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酒、东寺骨、碧云乐先后离去,大殿之上又只剩下碧云姬一人。

    “天下基老都尊比利王。”碧云姬暗道,“基神更在比利王之上,而吾和基神的儿子是闺蜜。”

    基神的儿子众多,其中有几个比较另类,不做基老,偏偏成了伪娘。这等荒谬之事放在神殿简直不可想象,基老之神理所当然地驱逐叛逆之子。

    “悲风来了吗。”

    一人从幕后走了出来,他身高三百丈,鹅蛋脸,眉弯如月,唇似柳叶裁出。而且他穿着皇帝的新衣。此人一出现就吸引了碧云姬的目光,“噢,吾的闺蜜,吾的姬友。”碧云族的族长喜道。

    “碧云姬,你还是那么热情啊。”来人笑道。是的,他就是基神的儿子,被逐出神殿的伪娘之一。

    此人唤作姬冬,名字里虽然有个“冬”字,却很热情。

    焰浪迸涌,整座大殿像是一尊烤炉,碧云姬也觉气闷,极不舒服。可他仍道:“姬冬,你什么时候来的,不知会吾一声,吾好为你接风。”

    “闺蜜哟,我们是什么关系,不用客气。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的东西是我的嘛。”姬冬笑道,他显然是反客为主,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碧云姬高三百二十丈,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一百七十斤重。

    而基神之子,伪娘姬冬,他的消声巴则重达三百斤,简直是匪夷所思。碧云姬也甘拜下风。

    见到姬冬一脸诚恳,身上并无多余之物,碧云姬只得散尽长袍与裤叉,好与姬冬坦然相对。大家都是伪娘,没什么可见外的。

    在失去贞河妖的那段时间里,只有姬冬能让碧云姬忘却烦恼。

    “说吧,你又看中碧云族的哪个姑娘了。”碧云姬道。他所说的姑娘并非真正的妞,而是伪娘。

    “闺蜜,我可真说了。”姬冬道。

    “嗯,听着呢。”碧云姬又道。

    “听说你尊师重道。”姬冬忽道。

    “尊师?”碧云姬愣住了,“你是说那个老东西吗,碧云乐。”

    “然也。”姬冬道。

    “吾当然尊重他啊。”碧云姬笑道,连他自己都不信。“不是吧,姬冬,你相中了碧云乐,他一把年纪了,想不到你的品味那么……”

    难以形容啊。碧云乐这样的人都要,他可是基老哎,基老。难道说姬冬的本质还是基老,伪娘只是表象?碧云姬不由怀疑道。

    “碧云乐钟意的人是谁。”姬冬道。

    “嗯!”碧云姬怒了,“闺蜜,你该不会看中吾儿碧云针?”

    之前离开的碧云乐就是,他多年不见,一现身就向碧云姬讨要碧云针,还说要做他的老师。现在姬冬亦然,也想占据碧云针。“吾儿究竟有什么奇特之处吗,吾也开始好奇了。”碧云姬道。

    “都道知子莫若父,闺蜜哟,你太失败了。完全不合格!”姬冬笑道。

    “有话直说,你如果是来数落吾的家教,尽可离去。”碧云姬不悦,开始下逐客令。

    姬冬哪里肯走,赖在椅子上。反而观察碧云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并无长进啊,哎,闺蜜,你疏于练习,这样可不好。姬冬也觉无奈。

    “喂喂!”碧云姬恼了,“你是来做什么的,真要动手吗。”

    “好友。你真的不知碧云针的变化吗。”姬冬严肃道。

    “吾儿一直叛逆,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碧云姬道,说实在的,他不想了解碧云针,一点都不想。

    “你们父子之间的关系真是奇怪。”姬冬又道,“原来贞河妖什么都没告诉你。”

    贞河妖!

    又听到贞河妖三个字,碧云姬雷霆万丈,大为光火,“姬冬,你明明知道吾最恨别人提起贞河妖的名字,为何要说她。”

    “因为只有碧云针才能找到贞河妖。”姬冬又道。

    “只有吾儿能找到她?”碧云姬怪道。

    “是,碧云针才是关键所在。”姬冬道。

    “他背后还有什么秘密不成?”碧云姬疑道。

    “天大的秘密。”姬冬道,“若非如此,悲风怎会一直关注碧云针,你的老师为何入世,口口声声要收他为徒。就是吾父基神,他也在关注碧云针。”姬冬又道出一件让碧云姬震惊的事实。

    基老之神都在关注吾儿?这怎有可能。碧云姬无论如何都不愿相信,因为他的内心一直在抗拒碧云针,生怕他会超越自己,取代自己。

    “不必担心。”姬冬道,“吾父不会亲临此间的,因为有约定。”

    “哈,你知道的还真清楚。”碧云姬道。

    “因为在我被赶出神殿之前,吾父一直那我当闺女啊,哪只我有大消声巴,破坏了我和他之间的信任。可怜我至今不能回家,成天以泪洗面。”姬冬认真道。

    可惜,碧云姬一个字都不信。

    基神是谁啊,能不知道谁是他儿子谁是他女儿吗。滑稽!

    “闺蜜,贞河妖不简单。要比想象的还要厉害,你能和她生下碧云针,可以说是奇迹。腐女界、河妖界都太小,容不下她。”姬冬又道。

    “什么啊,有那么夸张?吾怎么不觉得。”碧云姬回忆他和贞河妖相处的那段时光,美好而又恬静,并无任何异常。

    “她能瞒住你本身就不正常,因为你对她毫不怀疑。”姬冬道。

    听姬冬这样一分析,碧云姬还真觉得有问题,是啊,为何在一起那么久,他无条件的信任她。

    “姬友,你终于肯重视我的话了吗。”姬冬又道,“来,我给你看一件好东西。”

    遽见基神之子右手向上一翻,彩浪迸滚,一面圆镜出现了。在圆镜之中竟然出现了贞河妖。

    准确的说是贞河妖的过往事迹,一幕幕都在镜子里,栩栩如生,全都呈现在碧云姬的眼中。“啊,这是!”碧云族的族长震惊道。

    你怎么会知道贞河妖的过去,这面镜子又是怎回事。

    “这是贞河妖五十九岁时发生的事情。”姬冬指着镜子,又道。

    “五十九岁?”碧云姬一怔。

    “嗯,在她五十九岁时认识了基老界的一位大能。”姬冬伸出手指敲了一下镜面,嗡的一声,圆镜遽震,镜中的一切都变了,回到贞河妖与基老相遇的场景。

    碧云姬又怒又恼,贞河妖,你还瞒着吾什么。“姬冬,够了。”碧云族的族长挥手要拍碎那面镜子。

    刷!刷!刷!刷!数千道妖光自圆镜中斩出,劈向碧云姬的右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碧云姬忽然觉得镜子里的贞河妖在看他。这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将袖扫出,碧云姬震碎了千余道妖光。“姬冬,你再敢取笑吾,吾真的会杀了你。”

    “你被人戴了绿色的帽子,我好心告诉你,你不领情反而怪罪于我,真是让人无语。”姬冬五指张开,按在镜面之上,掩去妖光。镜子里的一切旋又恢复正常,贞河妖还是贞河妖,基老亦是基老。

    “把你的手拿开。”碧云姬道。

    “还要看下去?”姬冬道。

    “吾不会再出手毁了你的镜子,放心吧。”碧云姬保证道。

    “希望如此。”姬冬道,他将手移开,让碧云姬再度欣赏镜中的贞河妖。

    镜中,贞河妖与蒙面基老坐在一起,而且他们的手还是牵着的。咔嚓,咔嚓!碧云姬右掌紧攥,指骨都要被他捏碎了。“贱女。”碧云族的族长咬牙切齿道。

    “郎君,可知妾身的心意。”镜中,贞河妖幽幽道。

    “吾心向明月,已踏上基老之道,此生再不能回头。阿贞,你还是忘了吾吧。”基老道。

    “呵呵,这对狗消声女。”碧云姬哼道。

    “闺蜜哟,不要激动。这都是过去的事,你再生气也无济于事,过去的就让过去吧。木已成舟,你独自伤神也无济于事。看淡吧,人情世故皆如此。”姬冬道。

    “哼!”碧云姬恼道。如何看淡,如何忘却!

    “吾被贞河妖骗的好苦。”碧云族的族长恨道,“姬冬,镜子里的基老还活着吗,吾要找到他。”

    “然后怎样。”姬冬问曰。

    “自然是杀了他!”碧云姬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闺蜜,你气量太小,成不了大事。能登上族长之位已是你今生最大的成就。难怪碧云乐看不起你。”姬冬道,他以朋友的语气道出事实。

    换成别人,他早被碧云姬碎尸数万段。可姬冬不同,他不但是碧云姬的朋友,更是基神之子。若论地位,远在碧云一族的族长之上。“吾不杀他,难道还要感谢他不成。”

    “是,你该感谢他。”姬冬道。

    “你说什么!”碧云姬怒道,“那头基老让吾戴了绿色的帽子,吾还要感恩戴德,真是岂有此理。”

    “朋友。”姬冬忽道,“在贞河妖认识你之前,她就和那只基老消声修过了,你是她的第二个伴侣,不也许是第三个,或者第四个?”基神之子开玩笑似的说道。

    碧云姬脑门生烟,当然是绿烟。“你继续说下去。吾能忍。”

    “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过去,否则不算真爱。”姬冬道,“你喜欢我吗,闺蜜。”

    “呵呵。”碧云姬漠然道,没有正面回答姬冬的问题。

    两只伪娘都是聪明人,也没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下去。“碧云姬,在你之前,贞河妖的朋友无数,她的契约兽则是碧池兽。你说她的为人怎样,都道同类相聚。”

    姬冬没说一句话,碧云姬的脸色都会绿上几分,最后碧油油的,像是被漆刷过。好在姬冬还有自知之明,没有继续刺激他的闺蜜,凡事都有个度,若是过了,再好的朋友也会反目。

    “女人心,海底针。”姬冬道,“贞河妖表面上是河妖界之人,亦在腐女界闯出了名气。可她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

    “她的真实身份?”碧云姬道,“水消声杨消声之女,出身再好,吾亦后悔认识她。难怪吾一直讨厌碧云针,原来是因为他母亲的缘故。”

    “何必自欺欺人。”姬冬道,“你讨厌碧玉针是因为他长得像贞河妖,见到他就像见到其母。”

    “你什么都知道还来消遣吾。”碧云姬怒发飞扬,绿光冲天。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看镜子就是。你很快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姬冬再道。

    “吾恨你!”碧云姬道。

    “可你很快就会感激我。”姬冬道。

    两只伪娘不再说话,再次望向圆镜。镜中,那头蒙面的基老仍旧和贞河妖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星空灿烂,河水粼粼,英俊的基老,优秀的腐女,他们坐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吵着吵着就要动手,开始厮杀了。

    “”

    “”

    姬冬、碧云姬同时无语。喂喂,镜子里的人在做啥捏。虽然知道那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旁观者仍觉不悦。

    只听镜子里的蒙面基老道:“贞河妖,为何你就不懂,吾已经开辟出基油油田,再不能和你相守终生。”砰的一掌,蒙面基老挥掌按在贞河妖的肩上。

    可贞河妖并未后退,口吐三公升鲜血,“不行,妾身不信。你还是爱我的,哪怕做了基老,我在你心里仍有重量。为什么要逃避,难道因为我的真实身份吗。”

    “你什么都知道,为何还要让吾为难。”蒙面基老右臂抡起,五指犹如利剑,基气在指尖迸喷,像是紫色的毒瘴。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蓦地,贞河妖恶狠狠道,“是哪个汉子抢走了你的芳心,妾身要杀了他。”

    “哼,在吾成为基老时就已抛起过去。有几十个基友不是很正常吗。”蒙面基老冷笑道,“我今天之所以答应和你相见,就是为了撇清我们过去的消声情。忘了吾,给自己一段新的爱情。”

    “你马币啊!”贞河妖怒道,“妾身要用妖塔镇死你。”

    轰!妖气滚滚,朝天涌起,一座妖塔陡然而现,塔高八千丈,檐角挂着无数骷髅头,充当铃铛,都是死在贞河妖手中的情人。

    “闺蜜,你自己数数看啊,你有多少情敌。”姬冬忽道。他指着镜子里的妖塔,很是兴奋。

    “噗!”碧云姬一口老血飙出十三里远。“你他消声的给吾闭嘴,否则消声死你啊。”哪能数的清啊,因为骷髅头太多了,更要命的是贞河妖那时才年芳五十九。

    恨恨恨!

    碧云姬心里只有恨,对贞河妖的恨。

    姬冬也讪讪不语,只得装模作样,瞥向镜子。“别激动,都是常规操作。我们继续看下去,还有啊,别再吐血,怪吓人的,你要是死了,碧云针不就接班了吗,最开心的就要数碧云乐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