似对什么都不在意。

    “哎呀,碧云针,魔王角怎么又刺入你的脑袋了。”碧云乐这才开口道。

    “啊,一不小心就刺了过去。”村花道,他哪里是不小心,而是有意而为。崩!崩!崩!绑住碧云针的长链倏地炸开,他又能活动了。

    “真是讽刺。”村花又道,“碧云针,你要是嫌弃魔王角,尽管拿掉。”

    “你……”

    碧云针被呛到了,无法回应。而他的本命之针悬在上方,洒开碧光,可碧云针犹豫了,不敢去摘下它。因为贞河妖说了,那根针也是她赐予儿子的。若真如此,其中的门道可就多了。

    腾!碧云针向前纵起,倏地避开妖塔。他受够了妖塔的苦,再不愿靠近它。哧啦,碧云针划开数十丈长的碧光,随后而至,紧追其主。

    眼瞥到长针飞了过来,碧玉针心中的疑惑更重了。“这针果然有问题。只要是贞河妖留下来的,我绝不再碰。”

    虽然远离了妖塔,碧云针并不放心,因为他脑袋上还有一支刺穿他颅腔的尖角。只要魔王角还在,他就休想甩开悲风。悲风和贞河妖一样,都想控制碧云针。

    当!

    笑草扔出铜钟,砸中妖塔,登时,声浪迸滚,妖气冲天,可出人意料的是妖刀仍未斩下。而塔顶,贞河妖的幻象也炸开了。

    “爱人,你无事否?”笑草赶紧问道。

    “滚。”村花不悦道,“你希望我有事吗。”

    “不不不,绝不希望。”笑草道。

    轰隆隆!地面晃动,山石迸飞,数千骷髅头冲出妖塔,大声疾呼,每个骷髅头都有编号,代表着他们的备胎位置。越是靠后的越是新鲜。

    带头的骷髅头并非出自人族,因为他有一支海螺似的长角,而且那角是灰色的,更让人在意的是他的编号,009,个位数的编号。名次很靠前,即是说他是贞河妖的第九个备胎,也许曾经是感情深厚的恋人也说不定。

    碧云姬在几千个骷髅头中一眼看到了009骷髅头,“恨呐。”碧云族的族长恼道,刷,他凌空而起,挥扫自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劈向带头的骷髅头。“最该死的就是你。”

    “你该感到庆幸。”编号是009的骷髅头笑道,“看看我们的下场,都被贞河妖削掉脑袋,做成骨头铃铛,而你还活的好好的。羡慕啊,巨人族的伪娘。”

    嘭的一声巨响,009号骷髅头撞在碧云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上,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陡地响起。

    折了,碧云针的消声巴骨折了。

    “苍天了噜。”姬冬怒了,“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让我闺蜜的大姬姬断了,我饶你不得。”

    刷!

    姬冬怒驰而来,同时挥动残兵,锵当!劈中009号骷髅头,可让基神之子意外的是残兵没能毁掉骷髅头。“很结实嘛。”姬冬哼道。

    “让你吃惊了吗,基神之子。”编号是009的骷髅头恼道,“你为何要阻止我们,因为……”

    ‘呼!

    神光抛舞,长虹经天而起,一物电射而来。砰的一声,扫中了009号骷髅头。

    “啊!”009号骷髅头痛苦不已,咔嚓,他的长角碎了,脑袋上到处都是裂纹,随时都会崩坏。而给予他狠狠一击的则是道德尺。

    是碧云乐出手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