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记录的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可是贞河妖偏偏望向碧云姬,她曾经的爱人。“你想对妾身说哪三个字。若不讲出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喂喂,饶了吾吧,贞河妖。你的备胎那么多,不差吾。碧云姬自从知道他只是苍茫大地上的备胎之一,就对贞河妖再无任何好感。直呼其为贱女,“吾是巨人族的分支碧云氏的族长,也有自尊的。”

    “巨人族?呵呵。”贞河妖不屑道,“巨人族分支无数,碧云一族只能排在中下游,不知你哪来的优越感。哼,你们连表紫一族都比不上。碧云姬,你应该知道表紫坊吧。”贞河妖道出一人的名字。

    表紫一族,和碧云族其名的大族。当任族长叫做表紫坊,拥有漂亮的紫色眼瞳。

    表紫坊、碧云姬小时候的关系很好,都被家长打扮成姑娘,他们也认为自己是萝莉。那时,他们情同姐妹,不管做什么都在一起。不同于碧云一族,表紫一族的阶级划分不是很严,基本上能做到人人平等,当然那些人是下人或者下下人,上位者从不相信平等之说。

    “不准在吾面前提起表紫坊。”碧云姬当场发飙,他此生痛恨的人很多,而表紫坊是那些人里的佼佼者,想无视他都难。

    “闺蜜,哪来的那么大的火气。”姬冬也觉奇怪,“不就是表紫坊吗,我也见过他,人长得很漂亮,气质也很好。而且他和你很般配,为何你们就不能愉快相处。”

    “姬冬,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谈论吾和表紫坊之间的恩怨情仇。”碧云姬不悦道,姬冬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才没当场杀掉他。

    “碧云姬,妾身告诉你一个秘密。”镜子里的贞河妖忽地笑了,“其实,我和表紫坊也交消声过。”

    “你!”

    碧云姬怒发迸舞,指着镜子里的贞河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或者什么都不说。他还是太低估贞河妖的底线。

    “哈哈哈。”贞河妖大笑,“碧云姬,你不也是在利用我吗,腐女和基老之间存在爱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都不信,你信吗,不要告诉我你曾经爱过我。”

    贞河妖每向前走一步,镜子也会挪动数尺。如是再三,圆镜终于靠近了碧云姬,近在咫尺。“女人,你是故意的吧。”姬冬忽道,“你故意让我得到镜子,并且看到里面记录的一切,然后我会将一切都告诉碧云姬。这才是你的如意算盘,借我的手重创碧云姬脆弱的心灵。”

    “姬冬,吾很坚强的,你那是什么眼神。”碧云姬瞥向姬冬,哼道。“不要小瞧吾,失恋不算什么,作为备胎也不算什么,被绿了也无所谓。因为吾是碧云姬,吾还有儿子。而你,贞河妖,你有什么,数千备胎吗。”

    “随你怎么说,你开心就好。”贞河妖道。

    “你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残留在镜子里的幻象。”姬冬问道,他不明真相,始终不快,比被人利用更讨厌。

    “你们猜啊。”贞河妖托着小塔,目光似剑,刷刷,刺向碧云姬、姬冬。“你们的感情真好,基神也会羡慕的。”

    “为何提起吾父。你认识基老之神吗。”姬冬道。

    “妾身认识他,可他不认识我。”贞河妖道。

    “你该不会想让我父亲也做你的备胎?”姬冬诧异道。

    “有何不可,我的魅力足以俘获基老之神。”贞河妖自信道。

    “可你过不了比利王、海灵盾那一关,他们会杀掉你的。任何接近吾父的别有用心的女人都会被他们铲除掉。”姬冬道。

    “因为她们不是我。”贞河妖又道,“别拿那些庸俗之女和我相比。比利王、海灵盾号称基神的左膀右臂,既然他们想拦我,我将他们收编,也做备胎。”

    “你这个女人没救了。”姬冬道。“我的闺蜜,你不这样认为吗。”姬冬转身望向碧云姬。

    听到贞河妖与姬冬在一起讨论基老界的神,碧云姬有种恍惚感,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谁在给他们开玩笑。

    “难道这个世界并不真实。”碧云姬暗道。

    轰!

    妖塔迸放万道长流,争先涌后,似要冲出圆镜。站在镜子外的碧云姬陡然一惊,“贞河妖,吾明白了。”

    “闺蜜,你明白什么了。”姬冬问道。

    “都道破镜难圆。过眼的终归是烟尘,你历经无数汉子,难觅真爱,而吾才是你的最爱。你千方百计让吾看到你的过去,就是为了让吾接受你的一切,包括那数千万计的备胎大军。哈哈哈。”碧云姬仰天大笑,“贞河妖啊贞河妖,你好心机。可吾已经不是当年的伪娘了。”

    只见碧云姬左手按住自个的奶大肌,陡地一拧,嗤啦,裂帛声响起,他的长袍裂开了,现出那铁塔似的奶大肌。“看啊,这就是吾的回答。”

    “天了噜!”镜子里的贞河妖惊悚道,“不,不!”她向后倒退,“你不是妾身认识的碧云姬,他的奶大肌不会这么坚实,假的,全都是假的。你在骗我。”

    姬冬不明所以,脑袋上浮出很多问好,“闺蜜,咋回事,能解释一下吗。为何贞河妖像见了鬼似的。”

    碧云姬目光冷峻,倏然间,他右边的奶大肌也呈现给贞河妖看了,“唔哈哈哈!报复,这就是吾对你的报复啊,贞河妖。吾知你喜欢瘦弱的汉子,不管是伪娘还是基老,都没问题。当年,吾也是豆芽啊,可现在吾有两块奶大肌,吃不吃惊,意不意外。”

    “不!”

    镜子里,贞河妖尖声长啸,“碧云姬,你变了,变得妾身不认识了,说好的永远爱我呢,说好的心甘情愿做备胎呢!”

    “吾不是备胎,贞河妖,你该醒醒了。看吾的奶大肌啊,多么美丽。”碧云姬骄傲道。

    “我好稀罕啊。”基神的伪娘儿子姬冬赞叹道,他用手去感受碧云族族长的大肌。“质地温和而又如钢铁般厚重,能锻炼出这等大肌的伪娘都是人中豪杰,可谓铁娘子。碧云姬,我爱你啊。”姬冬再次表白。

    “常规操作,都常规操作。”碧云姬喜道,“吾就知道一旦亮出吾的绝世大肌,世间的汉子都会动心的。贞河妖,你太失败了。吾与你的儿子碧云针是妖孽,留他不得。你很快就会看到他的脑袋。”

    “哼!”镜子里的腐女忽地安静下来,保持镇定。她长袖一甩,妖塔升起,可这次,骷髅头做的铃铛都未摇动,他们很安静,像是在畏惧贞河妖。

    “很好,你马上杀了碧云针,拎着他的脑袋来见我。”贞河妖笑道,“碧云针诞生之际,我就扼杀他。可他什么都不懂,所以我才大发慈悲,将他扔在你家门前。他能活到现在全拜我所赐,也该回报他的母亲了。否则和逆子有何区别。”

    姬冬、碧云姬安静下来,当然,姬冬的手还放在碧云姬的奶大肌之上。“你说什么,贞河妖,让吾杀了碧云针?”

    这话被一个腐女讲出来,碧云姬难免不舒服。虽然他也不待见碧云针。

    “所以我才说碧云针是关键。”姬冬又道。

    嘭!

    碧云姬的大肌忽地撞开姬冬的爪子,“放肆,就是闺蜜,你也不该老是贪吾便宜。姬冬,你说吾儿是关键?什么关键,难道他还和贞河妖有关。”

    “贞河妖,是你告诉他还是我来说。”姬冬忽地望向镜子里的腐女,“欺瞒他多年,你也够冷酷的。碧云针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兴许不如阿猫阿狗来的重要。可你知道吗,你的命运已和碧云针不能分开,他活你活,他死你也死。不要再装模作样了,碧云姬真要杀了你们的儿子,他也活不长。一尸三命,说的就是你们家。”

    吓!

    碧云姬骇道,一尸三命,吾儿死了,吾也不能独活?何意。

    刷!姬冬瞬间纵至圆镜之前,将手按在镜面上,倏然间,镜面涌起数千道寒芒,哧哧哧,贯穿姬冬的右掌。可基神之子不为所动,任凭他的血液滴落在镜子上。

    啪嗒,啪嗒!圆镜的表面浮起一朵朵凄红色的梅花,连成一片,而一道血流倏地凝为梅枝,那一朵朵梅花都附生在枝头。

    “啊!”镜子里,贞河妖痛苦不已,轰隆,妖塔坠落在地,不知压碎多少骷髅头,愁云惨淡,绿雾翻涌,死气萦绕。

    “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姬冬抓来镜子。“这枝红梅足以震慑你,给我散。”

    蓬的一声巨响,妖塔迸裂,数以千计的骷髅头化为尘泥,就是镜子里的贞河妖也难维持人形,可她不停诅咒着基神之子,“姬冬,你不得好死,妾身不会放过你的。杀了碧云针,提他的头来见我。”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知悔改。”姬冬冷漠道,镜子上的那枝红梅忽地飞进镜中,照着贞河妖的脑袋扫了下去,刷,红光劈过虚空,也削去贞河妖的项上之头。

    当啷,脆声陡起,一绿色的镯子掉在地上。

    碧云姬定眼一看,已然认出镯子,“是吾赠送给她的定情之物。”

    镯子上裂纹遍布,随时都有碎掉的可能。可那枝红梅悬在镯子之上,降下一道道和煦之光,不停修复镯子上的裂纹。“闺蜜,我帮你取来那只镯子。”姬冬道。他话语甫毕,镜子里的世界也变了,红霞骤生,如同赤焰焚天。刷,一枝红梅破开云海,穿过镜子,落在碧云姬手上。

    蓬!红芒炸开,梅花散尽,碧云姬手里只有绿色的镯子。睹物伤情,他怔然不语。也曾年少,也曾爱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吾要这镯子还有何用。”碧云姬五指抓起绿色的镯子,咔嚓,捏碎了它。

    “姬冬,贞河妖为何要让吾提着碧云针的头去见她。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吾,不能有任何欺瞒,否则我们再不是朋友,吾只好断袖了。”

    “闺蜜,你这人就是有病啊,得治。我好心告诉你贞河妖的真面目,你不知感激,还怀恨在心。”姬冬笑道,“这面镜子确实不是我的,是它主动飞来的,这点我并没欺骗你。”

    起。

    姬冬向上一抛,圆镜飞起,离心甩开数千道光漪,像是水纹般涌去。

    咚!又听一声轻响,是姬冬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撞向镜面,发出悦耳之音。

    “你真他消声的有才。”碧云姬道。

    咚!咚!咚!咚!

    基神之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总共撞响了三十五次镜子,碧云姬安静地看着,虽然不明所以。

    遽地,天降祥瑞,五彩缤纷,圆镜被一座高台托起,立于万丈高空。

    “姬冬这是在做什么。”碧云姬更加困惑。只得抬头,仰望苍穹。“闺蜜,不要神神秘秘的,直接说明不就好了吗。”

    “因为人总是轻易相信眼睛看到的。”姬冬道,“所以你认真地看下去就好。”

    地虎,一只身高百丈的地虎不知从何处跳了出来。吼!地虎咆哮,声震千里,贯穿云霄。而圆镜也遽地幌动,细碎的光点洒下,像是玉枝迸碎,倾洒向大地。

    “天王!”

    姬冬吐气开声,气浪迸滚,群山皆动,林木簌簌抖幌。

    “天王?”碧云姬道。

    腾!一道宏伟的身影自高天降下,奇怪的是他的脚,不是普通的脚,长得却像是瓶盖,这人站在地虎的背上,睥睨十方,神风浩荡数千里。

    “怎么回事,脚长得像是盖子的天王是女的,不,她不是活人,而是石像。”碧云姬马上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远处,碧云针心神不宁,因为妖塔不受他的控制,似要破空而去,“以前从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这是为何。给我镇!”碧云针挥手扬起三道绿色的光带,缠住妖塔,将其定在空中。即便如此,妖塔仍然不稳定,而且塔中飞出几十个黑色的骷髅头,绕塔飞舞,并且笑个不停,可是他们的笑声异常刺耳。

    “骷髅头?”等等,上面还有数字。碧云针视力很好,辨出黑色骷髅头上刻着的数字,“备胎045,备胎397,备胎666,备胎998……”

    喔特热法克。碧云针完全不懂,一头雾水。“这些数字究竟代表什么,备胎我还是知道的。可是上面刻着的字……”

    “是你母亲的情人啊。”悲风忽道,“碧云针,惊喜吗,意外吗。”

    “情人,备胎?”碧云针陡然一惊,“备胎666,即是说他是第六百六十六个备胎?”

    “不用怀疑,你母亲可是记得很清楚。”悲风道。

    “你怎会认识贞河妖。”悲风怒道。

    “吾怎么不能认识她。”悲风反问。“可怜的孩子,你不该出生的,因为你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备用之物。”

    “住口,我不准你提起贞河妖的事。”碧云针怒道,比起生父,他更恨母亲贞河妖。这对父母都不是好东西,碧云针从记事起就知道了。

    “你是该生气的。”悲风又道,“你真的以为凭自己的本事就能取走吾的魔王角。”

    “什么!”碧云针忽觉不妙。

    剧痛。

    脑袋像是裂开了似的,碧云针双手抓着头皮,从天上栽了下来,砰,重重摔在地上。“我的头,我的头啊。”

    “如何,魔王角的反噬,你能承受到几时。”悲风漠然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