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道铁杵成针,可碧云针反其道而行之,他将自己的本命之针变作长杵,陡地劈向大紫。

    大紫、小紫同时拜在表紫坊麾下,两人关系极好,眼见大紫有难,小紫自不会坐视不管。他右臂向前挥去,锵嗤,一道颤幌的光弧怒斩而出,劈向碧杵。

    当的一声激响,紫色的光弧炸开,而碧杵只是稍稍改变了前进的方向,目标仍是大紫。“趁我病,想要我命。难啊!”碧云针心意微动,妖塔遽地飞出,轰隆隆,撞向小紫。“你们都得死,谁也逃不掉。”

    七扇塔门打开了,里面飞出七百个骷髅头,颜色各异,瑰丽至极。其中有颗骷髅头是金色的,单是两个眼窝就有面盆大小,“姆哈哈哈。”金色的骷髅头大笑,咔嚓,咔嚓,他的上下颌开了又阖上,阖上再打开。七百骷髅头都听命于金色的大骷髅头,而大骷髅头受制于妖塔。

    妖塔护主,保护着碧云针。

    嗤!嗤!嗤!

    金色的光束迸绽而出,像是绳索,甩向小紫。“吾生前最恨不男不女的东西,你这厮怎敢出现在吾面前。”金色的大骷髅头先哭后笑,一道道光束正是从他的眼窝中飚射而出,如离弦之箭,去势迅疾。

    妖塔缓缓旋转,带给大紫、小紫莫大的压力。“魔笛。”小紫忽道,他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只蓝色的长笛出现了。

    可小紫的魔笛不是用来吹的,而是用来斩人的。他抓起魔笛,向前劈去,哧啦,蓝色的的光刀划过虚空,斩碎几十道金色的光束。“你大约不知道我手中魔笛的来历。”小紫镇定道,“它是用魔笛笛兽的下颌骨打造而成。”

    魔笛笛兽是一种神奇的魔兽,它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造型很像是汉子的消声巴,可平常都伪装成笛子状态,只有遇到危险时才会现出原形。

    “瞎消声巴乱飞。”倏然间,小紫大声道。他运转真元,聚于魔笛之中。嗡!蓝色的光浪迸起数百丈高,蔚然壮观。而光浪之中,一支支汉子的消声巴形状的蓝色笛子迎风而立。飕飕飕!蓝色的笛子怒飚而出,撞向妖塔与七百骷髅头。

    “有创意啊。”就是悲风见了,也赞叹不已。“魔笛,好宝贝,吾会收下的。”悲风动心了,想要强取小紫的法宝。

    蓝色的魔笛是表紫坊交给小紫的,是信物也是维系主仆的象征物。小紫自然不肯交出。

    “悲伤之爪。”蓦地,悲风右手向前抓去,哧哧哧,五道鲜红色的气劲结成爪子,照着小紫的脑袋劈了下去。“吾要捏碎你的大好头颅。”悲风冷笑道。他想要的东西,别人若不给,那只好去抢了。“啊啊,劳动是快乐的。”

    红色的爪子犹如五道柱子倾斜坍塌,小紫不由大凛,双手执魔笛,道了一声:“魔笛,变成消声巴!”

    轰隆隆,魔焰枭滚,直如巨龙出海,绞动四方风云。而小紫手中的魔笛也起变化了,不再是笛子形状,而成了直径超过两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双臂环抱魔笛,小紫吼道:“悲伤之爪也不能奈何我。”

    轰!

    直径超过两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状的魔笛抡砸向悲伤之爪,登时,血浪滔天,魔气迸飙,天空都在颤幌。咔嚓,咔嚓,咔嚓!红色的爪子碎掉了,难以承受魔笛的一击。

    悲风见了反而大笑,“很好,这笛子能接住吾的悲伤之爪。”

    腾!

    悲风拧身拽步,基气浩荡千丈,犹如龙蛇疾走,风云齐变。“风之圣痕。”又听他冷喝道。呼哧,呼哧!两道金色的圣痕划破虚空,像是天堑,让人绝望。

    小紫悚然,他虽然不知悲风的大名,可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足以镇死他。“难道我守不住魔笛?”小紫暗道,他绝不会向表紫坊求助的,否则就没资格站在首领面前,还不如去死。

    念头既毕,小紫再次挥动像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长笛,轰嗡,紫色的气焰迸舞,像是海水掀涌。

    蓬!蓬!两道金色的风之圣痕炸开,瞬间形成两团风暴,将蓝色的魔笛卷走了。小紫毫无还手之力,根本不是悲风的对手,可还得听他在嘚瑟,“吾需要的可不止是魔笛,还有你的擀面杖啊。”

    小紫受挫,大紫更惨。他被一群骷髅头围攻,更有妖塔在旁环伺,随时都能撞碎他。

    当!

    碧杵第七次砸下,这次,大紫没能躲开,肩甲都被轰碎了,右肩向下塌去,肉骨分离。“啊。”大紫痛苦道。他的伤口有一团碧光在滚动,向里面渗去,侵蚀他的伪娘之躯,就像是很多针在扎人似的,难以忍受。

    蓬嗤一声,大紫的肩头迸起数米高的血水,可血水却是绿色的,几个骷髅头欢天喜地,冲了过来,分食那道血水。

    随从被人伤到了,也许会当场死掉。可表紫坊不闻不问,他的心有一半在碧云针身上,有一半在悲风身上,至于躲在暗中的碧云乐,他浑然不在意。宵小之辈,虽然有些能耐,可还是不够看的,杀他就像猫吃耗子那么简单。

    “嗯?碧云姬。”倏然间,表紫坊长发迸扬,紫眸生光,因为他看到了碧云姬。和碧云姬一道而来的还有基神之子,姬冬。

    碧云姬、姬冬携手而来,两只大伪娘都穿着皇帝的新衣,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天怒摆,扫来扫去,极其霸道。表紫坊见了,不由心惊,“好,太好了。我以为碧云姬的消声巴停止生长了,原来是误会。这不是很健康吗。”表紫一族的族长心情顿好,看到了好东西。

    “见过族长大人。”

    “族长大人,您来了。”

    “怎敢劳您亲自前来,是我等的罪过。”

    碧云邦、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四兄弟当即跪倒在地,行大礼。他们在碧云药、碧云桃面前可以颐气指使,那是他们应该做的。可见到了碧云姬,一切都不同了。这个碧云族,族长的地位最高,可享用任何族中的任何伪娘,不会有人制止的。

    嘭嘭嘭嘭!

    碧云姬动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刹那间拍飞了碧云杜四兄弟,“蠢货,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将来如何继承你们父亲的职位。都趴在地上,没有吾的命令,你们不准起来。”

    “是。”

    “是!”

    “不敢起来。”

    “族长教训的是,是我们让家父与您失望了。”

    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碧云邦心惊胆寒,只好四肢伏地,脸也贴地,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了。

    碧云药、碧云桃见了碧云杜四兄弟的惨状,极是得意。“活该啊,你们就该受罪。让你们瞧不起我,这下好了,族长亲自而来,哪有你们说话的份。话说和族长站在一起的巨迪奥美女是谁,从未见过啊。”不管是碧云桃还是碧云药,都不知姬冬的存在,这也和他们的身份与地位有关,下层的伪娘,哪有机会会晤高层。

    而碧云药能成为碧云针的记名弟子,也是因为碧云针有心利用他,并非真诚对待他。

    “碧云族的人还是那么虚伪啊。”表紫坊笑道,“而且都喜欢排场。碧云姬,你还是那么美丽,包括你的大消声巴。”

    “什么啊,原来是你,表紫坊,你来这里作甚。”碧云姬道,可他并没看表紫坊,而是关注私生子碧云针。妖塔,吾要拿走吾儿的妖塔,这塔是贞河妖用过的,关系重大,不可不防。神念至此,碧云姬右手五指戟张,倾时,一股宏大的吸力拖着妖塔,倒飞向碧云一族的族长。

    “嗯?”碧云针怒道,“吾父,你这是做什么,贞河妖留给我的守护之塔,你要抢去吗,你还有没有作为一个父亲的最低觉悟。”

    碧云姬夺取妖塔,碧云针自然不允,非要和其父拼死拼活。“喝!”碧云针提气开声,音浪迸爆,如同龙钟被人撞响。

    呼!呼!两道光带自碧云针手掌窜出,勒住妖塔,将其定在空中。

    “吾儿,你嚣张了。”碧云姬陡地挥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轰的一声,碧云氏族长的大姬姬像是铜柱砸下,倾斜而出,砸向妖塔。

    “不可伤害妖塔。”

    “想要推塔?难难难。”

    “阻止他。不能让他的消声巴毁了妖塔。”

    “妖塔是我们的家园,失去家,我们将会烟消云散,再无容身之所。”

    数千骷髅头尽数而出,撞开塔门,齐刷刷飞向碧云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阻止它砸下。

    姬冬见了,拊掌大笑,“有趣,实在是有趣。闺蜜,我来助你。”他肩膀一抖,一团神华涌起,内中有一面圆镜飞出,呼呼怒旋。

    见了那面镜子,那几千个骷髅头同时骇道,“不好,快回妖塔。”

    “若被镜子照住,我们会灰飞烟灭,再无转生之机。”

    “碧云姬的伪娘姬友,怎会得到那面可怕的镜子。”

    飕,飕,飕。骷髅头呼啸而过,扭头飞回妖塔。可妖塔的门封闭了,拒绝接受他们。骷髅头们崩溃了,不住撞击塔门。可门并无打开的迹象,而这时,镜光飚射而来,刷刷刷,纷沓而至。

    一个个骷髅头被镜光扫过,如同沸油泼向冰雪,当即化开。惨呼四起,哀鸿遍野。可姬冬大笑不已,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扫来扫去,很是抢眼。

    嫉妒,表紫坊满眼都是嫉妒之意,“基神之子,他怎能抢我的爱人。”恶念陡生,表紫坊驾驭脚下的牌坊,轰隆隆,撞向基神的伪娘儿子,“杀,我要杀了你,姬冬。都是你的错啊。”

    “人就是这样,总在别人身上捡问题,从不审视自己。表紫坊,你都做了表紫一族的族长,还要立牌坊吗。”

    姬冬笑道,他并不担心表紫坊的攻势。强者为尊,姬姬大者勇。狭路相逢,伪娘争锋,不决出胜负来,岂非浪费这次相遇之机。

    “闺蜜,你和碧云针之间的父子象征,我无意参战,至于经常消声扰的表紫坊就让我解决掉他吧。”

    腾,腾,腾。姬冬龙行虎步,他右掌摄来一口残兵,像是剑又像是刀,可是刃口并不平整,像是锯齿一般。“这是我从基神殿里寻到的残兵,吾父基神并不使用它,也不介意我随手拿走,可杀你足矣。”

    锵!

    姬冬挥动那口残兵,对着表紫坊劈了过去,剑海迸涌,刀瀑直下三千丈,同时冲向表紫一族的族长。

    “我就是要立牌坊。”表紫坊不悦道,“别说是你了,就是你父亲基神来了,我也要灭了他。”

    轰的一声,表紫坊脚下的牌坊忽地迸爆无数道紫色光河,汇成汪洋,灿烂之极。蓬蓬蓬,剑海、刀瀑、紫色的汪洋撞在一处,登时,绚光爆舞,能量风暴四下扫荡。

    “退!”

    “不能再趴在地上,会死人的。”

    “可族长还没下令,我们不能……”

    “你傻啊,命都没了,还管什么族长的命令。”

    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碧云邦四兄弟纷纷逃窜,避开怒扫而下的能量狂涛,若被劈中,他们身死道消,什么都不会留下。

    碧云药、碧云桃也是怕死之人,早已躲开。

    碧云针显然屈居下风,不是其父的对手。碧云姬果然了得,以一杆汉子的擀面杖,强势镇住妖塔。“哈哈哈,吾儿,你还太年轻,放弃吧。啊,对了,你脑袋上长的角不错,很漂亮。”

    “可恶。”碧云针吼道,“我就不信自己不如你,你与贞河妖都该死。”

    “吾儿,不要装作无辜的样子,这世间,但凡走夫贩卒,王侯将相,修真之人,吐槽之士,伪娘、基老、大妈、大爷、大娘、娃儿,谁是无辜的?我们生来就是要受罪的。比你惨的人多的是,可你看不到,哪怕看到了也选择无视,成天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抱怨着生活的不公平,有意思吗。喝!”碧云姬再次挥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砰的一声,推翻了妖塔。

    碧云针站在原地,手持碧杵,目光冷酷,“你管不住自己的消声巴,和贞河妖行那不可描述之事,然后生下我,你们俩倒好,撒手不管,让我自生自灭。”

    嘭!碧云针一跺脚,倒下的妖塔再次站起,可气势却被碧云姬比下去了,似乎在忌惮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吾儿,你恨贞河妖那是应该的,就让为父帮你毁掉妖塔。绝了她的重生之机,你知道吗,贞河妖让吾提着你的脑袋去救拯救她,真是蠢死了,吾会那样做吗。”碧云姬笑道。

    “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的。”碧云针道,“省省吧,你和贞河妖都是一丘之貉。”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