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神的伪娘儿子除了姬冬外还有姬博、姬巨等人。可只有姬冬与碧云族的族长是朋友,“闺蜜啊,我们谁跟谁啊,我不会坑你的。”姬冬信誓旦旦,脸上写满了真诚。

    你不坑吾?碧云姬忖道,那为何拿出这面圆镜,让吾知道贞河妖的过往,她真是让人失望,和她的契约兽一样,都是该死的女人。

    镜子里,贞河妖祭出妖塔,遽地镇向蒙面基老。按照碧云姬的理解,那基老不堪一击,哪里敌得过妖塔。然而事情出乎碧云姬的意料,蒙面基老双手托起高塔,陡地喝道:“力拔山兮,基气盖世。”

    登时,气浪枭荡,滚滚散开,基情万丈,与天齐平。哪怕隔着镜子,碧云姬仍觉里面的蒙面基老不可一世,是个人物,早晚会名动基老界,只是时间问题。

    世间总有一种人随时随地都散发着装比的气息,而你又不能拿Ta怎样。碧云姬相当痛恨那类人,因为他的儿子碧云针和镜子里的蒙面基老散发着相似的道韵。“难不成吾儿是假的,其实吾喜当爹了。”碧云族的族长忽地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贞河妖与蒙面基老前情未了,诞下孽子,即是碧云针。可俩人都不想负责人,所以将碧云针扔给了备胎碧云姬,让其抚养长大,健康成长,最后成了心理扭曲的基老。“天了噜,真有这种可能。”碧云姬吓得说不出话来。虽说他父亲与母亲都确认过了,说碧云针是他们的孙子,可真相究竟为何,谁又知道呢。

    “闺蜜,闺蜜。”砰砰,姬冬用力拍打碧云姬的肩膀,“醒来,不要自己吓自己。碧云针是你儿子,这点你无须怀疑,很多人都可作证。我亦然,因为……”姬冬指着自己,“我是接生婆啊。”

    尼玛,你是接生婆,你踏马的还有这种技能,吾怎么不知道。碧云姬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人不可貌相啊,他重新审视姬冬,“真不愧是基神的逆子,很有想法,动手能力很强。”

    “过奖了,过奖了。”姬冬不好意思道。

    “吾可没夸你!”碧云姬怒道。

    当是时,两只伪娘都穿着皇帝的新衣,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都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迎风挥动。当!当!当!两支汉子的擀面杖互击几十个回合,铿锵作响,让人敬畏。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安静下来,然后继续观看圆镜里发生的撕比大战。

    蒙面基老挥手之间,基光万道,刷刷刷,陡地劈迸而出,像是神虹经天而起,全都劈在妖塔之上。

    可是妖塔坚固异常,檐角挂着的骷髅头放声大哭,似在述说他们的不幸,想来也是,他们生前是备胎,死后脑袋也被枭去,被贞河妖做成骷髅铃铛,要有多惨就多惨。

    “还好吾觉悟的早,否则也是骷髅头中的一员。”碧云姬心有余悸道,“吾的运气还是很好的,都道会笑的伪娘最美,古人诚不欺吾。”

    可下一瞬,碧云姬再也笑不出来。因为镜子里的场景都被打上了高光,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不可描述的声音,“吾草,这是怎回事,姬冬,你在耍吾吗。”

    碧云姬都想冲进镜子里,手刃蒙面基老。

    “啊呀,闺蜜,你要原谅我。鬼知道那对狗消声女为何就消声消声了。天啊,一个是基老,一个是腐女,怎有可能,我反正是不信的。可事实如此,我只能说瞎了自己的眼睛。”姬冬道。

    这样的解释完全没效果,碧云姬亲眼目睹贞河妖与蒙面基老行那皆羞之事,如何不气!

    “恨啊!”

    碧云姬长发怒舞,犹如水草摇曳,全都是原谅色。

    “赶紧切换,切换掉这个场景。”姬冬也觉不妥,他手指在镜面上一划,景物倏换。

    “啊,这个地方吾很熟悉。”碧云姬怒气未消。“这不是吾族开办的旅游景点吗,怎么贞河妖在这里。”他指着镜子里的腐女问道。

    “再等等看,你就会知道答案。”姬冬道。

    答案?

    碧云姬疑道。

    难道说蒙面基老也会来这里?若真如此,吾岂不是又绿了一次。碧云姬还未调整好心情,脸色愈发难看。

    刷!刷!

    两道基光降下,这次来的是俩头基老,他们也蒙面。

    “哼。”碧云姬不悦,“又是蒙面基老,他们属于哪个组织。姬冬,你爹不是基神吗,是基老界的真神,你能不清楚他们的底细吗。”

    “我只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不该我知道的一概不知。你何必为难我。”姬冬道。

    “不是为难,而是询问。”碧云姬道。

    “观棋不语真君子。”姬冬道。

    “马币的,你朋友被绿了,你还要做君子吗!”碧云姬怒道。

    “看淡吧,朋友。以后你就会发现汉子之间才有真爱,不管是基老还是伪娘。都一个道理,吾等才是王道。”姬冬道。

    突然间,碧云姬很想修理他的闺蜜。可又想知道贞河妖与两头蒙面基老发生了什么,于是他继续观看下去。镜中,贞河妖还是那么美丽,孤高而又清丽。

    两头蒙面基老中的一位笑道:“您就是贞河妖夫人吧。”

    “是他派你们来的吧。”贞河妖不悦道。

    “夫人,真是好牙口。”其中的一头蒙面基老道。

    “此地是碧云族的观光景点。听说你和碧云姬消声搭在一起。这是好事,首领特意让我们来道贺。只是您选择的想见地点不太好。如果碧云姬见了我们,不知有何感想。”另外一头蒙面基老笑道。

    两人都不怎么怕碧云姬,似在嘲笑他。因为他们的首领已经给碧云姬戴上了原谅色的帽子,而且还是以基老的身份。想想都觉得可怕啊。

    “我那冤家既然派你们来了,哼,你们当知妾身的真实意图。”贞河妖忽地祭起妖塔,登时,妖风怒旋,寒光迸舞,凄风飒飒。

    两头基老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齐齐道:“来此之前首领说了让我们尽量满足夫人的愿望。还请您不要拆坏了我等的身体。”

    “喂喂,姬冬,拆坏了他们的身体是几个意思。”镜子外,碧云姬忽有不好的预感。

    “哎呀,贞河妖真是杰出的腐女啊。”姬冬赞叹道,“她的那位基老情人也是枭雄。竟然派出手下去伺候贞河妖。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吾果然应该打碎这面镜子。”碧云姬怒道。他不用多想,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无非就是两头蒙面基老主动献出他们的躯壳,让贞河妖观赏取用。待到事毕,贞河妖兴许还会杀掉他们,削掉他们的脑袋,挂在妖塔上。

    事情也向着碧云姬所想的方向发展。“噗!”碧云族的族长再次飙出百丈高的血柱。

    “闺蜜,都说了不要激动。你为何还未看淡,这样不好,不好。”姬冬道。

    “木已成舟,你就该将船放在水里,并道好船,然后扬帆远行。孤帆远影碧池现,吾辈都是大迪奥美女。”姬冬又道。

    “你看镜子里发生的一切多么自然,腐女和两只蒙面基老大战,无法描述,我看了都觉感动。”姬冬还在一旁泪流满面。

    没救了,基神的儿子没救了。难怪他会被父亲赶出神殿,这样糟糕的儿子,不要也罢。若吾站在基老之神的立场上,也会驱逐姬冬的。碧云姬忽然很同情基神。“什么啊,原来神也好辛苦的。”

    “不不,他一点也不辛苦。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继续睡,什么事情都交给比利王与海灵盾去做。”姬冬道。

    “吾的怒火都消失了。真是感谢你啊,姬冬。”碧云姬道。

    “我应该做的,来,让我们庆祝一下。”姬冬道。

    “也好。”碧云姬道。

    当!当!当!两只穿着皇帝新衣的伪娘再次挥动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撞在一起,发出悦耳的金属颤声。

    镜子里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蒙面基老还在和贞河妖行那不能描绘之事。“喂喂,姬冬,你不觉得他们不正常吗。”

    “嗯,这么久了都不消声,恐怕他们的汉子的小蝌蚪都是死的吧。”姬冬摆出严肃脸。

    “你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地方!”碧云姬道。

    “贞河妖太可怕了。”姬冬试着道。

    “她可怕的不止这一点。”碧云姬再道。

    “闺蜜,那你想让我吐槽什么,给点提示吧,我好迷网。”姬冬道。

    “算了,算了,总觉得我们能在一起简直是奇迹,明明没有共同语言的,交流起来也是很痛苦。”碧云姬道。

    “缘分啊。”姬冬道,“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关系,就是吾父基神也难形容它。你我相遇是注定的,碧云姬,你不觉得吗。”

    “收起你的镜子,吾累了,不仅仅是身体,心亦然。”碧云姬道。

    “哎哎,这样好吗,你还没看到过去,马上就能看到更精彩的。”姬冬道,因为他看过了,所以才敢说。

    “看吾被绿一次又一次,让你觉得兴奋?”碧云姬无可奈何道,“吾已经不想再见你。”

    “我又没绿过你,还是你儿子的接生婆。这就是你对恩人的态度?”姬冬道。

    “吾态度怎样已经不重要了。”碧云姬讪讪道,“吾是被爱欺骗的伪娘,感觉再不会爱了。有朝一日若能再见到贞河妖,吾会对她说三个字。”

    “哪三个字。”倏然间,镜子里传出一阵让人惊悚的声音。说话的正是贞河妖,此时,她正在切割蒙面基老的脑袋,化去他们的头皮,腐去他们的肉,只剩下白色的骷髅头。贞河妖随手一扔,两颗骷髅头挂在妖塔的边沿,一如铃铛,叮叮当当,被风吹响。

    碧云姬胆子再大,也觉惊骇。因为镜子里记录的是贞河妖过去发生的事情,为何她还能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夭寿了,苍天了噜。

    蹬蹬蹬,就是基神的儿子也向后退去,“这镜子我看过数百遍,也没见过任何异常之处,为何今天这般诡异。贞河妖,是你吗。”

    “哪三个字。”镜子里的贞河妖继续道,她完全无视姬冬,就连脸都转过来了,直接望向碧云姬,她的眼睛像是两个旋转的绿玻璃球。“我的爱人,你想对妾身说哪三个字,我在听着呢。”贞河妖站了起来,并且收回妖塔。

    这下碧云姬也不淡定了,“姬冬,怎回事,贞河妖怎会在镜子里,你还敢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冤枉,我冤枉啊。”姬冬道,“对此,我真的一无所知。”

    “话只说了一半就想离开,碧云姬,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礼貌了。”贞河妖嘲笑道,“经历了那么多的汉子,妾身才发现原来我最喜欢的人是你。只有你会接纳我的一切,所以我们之间才会有小孩。”

    “怎回事啊。”碧云姬再次后退。

    “不知,我不知道。”姬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吓坏了。

    “镜子,你从哪里得到的这面镜子,它肯定有问题。”碧云姬道。

    “这镜子是自己跑到我手中的,每次扔掉它,它都会自己跑回来。我也没办法,闺蜜,快点和贞河妖说说话,她看上去好瘆人。”姬冬难以直视镜子里的腐女。

    “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也敢收,让吾说你什么好。”碧云姬怒道。

    “哪三个字,你想对我说哪三个字。”镜中,贞河妖接着问道。她似乎随时都能冲破镜子,携妖塔杀向碧云姬,将他当场镇杀。“别担心,我不会杀你。”贞河妖再道,“碧云姬,见了我,你不开心吗,为何要逃。噢,我知道了,是你旁边的伪娘在使坏,他不让你和我待在一起,是不是。”

    “不是不是,完全不是。”姬冬道,“贞河妖,我和碧云姬只是朋友关系,不是你的那样。”事已至此,姬冬只好撇清和碧云族族长的消声情。生怕刺激贞河妖。

    刷!刷!刷!刷!

    镜光迸射,陡地劈向碧云姬、姬冬。贞河妖显然是生气了,“你们为何要逃,在怕什么。妾身又不会杀掉你们。”

    “我就说嘛,哪有那么好的事,天上会掉下镜子,正好砸晕了我,原来都是你在捣鬼。”姬冬道,“贞河妖,这面镜子恐怕是你自己的,因我和碧云姬是朋友,你才将镜子送给我,也是为了利用我。”

    真有能耐啊,姬冬,被人利用了现在才发觉。碧云姬无法吐槽。

    “哪三个字,我想知道。”镜子里的腐女再道,她每向前走出一步,镜子也会靠近碧云姬。

    “太不正常了,那个女人不正常。”姬冬道,“闺蜜,你还是甩了她吧。”

    那不是废话吗,用眼睛看也知道她不正常。碧云姬也害怕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