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族的分支表紫一族,他们的居住地濒临水边,号称见碧池者即见表紫。

    当今表紫一族的族长叫做表紫坊,他站在群山之巅,眺望诸峰,“碧云姬,你散发的伪娘气息让我心动不已,我们曾经都是萝莉啊,如今又都是伪娘。缘分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所在。”

    忽地,两位紫发巨人腾空而来,他们跪在表紫坊前面,“首领,碧云姬的老师碧云乐也出山了,据说是为了碧云针才现身的。我们要不要动手。”

    “首领,碧云姬城府极深,为人狡诈,不可不防。碧云针是他的私生子,虽说他们父子并无多少感情,可真要杀了碧云针,碧云族的族长也不会善罢甘休。”

    两位紫发伪娘意见并不统一,他们都是表紫坊的心腹,所以才能在他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换做别人,表紫坊早将他们杀掉了。“起来吧,大紫,小紫。”表紫坊笑道,“我视你们为兄弟,不要太见外,再说此地又无他人,你们太严肃,我反而会不安的。”

    被首领唤作大紫、小紫,两头伪娘不觉丢人,反而以此为荣。

    要知道表紫坊不擅长记住别人的名字,转脸就忘。然而此时,他轻呼紫发伪娘为大紫、小紫,说明两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虽然比不上碧云姬就是了。

    懵懂时,表紫坊就和碧云姬认识了,他们都当自己与对方是萝莉,所以相处的很愉快,以姐妹相称。然而真实总是那么残酷,表紫一族与碧云一族势同水火,再美好的“萝莉”也敌不过时间与两个大族之间的仇视。

    表紫坊、碧云姬最终还是分道扬镳,再见面时红眼而非红脸。

    “礼不可废。”大紫认真道,“首领,您始终放不下碧云姬,他是表紫一族最大的仇敌,杀了他,我们就能占据碧云氏的栖息场所并且使唤碧云族的大迪奥美女。”

    “大紫说的不错,首领,这么多年过去了,让你心动让你心忧者唯碧云姬是也。他都成了你的心魔,若不除掉,您会病入膏肓,吾族将会葬在你手中。”小紫道。他已经做好被首领批评或者重罚的准备,可表紫坊只是笑笑。

    “你们啊。”表紫坊衣袍一振,登时,紫气浩荡三千尺,“人若失去了爱,和死有什么差别。我为爱而生,以伪娘作为终身职业,此生得不到碧云姬,我将会死不瞑目。大紫,小紫,我没病,病的是这个世界。同样的,我也没错,错的是世界啊。伪娘怎么了,伪娘之间就不能有爱吗。你们跟在我身边好多年,这点道理都不懂,难道是我教导有误?还是水平不够高,不能执教汝等。”眼神陡寒,表紫坊像是换了一人。

    大紫,小紫,两头伪娘跪倒在地,“首领教训的是,是我们僭越了。”

    “请首领责罚我们。”

    “起来,都说了这里没外人。”

    表紫坊袖袍一卷,紫气荡开,扶起了跪在地上的两头伪娘,“我不忍心责怪你们,更不会杀你们。你们感觉到了吗,风中传来悲伤的气息,有人在哭。”

    “啥感觉都没有。”大紫郁闷道。

    “我也是。”小紫轻声道。

    他们什么都没觉察到,不就是吹来了一阵风吗,能有什么。可首领说有那就有!

    “哈哈哈,我既然得不到碧云姬,那就掳走他儿子!”表紫坊忽道。

    首领的思想转变的太快,大紫、小紫都萌萌哒,不知如何回应。领导的出发点大概是好的,儿子也能培养啊。“英明,首领英明!”大紫当即道,“不错,碧云姬年龄大了,而且不听话。还是碧云针好,他年轻有为,尚可塑造。”

    “首领,我们这就出发吧,去抢走碧云姬的私生子。相信他会气得七窍生烟。”小紫亦道。

    表紫坊抬起手,指向远处,“碧云针就在那个方向,妖气冲天,基光荡舞,悲风阵阵,呵呵,我们出发吧。”

    嗡!

    紫色的光浪迸起,一座高百丈的牌坊遽然而现,古拙而又苍凉,牌坊上篆刻着几个大字,生为表紫,当立牌坊。

    表紫坊倏地飞起,站在那座牌坊之上。轰!牌坊向前飞去,云海滚啸,光浪迸爆。“大紫,小紫,跟上,不要落下。”

    “是,首领。”

    “来了。”

    腾!腾!

    大紫、小紫御风而行,跟随前面破风斩浪的牌坊。他们是要去抓碧云姬的儿子,碧云针。“首领真是英明啊,既然得不到碧云姬,那就掳走他儿子。”

    “谁说不是呢,简直是天才的想法。”

    两位随从赞美不停。

    “哈哈哈。你们又错了。”表紫坊笑道,“我不但要得到碧云针,还要抢走碧云姬,他们父子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啊啊啊啊啊。”

    “”

    “”

    这下子,大紫、小紫呆掉了,喔特热发克。首领,你没救了,不过好有想法,两位随从都很喜欢,他们会赴汤蹈火,实现首领的愿望。

    “有基老的气息。”

    “让人厌恶的生物。”

    飞出数百里之后,大紫、小紫不悦道,他们都很讨厌基老,而且表紫一族的汉子全是伪娘,并无基老。不像碧云族,还有少量的基老。

    排斥,甚至可说是敌视。表紫一族拒绝基老的存在,族人谁要开辟了基油油田,简直是找死。出了逃走或者被杀掉,再无第三条路可选。“首领,他就是悲伤气息的来源吗。”大紫首先看到了悲风。

    “碧云针为何在地上滚来滚去。”小紫亦道。

    “嗯?”表紫坊也注意到碧云针的异常之处。“悲风,你就是悲风吗。”

    “表紫坊!”蓦地,一人怒道。此人正是朱门酒,在他身旁站着的是东寺骨以及碧云邦的兄长,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

    “欧尼酱,我的三个欧尼酱都来了。”碧云邦喜道。

    “蠢货!”碧云杜怒道,“小弟,你怎会被基老吓到了,父亲是怎样教导你的。”

    “大哥,别说了。小弟都被吓坏了。”碧云雷也道。

    “碧云邦,还不过来。”碧云丝哼道。

    “是,欧尼酱。”虽然被骂了,碧云邦还是很开心,有他的兄长坐镇,他没什么可怕的。

    碧云桃也跟着碧云邦走了,站在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的后面。

    “你是何人,真敢和我们站在一起。”碧云杜哼道,他一掌拍出,磅礴掌劲轰中碧云桃。砰!碧云桃向后倒飞而去,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

    “活该。”碧云雷恼道,“一个贱民,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并肩而立,就该在地上爬。”

    “小弟,你越来越不懂事了。挑选的下仆都是这样不知规矩的汉子吗。”碧云丝狠狠地瞪了一眼碧云邦。

    “欧尼酱们教训的是,都是我的错。”碧云邦笑道,碧云桃被扇非,那是他咎由自取。

    表紫坊还有大紫、小紫看着碧云邦四兄弟在对面耀武扬武,也是无语。“都道碧云族等级森严,果不其然。都把别人当狗吗。”小紫哼道。

    “那位小哥的待遇比狗都不如。可惜,他是基老,我不会同情他。”大紫道。

    碧云桃伏倒在地,剧痛难捱。可他也没柰何,实际上他的出身也不差,可与碧云邦、碧云杜四兄弟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只恨我没投好胎。”碧云桃暗道。

    人心与人的观念同样可怕。

    碧云乐藏了起来,他一直在观察碧云针,不急着出手相助。“短时间内他还死不了,吾再等等看,这孩子需要学习,痛到刻骨铭心他才会感激救他之人。”碧云乐有心辅助碧云姬的私生子,可他在等一个契机,两人相见的契机。

    悲风与碧云乐是旧识,业已察觉到老朋友就在暗中,他甚至还和碧云乐互相问好。

    “老东西,你还没死啊。”

    “魂淡,你现在又变成基老了,为何不做更有前途的伪娘了。”

    悲风、碧云乐都是一肚子坏水,相互取笑,以此为乐,都觉很怀念,过去的时光也有美好的。

    碧云杜、碧云雷、碧云丝三人不知悲风是何许人也,可他们却是知道表紫坊的,碧云氏的世仇。

    碧云乐已经和碧云杜联系了,告诉他们不要怕。因为有族长的老师坐镇,四兄弟更加肆无忌惮,“前辈,我们能带走碧云邦吗。”碧云雷笑道,方才,碧云杜传音给他,告知悲风的可怕之处,所以碧云雷才毕恭毕敬,强者为尊。

    “当然。”悲风笑道,“留下你们的局部地区的开采权,吾自然会放过汝等。”

    碧云四兄弟的脸色都很难看,因为他们听出来了,悲风不会放他们离去,就是碧云乐在此也没用,因为悲风不会卖给他面子。

    大紫、小紫乐了,纷纷道:“杜雷与丝邦,你们的脸太值钱了,基老都不愿意放过你们。”

    “什么情况,碧云族的伪娘这么受欢迎?”

    站在牌坊之上的表紫族的族长也道:“让我带走碧云针,其它的我不计较。”他对碧云针志在必得。

    悲风瞥了一眼表紫坊,道:“你曾经也是萝莉,吾见过你。”

    “你见过我。”表紫坊惊道,“我还是可爱的萝莉时你见过我?那也见过碧云姬了。”

    “然也。”悲风道,“否则吾怎会喜欢碧云针,见了他吾就像见了他爹。”

    “你这基老太可怕了。”表紫坊道,“听你的口气,我是带不走碧云针了,是不是。”

    “你能带走碧云针他爹,儿子吾要了。”悲风道。

    两强对峙,空气中弥漫着炽烈的杀机。撕比大战即将发生,碧云药、碧云桃等人都觉不安,很想逃离此地。像是表紫坊与悲风级别的撕比,靠的近了都会被伤到,也许还会枉死。

    “前辈,您也该现身了。”碧云杜道。

    “不,还不到时候。”碧云乐道。此人也是心肠如铁,决不现身,因为他也志在碧云针,到时也要和悲风做过一场。就算是旧识也难免撕比。

    魔王角!

    都是魔王角的在作怪,长角已经贯穿碧云针的颅腔。让其痛的想自杀,“啊!”碧云针叫道,他想取出魔王之角,可那角像是和他的脑袋长在一起。越是挣扎,越是痛苦。

    嗡!

    妖塔遽地降下,落在碧玉针身旁,登时,地裂山崩,尘土播扬。几个黑色的骷髅头也掉到了地上,他们盯着碧云针,小声商议:“怎么办,贞河妖的儿子要是死了,妖塔也会毁去,我们再无安身之所。”

    “为什么我的运气那么差,贞河妖也够狠的,让我备胎做到老,而且老死之后,脑袋也被割了,做成铃铛,挂在妖塔下面,兄弟们,你看我的编号,0977,我是贞河妖的第977个备胎。好辛苦啊,我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人艰不拆,大家都这副德行了,还是不要比惨了。”另外一个骷髅头道,他的编号是1212,排名更向后,可惜已经是骷髅头,再无眼泪,眼窝里流淌的是黑色的鬼火。

    说话的几个骷髅头都是牺牲品,经过众议,他们被推了出来,用来抵抗魔王角,减轻碧云针的痛苦。

    咔嚓!咔嚓!咔嚓!几声裂响之后,黑色的骷髅头全都变成了黑色的沙子,洒向碧云针的脑袋,并且顺着魔王角向颅腔冲去。

    碧云针忽地站了起来,疼痛顿消,“好多了。”他道,“可只有你们几个还不够啊。”

    哐!

    他一掌拍向妖塔,塔中又滚出来十几个彩色的骷髅头,在空中就炸开了,骨粉撒落,全被碧云针接纳了。

    “想不到你们这些丑东西还有这样的用处,果然是备胎的命。”碧云针喜道。

    可魔王角刺穿他的颅腔,怎可能开心。“悲风,还是被你算计了。贞河妖,你留给我妖塔,就是为了对付悲风吗。”

    碧云针右掌向上拍去,轰隆一声巨响,尘沙散开,天际晴朗。

    “哦,碧云针,你好了。”表紫坊喜道。“跟我离开,我会善待你的。”

    刷!刷!

    大紫,小紫,两头伪娘什么也没说,纵身而下,前去捕获碧云针。

    “跟你们离开?”

    碧云针笑了,他一跺脚,轰!妖塔遽地飞起,遮去天空,撞向大紫、小紫。

    “不好。”

    “不可碰到妖塔。”

    大紫、小紫心有灵犀,纷纷避开。

    “碧针化杵。”蓦地,碧云针冷笑道,他陡地祭出本命法宝,长针电射而出,碧光迸卷,电闪雷鸣,铿锵!长针竟然变成了碧杵,长百余米,抡扫向大紫。

    “啊,怎会这样。”大紫惊道。

    “小心啊,大紫。”小紫也在惊呼。

    “哼,碧云针,你不知好歹。”表紫坊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