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云一族的族长碧云姬,此人相当可怕,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是这样的伪娘也爱过别人,贞河妖,碧云针之母,腐女界的小清新代表人物。

    可贞河妖与碧云姬生下儿子后,人就消失了。

    “我曾经最爱的姑娘啊,你究竟去哪里了。”碧云姬伤感道,在他身旁站着一群有气质的伪娘,都是他饲养的。身为族长,有很多人有求于他,所以碧云姬想得到的伪娘总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入手。

    这群伪娘之中有一人深得碧云姬的信赖,此人唤作朱门酒。

    朱门酒见主人不开心,于是道:“族长大人,听说表紫一族的伪娘最近很嚣张,我们何不去寻他们的晦气。”

    和碧云一族一样,表紫一族也是巨人族的分支,而且俩个族群是世仇,见了彼此都会杀个你死我活。

    当今表紫一族的首领叫做“表紫坊”,是一位很可怕的伪娘,实力不逊于碧云姬,心机也很深沉。更恐怖的是表紫坊和很多部族的族长都有联系,以闺蜜相称。那些个伪娘聚在一起,绝对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哦,朱门酒,你还有什么想法,说出来。”碧云姬道。

    听到族长这么说了,朱门酒也不再矜持,因为没必要,他道:“族长大人,表紫坊不甘心被您压制多年,怀恨在心,所以他联合很多巨人族的大伪娘,想要对您不利,我们不得不防。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朱门酒没在说下去。

    因为碧云针的到来,碧云姬心情很差,又听朱门酒这样一说,怒气冲天,即道:“吾是不是该约表紫坊出来,或撕比一场,或摊开牌面,大家有话说话,以德服人。”

    听碧云姬说以德服人,在场的很多伪娘都想笑。因为碧云一族的族长根本就是真小人,哪有什么德行,信他的话等于被卖了或者被埋了。

    看到自己饲养的伪娘毫无反应,碧云姬笑道:“怎么,你们不相信吾讲的话。”

    以朱门酒、东寺骨为首的伪娘当即道:“族长真爱说笑,在碧云一族还有谁比您的品德更高尚吗,我们第一个不信,谁啊,让他出来,我们评评理再说。”

    “族长宅心仁厚,德高望重。”

    “对对对,我们碧云一族以德服人。”

    “哪像表紫一族的巨人,都是些口是心非的家伙,人前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族长若真的与表紫坊开战,我冲在最前面,甘愿做踏脚石。能为族长尽心尽力,我死而后已。”

    登时,各种赞美声潮水般涌向碧云姬,让他心情大好。

    朱门酒、东寺骨拿眼神命令下面的伪娘不要再喧闹,阿谀也是讲究技巧的,恰到好处才是高手。否则就是傻比,会被人取笑的。

    “族长,表紫坊目中无人,早晚会被其他的巨人教训,我们大可静观其变。”东寺骨笑道。

    “此言非也。”朱门酒不同意,“东寺骨,你什么时候变得仁慈了。为表紫坊说好话,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是不是背叛碧云族了,投靠那表紫一族。”

    “玩笑也是点到即止,否则我会杀了你的,朱门酒。”东寺骨哼道,他也不是好欺负的伪娘,和朱门酒地位相仿,都是碧云姬的左膀右臂,心腹人物。

    “我只是说笑而已,东寺骨,不要放在心上。”朱门酒笑道。

    “哪里的话,我的气量很大,不像某些人。”东寺骨亦道。

    两人心怀鬼胎,明争暗斗多年,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可在碧云姬面前,朱门酒、东寺骨都要卖萌装傻。

    要知道碧云姬的心腹们死了一批又一批,只见新人笑,不见白骨荒野埋。

    朱门酒顿了顿,又道:“族长,有外来者闯入我碧云族的土地,我们要不要杀了他们。”

    东寺骨亦道:“碧云一族的伪娘都是巨人族的骄傲,不容基老轻视。听说这次来的是基老,他们胆敢小觑吾等巨迪奥美女,着实可恶,不杀他们不足平息族人的怒火。”

    碧云姬却表现的很淡定,因为他知道外来者和碧云针有关。“随他们去吧,一切都在吾的掌握之中,没谁能无视碧云族。”

    族长都这样说了,朱门酒、东寺骨也不好再说下去。

    两位心腹瞥到碧云姬心情好转,他们也安心了,至少今天不会死于非命。以后就不好说了。

    “不好了!”

    蓦地,一侍卫慌慌张张,跑了过来,跪倒在地。

    朱门酒、东寺骨都认识这位侍卫,他是碧云姬的亲侄儿,所以才能做族长的掌刀亲兵。

    “何事。”碧云姬示意侄儿站起来。

    若是别的侍卫这般慌乱,早被碧云姬命人斩了,礼法不可废,碧云一族阶级森严。

    “族长大人,碧云桃、碧云邦、碧云药被一头可怕的基老攻击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还有。”碧云姬的侄儿不敢说下去了,因为碧云针也在那边,不好明说。

    碧云药和碧云针走的很近,碧云姬还是知道的,也默认了。

    吾儿的仇家可真多。碧云姬不悦想道。其实,他的仇人更多,远非碧云针的可比。这对父子都擅长拉仇恨。

    “碧云邦是祭司之子,将来是要继承父位的。”碧云姬道。

    “是,那可恶的基老似乎和滑稽大帝有关,持有滑稽果。”侍卫又道。

    其实,碧云姬早已知道悲风的来历,不加在意而已。听侄儿这样一说,他只能表态了,“滑稽树上滑稽果。”碧云族的族长低声道,“滑稽大帝何许人也,一个基老怎会和他扯上关系,你们不要在意。吾敢保证,一定是那汉子盗来的滑稽果,既然被我们瞅到了,自然是要收回的,将来若有缘见到大帝,再将滑稽果交出,也是一场造化。”

    “不错,一头基老而已,凭什么拿滑稽果。”

    “我们碧云族更有能力守护滑稽果。”

    “族长英明啊。相信大帝也会放心的,若滑稽果由我们守护。”

    “近来,世人都在抱怨伪娘,其实都是基老的错,都是他们在混淆视听,让人误会了吾等伪娘。”

    碧云族的伪娘们异口同声,掷地铿锵,忽地将滑稽果的归宿问题上升到基老与伪娘之间的仇恨,也是没谁了。没仇也要主动拉仇恨啊。

    朱门酒最后做总结,“族长,大家众口铄金,一致认为滑稽果当由您保管。将来有缘得见滑稽大帝,再将滑稽果献出。”

    道理大家都懂的,滑稽大帝何许人也,哪能随随便便就见到的。滑稽果抢来交给碧云姬,还不是成了他的私有物,到时大家也不好说什么。族长地位尊崇,理应持有滑稽果。

    东寺骨亦道:“碧云姬大人,下令吧,我愿率众而出,为您取来滑稽果,至于那不听话的基老,斩了就是。他闯入碧云族的栖息地,已是罪大恶极。”

    “族长,下令吧,滑稽果是我们的。”

    “杀了基老,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我们的土地。”

    “一头基老,胆敢闯入碧云族的居住地,他真是活腻了吗,我们可是巨人族的伪娘,放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能砸死他。”

    “正是如此。没有基老能活着从碧云族离开。”

    伪娘们大声谈论道。他们也知道就是在碧云族也有基老存在的,数量极少,因为排斥他们,所以数落基老的不是。

    在场的伪娘不知悲风的可怕,碧云姬却是知道的,朱门酒与东寺骨也知,可他们都不会讲出来。

    “吾本来该亲自出手的。”碧云姬忽道。

    “不,您坐镇碧云族,我们才会安心。”朱门酒即道,“所以请您允许我带人去救回碧云邦,顺便捧回滑稽果。”

    “为族长解忧是我分内之事。”东寺骨接着道,“碧云邦是好孩子,很有天赋。他的父亲是吾族的祭司,这件事必须得通知他。”

    “嗯,就按照你们说的做。”碧云姬道,“朱门酒,你先出发。东寺骨,你去通知祭司,告诉他碧云邦有难,然后再去和朱门酒汇合。吾就在此等候你们的佳音。”

    “是!”朱门酒道。

    “保证完成任务。”东寺骨道。

    两头伪娘都安好心,也都擅长明哲保身,别人死了没关系,自己活着就好。大殿之上有很多巨人族的伪娘,朱门酒、东寺骨捡些看得顺眼的伪娘,带队而出。

    众伪娘离去,大殿忽然显得很空旷、冷清。

    碧云姬高高在上,神游去了。忽地,一人走了过来,无声无息。

    “啊,是族长的老师来了。”

    “我们还是退下吧。族长的老师不喜欢有外人在场。”

    “嗯,离开。”

    大殿剩下的伪娘也都主动离开,因为见到了碧云乐,碧云姬的师长。此人不是伪娘,是货真价实的基老。

    刚才,很多人都在说基老的不是,碧云乐也听到了,可没任何反应。等到朱门酒、东寺骨两人离去,他才现身。其一,不想让碧云姬为难,其二,不愿和小辈争锋。

    碧云姬可是碧云乐从小看着长大的。

    “吾师。”碧云姬忽地挣开眼睛,“您来了。”

    “是悲伤的风将我吹过来的。”碧云乐道。

    “吾师的交友范围真广,悲风也是您的基友吗。”碧云姬道。

    “不,我来找你和悲风无关。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碧云姬。”碧云乐道,他居然直呼碧云族族长的名字。

    “嗯?”碧云姬也觉意外,自从他当上族长之后,碧云乐再未叫过他的真名,此次前来,师长直唤其名,碧云姬也不知对方的来意。

    呼!碧云姬长身而起,并道:“吾师,请坐。”

    “不,那是族长该坐的位置,我不能坐。”碧云乐道,人家自带太师椅,安然入座。

    碧云姬也是无语了,哎呀,吾师,您还是那么风趣,自带小板凳吗。以前不把吾放在眼里,现在亦然。若碧云乐真的坐在碧云姬让出的座位上,他会杀了碧云乐的。

    “吾师可是忙人,吾就是想见你一面都难啊。”碧云姬道,他在嘲讽碧云乐,因为后者主动避开碧云族的族长,就连碧云姬接任大位时也没现身,这让碧云姬怀恨在心,至今难忘。

    “碧云姬,我知道碧云针回来了。”碧云乐道。

    “逆子而已,回来就回来吧,吾并不怎么在意。”碧云姬道,在碧云乐面前,他并不隐瞒自己和碧云针的关系。也没必要。

    “将碧云针交给我,他会成为碧云族的下任族长。”碧云乐道。

    “他血脉不纯正,身体里有河妖的血。”碧云姬道。

    “你还忘不掉贞河妖吗。”碧云乐忽道。

    “就算您是吾的师长,也不该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碧云姬不悦道,“她是她,吾是吾,自从她欺骗吾的感情,吾与她再无半分关系。况且她人已经消失了,是生是死还是未知呢。吾师,您怎么对河妖感兴趣了,还是说您在基老界过的并不愉快。”

    “我一生牵挂者唯碧云族的兴衰,碧云姬,你不该怀疑我。难道因为我是基老吗。”碧云乐道。

    “吾师,你多虑了。碧云针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如果愿意拜你为师,吾不会介意的。”碧云姬道,“可你也知道的,他桀骜惯了,连吾都不服,何况是您老人家。”

    “这点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收服他的法子,只要你答应了,我这就去见他。”碧云乐道。

    “敢问吾师,你是去见碧云针还是悲风?”碧云姬直接问道。

    “悲风是我的旧识,由我出面,他不会为难碧云针。”碧云乐道。

    “啊,是吗。请。”碧云姬道,他并没阻止碧云乐的理由。有人愿意主动去解决问题,再好不过。“吾师,记得带回滑稽果。表紫坊的人很快就会发现悲风来了,不可让他们抢走滑稽大帝留下的果子。”

    “那是自然。滑稽果理应碧云族保管,我会带回来的,然后交予你。”碧云乐道。

    交易,他和碧云姬达成交易了,筹码即是滑稽果。

    “吾师出面,吾可放心了。”碧云姬笑道。

    “碧云针这孩子会超过你的。”碧云乐离去时忽道。

    “哼,超过吾?”碧云姬笑了,“不可能的,今生都不可能的。吾师,真当吾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盘吗。你想扶植碧云针取代吾,然后让他成为傀儡。”

    你就做梦吧,碧云乐,碧云族心机最可怕的人就属你,吾最了解你不过。碧云姬一脸不悦,旋又坐了下来。“来人。”

    碧云姬道。

    “族长,你叫我。”一只基老应道。

    “去,跟上去。看碧云乐想做什么。”碧云姬吩咐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